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ng yu 個人

關於部落格
很多塗鴉和雜七雜八的東西。噗浪是主要活動地帶。一如往昔的嬸嬸(?)者,玩了幾個月的非洲陰陽師... ICE4已經報上,攤位在H38 預計暑假場才會出鶴一新刊...((拖了很久))如有問題和疑問可e-mail→ s039581538@gmail.com 或在噗浪發私噗給我唷!>
  • 4740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刀劍亂舞同人文。小狐三日月─狐遇 第十六章

 

   ※閱讀前請注意^Q^
 
 
1.此為小狐丸X三日月宗近
 
 
2.故事背景就差不多設定在古早時代(??)大概也不太能說是在平安時代什麼的了...請當作一個平行的架空世界吧(?
 
 
3.這篇走向有想開R18(X)不過後來想想會以番外篇的故事呈現會比較融洽點(妳#)
 
 
4.其實語句上並沒有再去修改、校正得太多,未來會在修修稿子的^Q^
 
 
 
5.基本設定上是狐丸比爺爺大...雖然讓爺爺當兄長也不錯(?)但是去查了好幾次資料發現還是小狐丸比三日月宗近大了幾年呢...所以本篇就依據真實的歷史所記載年代為主。
 
 
6.感情加溫已到MAX(ry)
 
 
7.大概再兩、三章就會結束了QAQQ(?)

8.接受以上幾點的人就放心地點開往下看吧~~~




 




 



 



















  夕陽西沉,望著天際漸漸被橘紅色的光芒所取代,站在天空下的人影,忍不住閉上了雙眼。


  「事情……真的快結束了吧?」


  「……希望如此。」


  看著眼前的人,緩緩地道出了話語。而後慢慢地走到了人影的身旁,牽起了對方的手,開了口:


  「該走了,其他人還在等著。」


  「……嗯。」


  三日月宗近對著眼前的小狐丸,綻放出了笑容。
 




















 
 
  「歡迎大人們的蒞臨,請跟著小的走啊!」


  「各位,讓奴婢替您帶路吧。」


  一早,明洞城裡裡外外的僕人們便忙得不可開交,看著陸續前來祝賀的賓客們,大家不由得的都繃緊了神經伺候著,深怕一個不小心招待不周,若是惹火了自己的主人,恐怕性命難保。


  慶壽宴的時間預計會在晚上的時候開始。但從早上時就必須招待陸陸續續來的賓客們。而城內和城外的擺設,更是從幾天前就開始著手了,可見黑宮切墮陽對自己的祝壽日是有多麼的重視的。


  然而,其實大家都心知肚明。黑宮切墮陽這麼做的目的,多半都是要拉攏地方的官吏們。這樣子如果自己做了些什麼事情,都不會有半個人吭聲。


  ───除了手無縛雞之力的平民老百姓們外。


  「這真是……浪費……浪費啊!」


  看到眼前富麗堂皇的陳設,聲音的主人邊說邊搖了搖頭,一臉嚴肅。


  「那個士兵長……你這搖頭的樣子最好還是別在大殿裡頭這樣吧?這兒很多賓客,被人看到您這樣……」


  「我?我是怎麼樣啦?放心好了,咱這種小貨色,他們才對不上眼。況且我們現在都還站在門邊、窗邊、牆角邊的,你說有人會注意到咱嗎?」


  「這、這麼一說好像也是……」


  當然,梵中及手下的士兵們也奉命前來執行守衛一職。


  「是說,人都到齊了嗎?」


  梵中悄聲悄語的問著一旁的下屬。


  「是,都到齊得差不多了!但是還差了兩個人……」


  「嗯?誰啊?」


  士兵搔了搔頭道:


  「就是您老說的,那兩位是『神祉』的人。」


  「喔……放心吧,他們兩位一定會過來的。這次可是非打不可的仗,他們兩位沒有理由不來參與的。」


  梵中的話,讓士兵聽的似信非信的。但如今都已經走到這一步了,大家各自都抱持著希望以及……最壞的打算。望著下屬的表情,梵中其實內心也有底。


  這次的機會……要是失敗了,之前的努力全都會前功盡棄。


  「哈哈……就算要死,那也得要共赴黃泉,兩敗俱傷才划得來啊。」


  「士兵長,您這話是……?」


  聽著自己的長官道出了這麼驚人一語,士兵忍不住冒起了冷汗來。


  「……沒什麼。快去準備吧,該進行行動了。跟守在外頭的人說,可以進來了,我繼續守在這邊觀察大殿裡頭的狀況。」


  「是。」


  接受到上司的命令,士兵馬上開始行動,繞到後頭敞開的大門,走了出去。


  「接下來……」


  梵中將視線瞇起,定格在下方的賓客們,以及位在主殿台階上的主座。


  「你又會耍出什麼花樣呢……黑宮切墮陽?」
 




















 
 
  「時間差不多了主人。」


  俾女走向了眼前的男子,謙卑的行了禮。


  「嗯,該去會會大家了。大殿的狀況怎樣?」


  男子邊說邊望著鏡中的自己,勾起了鬼魅的笑容。


  「一切無恙,請主人放心。」


  「是嗎……怕就只怕個萬一,會有不速之客登門拜訪。」


  「主人,您的意思是……?」


  俾女怯生生地開了口,不明白自己主人口中所說的含意。


  「妳們先到外頭等我,我一會兒就出去。記住,等等去外頭時可要把我房間的門扉給關緊。」


  黑宮切墮陽露出一副犀利的眼神,盯著下人看著。


  「是、是!奴婢會照主人的意思,把門給關緊的。」


  說完後俾女便匆匆地快步離去,深怕一個不注意會惹火自己的主人。


  「好了,接下來……」


  聽著已離去的腳步聲,黑宮切墮陽將頭轉了回來,望著眼前的銅鏡開口道:


  「有什麼吩咐嗎,主人?」


  話一說完,銅鏡便漸漸放出了淡紫色的光芒,像是有生命似的,一閃一爍。


  「……那狐狸似乎也來了,還帶了其他的靈體來。」


  「是同黨嗎,我的主人?」


  「正是。不過氣息很微弱……看來是藏在遠處了。」


  「是嗎?竟然挑這種時候來……這未免也太自不量力了。」


  黑宮切墮陽勾起了嘴角,笑了一笑。


  「這樣正好,就趁著這次機會一網打盡。」


  「是,我的主人。」


  接著,銅鏡又繼續發出了聲音:


  「我看這次我就試著用分靈附在你的身軀上吧,如果那狐狸真的主動找上門的話,才好應付。」


  「一切都隨主人的意思。」


  「很好。」


  說完後,銅鏡發出了猖獗的笑聲,令人不寒而慄。





















  
 
  ───大殿內。


  等了一段時間後,隨著黑宮切墮陽入座,現場的賓客也都陸續就座,等著向眼前的人祝壽。


  黑宮切墮陽從椅子上站起了身子,環顧了四周後,向現場的賓客們道:


  「感謝大家這次不棄嫌的受邀前來,我黑宮切墮陽,在此特別感謝各位的大駕光臨。」


  「哪兒的話啊,少尉。平時也受了您不少照顧,今天這種日子,本當是吾等必須要來蒞臨的!」


  「是啊是啊!看看這明洞城!城裡城外都布置得如此隆重,有如當年興建時的璀璨以及氣派都重新的顯現出來了啊!」


  「要是受了少尉您的邀請還不來的,那人肯定是不知少尉您這人的用心之處!」


  蒞臨的官吏們你一言,我一句的,說的好不熱鬧,讓現場的氣氛增添了不少生氣。然而站在二樓看台上的人卻不這麼想。


  「切……一群只會拍馬屁的敗類官僚們。」


  梵中一臉不屑的說著,旁邊的士兵們也點頭道:


  「真不愧是官吏們,口才真好,佩服佩服。」


  「我長這麼大,還是頭一次看到這麼酒池肉林的景象啊,士兵長!」


  「這些傢伙的臉皮真是一個比一個還厚。」


  「……」


  「…」


  原本在欄杆上撐著下顎望著下方狀況的梵中,聽著後頭的下屬們也跟著你一言、我一句地吵著,忍不住爆起了青筋,轉頭制止道:


  「喂喂,你們是想造反了是不是啊?說話小聲點!不,應該說給我閉嘴!!你們這樣還有一丁點士兵該有的樣子嗎?根本活像那些在市集裡賣菜、買菜的潑婦,成何體統!」


  「呃……真的很對不住啊士兵長,一時……太憤慨了。」


  被罵的士兵們隨後便都安靜了下來。


  「嘛,我不是不知道你們現在的心情。不過凡事還是要小心謹慎點為重。我們如今被派來這裡護衛,就要偽裝好,千萬別讓他們發現我們的行動,不然就功虧一簣了。」


  「是。」


  「接下來……」


  梵中將頭轉了回去。


  「───就等著好戲上演吧。」
  





















 
 
  「哈哈,想必各位等了這麼久一定都飢腸轆轆了吧?現在我就叫下人們為各位上菜。」


  說完後,坐在主座位上的黑宮切墮陽伸出了手,拍了下手掌,接著俾女們就從門外陸續端著菜餚走了進來,隨後將菜餚一一的端到了賓客們的面前。井然有序的模樣,讓大家各各看了都嘖嘖稱奇。


  「少尉,您這些下人們真是訓練有素,而且各個都長得沉魚落燕,真是讓人欽羨啊。」


  「哪兒的話。要不這樣好了,你喜歡哪個下人,就挑哪個走如何?」


  「這……不太好吧黑宮切少尉?這些下人想必也是受了您很多的訓練,這樣子說給就給……」


  官吏沒想到黑宮切墮陽竟會如此豪爽,一時間啞然了。


  「您不必介意這麼多。用人再找、再訓練就有了。不愁這一、兩個的。」


  黑宮切墮陽將細長的眼睛瞇起,望著坐在自己斜方的官吏笑了笑。


  「那我就……謝謝少尉的好意了。」


  「別客氣。好了,各位用膳吧。」


  「……」


  「…」


  「士兵長……」


  「?怎了?」


  在二樓看台上看到這一幕的士兵們,忍不住開了口。


  「我可以等會去揍那個黑宮切墮陽嗎?居然把下人當作了物品對待似的……!」


  士兵說著說著握緊了拳頭。


  「喂喂,先忍著點。等事成之後你們要怎麼揍他都可以,但只有現在這時候不行,時機未到。」


  「……是。」


  望著下方的人將僕人當作物品一樣對待著,連士兵們也都忍受不了。


  「───咚!!!」


  ───突然間,下方有了動靜。


  「喂?!!你不要緊吧??」


  正在大殿裡用膳用到一半的官吏們,看到旁邊的同伴突然間倒了下去,不驚都嘩然失色了起來。


  「這倒底是?!……怪了……眼前怎麼……這麼黑……壓壓的一片……」


  說著說著,原本還講著話的官吏也跟著倒了下去,隨後像是疾病擴散般,在場的官吏們一個一個接續倒了下去。


  「喔?這可真是……」


  可當中只有一人卻還安然無恙,挑起眉頭看著旁邊的人一個接著一個地都倒了下去,不醒人事的。


  「還真是個大驚喜呢……來人啊。」


  「是……請、請問主人有何吩咐?」


  望著眼前的景象,在一旁的僕人們都嚇傻了。


  「把現場處理處理,人的話就全抬去其他的空房間讓他們躺好。」


  「遵命。奇怪……為什麼頭會……這麼暈呢……」


  說著說著,連一旁的僕人們也跟著接二連三的倒了下去。


  「!!」


  看到這副景象,黑宮切墮陽忍不住氣得站起了身子。


  「怎麼了嗎,黑宮切少尉?哇,這可真是……」


  梵中看準了時機,便率領了其餘的士兵們立即趕了下樓,來到了黑宮切墮陽的身旁護衛著。


  「還愣在這邊幹什麼?去查查外頭有沒有什麼可疑的人還是狀況的!」


  「是!!」


  說完後,幾位士兵便奔出了大門外,尋找有沒有什麼可疑的人。


  「居然還真敢選在我的大壽之日做出如此放肆之事……」


  黑宮切墮陽瞇起了雙眼。


  「您先別氣啊少尉,還好您沒事。真怕您要是也倒了,這下可真的是難辦事了。」


  「喔?不過到底是誰……會幹出這種事情出來呢?」


  說著說著,黑宮切墮陽盯著眼前的人看著。


  「誰知道呢?這事情還有待查個清楚。」


  梵中假裝嚴肅的說著,試著想降低黑宮切墮陽的懷疑。


  「……」


  過了一陣子後,幾個士兵們匆匆地跑了回來,報告現況。


  「───士兵長!」


  「怎樣?有發現什麼可疑的人?」


  「沒有發現什麼可疑的人啊士兵長。只是很奇怪,居然連外頭的僕人都倒了,全都不醒人事。這會不會是有什麼妖魔在作祟,讓大家都中了妖術啊?」


  「嘖?妖魔嗎?這可棘手了,居然趁這時候來偷襲嗎?看來是知道今天明洞城內有設宴,所以打算將我們都一網打盡吧?黑宮切少尉,我看這樣好了,您先跟我們去外頭避一避如何?現在待在這裡頭似乎不是這麼安全。」


  「……不,我還是待在這裡頭比較安全些。現在夜晚正值逢魔時刻,出去的話反而會更危險的。」


  黑宮切墮陽婉拒了梵中的提議,不過梵中還是不死心道:


  「要不然這樣好了,我們移到天守閣避避如何?現在待在大殿裡頭肯定是不安全的。況且要到天亮之時,逢魔時刻才會消失對吧?」


  「……也罷,就依你的意思去那兒待著吧。現在幾乎所有人都倒得不醒人事了,真是壞了興致。」


  露出一副不耐煩模樣的黑宮切墮陽,讓在一旁的梵中看得是內心醞釀出了怒火。但先前已告誡過自己的下屬別衝動了,如今換成自己也如此,梵中說什麼也只能忍下去。


  「那就讓我們護送您過去吧。喂,還醒著都聽好了!現在立刻都到天守閣去!」


  「是!!」


  說完後一行人便護著黑宮切墮陽,往另一邊的天守閣移動。


  「……」


  而在大殿上方的看台上,幾雙眼睛正目送著眼前的一行人離去。


  「哈哈哈,泉可真厲害呢!居然還能配製出這種藥劑。」


  三日月宗近望著眼前剛剛所發生的一切,笑了一笑。


  「哪裡,是大人您太看得起我了。」


  「哈哈,泉你太客氣了。不過也多虧有泉,這事情才能順利進行阿。」


  老人感慨地說著。


  老人和泉分別在幾天前就已悄悄地混進了明洞城內。由於黑宮切墮陽的慶壽宴這天需要大量的人手幫忙,所以老人和泉便喬裝成了前來工作的僕人們,偷偷混了進來。趁著廚子在處理食材和料理食材的時候,偷偷地把藥粉攙和其中,讓吃下肚的賓客們,各個都倒了下去。而至於其他的下人及僕人們,在宴會稍早時便喝了老人和泉所準備的茶水,因此也跟著倒了下去。


  「不過起初還真怕這裡的下人們不喝我們準備的茶水呢……」


  「嘛阿,不會的老先生。這裡的下人各個都已經忙得不可開交了,這時要是有人體貼地送上些小點心和茶水,我想大家是不會吝嗇才對。」


  「哈哈,大人說的是阿。」


  老人笑了一笑。而在另一旁的小狐丸開口道:


  「我想我們也該過去了。」


  「沒問題嗎,小狐丸?」


  露出有些擔憂的眼神的三日月宗近,望著在自己身旁的人。


  「阿……我已經在天守閣有設下些結界了。到時要是妖魔的本體現形,能暫時將他給困在裡頭一段時間的。」


  「所以這結界只能撐一段時間?」


  「不錯。由於我身上的傷未完全痊癒,因此無法設下強力的結界阻擋……除非要將那妖魔給消滅掉,不然我想我身上的傷也沒辦法完全好的。」


  「怎麼……那要是萬一沒辦法將妖魔給消滅的話,那小狐丸你……」


  「……」


  突然間,想說的話瞬間止住了。三日月宗近抬起頭,望著正伸出手撫摸著自己的頭的人看著。


  「不會的……一切都會沒事的。」


  這次的小狐丸,難得的……露出了笑容。














  



























謝謝大家又一路閱讀到了這裡,

本來預計想一次把結局給肝完,

但發現似乎是不可能的於是又分了幾章出來(?

況且也真的沒那麼多時間...

雖然一天打個四、五千字是差不多,但還是有其他一些事情要處理的OTZ"(??

順利的話預計~~五月的話就能把狐遇這故事給結束了!

然後暑假就可以把下集給出出來了!!

((等等,會不會上CWT都還是個未知數阿#

阿阿,總之我會加油把這故事給寫完的。

謝謝大家追了一年還在陸續追(??)

感激不盡!

雖然不知道這收尾的部分能不能讓大家都能滿意.........((遠目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