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ng yu 個人

關於部落格
很多塗鴉和雜七雜八的東西。噗浪是主要活動地帶。一如往昔的嬸嬸者(如有問題和疑問可e-mail→ s039581538@gmail.com 或在噗浪發私噗給我唷!>
  • 4878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CWT42 刀劍亂舞 小狐三日 無料小說 《月守》

 


「今晚的月色……也很美呢。」

  仰頭望著黑夜中所高掛的一輪明月,新月的雙瞳眨了眨。與自身相呼應的『物』比自己還擁有更長久的年歲,也比自己還看透更多的理吧?三日月宗近不禁望著夜空思考了起來,完全沒注意到後頭的人正慢慢地走近。

  「又跑到庭院來了?」

  低沉的嗓聲喚醒了坐在木製地板上的人,新月的雙瞳回眸了過去,望著那雙緋紅的雙眼笑了笑

  「嘛阿,能有這麼『愜意』的日子,要好好珍惜對吧,小狐丸?」

  「我說你啊……

  小狐丸輕嘆了口氣,伸出了手,摸摸了對方的頭接續道

  「有心事嗎?」

  「……

  三日月宗近低下頭來不發一語,看到這景況,小狐丸知道自己猜對了。

  「先把這件外衣給披上吧,三日月。一直待在這會著涼的。」

  小狐丸邊說邊把原本披在自己身上的黑色外衣,褪了下來,披在了對方的肩上,而後自己也跟著坐了下來。

  「小狐丸……」

  三日月宗近將頭緩緩地靠在了對方的肩頭上。

  「你喜歡我嗎?」

  「……當然。」

  新月的雙眸眨了眨,緩緩地抬起,望著眼前的人又道:

  「愛我嗎?」

  「……」

  聞言,小狐丸伸出了手,撫摸著三日月宗近的臉頰。

  「不安了嗎,三日月?」

  「小狐丸……」

  緋紅的雙眼流轉著,隨後用另一手將對方擁入懷中。

  「我愛你,三日月。無論你在哪裡,我都會在的,一直。」

  「真的?但是你的本體……早已遺失了吧?」

  望著眼前新月的雙瞳,露出有些無助的面容,小狐丸眨了眨眼,將自己的臉龐湊了過去,輕輕地細吻著對方的額間:

  「雖然早已遺失,但是身為靈刀和神刀的我,能不受地域及時間的影響現形。也因此才能受主上的召喚,再次現行於世。」

  「我知道,小狐丸,這點我知道的。只是……每次看到今劍和骨喰都會有股莫名的痛心……失去了以往的記憶、身形,什麼都……不記得了。」

  說著說著,三日月宗近忍不住將臉埋進了小狐丸的懷中。

  「經歷的許多事情、許多歲月,會被遺忘也是正常的吧?但是……喪主之痛,看著擁有者一個個地在自己面前死去,我真的……不想再看到了。如果小狐丸也忘了我,消失了,我想我真的對這世上……沒有半點眷戀吧,如同行屍走肉。」

  「……別再這麼想下去了,三日月。」

  小狐丸將三日月宗近的頭抬起,用唇輕吻著對方的臉頰。溫熱的唇輕輕地滑過肌膚的觸感,炙熱又顯明,讓人忍不住會泛起絲絲的,依戀。

  「如今的世界已不再像往日了,沒了戰爭、也沒了殺戮。雖然失去了身為武器的本質,但相反的,我們卻可以好好地『看著』人們。況且大家都齊聚在『這裡』了,不論是今劍、岩融還是石切丸……只要持續等待著,大家都能重聚的。雖然一些刀們都沒了記憶,但只要形體還在,就能再重新『相遇』。」

  「小狐丸……」

  聽著這些話語,新月的雙眸微微瞇起,迷濛的望著眼前的人,有些呆愣的模樣,讓小狐丸忍不住將眼前的人緊緊的抱在懷裡。

  「現在的你,就只要好好地想著如何活在當下就好了,三日月。」

  小狐丸舉起三日月宗近的手,細細地輕吻著。

  「你的不安,由我來拭去;你的淚水,由我來汲取。你現在只要想著我就夠了,我的三日月。」

  說完後,小狐丸把對方一把抱起,慢慢地走進了屋內。

  「果然……」

  三日月宗近閉上了雙眼,隨後睜開,抬起頭望著那雙緋紅的雙眼,笑了笑。

  「還是只有你,能讓我感到安心呢。只有在你身邊,才能感覺到,對未來不會迷惘,小狐丸兄長。」

  「安心了嗎?」

  抱著三日月宗近的小狐丸,微微低下頭來看著自己懷中的人。

  「嘛阿,安心了不少……正如兄長說的,應該要好好珍惜現在的時光才對。我們能像這樣齊聚在一塊兒,都是託主上的福。」

  「……」

  「還記得小狐丸兄長來找我的時候,真的,嚇了好大一跳。沒想到你真的來找我的,拼命的,這是我作夢也沒想到的……雖然當初回應主上的時候,我回答得很不明確。」

  「……那是你,猶豫了吧?」

  「是,沒錯,確實如此。因為很少有『人』能對我們有所感覺。所以……又開始不安了起來。」

  三日月宗近淺笑了下。

  「……我會一直陪著你的,三日月。」

  「真的?」

  「當然。」

  「真的……不會再留下我一個人了嗎?」

  說著說著,三日月宗近的眼角忍不住泛起了淚光。

  「好孩子,別哭了。我從那時就許下了諾言,要好好照顧你的。」

  ───只是時光和歲月已經過了太久、太久了,久到讓人都忍不住懷疑起記憶的真實性。

  看著對方泛著淚光的模樣,讓小狐丸忍不注憶起了,那個小小的身影,老是在追逐著自己。

  「嗯。」

  三日月宗近像個小孩般,綻放出了笑容。

  ───惹人憐愛的笑容。

  看到對方這副模樣,小狐丸低下頭,將自己的唇給覆上,親啄著對方微張啟的小口。

  「進屋去吧,在外頭一直待著也不好。」

  抱著三日月宗近的小狐丸說著,邊把木門給拉開。

  「其實也不要緊的……只要有小狐丸兄長在的話……不管在什麼地方都……」

  三日月宗近說著說著,邊把自己的頭慢慢地轉向一旁。

  看到這一幕,小狐丸的嘴角上揚了起來,忍不住地在對方耳畔旁,吐著溫熱的氣道:

  「這可不行呢。我可不想有人看到你那可愛的模樣喔,三日月。」

  「唔……」

  此刻的三日月宗近已滿臉通紅的,不知不覺地把自己的衣袖舉起,想遮住自己的面容。當然,這點小狐丸知道的一清二楚。

  進屋後,小狐丸先關上了木門,之後再小心翼翼地,將對方放在了被褥上。

  「今晚的夜……還很長呢。」

  伸出手輕輕撫摸著對方的臉頰,小狐丸笑了一下。

  「我知道的,兄長。」

  似在回應般,三日月宗近也伸出了手,將手放在了對方的手上,並用臉頰磨蹭了下對方的手掌。

  「三日月……」

  吻著對方的唇瓣,交纏的舌尖,炙熱的叫人難受。如今的兩人,只看的見彼此,只有彼此才是,自己的全部。

  「喜歡、喜歡……小狐丸兄長……喜歡。」

  重疊的身軀,交錯的氣息,香氣,在彼此的唇瓣間交纏著,散發出濃郁的氛圍。

  「我愛你,三日月。」

  將自己的氣息,烙印在對方的身軀裡,讓對方不再感受到不安,只感覺得到自己的存在。而剩下僅存的,只有喘息,以及呼應彼此的,聲音。

  ───好好睡吧,我的月。我會一直守著你,一直、一直。
 
 
                          
 
 
 

                              ───完───






















後記


 
 
  哈哈哈~~~這真的是……及時踩了煞車!!!(欸)本來打到第三頁的時候還跟親友講說,怎麼辦??好像這篇無料會變成R18耶。(淚)還好還是即時煞住了,我想H的部分還是留著狐遇本篇再來橋(?)吧。總覺得這部分的描寫,還是要細細打比較有感覺……QAQ”(?)。雖然是在打自家狐爺的狀況,但不知不覺還是會打的有些悲傷……。欸,我想這應該是……我和他們的問題(?(什麼??)),本來想像隔壁棚的(?)鶴莓一樣,就單純點的開心開開閃就好了,但不知不覺就打成這樣了呃……好喔,其實我是真的跟我家的狐丸說了,要好好照顧爺,因為某方面來說爺是個很寂寞的人(?)~~雖然表面都看起來沒事啦(??)。好喔,我想這方面要有感覺的人才能體會我所說的話QvO(↑有靈感、靈異體質的人)。最後,謝謝大家看到這裡唷(笑)。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