Feng yu 個人

關於部落格
很多塗鴉和雜七雜八的東西。噗浪是主要活動地帶。一如往昔的嬸嬸(?)者,玩了幾個月的非洲陰陽師... ICE4已經報上,攤位在H38 預計暑假場才會出鶴一新刊...((拖了很久))如有問題和疑問可e-mail→ s039581538@gmail.com 或在噗浪發私噗給我唷!>
  • 4740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刀劍亂舞同人文。小狐三日月─狐遇 第十一章

          ※閱讀前請注意^Q^
 
 
1.此為小狐丸X三日月宗近

 
2.故事背景就差不多設定在古早時代(??)大概也不太能說是在平安時代什麼的了...請當作一個平行的架空世界吧(?


3.這篇走向有想開R18(X)不過後來想想會以番外篇的故事呈現會比較融洽點(妳#)


4.其實語句上並沒有再去修改、校正得太多,未來會在修修稿子的^Q^




5.基本設定上是狐丸比爺爺大...雖然讓爺爺當兄長也不錯(?)但是去查了好幾次資料發現還是小狐丸比三日月宗近大了幾年呢...所以本篇就依據真實的歷史所記載年代為主。


6.感情加溫到快MAX惹(ry)


7.因為劇情鋪成的需要,因此這章又開始有人領便當惹(欸)


8.
接受以上幾點的人就放心地點開往下看吧~~~
 
 






















  「小狐丸……你真的不要緊嗎?」

  夜深的木屋裡頭,說起話來分外覺得明顯。雖只是輕聲細語,但仔細寧聽的話還是聽的到的。

  「沒事,你在的話多少能減輕我身體的負荷。」

  「……是之前你跟我說的那樣嗎?同源相同,所以能抵銷掉你身體的負擔?」

  新月的雙瞳微瞇了起來,望著對方鮮紅的雙眼,等著對方回答自己。

  「你明知故問。」

  小狐丸輕輕地嘆了口氣。

  「哈哈哈,生氣了嗎?」

  「你認為我會因為這點小事就發怒了嗎,三日月?」

  「嘛阿,當然不會。」

  三日月宗近笑了一笑後,將頭靠在了對方的肩上,並閉上了雙眼道:

  「感覺只有靠著小狐丸才能安心呢。」

  「……」

  「小狐丸。」

  「?」

  「這次的事情落幕後……你真的要『離開』嗎?」

  三日月宗近將頭抬起,望著那雙緋紅,一直、一直都在看著他的、守護著他的雙瞳。

  「……」

  「不能跟著我一起『回去』嗎?」

  「三日月……」

  其實小狐丸一直都知道的,知道三日月宗近不想和他分開。

  (但是……)

  小狐丸伸出了手,撫摸著對方的臉頰,緩緩開口道:

  「時機還沒成熟……不過,我答應你,我會回到你身邊的。」

  「是嗎?聽到小狐丸你這麼說,不管多久都能等的了呢。」

  說著說著,三日月宗近望著眼前的人,綻放出笑容,讓小狐丸忍不住心生憐愛,用指尖撫了撫微啟的唇瓣道:

  「這次不會讓你等太久的……我保證。」

  緩緩覆上的唇瓣,渴望而炙熱,彼此的氣息飄散在其中,濃郁且依戀,叫人捨不得的分離。

  這次的夜晚依舊,溫暖又寬闊的肩膀也仍讓自己靠著。熟悉的氣息圍繞、擁抱住自己,讓睡意漸漸地襲了上來,卻又不敢闔上眼,怕一闔上眼,一切又會不復存,宛如夢境。

  「睡吧,三日月……我會陪在你身邊的。」

  小狐丸笑了笑,輕輕的在對方的耳盼旁小聲說著。

  「小狐丸……兄長。」

  感受到抱住自己的臂膀的力道絲毫未減,三日月宗近終於安心的闔上了雙眼,沉沉的睡去。

  (……)

  (不管過了多少的歲月及時間,始終還是那個『他』呢。)

  雖然不知道這次的事情能不能安全的落幕,但此刻知道彼此的心情便足宜了。

  小狐丸微微地低下頭,憐惜的親了親三日月宗近的額尖。
 


 







 
   ※※※



 
 





 
  「你好,小的想找光廣大人會一會,不知可否讓老夫進去?」

  一早,老人便支身前往城內最熱鬧的街區,想進入官吏的宅邸內,將妖刀歸還給原本託付給老人的官吏。

  「你是什麼人呀?這裡是說進去就可以讓你進去的嗎?」

  門口站崗的僕人先是觀望了下眼前的老人,隨後用不耐煩的語氣說著。

  「還有你手上拿著是什麼東西啊?」

  「我是光廣大人的朋友,今日是來歸還東西給大人的。這有封信可以證明,給您過目。」

  「喔?」

  接著老人就從袖口掏出了封信,遞給了站在門口的僕人。

  站崗的僕人接過信後,攤開來看了看,同時偷描了眼前的老人好幾眼,語氣馬上轉便的畢恭畢敬道:

    「欸嘿……老人家不好意思阿,看來好像真的是我誤會您了,快進去吧!」

  「哈哈,不會、不會。」

  看見眼前的人的態度馬上轉變,還做出手勢示意讓自己進入,老人笑了笑。

  (這孩子……似乎是府邸剛雇用的新人呢?)

  沒見過的面孔,一般來說跟光廣大人的僕人和俾女都算是熟識。

  (……難不成宅邸內來了其他的人?)

  老人跨過了大門的門檻,隨著僕人們的帶領,往宅邸的深處走去。
 















 
 
  僕人將老人帶到宅邸一處的房間後,跟站在門邊的俾女小聲地說了說,隨後俾女就轉身進入了房間內。

  「老先生別來無恙,這次來找光廣大人是有何事情?」

  「哈哈,身體還硬朗得很呢。我今天來是來歸還這『東西』的。」

  俾女看著老人手上,拿著用棉布所包裹住的長方物體,立刻就知道裡頭的東西是什麼了。

  「我知道了,我這就去告知光廣大人,您人已到。」

  「麻煩妳了。」

  見俾女快步進入房內後,不一會兒就又出來,並開口道:

  「光廣大人正在等著老先生您呢,請隨我來。」

  「啊。」

  跟著俾女後頭走著,老人踏進了屋內。
 














 
 
  「哈哈,好些日子沒見了,弦燁。」

  「哪兒的話,別來無恙阿光廣大人。」

  看著眼前坐在茶几上跟自己一樣頭髮斑白的人,老人笑了笑。

  「今天是怎麼了?怎麼突然來找我了?是找到了東西了是嗎?」

  「不,光廣大人,弦燁這次來,是想把這刀………歸還給您。」

  站著的老人,低下頭,遞出了手頭的刀。

  「這樣啊……」

  但出乎意料的,光廣的面容並沒有一絲慍怒和震驚,只是平和的望著老人。

  「光廣大人您……不驚訝嗎?我明明答應了大人您要完成此事了,現在居然提出這種要求?」

  光廣閉上了滿是皺紋的雙眼,而後睜開道:

  「弦燁唷……其實我從一開始就看出來了,這事情勉強你了。」

  「……」

  「也因如此,我也知道,你之後會再回來將刀歸還給我的。」

  「光廣大人呐……此事真的很對不住您,明明想替大人想做點事來報答大人您的恩情。」

  「別自責了弦燁,其實我多少也猜測到,上頭說的城內出現了妖狐的消息,是假的。至於為何黑宮切少尉會把這刀交給我……也許是天意吧。」

  「光廣大人,您這話是?」

  老人不懂光廣的意思,莫非是光廣大人早看出了些端倪?

  「弦燁,你等等要回去時,要小心點,我等等叫下人領你走密道出宅邸。」

  「光廣大人您這是……?」

  光廣看著手上的妖刀,淡淡地露出了抹笑容:

  「黑宮切少尉……正在我的宅邸。」

  「?!」

  「其實此事我不該連累你的弦燁……明知道是黑宮切少尉的陰謀,卻還是答應了,甚至將刀給了你。」

  「不,光廣大人,這事不完全是您的錯啊……您不也告訴我了,這刀有古怪嗎?」

  老人試著想再多些說什麼,但光廣也只是一臉平靜的,露出了笑容。

  「弦燁……已經夠了,況且你原本也是為了歸還這刀而來的吧?」

  「……」

  聽到光廣的話,老人頓時啞口了。

  「你回去吧,回去地好好照顧敖,那是你僅存的親人不是嗎?剩下的,就由我來承受吧,此事不有人犧牲是不行的。趁黑宮切少尉還沒發現你前,趕快離開這兒吧。」

  說完後光廣站起身,拿起一旁的拐杖,對著一旁的僕人們喊道:

  「來人啊!」

  「是,大人有何吩咐?」

  「將他領到地窖的通道出去,記住,別讓黑宮切少尉的眼線給發現到了。」

  「是,小的知曉。老先生,請隨我來。」

  「光廣大人!」

  老人本想在說些什麼,卻立即被光廣給打斷:

  「快走!再不走就來不及了!」

  「……」

  老人握緊了拳頭。

  「……大人的恩情,弦燁不會忘記的。」

  說完後,老人轉過身,默默地隨著僕人們帶領下,走出了房間外。

  「……」

  聽見腳步聲漸行漸遠的消失後,光廣頓時腿軟,身軀隨之癱了下來。

  「大人!!」

  身旁的俾女們見著眼前的景象,不驚都花容失色的趕快將眼前的光廣扶了起來。

  「大人……請別勉強自己啊。」

  「哈哈,哪兒的話。只是人知道自己快死的時候……說到底還是會懼怕的吧?」

  俾女們聽到這段話後並沒露出吃驚的表情,神色平靜地緩緩道了出口:

  「大人……您就像是我們的父親一樣,對我們都像兒女般慈祥。倘若您有些什麼不測,我們大家也會跟著隨您而去的。」

  「妳們這些傻孩子啊……」

  「紙鳶姐姐說的沒錯,我們大家都是大人您撿回來府邸的。我們要做您的眼、您的耳以及您的口。如果您死了,我們也沒活著的意義了。」

  「……」

  「光廣大人,您不罵罵我們嗎?」

  「哈哈,我一個老人家說的動你們這些年輕人嗎?」

  光廣望著眼前的俾女及僕人們笑了笑,隨後閉上雙眼緩緩開口道:

  「咱……來世在當主從吧。」
















 
 
 
  「───滴答。」

  水聲,在密閉狹小的空間裡,聽來份外顯明。看著眼前領著自己的俾女拿著火把走著,老人的表面雖看起來平靜,但內心卻忐忑著。

  「老先生,這地窖的通道因為年代有些久遠了,所以時常會有水滲出來,還請你走的時候要留意地上會出現的水漬或窟窿。」

  「啊,我會的。」

  「對了,老先生,其實奴婢有些事情想跟你透露,不知可不可以?」

  「?是什麼事?」

  接著,俾女停下了腳步,轉過身來對著老人道:

  「老先生,您知曉黑宮切墮陽這號人物嗎?」

  「啊……有的。是目前我們城內權利最大的官吏不是嗎?」

  「不錯,要是光廣大人和我們有什麼不測……還請你記著這號人物。」

  「……我知道了。」

  不用多說,老人就知道對方的意思了。

  「不過,你們這些孩子還真是忠心啊……光廣大人有你們在身旁守著真是太好了。」

  「老先生,您過獎了。我們大家,從光廣大人把我們每個人從飢寒交迫、家破人亡的處境撿了回來的那一刻起,便決定要守在光廣大人身後,跟隨他出身入死。」

  聽到這話,老人笑了一笑:

  「……你們大家,都很喜歡光廣大人呢。」

  「呵呵,老先生您過獎了。您不也一樣嗎?跟在光廣大人身邊這麼多年了,我們都看的出來呢。」

  俾女對著老人露出了笑容,隨後轉過身,繼續往前行走。
 

















 
 
  「啊,差不多要到出口了呢老先生。」

  俾女領著老人,走到了地窖的深處,拿著手中的火把向前揮了揮。果不其然地,在微弱的火光照射下,一扇木門隱約地出現在眼前。

  「這出口是通到宅邸外的哪裡?」

  「這出口出去後是惠陽湖喔老先生。」

  「惠陽湖嘛……原來已經走了這麼長的距離了嗎?」

  「好了老先生,等等我用我身上的鑰匙打開這扇門後,你就趕快出,別辜負光廣大人的用意了。」

  「……我會的。」

  說著說著,俾女從身上掏出了把厚實的鑰匙,對準了門孔插了下去,轉了開來,隨後刺眼的光芒便從門縫裡射了進來。

  「咿啞───」

  「再會了,老先生,請保重自己的身子。」

  ───老人只記得最後俾女對他說出了這麼一句話。
 
















 
 
  ───另一方面。

  「黑宮切少尉,不知道您這次來府上有什麼事情?」

  宅邸的大廳內,長髮男子坐在椅上被尊貴的伺候著,看著光廣從門外走了進來,嘴角上揚了起來:

  「沒什麼,只是想來看看我的『孩子』而已。不過說都沒說就過來打擾你,還請你見諒了。」

  「哈哈,哪裡。平時府上也清閒,少尉能過來走走,也算是府上的榮幸了。來人啊,將刀拿過來。」

  「是。」

  僕人們行了禮後,便把刀呈了上前。而原本坐著的少尉看到東西後,馬上眼睛一亮,站起身來,馬上將刀給奪了過來。

  「鏘───」

  黑宮切將刀給拔了出來,仔細地看了看。

  「這刀的身形依舊呢,很好。話說之前光廣大人您不是說,將刀和任務又另託人執行嗎?怎麼現在還在手上呢?」

  「實不相瞞啊黑宮切少尉,前些日子被我委託的那個人,因為身子不好又染了病,怕誤了事和時間,所以又將刀歸還了。還請少尉您見諒,多多包涵。」

  「原來如此,不過……」

  話說到一半,黑宮切便把刀給收進了刀鞘裡頭,轉過身,背對著眾人。

  「這刀已經不是原來的那把了……您可以說說這倒底是怎麼回事?」

  「不是原來的那把?此話怎麼說呢少尉?這刀在我眼裡看來還是跟你當初給我的一模一樣啊?」

  「呵呵,你說的沒錯,雖然表面上還是同一把……但裡頭住著的『東西』不見了呢。這到底是怎麼因回事呢光廣大人?我當初交給您時不也跟您說過,這刀是有靈性的,需要血液來餵養,且我也『好心』的提醒您盡量別拔刀的。現在這把刀……就形同廢鐵一樣!!」

  話說到後頭黑宮切忍不住大吼了出來,並把手上的刀直接用力地丟在地上,頓時嚇著屋內不少人。

  「此事……小的真的不知曉是怎麼回事了,還請少尉見諒。」

  「喔?是真的不知道……還是說是在庇護些什麼人呢?」

  黑宮切眼神頓時變為犀利,走到了光廣的面前,四目交接著。

  「您多想了少尉,小的都活到這把年紀了,認識的人幾乎都走得差不多了,哪還有些什麼能掛念的人呢?」

  光廣對於黑宮切的眼神,完全無畏無懼,像是有了心理準備般,放手一搏。

  「……哈哈,罷了。」

  看到光廣的態度和面露的表情,黑宮切忍不住笑了起來。隨後便跟一旁的隨從開口道:

  「去把另一把拿上來。」

  「遵命。」

  「另一把……?」

  聽到這兒,光廣露出有些吃驚的表情。

  「光廣大人,您自個兒想想,想委託人去找妖魔的話,會只委託一人嗎?」

  「……」

  看著眼前的人沒有回答,黑宮切知道光廣明白自己的意思。

  「所以,其實光廣大人您也不必太緊張了。」

  「少尉說的是。」

  「少尉,刀拿過來了。」

  說著說著,原本的隨從從門外跑了進來,小心翼翼的將刀遞給了自己的主子。

  「光廣大人,您看……這刀很漂亮對吧?」

  黑宮切邊說邊拔出了劍,將刀身從刀鞘爬出的瞬間,一股淡紫色的氣和光芒從中泛了出來,並圍繞在黑宮切的手上。

  「不過為了能讓這些『孩子』繼續存在著,必須要有人的血液才行,這對我來說其實也頗微困擾呢,你說該怎麼辦好呢光廣大人?」

  「這……」

  光廣看到這副景象不禁啞口了,但又不想讓其他無辜的人犧牲。

  「用我的血吧,黑宮切少尉。」

  「喔?」

  聽到對方說出這話,黑宮切忍不住笑了開懷。

  「!!萬萬不可阿光廣大人!!」

  「大人,要用就用我的血吧!」

  「住嘴!!這裡有你們這些小蟲說話的餘地嗎?!!」

  ───一霎時,血光四散了開來。

  「!!!」

  「───茵茵!!」

  「唔……千萬不可阿光廣大人……快…逃……」

  儘管身軀被刺穿,血噴撒了出來,口中緊繫的,還是自己的主子。

  「黑宮切少尉你!!不是說用我的血嗎?!」

  「啊哈哈,是沒錯啊,但……你可沒說不能用這房內的其他人啊?」

  「可惡……我要替茵茵報仇!!」

  看著自己的同伴被殺,另一名俾女說完後,立刻拾起方才被黑宮切丟在地上的刀,衝了過去。

  「喔?」

  俾女迅速將刀舉起,對準了黑宮切砍了下去,但黑宮切一個漫不經心的偏移身子,躲開了。隨後便用身體側身撞開俾女,並用手用力抓住俾女的手腕,讓俾女只能痛的放開手裡拿著的劍。

  「沒想到你這宅邸內的僕人和俾女們,都稍微會點功夫阿光廣?」

  黑宮切轉過頭看著光廣,猖狂的笑著。

  「可惡……!你這人渣快放開我!!光廣大人您快逃阿!!」

  「哈哈哈哈,逃?你們是能逃到哪呢?方才這屋裡和屋外都早已佈滿我的人了,你們就算能逃出去這大廳……也不可能逃得出宅邸的。───!!」

  雖雙手被黑宮切所擒住,俾女還是不死心的張口用力往對方的手咬了下去。

  「妳這……小賤人!!」

  黑宮切憤怒的舉起刀,抵在了俾女纖白的脖子上,隨後用力劃了下去。

  「!!!」

  溫熱的液體噴灑在自己臉上和身上的瞬間,讓黑宮切笑了起來。

  「唔……光廣……大……人……」

  到了最後,俾女惦記著,還是自己的主子。俾女看著光廣,身體慢慢從黑宮切的身上滑了下來,抽搐著,隨後便一動也不動了。

  看著自己的僕人們接連被殺,光廣忍不住怒氣地大喊了出來:

  「你……!黑宮切墮陽!!」

  「唷?生氣啦?老人家生起氣來對身子可是不大好的喔?」

  黑宮切燦笑著,望著眼前的人。

  「我……今天就算這條老命沒了,也要跟你拚了!!」

  說完後,光廣從衣袖裡頭,抽出了把短刀,衝到了對方的面前,作勢刺了下去。

  「喔喔?可真會說大話啊,無趣的蟲子。」

  黑宮切一臉無趣的轉過身,迅速反手,用刀刃反刺了光廣的身軀。

  「!!唔……」

  「這不是如你所願嘛光廣?用你的血唷。哈哈、哈哈哈、啊哈哈!!!」

  猖狂的笑聲,響徹了整個大廳,而血色也同時的濺滿了四處。

  ───無人能倖免。






















───待續。















感謝大家一路閱讀到這裡。
很開心CWT的時候有不少人詢問下集何時會出QwQ
其實打到這裡後已經算是開始在慢慢收尾了。
雖然還有一些伏筆還沒出來(?
至於目前刀劍的活動是正在打不動行光的活動,
希望這孩子也能順利在活動結束前回來,
然後還用冰火打了賭(?)
就拭目以待了www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