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ng yu 個人

關於部落格
很多塗鴉和雜七雜八的東西。噗浪是主要活動地帶。一如往昔的嬸嬸者(如有問題和疑問可e-mail→ s039581538@gmail.com 或在噗浪發私噗給我唷!>
  • 4878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刀劍亂舞同人文。小狐三日月─狐遇 第八章


















 「方才還以為是小狐丸你,從那人身上『拿』通行證的呢?」


  為躲避周遭人的注目,兩人進入新城後轉往人煙較稀少的巷弄行走。雖然一路上還是少不了行人的目光,但多少能減少遇上士兵們的機率。而一旁的人聽到後忍不住微皺眉道:


  「我才不會做那種卑鄙的事情,三日月。」


  「哈哈哈,說的也是。不過真的很好奇,小狐丸你是從哪裡拿到那些東西的?」


  「當然是……」


  緋紅的雙眼望向一旁的人,露出了抹笑容道:


  「變出來的阿。」


  「嘛阿,這麼說果然還是不能讓我知道嗎?」


  「是真的喔,三日月。」


  「哈哈哈,是嗎?沒想到小狐丸這麼厲害?」


  三日月宗近忍不住笑了起來。看身旁的人以為自己在說笑,小狐丸嘆了口氣,隨後便伸出了手,從衣袖中拿出了東西,三日月宗近仔細看了一下後,微微吃驚道:


  「這不是通行證嗎?原來小狐丸身上還有多的?」


  「不是,這全是用神之力變出的,不過……」


  說著說著,小狐丸手上拿著的紙張竟慢慢的變為透明,最後消失的無影無蹤。


  「有時效性的,畢竟只是個『膺品』。」


  但此時三日月宗近還是有些不解:


  「那你方才拿給那位青年的,不也就消失了?」


  「不,並不會。因為……」


  小狐丸側過頭,望著對方。


  「那份是真品。」


  「哈哈哈,是嗎?我還真是愈聽愈糊塗了,小狐丸?」


  三日月宗近雖這麼說,但還是笑得一臉開心。小狐丸則嘴角上揚了下:


  「簡單來說,我拿給那位青年的通行證,是從那些士兵們身上『拿』的喔,三日月。」


  「什麼阿小狐丸,結果還是偷來的嗎?」


  「……必要時,還是得用些『手段』的,三日月。」


  「嘛阿,說的也是。……怎麼了嗎小狐丸?」


  走到一半時,身旁的人突然停了下來。見狀,三日月宗近轉過身問著。


  「遠處……」


  小狐丸抖動了一下雙耳,仔細凝聽著聲音的來源。


  「看來『敵人』似乎開始有了行動。」


  「離我們近嗎?」


  聽聞小狐丸的話,三日月宗近不由得跟著戒備了起來。


  「還在遠處……離我們有段距離。」


  「我們的行蹤會被他們發現嗎小狐丸?」


  「不,暫時還不會。雖然能感覺的到那些妖刀的氣息,但還很薄弱。」


  「嘛阿,所以我們還能悠閒的在這裡走的意思嘛小狐丸?」


  三日月宗近忍不住笑了出來,讓身旁的人微嘆了口氣:


  「……真是服了你。雖然你說的也沒錯,但還是要注意些。畢竟我
們已經進到了敵人的巢穴附近了。」



  「哈哈哈,小狐丸是在擔心我嗎?」


  「……」


  看著眼前的人又露出了笑容,讓小狐丸沉默了陣。


  (這笑容……)


  ───還是跟以前一樣阿。


  一點都沒變,讓人根本無法生起氣,動起怒來。


  「小狐丸?」


  「……走吧,先找個合適的地方避避。」


  望著那雙緋紅雙眼的主人,轉身而過邁出了步伐,三日月宗近笑了笑,跟了上去。


  (小狐丸……兄長。)


  新月的雙眸,從中透著股耐人尋味的───憂傷。
  

















 
 
  ───另一處,幽暗的小巷中,一股氣息正伺機而動。


  「待在這裡真的有用嗎?」


  「這……就先待著看看吧,畢竟『這東西』有反應了。據那位大人說的,要是『這東西』有泛出奇怪的色澤的話,就代表要找的東西應該
在這附近。」



  「是喔……話說我們到底要找什麼東西呀老頭子?」


  跟著蹲在一旁的少年搔了搔頭。


  「哀……聽說是隻妖狐。總之不是人就對了。」


  「妖、妖狐嗎?!真的有這東西存在嗎?」


  「當然,但是比起那傢伙,我倒覺得『這東西』也很危險啊。真是,都不是些好東西,早知就別接下這苦差事,要不是光廣大人委託的話。」


  望著手上拿著的刀,兩人不由得不寒而慄了起來。這時少年突然拉了拉老人的衣袖道:


  「老頭子、老頭子,我們可不可以別再幹這事情了?感覺很危險啊……」


  「嗯……」


  隨後老人嘆了口氣:


  「其實我當初也很想拒絕掉這差事,但是看到光廣大人一臉煩悶,忍不住還是接了下來。」


  「你是想報光廣大人之前的恩情嗎老頭子?我覺得叫我們做什麼都好,但是這種會危及性命的事情,咱還是不幹比較好吧?」


  「……」


  聽聞少年的話,老人沉默了陣,隨後伸出了手拍了拍少年的頭:


  「我知道你是在擔心我,孩子。我也有打算之後不幹這事情,不過……看樣子似乎還是得見見那『妖狐』到底是怎麼回事。」


  「老頭子……我還以為你現在就準備不幹了,真的得跟那傢伙正面衝突嗎?」


  聽到老人說的話,少年低下頭,雙手環抱住自己的膝蓋,難掩失落的神色。


  「我不會跟那傢伙衝突的,我向你保證,孩子。」


  語畢,老人抬起了頭望著漸漸變暗的天際,嘆了口氣,思考著接下來的選擇及應對。


  (總還是有退路的,相信神也會庇護我們的……)


  老人拿起掛在頸子上的御守,望了好一陣,接著又收了回去。
  








 
 
   ※※※
 











 
 
  ───幾天後,新城內。


  幾個士兵們匆匆忙忙跑了過來,與在中央廣場士兵們會合。其中一位站在廣場中的男子似是士兵們的長官,看到幾位下屬滿頭大汗地跑了回來問道:


  「有發現到什麼嗎?」


  「沒、沒有……結果只是個幌子,咱過去找的時候什麼東西也沒有,真是太奇怪了……。」


  「切,這傢伙還真會耍花樣!都已經找了幾天了還是沒下落,我看你們就等著提人頭出來跟上面的人交代!」


  「屬、屬下不敢……」


  聽到要取自己的人頭,幾位士兵紛紛顫抖的身體求饒了起來。


  「知道的話還不再去其他地方找找!」


  「遵、遵命!」


  看著幾位士兵在自己面前跑開後,士兵長忍不住嘆了口氣:


  「我看是我的人頭比較不保吧……說什麼要找什麼大妖狐,妖怪這玩意兒老子打從娘胎裡就沒見著過啊……真是,上頭的人到底在幹些什麼事情,老是叫咱幹些奇怪的玩意兒……。而且都找了幾天了?妖怪這玩意如果有那麼好找的話就不叫妖怪了吧?」


  說著說著,連士兵長自己都覺得這任務很無趣。


  從沒見過的東西,如今要在短時間找到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而且也因為這樣,這幾天城內的氣氛都變得緊張了起來,同時城門的管制也變得更加嚴厲了起來。幾乎是只出不入的狀態,只准讓賣稻米、藥草和賣其他食材的商人進入而已。


  「說什麼城內有妖狐出沒,根本就是唬人的吧,還說要活捉?不是直接殺掉比較快嗎?幹什麼還要留妖怪活口阿……真搞不懂『那位大人』想做些什麼事情。」


  士兵長抬起了頭,看了一下天際,烏雲正在其中繚繞著,看來等會勢必會有場雨勢吧?


  隨後士兵長將目光放回了自己腰前的佩刀上,望著刀身隱約地散發
著淡紫色的光芒,總覺得有股說不出的感覺。



  「感覺這東西也怪裡怪氣的……說是要拿這刀才能追蹤到獵物?這樣想來想去,果然還是得要我再去找找吧……?」


  接著士兵長望了一下旁邊的下屬們道:


  「喂,是喝水喝夠了沒阿你們?我都沒喝沒吃了你們是在幹啥?」


  「那個……要不您也來喝一下吧長官?」


  「切,這還差不多!」


  看到下屬將皮製的水壺遞到自己面前,男子二話不說地馬上接了過來,大口大口喝著。


  「好了,繼續去找東西吧。你們幾個跟我來,另外的人就留在這裡繼續看守。」


  「是!!」














  
  


 
  「這幾天城內的人手似乎又變多了呢,小狐丸?」


  望著下方的街道,不時有士兵們來回巡邏著,三日月宗近打趣地笑了笑。


  「自然是知道我們已經進來了,才會有這樣的舉動。」


  兩人從方才開始就一直在觀察下方的動靜,等待著時機。


  「哈哈哈,不過要是小狐丸沒帶我上來屋簷上的話,還真是不曉得這城內的構造是長什麼樣子呢,原以為跟舊城的規模一樣,沒想到竟然比想像中的還要小了些。」


  「……失望了嗎?」


  「哈哈哈,怎麼會?只是覺得很好奇而已,感覺……生活在新城內的人反倒比較像籠中的鳥呢。」


  望著一旁的人正觀察著下方的一切,小狐丸道:


  「或許真是籠中鳥也不一定吧。只有愈是貪圖利益、慾望、金錢和權力的人愈是會把自己給層層包圍,最後嚐到惡果的,也會是自己。」


  「嘛阿,小狐丸是在說那位追殺你的檢非違使嗎?」


  「他只是算其中的一環。就算少了他,在多麼光亮的地方總還是會有陰影存在,白與黑是一體兩面,難保之後不會再出現一個像他一樣的官吏出現。」


  「小狐丸……」


  「?」


  聽到對方在叫著自己,小狐丸下意識地側過了頭,但是沒料到對方的手指又這麼地戳上了自己的臉頰:


  「三日月……」


  「小狐丸又開始皺眉頭了唷。」


  「才沒有。」


  「哈哈哈,不過那些陰影應該也只是少數吧?就算一時找不到光亮所在,但最後這些光亮還是會照亮這些陰影的,這就叫時代的變遷吧?」


  「……你可說的簡單了三日月。」


  看著一旁的人依舊一臉笑盈盈的模樣,小狐丸還是沒輒。


  「嗯?有時候事情想得簡單一點不是比較好嗎?說不定很好解決的。想的複雜也不太好吧?」


  「……」


  一時間聽到三日月宗近這句話,讓小狐丸啞口了起來。事實上對方說的也沒錯,與其杞人憂天,還不如直接面對事情迎刃而解。


  (這也算是這傢伙的優點……吧?)


  但霎那間,一股奇怪的預感從內心湧出。


  (……奇怪?)


  小狐丸總覺得哪裡不太對勁,豎起了耳朵凝聽著周遭的一切聲響,
試著想找尋這股感覺的源頭。



  「!」


  ───只是當發現時已經來不及了,小狐丸趕緊將一旁的人給推開。


  「小狐丸?!」


  三日月宗近一時間還來不及反應,等回過頭後,才發現一旁的小狐丸身上早已中了兩支箭。


  「小狐丸你不要緊吧?」


  三日月宗近趕緊迎向前去。


  「……可惡,這箭頭上塗了毒。快走,他們在這附近!」


  話說完的同時,旁邊便有叫喊聲接續出現:


  「目標中箭了!!」


  「士兵長找到了!在屋簷上!」


  「快追上去!」


  「是!!」


  小狐丸見情勢不對,馬上拉著三日月宗近的手往後頭一躍而下,消失了蹤影。而剛趕到的士兵們看到原處已經沒了兩人的身影,紛紛不解道:


  「怪了,人不見了?」


  「會是跑到後頭去了嗎?快過去看看!」


  這時,拿著佩刀的士兵長也趕到了現場察看狀況。


  「人呢?」


  一旁拿著弓的士兵回答道:


  「不知道,來的時候已經不見了。」


  「那後頭了?找了沒有?」


  「有幾個人去找了,還不知道消息。」


  隨後便見幾位士兵們匆匆跑回來原處道:


  「後頭也沒有!!」


  一聽到是這種情況,讓眼前的士兵長忍不住皺起了眉頭起來:


  「真是怪了……明明箭上塗的是劇毒,照理來說應該幾秒就能見效了,怎麼還跑得動?」


  「長官……上頭的人不是說要『活捉』嗎?弄死的話不好交代
吧?」



  旁邊的士兵們不解。這讓士兵長不得搖著頭道:


  「說你們笨可還真是笨到極點!那劇毒的作用用於成人上面,只會造成全身暫時性的麻痺,只有用了過量才會死人。我剛剛不是有交代你們別塗太多的嗎?」


  「原、原來如此,真不愧是長官!」


  「切,吹捧的話就免了。現在是要想想他們會躲到哪去,原以為目標只有一個,沒想到還有同夥?這下可好玩了。」


  士官長忍不住自嘲了下。


  「那、那我們現在要怎麼做呢長官……?」


  「只好再用『這東西』找了阿。」


  說著說著,士官長舉起了腰間的配刀,只見刀身還是泛著淡淡的紫色色澤。


  「你們方才也看到了吧?接近目標的時候『這東西』可是整個都發
亮了起來,還真是把奇怪的刀,我看還是別拔出來用好了,感覺會發生什麼事情一樣。還有這刀身亮的色澤也很詭異,一整個讓人不想靠近。」



  「是、是這樣嗎?」


  「怎麼?難道你們想拿嗎?」


  「不、不是的長官……我們感覺不出長官所感覺的。」


  「是嗎?」


  士兵長不由得又皺起了眉頭,邊望著手上拿著的刀。


  (難不成只有我感覺這是把很不詳的怪刀嗎?)


  「切,算了,大夥兒繼續加把勁找吧。」


  「是!」


  隨後一行人便離開了原處,在小巷中漸漸消失了身影。


  「……」


  聽到腳步聲漸漸地遠離,躲在一旁的人不禁都鬆了口氣。


  方才小狐丸拉著三日月宗近從屋簷後方跳下後,便在附近找了間沒人的簡陋木屋躲了起來。也恰巧木門並沒有完全關好,才能讓兩人躲進,而躲進後才發現屋子內堆滿了耕田的器具及器材,同時也堆滿了稻草堆,看樣子是哪個人家的倉庫吧。


  「方才你都有聽到嗎小狐丸?」


  「嗯,還真是……手已經開始漸漸使不上力了。」


  話一說完,小狐丸使勁全身的力氣,把右手手臂上插著的兩支箭頭硬是拔了起來。


  「!小狐丸你別勉強!」


  原本想阻止對方,但已經來不及了。見三日月宗近一臉慌張的模樣,小狐丸反倒是笑了一下:


  「難得看你露出這種表情,三日月。」


  「嘛阿,這不好玩吧?讓我看看手臂吧?」


  「只是些小傷口,重點是我大概之後會無法動彈吧?竟然還用上這種東西……」


  之後小狐丸將身體靠在稻草堆旁,閉上了雙眼。


  「小狐丸?」


  「放心,我沒有睡著。」


  隨後小狐丸便睜開了雙眼,望著眼前的人道:


  「還是先離開這地方吧,方才稍微又使用了一下神之力,讓妖刀沒辦法循著氣味找到我,但這效果並不是永久的,要是待會那群人又折返回來找就不妙了。」


  說完後,小狐丸便試著撐起身子想站起來。而三日月宗近也趕緊上前攙扶道:


  「走得動嗎小狐丸?」


  「還可以……趁我的雙腳也麻痺前先離開這鬼地方。」


  「小心點小狐丸。」


  三日月宗近將小狐丸的右手放到了自己的肩上,扶著小狐丸慢慢地走出了倉庫。


  「哈,這還真是……跟幾個月前一樣,你扶著我去溪邊療傷呢。」


  「小狐丸,剛剛那一箭……是你幫我擋下的吧?」


  「……」


  「是這樣沒錯吧?剛剛有兩支箭朝我們射了過來,其中一支箭的目標是我對吧?是你替我擋了下來的。怎麼緊要關頭的時候都是小狐丸你在保護我?應該是我要保護你才對啊……。」


  望著一旁的人又開始自責了起來,小狐丸嘆了口氣道:


  「三日月,其實你幫我已經夠多了。況且我最不想看到的……是讓你受傷。」


  聽到這句話的同時,三日月宗近忍不住睜大了雙眼。


  「小狐丸……」


  「好了,快走吧。」


  小狐丸邁出了步伐,示意一旁的三日月宗近趕快離開這裡。只是他們倆怎麼樣都沒料到,走出木門後竟有人正等著他們。


  「你……就是現在大家口中所說的『妖狐』嗎?」


  看到眼前的老人還有一名少年竟檔在面前,兩人都吃了一驚。而少年則忍不住好奇地問道:


  「老頭子、老頭子,就是他們嗎?哪個才是妖狐啊?是白色頭髮的那個嗎?」


  「孩子,你先別說話,先等我把話說完。」


  「喔。」


  小狐丸則皺起眉頭,露出凶惡的眼神望向眼前的老人和少年道:


  「你們兩個也是來抓我的嗎?」


  「小狐丸……」


  「不,你們誤會了。」


  「?」


  聽到老人開口這麼說,小狐丸和三日月宗近不由得又吃驚了陣。


  「我只是想來會會大家口中的『妖狐』到底是怎麼回事,看到你後明白了不少。你並不是妖怪,是我們大家都誤解了。」


  「咦?是這樣嗎老頭子?但是白色頭髮的那個,怎麼看都不是人啊,還有耳朵!」


  「孩子,注意一下你說話的口氣!那兩個不是普通的人!說話注意分寸點!!抱歉,這孩子就是這樣,說話直了些。」


  「所以你……到底有什麼意圖?」


  「如果兩位不介意的話要不要到老夫的住處躲躲?」



  老人說完後露出了笑容。












----------------------------------------------待續------------------------------------------------





感謝大家閱讀到這裡~~~

最近一直發生一些事情(?)真有點招架不住(??

比方說筆電又重灌,裡頭的一些排版和繪圖因此又GG了

我的InDesign和GSP阿阿阿ˊˊˊˊˊ(欸

所以說如果之後出本要排版的話...果然還是用陽春一點的Word反而還比較穩定些嗎??ㄒ_ㄒ

嘛阿.........我盡量加油ㄒ_ㄒ(??

好不容易趁著有休假日趕快來趕一下進度~~~

話說這故事會寫到多少字數,我自己也沒得底,

只覺得劇情需要所以一直東舖西舖伏筆的~~沒想到反而把故事的架構愈拓愈大了,這真是Orz"

不過下一章也不知道哪時能生出來((被揍#

要工作的關係~~作四休二的那種~~然後一天要上12個小時(雖然實際上是工作10小時中間個休息一小時這樣(?)),所以每天工作回來後就癱在那邊了吧((欸))然後下禮拜要先輪夜班了,我想我真的只能利用休假日才有辦法趕進度吧((躺

還有之後要去醫院動一下小手術,大家要照顧好自己的身體呀~"~(??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