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ng yu 個人
關於部落格
很多塗鴉和雜七雜八的東西。噗浪是主要活動地帶。一如往昔的嬸嬸者(如有問題和疑問可e-mail→ s039581538@gmail.com 或在噗浪發私噗給我唷!>
  • 48997

    累積人氣

  • 9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刀劍亂舞同人文。小狐三日月─狐遇 第十二章

 



















大火吞噬了眼前所看到的景象,高熱的溫度焚燒著原有的屋瓦,慢慢地,一點一點地摧毀,所有人看到這一刻全都觸目驚心的呆然望著。


  ───除了愕然還帶著些驚恐的神情。


  「快幫忙打火啊!!」


  「裡頭的人出來了嗎?!」


  「快點!快去招集其他人過來幫忙!!」


  「喂!別發楞了!快去幫忙!」


  呼喊聲接連四起,連一旁路過的人們都趕緊分頭,過去幫忙著。但說也奇怪,從方才宅邸莫名著了火到現在,卻連看到個人從大門內逃出來的跡象都沒有。


  「這可怪了……」


  男子納悶著,接著轉頭過去跟後頭的人說道:


  「裡頭的人似乎都沒出來!你們看誰要跟我起進去裡頭!!」


  「!我跟你一塊去吧!」


  「我也去!這是光廣大人的宅邸阿,居然都沒人從裡頭出來,是被困在裡頭了嗎?!」


  「我也去吧!」


  「我!」


  「……」


  「…」


  回應的聲音此起彼落地響起,大伙兒見人數充足後,趕緊衝往不遠處的一口古井,將井水撈起後把全身打濕,隨後冒著危險,紛紛踏入已經被火焰所吞噬的宅邸,試著尋找宅邸內還尚存的人。


  ───但愕然的景象卻在眼前等著他們。


  火光蔓延,灼熱的高溫直逼而來,房屋的屋樑因大火的吞噬處處岌岌可危。


  ───濃厚的血腥味卻也混雜於其中。


  「!……這是……怎麼因回事?!」


  環顧了大廳及其他房間,宅邸的人幾乎都倒在血泊之中,氣息已斷。


  「為什麼……?」


  原來不是宅邸內的人逃不出來,而是連活命的機會都早已被奪走。


  男子著急地向一旁的同伴們大喊道:


  「可惡……喂!大家快去找找光廣大人!!」


  光廣是目前這城內少數幾個對人民好的官吏,要是連這麼好的官吏都遭遇橫禍的話,那這城內將來還有什麼王法可言?


  ───還有什麼是人民可以值得去信任的?


  「───找到了!!」


  聞言,男子摀著口鼻,忍著濃煙去一探究竟,但……


  「……不行,已經斷氣了。」


  把光廣的手腕給攤開,用自己的手指去把脈,已感受不到脈搏的跳動了。


  「怎麼會……到底是誰……用這麼殘忍的手段,把宅邸內的人通通給殺光了……」


  大家看到這一幕忍不住士氣低靡了起來。


  「───磅!!」


  突然,一旁的屋瓦被燒個崩落,整個坍塌了下來,喚醒了在場的人。


  「喂!大家快點出去!再慢一點我們也得死在這裡頭了!!」


  「可是……光廣大人的遺體該怎麼辦?總不能眼睜睜看著大人的身軀也被大火給吞噬阿!」


  「這……」


  男子思考了下,隨後道:


  「那就先搬出去吧!如果你們搬得動其他人的遺體就去搬,總不能看著他們都被殺了之後還被大火給燒了,這對這些已經死去的人來說實在是太可憐了!」


  語畢,其他人便手忙腳亂地動作著,能盡多少力氣就盡多少力氣去執行。
 




















 
 
  「這是……怎麼回事?!」


  宅邸外的人等了好一陣,眼看方才進去的人終於出來後不禁都鬆了口氣,但看到每個人都還雙手抱著宅邸內的人出來,忍不住大吃了一驚。


  「他們……?」


  「……」


  男子望向外頭的眾人,搖了搖頭。


  「宅邸內的人……都被殺了。」


  「被殺?!那光廣大人……??」


  男子看了看被自己抱住的老人,嘆了氣道:


  「已經斷氣了。」


  「怎麼會……光廣大人……」


  望著男子把光廣的遺體小心翼翼地放置地面,大家都不禁難過了起來,並跪倒在地。


  「光廣大人啊……」


  而這一幕,剛從惠陽湖趕回來的老人全都目睹了。
 



















 
 
  「匡噹───」


  木門被開啟,少年看著打開木門的人,開心地跑了過去。


  「老頭子、老頭子!事情都辦好了嗎?光廣大人有說什麼嗎??」


  「……」


  但老人卻似是什麼都沒聽見般,眼神呆然的佇立在門口。


  「老頭子……?」


  少年看到此景,帶著些微的不安,抓著老人的手臂輕輕搖了搖。但怎知這一搖,讓老人的雙腳瞬間軟了,整個人癱坐在地上。


  「!!老頭子!!」


  「發生什麼事了嗎?」


  在屋內的三日月宗近和小狐丸看到老人癱坐在地,連忙過來查看。


  「我……」


  望著小狐丸和三日月宗近,老人難掩難過的情緒,淚水漸漸從眼角滑了下來:


  「光廣大人他……還有宅邸內的人……都被殺了啊!無人倖免……全都被……」


  老人握緊了拳頭,用地敲打著地面。


  「請別這樣老先生。」


  看著老人不斷用手搥打地面,三日月宗近連忙制止。一旁的小狐丸則蹲了下來開口道:


  「老先生,先快進屋內吧。門開著不好談話。」


  說完後小狐丸便攙扶起癱坐在地的老人,小心的扶著對方往屋內移動。


  「沒事吧老先生?還有你說光廣大人和宅邸內的人……都被殺了?」


  跟著席坐而地的三日月宗近開口問著,微微的皺起了眉尖。


  「只有我……只有我活著出來……只有我還活著……其他人都被……」


  看著老人難過的語無倫次,小狐丸道:


  「冷靜些,老先生,有話慢慢說。你說只有你活著出來?這麼說,你知道是誰殺了他們的?」


  「不錯,我知道這件事情是誰做的……也大概知道想活捉大人的檢非違使是誰了……。但是殺了光廣大人和宅邸內的人後,還焚燒掉整座宅邸實在是……可惡至極!!」


  老人忿忿地說著。


  「老頭子……」


  望著鮮少發起怒氣的老人,少年也不知道該怎麼開口,靜靜地坐在一旁聽著談話。


  「……都是同一個人做的?」


  聽到這裡,小狐丸大致有眉目了。


  「是的……是這城權力及權限最大的官吏……黑宮切少尉‧黑宮切墮陽。」


  「黑宮切墮陽……?」


  (好像在哪……聽過?)


  聽到這名號,三日月宗近微微側頭望著小狐丸,與小狐丸對視著,小狐丸則點了點頭。


  「老夫一早便把妖刀歸還給光廣大人,但光廣大人似乎是已經知道會被黑宮切墮陽給暗算,連忙吩咐下人將老夫帶往密道逃了出去……想不到一個都不剩的被殺光了,還企圖焚燒宅邸想掩飾一切,這不是欺人太甚了嘛!!」


  「原來如此……。」


  「兩位大人!老夫求求您替光廣大人還有宅邸內的下人們報仇吧!!以慰死去的人在天之靈!!!」


  望著眼前一臉激動的老人,三日月宗近平靜地,緩緩道出口:


  「老先生,請別激動。雖然能體會您的心情,但我想光廣大人他,不會想看到您這副模樣的。」


  「我……」


  「他既然希望你能逃出來,就是希望你能代替他、代替下人們,揭開這幕後黑手不是嗎?」


  「……」


  望著不發一語的老人,三日月宗近伸出雙手,握緊了對方一直顫抖的拳頭:


  「所以……您要好好代替他,看看這城往後的變化。況且我想光廣大人他……也不會想看到您為他報仇的。您要好好的活下去,這樣才對得起光廣大人對您的一番心意啊。」


  ───「你回去吧,回去地好好照顧敖,那是你僅存的親人不是嗎?剩下的,就由我來承受吧。」


  耳畔,傳來熟悉的聲音。


  「我……我……」


  想起光廣對自己所說的話語,老人眼角滲出了淚水,淚流不止。


  「老頭子……」


  看著老人哭著,少年忍不住伸出手,拍了拍老人的背。


  「敖……」


  望著少年擔憂自己的模樣,老人頓時止住了淚水。


  (我也真是太傻了啊……竟然讓這孩子也開始擔心起我了。該振作的人,是我才對。)


  「真是對不住你啊孩子……這次老頭子我,居然讓你擔心了。」


  「這、這什麼話啊!老頭子我們……不是家、家人嗎?!本來就會擔心的嘛……」


  少年邊說邊把頭給轉了過去,三日月宗近則瞇起了細眼,開口笑道:


  「哈哈哈,敖害羞了呢。」


  「我、我才沒有呢!」


  「哈哈哈,好乖好乖。」


  「別、別把我當成是小孩子啦!我已經十幾歲了!」


  「……」


  望著少年拌嘴的模樣,老人微微淺笑了下。


  「冷靜下來了嗎?」


  小狐丸問著,老人則閉上了雙眼,默默地點了點頭:


  「啊……真是……多虧了兩位大人了。」


  「不,我們什麼也沒做。能做決定和改變心態的,是你們自己。我們兩個也只是在一旁推波助瀾罷了。」


  「哈哈,大人謙虛了。」


  老人笑了笑後又接續說了下去:


  「兩位大人,請讓老夫幫助你們吧。幫助你們,也等同是幫助大家;幫助整座城。」


  「……老先生,我們倆只想回歸原本平靜的生活,並沒有你說的,有如此大的能耐。這座城往後會變成什麼模樣,還得靠你們自己去創造。」


  望著眼前的小狐丸平順地說著,老人誠心道:


  「這老夫明白。現在正是……我們城內的人民該團結的時候了。我想光廣大人被殺害,以及宅邸被焚燒一事,已經在街坊上鬧得沸沸揚揚的了。只是一直懼怕黑宮切墮陽的勢力,遲遲不敢有所作為。此事或許是個藉機,只缺能帶頭的人了……」


  「老頭子、老頭子!不然就由我們帶頭吧!」


  在一旁聽見兩人對話的少年,興奮的喊著,卻被老人敲打了一記額頭:


  「傻孩子!我們只有這幾個人是要怎麼帶頭?況且我們現在應當要先以窩藏兩位大人,不被其他的人發現為主啊!」


  少年困惑道:


  「可、可是這樣子還有誰能起義啊……?」


  小狐丸看著老人和少年,緩緩地道出口:


  「……會有的,放心吧。只是需要時間去等待。」


  「??真的嗎?你是怎麼知道的阿大人??」


  聽見小狐丸這麼說,少年一臉狐疑,三日月宗近看到這副景象也開口道:


  「哈哈哈,小狐丸說話一向很準的喔。之前你不就有體會到了嘛,敖?況且……」


  「?」


  敖歪著頭看著眼前的三日月宗近。


  ───「天機不可洩漏唷。」


  三日月宗近將食指放在了自己的唇瓣前,耐人尋味的笑了笑。





















 
 
 
  「小狐丸。」


  「?」


  「你早上說的那些,會有人帶頭起義,是真的嗎?」


  「你呀……」


  坐在一旁的人聽到這話,嘆了一口氣:


  「我會騙你嗎?」


  「嗯……從以前到現在嘛……倒是還沒有過。」


  望著那雙緋紅雙眼的主人,露出一臉無奈的表情,三日月宗近頑皮的笑了笑。


  「不過沒想到都這種時候了,我們居然還有這種閒情逸致出來賞夜景呢。」


  「……你居然當成是賞夜景了嗎?」


  小狐丸原本想趁著夜深的時候,一人出外到街坊上蒐集些情報,沒想到三日月宗近也硬著跟了上來,於是就變成了現在這副景象───兩人一同坐在了屋簷上,觀望著下方及屋內的人群。


  「哈哈哈,說笑的嘛。況且小狐丸還有傷在身,我怎麼可以讓你一個人單獨行動呢?」


  瞧三日月宗近一臉笑得開心,小狐丸怎麼看都看不出來,對方有想認真蒐集情報的意思。


  不過……


  (也罷,大概是自己太慣著他了……)


  其實看著三日月宗近一臉開心的模樣也沒什麼不好,小狐丸對於自己有這樣的想法,也有自覺自己太寵對方了。


  「不過夜晚出來看這城的景色……真的跟白天時看到的不太一樣呢。」


  說著說著,三日月宗近微低下頭,看著下方正提著燈籠走動的人們。


  「這是當然的。有黑就有白;有光就會有影,更何況是日與夜?況且過了傍晚就是逢魔之時了,當然會看到更多白天所看不到的事物。」


  「嗯?逢魔之時嗎?那所以說妖魔會出來囉?不過來這城這麼久到還沒遇見妖魔呢,這可真是蠻稀奇的阿,哈哈哈。」


  聽到這段話,小狐丸望著眼前的人道:


  「……你沒感覺出來嗎,三日月?」


  「?感覺出來什麼?」


  三日月宗近將頭轉了過來,一臉不解。


  「這城從剛建立的時候,就被陰陽師們設了很強的結界。雖然過了這麼長久的時間內一直不斷有妖魔來襲,但多多少少還是有達到些抵禦的作用。不過經年累月下來,結界的邊緣還是有些能力衰退的現象。」


  「喔?那這樣不是就很危險了?」


  「如果不是妖力強大的妖魔應該都還能撐得住,怕只是怕在……早有妖魔潛入這座城了。」


  聽到這裡,三日月宗近不禁一臉嚴肅了起來。


  「三日月。」


  「?」


  「今早發生的事情,你也都聽老先生說了吧?殺害光廣的人以及想活捉我的人,都是『那個人』。」


  「你說的是……黑宮切墮陽嗎?」


  「不錯。況且你還記得嗎?幾個月前在深山中,遇上那群土匪的頭頭,也說了是這號人物。」


  「啊啊,怪不得啊……」


  三日月宗近似是想起什麼事情般的表情,恍然大悟。


  「怎麼?原來今早老先生提到這名號的時候,你沒想起來嗎?」


  「哈哈哈,沒有呢。只是覺得這名字好熟悉,好像有在哪邊聽過!」


  「……我說你呀……」


  聽到這裡,小狐丸忍不住露出一臉頭痛的表情,讓一旁的三日月宗近笑得開懷道:


  「哈哈哈,生氣了嗎?有時候看到小狐丸皺著眉頭的模樣很有趣喔!不過老實說,一直皺著眉頭也不大好呢。」


  說著說著,三日月宗近伸出指尖,輕輕地碰了碰小狐丸的眉尖。


  「……」


  當指尖碰觸到自己的那霎那,小狐丸瞬間伸出了手,抓住了對方的手腕,用力將對方拉向了自己───拉進了自己的懷抱中。


  「!」


  「你這傢伙最大的優點和缺點……大概就是在這種緊張的氣氛和時刻,還能笑的一臉開懷吧。」


  小狐丸長嘆了口氣。


  「不好嗎?」


  被抱住的三日月宗近,將頭側靠在小狐丸的肩上,笑了笑。


  「不是不好……只是有時會對事情大意了,這可就真的不好了。」


  「哈哈哈,是嗎?不過……感覺這個黑宮切墮陽……是個不好對付的人呢?居然有辦法蒐集這麼多妖刀在身上,卻還能沒事?不對,聽老先生說這人個性古怪,喜樂無常,或許妖刀的靈體早就佔據在他體內了也說不定?」


  「……你大概猜對了一半了,三日月。」


  小狐丸望著新月的雙瞳,嘴角上揚了下。


  「喔?那另一半呢?」


  聽著三日月宗近的問題,小狐丸將視線慢慢移到了遠處,正燈火通明的高城上,緩緩地開了口:


  「如果猜得沒錯……黑宮切墮陽跟妖魔有勾搭呢。」




















───待續。





































ㄚㄚㄚ,不知為何就是一直很想啊啊的叫(喂

感覺這次刀劍的活動好像拿不了不動行光小朋友了www

實在是沒那麼多時間吶...活動只有兩個禮拜,

就等於我工作休假的時候只有四天的時間能拿了,整個好緊縮啊wwwˊwˋ

雖然一直覺得用自己的體質去感應會比較好找(ry)

但問題是短刀不知道是不是比較小把一點,所以很難去感覺氣息吶,好雅拜啊-----((哀嚎

嘛,只能說這部分就隨緣吧(?)

雖然大家都說人品來人品去的,

但我的狀況比較異於常人些(##

不過雖然如此,但基本上還是能聊聊天拉,

基本上如果叫的話,就算沒來的刀也能聊ㄒㄒ(欸

可能就是會有些遺憾的心態唄不會講(###

好啦,很高興趁著工作休假的時候又順利生了一章出乃,真是太可喜可賀溜~~(#

但是感覺好像又會爆字數了...

本來預計狐遇這篇會寫到八萬字end但如今的進度好像有點不可能啊www

還好先出了上集出乃(##

下集的字數可能就妥妥的比上集還多吧www

只是不知道會多到哪就是了(欸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