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ng yu 個人

關於部落格
很多塗鴉和雜七雜八的東西。噗浪是主要活動地帶。一如往昔的嬸嬸者(如有問題和疑問可e-mail→ s039581538@gmail.com 或在噗浪發私噗給我唷!>
  • 4878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刀劍亂舞同人文。小狐三日月─狐遇 第十章






























 

 綿綿的細雨一絲一絲的落下,跟前些日子磅礡的雨勢相比,宛若大巫見小巫。而為了躲避外頭士兵們的追捕,兩人暫時先躲在老人的屋中,等待著泉將解藥的配方送來。


  「小狐丸。」


  「怎麼?」


  透著窗口的隙縫由內而外探去,望著外頭正飄著細雨的三日月宗近,冷不防的開了口,喊著坐在一旁的人。


  「你不覺得這其中好像冥冥中都注定好似的?」


  聞言,緋紅的雙眸將目光轉向了正在看著外頭的人:


  「……你這是在指什麼,三日月?」


  「不,沒什麼。」


  三日月宗近笑了一笑,但一旁的小狐丸總覺得對方這樣的舉動不像沒事。


  (這傢伙……)


  ───大概每次一有心事就會變成這樣。


  「有什麼心事嗎,三日月?」


  「哈哈哈,心事嗎?小狐丸真敏銳呢。」


  「你騙不了我的,三日月。」


  新月的雙眸因言語而忍不住流轉著,雖然外表看來還是如出一轍的平靜,並泛著笑容。


  「……你對以前的事情還記得多少呢?」


  三日月宗近笑著。


  「?」


  三日月宗近又接續緩緩地開起口:


  「……小狐丸……兄長。」


  道出言語的那一瞬間,小狐丸睜大了雙眼,吃驚道:


  「三日月,你……?」


  「───我們回來了!!」


  「抱歉、抱歉,回來晚了!兩位大人有餓著嗎?」


  本想接續問的疑問,被突然回來的老人和少年所打斷。


  「哈哈哈,有勞兩位費心買了食物回來。不過現在我們還不太餓呢,對吧,小狐丸?」


  「……」


  對方露出抹微笑望著自己,小狐丸點了點頭。


  「哪裡哪裡,如果兩位大人想吃的話在吩咐老夫一聲。今天還拿到不少食物,都是街坊鄰居送給老夫的,稱不上是買。」


   少年抱著一簍筐的蔬果及雜糧,開懷的笑道:


  「今天拿了很多東西呢!夠我們吃上個幾天了!」


  望著老人和少年一直站在門邊,一旁的小狐丸忍不住開口:


  「兩位還是快進屋內吧,外頭還下著雨。」


  「哎呀,大人說的是,瞧我們一說個起勁就什麼都忘了!快進去屋內吧孩子。」


  「是~~!」


  「……」


  (也罷……也許這是個契機。)


  微微側過頭看著三日月宗近正開懷地笑著,以及跟老人和少年的一舉和一動,小狐丸在內心嘆了口氣。


  有些事情……不應過急,慢慢等待便可。


  可假使三日月真的全都想了起來……自己還是得離開。


  ───諾言是比什麼都還重要的事物,雖然不代表全無轉機。


  「怎麼了嗎大人?」


  老人似乎察覺到兩人間有股奇妙的氛圍,雖不敢問的直接,但還是開了口,對著正陷入沉思的小狐丸詢問著。


  「不,沒什麼。」


  小狐丸笑了一下。


  「這樣啊……。」


  「老頭子,快進屋來啊!不然雨一會兒又下起來,著涼了,我可不管喔!」


  「哈哈,來啦來啦!」


  待老人和少年將簍筐都安置在屋內一角後,便都靠了過來,一同圍在火爐旁取暖。


  「嘛阿,這綿綿細雨的天氣,真讓人覺得有些寒意呢。兩位可別著涼了。」


  「大人說的是,說到底,這時節也差不多是入秋的時分了。」


  老人說完後,立即想到了件事情接續道:


  「兩位大人,老夫打算過幾天就把這刀還給光廣大人,順便去打聽些情報。」


  小狐丸聽到後,表情立即嚴肅了起來。


  「是嗎?要小心些呢。現在很有可能對方那裡早已經佈滿了眼線。不過先前你不是說,希望我先將妖刀的靈體先毀去?」


  「是不錯大人。老夫推斷,泉他大概快則今天就能回來;慢則明天。等屆時大人您的傷口狀況穩定下來後,再進行也不遲。」


  「也好。」


  「是說兩位大人,老夫有個請求。」


  「?直說無妨。」


  「屆時在老夫不在的時候,能否看顧敖這孩子?」


  「老頭子?」


  對於老人說出這種請求,讓少年頓時不解地睜大了雙眼。


  「……」


  「哈哈哈,你放心去吧,這孩子就交給我們兩個人,沒關係的,對吧小狐丸?」


  「……你呀。」


  「嘛阿,小狐丸其實很會照顧小孩子的,沒錯吧?」


  三日月宗近朝著小狐丸笑了一笑。


  「什麼跟什麼阿,那是因為三日月你……」


  「───什麼阿老頭子,我自己有辦法照顧自己的!!」


  突然地,少年大聲的說著。


  「……」


  「你看看你,一會兒功夫就發起脾氣來,連些耐性都沒有,你想我還會放心讓你一人待著嗎?」


  「我、我只是……」


  少年瞬間啞口了起來,三日月宗近見狀道:


  「哈哈哈,好了好了,傷了和氣就不太好了。敖也是想學著一人獨立,不想讓老爺爺擔心吧?」


  「我……」


  似乎是被三日月宗近給說中,少年頓時低下頭不敢與老人對視。


  「你是放心不下他吧?」


  出乎意料的,在一旁的小狐丸開了口。


  「是時候也該讓他自己去試試了,過度的保護,沒辦法讓他能有所作為的。」


  「……竟然讓大人您說出這些話,或許真是如此吧。老夫果然還是……不行的吧?見識也不夠廣。」


  聽到小狐丸的話,老人淺笑了下又道:


  「但人的生命可沒這麼長……又該如何去選擇和守護呢,大人?」


  「阿,抱歉、抱歉,是老夫說得太多了。」


  「老頭子……」


  少見的,看到老人負面的一面讓少年有些吃驚,卻又不知該如何回答。


  小狐丸望了一下老人,而後又轉頭過來看了一下少年,嘆了口氣道:


  「選擇自己想守護的事物就好。就因為你們人類的生命不長,所以只要做自己覺得重要的事物就好,而後沒有遺憾地等待生命盡頭的那一刻來臨,這樣便足夠了。能活的時間愈長,也不見得是件好事。」


  「哈哈哈,小狐丸說的沒錯。這點也是你們人類有趣的地方,有時還挺羨慕你們的。」


  「……兩位大人,你們說的話,老夫會記著的。」


  聽著老人說出的話,三日月宗近笑了一笑。


  「……回來了。」


  小狐丸抖動了下雙耳,望著三人說著。


  「?是什麼回來了啊?」


  少年不解地望著眼前的小狐丸。


  「哈哈哈,泉回來了嗎?回來的時機剛剛好呢,就如同老先生說的一樣。」


  聽見小狐丸和三日月宗近都這麼說,讓老人和少年都忍不住朝向木門望著。


  「啪答、啪答───」


  仔細凝聽著外頭的聲響,確實有個腳步聲離屋內似乎愈來愈近。隨後腳步聲停了下來,緊接是著是一陣敲打木門的聲音。


  「───叩叩叩!」


  「!真的回來了?!」


  老人和少年對視了下後,老人決定由自己去探個究竟。走到了木門邊,用手慢慢地將門拉開了小縫隙,隨後用雙眼去確定外頭的人。


  「老先生,是我!泉!我拿藥草回來了!」


  在外頭的泉先左右張望了下,確定沒有什麼可疑的人後,小聲地對著木門邊說著。而在木門內的老人確定外頭的人真的是泉後,將木門打開至一個人能過的寬度,招手,示意對方進入屋內。


  門外的泉,知曉老人的意思後,點了點頭,將背在背後的竹簍先交給了老人後,隨即也進入了屋內,並將木門給關上,扣上木鎖。


  「這幾天辛苦你了泉。」


  「哪裡,我只是在做我該做的事情。」


  泉將蓑衣給褪去,交給了老人掛好。


  「外頭的情況怎麼樣了?」


  小狐丸開口詢問了下,泉回答道:


  「這幾天還是老樣子呢大人,士兵們一直在街上巡邏著,雖然到了舊城後兵力就顯得少了很多,大概是原先在舊城的兵力,全都被調過來新城這裡的緣故。」


  「嘛阿,看來是很確定我跟小狐丸在這兒了。」


  三日月宗近笑了笑。


  「……」


  望著正在檢查竹簍裡藥草的泉,小狐丸道:


  「你出遠門這幾天,家裡的老人家不要緊嗎?」


  「?」


  聽到這段話的泉回過頭來思考了陣,隨後才了解到小狐丸所說的意思。


  「大人說的是老母親嗎?」


  「不錯。」


  「阿,這點的話,小的先吩咐過弟妹看顧了,所以不要緊的,有勞大人勞心了。」


  泉笑著說著,小狐丸點了點頭。


  「對了大人,我現在就立即配置解藥的配方給您。」


  「……你不先休息一下嗎?」


  「休息?阿,用不著了大人。現在當務之急要幫您解毒才行,這樣您也才有辦法接續,進行毀去妖刀靈體的動作吧?」


  「……」


  但小狐丸聽到對方說出這話後卻沉默了陣,頓時讓泉不知所措了起來。看到這副景象,一旁的三日月宗近開了口:


  「小狐丸的意思是說可以,你就先去配置解藥吧,泉。」


  「好,我知道了大人。」


  說完後泉便打開了一旁的行囊,從裡頭拿出研磨的器具後便開始了動作。


  「那個……」


  敖忍不住偷偷湊過去拉了拉三日月宗近的衣角。


  「嗯?」


  「那個……那位穿著黃衣的大人是不是……在擔心泉啊?」


  敖小聲地問著,三日月宗近淺笑道:


  「哈哈哈,這任何人都看的出來呢。」


  「唔……其實剛開始看到那位大人的時候,感覺他……很兇惡呢……。不過這幾天看你們相處,感覺是我錯了。」


  敖吱吱唔唔地接續說了下去:


  「其實你們兩位大人……都非常的……好。根本就不是外頭說的那樣……會害人、吃人的更是不可能。」


  「……這點你們能自己知道就足夠了。人們的習性向來就是以訛傳訛,也因此真相始終都被那些謊言給遮蔽了,更不用說是有心的人。」


  「怎麼這樣……明明兩位大人都是被冤枉的……」


  「時間能證明一切,真相總會有水落石出的一天。這就是為什麼,我們比人類還活的長遠。」


  三日月宗近雙眼微瞇的微側頭,望著不遠處的人。


  「……兩位大人認識很久了嗎?」


  敖好奇的問著。


  「嘛阿,很久、很久了喔……雖然後來也分開了很長的一段時間。」


  「嗯……?」


  「哈哈哈,這說來就話長了。對了,小狐丸他其實很溫柔的喔,別看他這樣,他以前還照顧過小時候的我呢。」


  「小時候的大人您嗎?」


  聽見三日月宗近這麼說,反倒讓敖愈聽愈不明白了。


  「……你們兩個在竊竊私語著什麼?」


  坐在火爐另一邊的小狐丸看著兩人小聲地交談著,本不想干涉,但隱約聽到兩人提到了自己,忍不住還是開了口問了起來。


  「哈哈哈,正在說小狐丸很可愛啊。」


  「什麼跟什麼阿……。」


  看到對方又開始在嘻皮笑臉的說著,小狐丸知道自己想在說什麼也沒用。三日月宗近笑著說道:


  「嘛阿,太寵一個人也不太好,對吧小狐丸?」


  「……」


  「你明知如此還這麼故意。」


  小狐丸有些無奈了起來。


  「??」


  夾在兩人中間的敖聽著兩人的對話,倒還是一臉沒聽懂。


  「大人,解藥調製的差不多了,請您將衣服脫下,我在替您看看傷口,而後再敷藥。」


  泉在一旁忙了好一陣,老人也跟著過去幫忙著,費了好一番功夫,終於把解藥給調製了出來。


  「不過大人,有件事小的要先跟您說。」


  「?」


  「由於這解藥是剛配置好的,現在直接敷上去的話恐會有些副作用在,因為這解藥裡頭的其中幾種配方,都是含有微量的毒性。」


  「以毒攻毒嗎?」


  「正是。」


  「那倒還不礙事,微量的毒性對我而言還起不了太大的作用。」


  「阿,這倒是……小的忘了大人您身體所能承受的負荷,遠超乎一般人。」


  泉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接續道:


  「那小的現在馬上替您敷上解藥。」


  「嗯。」


  「小狐丸,我來吧。你現在傷還沒完全好,有過大的動作對傷口不大好。」


  三日月宗近見狀,馬上走到了小狐丸的身旁,幫忙將小狐丸的外衣給褪下,而小狐丸也沒阻止,看著三日月宗近幫忙著自己。


  三日月宗近將小狐丸的外衣給退下後,露出被棉布所包紮起來的傷口,泉則伸出了手小心翼翼的將棉布給拆開,慢慢地,一圈圈解開後,露出了原先被刀刃所傷及的傷痕。


  「大人,您手臂上的箭傷也讓我看看。」


  泉邊說邊動作,小狐丸也依言將手臂給伸直,讓泉替自己解開上頭包紮的棉布。


  「嗯……這樣看來,原本的刀傷算是穩定住了,而手臂上的神經毒也沒再繼續拓展,可以直接敷上解藥了。老先生,可以麻煩你替我拿著這條乾淨的棉布嗎?」


  「好,沒問題。」


  說完,老人站起身子走到了泉身旁坐下,伸出手接過了泉剛從行囊中拿出的棉布。接著泉將藥缽移到了自己身旁,將裡頭的杵棒沾了沾缽裡頭的藥泥後,把杵棒上所沾附的藥泥均勻地塗抹到棉布上,而後敷上了小狐丸的右臂。


  一般來說普通人敷上這種藥材,表情會馬上痛苦的扭曲起來,但反觀看著小狐丸,還是一臉的平靜,讓泉忍不住問道:


  「還可以嘛大人?」


  「不礙事,你繼續。」


  「好……小的知道了。」


  泉不禁默默佩服起對方身體的耐受性,這就是人類與非人類的差別吧?


  「這樣就行了?」


  一旁的三日月宗近問著,泉回答道:


  「是的,像這樣在敷個一段時間便可。且依大人身體的狀況,說不定解毒的狀況會比我預期的還快好。至於舊傷的問題還是得要在持續上藥才行,不知為何,我看大人的舊傷明明能癒合的很快,但還是遲遲癒合不了,這點連我都納悶了。」


  泉說完後露出臉疑惑的神情,在旁的小狐丸接著道:


  「……因為是被妖刀所傷的關係。」


  「喔……如果是依大人這麼說的話就說得通了。大人,治癒妖魔所傷的傷口這方面,小的能力就不足了,還請您見諒。」


  「不,你已經做得很好了。你的母親會以你為榮的。」


  聽到小狐丸這麼說自己,泉靦腆的笑了一笑。


  「接下來……」


  小狐丸坐起身子,試著想站起來。


  「小狐丸?」


  看到對方的舉動,三日月宗近趕緊上前攙扶,卻被制止。


  「幫我把那把妖刀拿過來。」


  「小狐丸……你現在要直接毀去妖刀的靈體嗎?」


  「嗯。這東西多留一天也只會徒增禍害,倒不如快點毀去。」


  「可你的身體……不要緊嗎?」


  三日月宗近露出擔憂的神情望著眼前的人,但眼前的人這時卻露出了笑容,伸出了手,拍了拍自己的頭道:


  「我應該沒讓你失望過吧?」


  「小狐丸……」


  (不是……這個的問題啊……)


  默默地,三日月宗近知道自己在說什麼也是沒用的。


  「大人,您確定現在就要進行嗎?不再休息一會兒?」


  老人將刀從壁上的掛鉤取下,走到了小狐丸面前。


  「這幾天也休息的夠了,該是換我們行動的時候。你拿穩刀。」


  「是,大人。」


  語畢,小狐丸伸出右手,將手放在妖刀的上空,隨後一股氣流從身
上竄出並壟罩住自己的全身,而後再由右手的指尖注入到妖刀的刀身內。



  「!」


  「───咯咯咯咯咯咯咯咯……」


  氣流注入的瞬間,妖刀發出了淡紫色的光芒,並產生強烈抖動,
「咯咯」作響的,讓人不禁覺得是在發出哀嚎般。慢慢地,刀身原本淡紫色的光芒逐漸被金黃色的光芒所取代,一點一滴的,由外滲透至內部,漸漸地,刀身也不再抖動,像是被淨化般,原本不詳的氣息也被一併去除了。



  「已經可以了嗎?」


  望著原本的妖刀不再散發出淡紫色的光芒,老人抬起頭望著小狐丸。


  「嗯,這妖刀的靈體已經被我除去了,今後將再也害不了人了。」


  「!小狐丸!」


  但隨後小狐丸的身體突然往旁邊傾了一下,三日月宗近見狀馬上上前攙扶。


  「沒事……讓我坐一下就好。」


  「小狐丸,別太勉強……要毀去妖刀靈體也是要花費不少神通力和精神力的,這點我很清楚。」


  方才看到小狐丸身體往旁傾倒的模樣,讓三日月宗近捏了把冷汗。之前雖也不是沒看過小狐丸執行毀去妖刀靈體的舉動,但對現在還負傷在身的他來說,還是種不小的負荷。


  「你清楚就好。」


  望著那雙新月的雙瞳,小狐丸淺笑了下。


  「大人,您真的不要緊嗎?」


  「阿,沒事的。這樣老先生明天就可以拿去『歸還』了。」


  「是,老夫知道。老夫明天就把這把刀還給光廣大人。是說……這對方會不會發現裡頭的靈體已經被除掉了呢?」


  「可能會,也可能不會。不過能確定的是,能確定它們的靈體還在不在的人,只有他們的『主人』。」


  「大人是想藉機引出那個幕後的黑手?」


  「不錯,但這相對的,也會有危險性在。」


  「這樣啊……老夫知道了。」


  「老先生會害怕嗎?」


  「害怕?哈哈,是要害怕些什麼呢?老夫我都活到了這把年紀了,什麼場面我沒見過?況且我這條命也不值錢,大不了橫豎就是死,反正我老早就該進棺材啦!」


  「老頭子……」


  聽到這段話,反倒讓少年不安了起來。


  「孩子,我是在說笑的,還真的當真了?」


  老人笑了起來,讓少年一臉不服氣。


  「什麼阿老頭子,幹嘛這樣嚇人……」


  望著老人和少年在一旁打鬧了陣,三日月宗近看著另一邊的泉開口道:


  「嘛阿,是說泉先生也差不多該回去了吧?幾天沒見,家人會擔心的。」


  「大人說的是,不然,小的就先告辭了。」


  「泉要回家了嗎?」


  聽見兩人的對話,敖轉過頭來問著。


  「阿,沒錯。也差不多該回去看看老母親的狀況了。」


  泉將行囊收拾好後便走到了木門邊,拿起了竹簍背在了自己的背上。


  「這幾天還真辛苦你了,回去要小心些阿,泉。」


  「不會的老先生,這是我該做的事情。要是有什麼事情儘管找我,沒關係的。」


  泉望著屋內的一行人笑了一笑。
















───待續───
















阿阿~~終於~~又更新了~~~

看了一下發第九章的日期赫然發現已經過了兩、三個月有了ㄒㄒ"

感謝大家閱讀到了這裡~~也感謝有去場次找我,問我下集哪時會出本的讀者們((?))QvQ

大概從發完第九章後就開始著手進行要把狐遇這故事拆成上、下兩集來出,

因為我自己估計,這故事我應該會打個七、八萬字跑不掉吧(??)這是最低的估計(??)

後來就大概抓了第一章~第七章來弄成上集了,

之後就先忙畫上集的封面,然後緊接著知道自己CWT41上了所以又跑去忙官網要的資料、場刊圖brobro的(??)

然後就一路忙到了場次這樣,其實稿子我有空的話多少都會打一些((用手機打

但這個月...應該說場次後,我整個意外連連,

CWT41過了一、兩天後在我上班途中,我就出了車禍了。

現在想想還好我人還在(??),因為我是整個被汽車撞到彈飛了至少四、五公尺遠在撞到地面上,

當場就躺在地上一動都不動的(?)別人都以為我已經昏了過去,把我先從路中央先拖到一旁的白線內等救護車過來,

也還好當時前後方沒有其他車輛在行駛,不然我應該就被輾斃了...現在看新聞看到一些車禍連自己都覺得會怕,

還好我人還在(??)雖然免不了就是會受皮肉傷(??)目前就頭部挫傷、臉部挫傷、擦傷還有右手、肩膀都是挫傷和擦傷吧(??)

雖然這其中,其實家裡的刀們都有衝出來幫我擋了一下...(??)恩,好,這方面又是另外一個層面的事情了(??)

所以老實說,我現在一整個蠻需要休養的........((遠目

下集快的話...我預計明年ICE場會出,在慢一點的話就是,明年的暑假場這樣(??)

CWT42的紅包場要出下集真的出不太來,先跟大家說聲抱歉,而且我目前還蠻需要養傷的ㄒㄒ"

謝謝大家的支持和關心。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