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ng yu 個人

關於部落格
很多塗鴉和雜七雜八的東西。噗浪是主要活動地帶。一如往昔的嬸嬸者(如有問題和疑問可e-mail→ s039581538@gmail.com 或在噗浪發私噗給我唷!>
  • 48156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刀劍亂舞同人文。小狐三日月─狐遇 第十三章






















 
  ───數日後,在新城內的某處街道上。


  「真是……這麼下去也不是辦法……」


  士兵長靠在廣場前一處屋子的牆壁,思索著問題點。


  「雖有這把奇怪的刀能找妖狐……但這陣子怪刀卻連點反應也沒有,不會是那妖狐逃出這城了?再怎麼下去……黑宮切墮陽遲早會找來的。切,真是些麻煩的傢伙!還有前些日子光廣大人宅邸的命案……」


  ───剩下的話士兵長並沒有說出來。


  聽聞不少目擊者都說了,當日有見到黑宮切墮陽,帶著人從光廣大人的宅邸內走了出來,隨後不久宅邸內就竄出了火苗……現在街坊的人們都一口咬定兇手就是那個人。只是……礙於黑宮切墮陽在這城的勢力和權力都是最大的,所以也只能忍氣吞聲的,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嘖,那人怎麼看都不是個好貨吧?」


  士兵長看著腳下的小石子,默默地用腳踢了出去。


  對於黑宮切墮陽的醜行,早已不是一天、兩天的事情了,只是大家都懼怕他的勢力,所以才一直忍氣吞聲的。但現在竟然還公然殺害光廣大人,這豈不是根本不把大伙兒給放在眼裡了?


  還有活捉妖狐的事情,說不定也是為他自身的利益,而去動用了城內、城外的兵力?另外上次所見到的那妖狐……他的眼裡,看不出有任何的殺氣及暴戾之氣,或許他也是受害者不成?


  「好樣的……竟然還讓大伙兒陪你演這齣戲嗎?」
  士兵長不屑的說著,說到底,自己從軍的使命是為了護城、護民,而不是反被他人所利用,這樣根本違背了當初從軍的志願。


  況且,自己從軍了些年,也跟過戰場去殺敵過,什麼樣的敵人沒見過?那日所看到的狐狸,感覺並不壞,甚至還讓人有幾分敬畏感,這是不是哪邊搞錯了?看來問題還是出在了『那人』的身上。只是沒有有利的把柄……


  「長官……?」


  突然,一位下屬叫喊道,讓正在沉思的士兵長,回過了神,開口問著:


  「?有什麼事嗎?」


  「是!下屬剛收到了消息,特來告知長官。黑宮切少尉想邀長官您入明洞城,報告這幾日有無妖狐的消息!」


  「喔?還邀我入城嗎?這該不會是陷阱吧?」


  「陷、陷阱?!這……黑宮切少尉知道長官您一向忠心耿耿的,陷害這種事情……」


  見下屬支支吾吾的,想必是知道黑宮切墮陽這人的性格和作風吧?士兵長大笑了下,開口道:


  「哈哈!開玩笑的啦!好了,有是說什麼時候要見我的?」


  「阿……是。方才明洞城的士兵們捎來消息說,希望長官您今晚就去見他。」


  「真快阿……今晚是嗎?」


  「那、那個長官……」


  「?還有什麼事情嗎?是說說話別支支吾吾的,會讓人看出破綻的啊?」


  「阿阿……?是!小、小的會改進的……」


  見對方還是有些畏畏縮縮,士兵長稍有些不耐煩道:


  「好啦,快說吧?還有什麼事嗎?」

  「……請長官,您要小心啊。」


  「……」


  士兵長沉默了下,隨後轉過身踏出了步伐。


  「長、長官??」


  「哈!放心好了,我還沒蠢到分不清好人和壞人的!」


  士兵長大笑著,隨後往前方的街道,長揚而去。
 




















 
 
  晨星高掛,黑夜高深,橋上的燈火閃爍,而火光映照在橋下的水波上,一波一波的漣漪不斷斷地泛起,失神的擾弄人心。


  ───而這失神的人又會是誰呢?


  停下了步伐,抬頭望向眼前的高城,感覺跟以往的記憶已有些許不同了。並不是城的外觀改變,而是『感覺』全都變了調。


  ───從『那個人』過來接管了這明洞城之後,全都已經變了樣。


  「這就叫……請君入甕嗎?」


  士兵長些許感嘆而笑了笑,搖了搖頭。


  「就見招拆招吧,大不了就是這條命沒了。反正從從軍那一刻起,自己的性命就全是……他人的了。」


  望著眼前的明洞城門口慢慢地敞開,士兵長毫無猶豫地往前邁開了步伐。
 

















 
 
  「少尉,梵中士兵長已到。」


  「喔?來了啊?快讓他進來。」


  「是。」


  俾女行完禮後,馬上退下,將在房間外頭的士兵長給領了進來。


  「黑宮切少尉,您找我?」


  「不錯,聽說你前些日子……有發現妖狐的蹤跡?」


  「是的,但是很抱歉,最後還是被他給逃了。」


  「喔……也是,要是有活捉到的話,早該到我這兒了是不?」


  見眼前坐在位上的黑宮切嘴角上揚了起來,梵中開口道:


  「小的無能,請黑宮切少尉另找其他人選代替吧。」


  「不不不,我並沒有責怪梵中士兵長的意思,況且你還見著妖狐的模樣了吧?老實說我還真想看看呢!只可惜沒辦法自己去辦這件事呢,因為我實在是太忙了。對了,還請梵中士兵長入坐了,一直讓你站著說話也不大好。」


  「不會……這些日子有勞少尉您了。」


  聽完黑宮切方才說的話,讓梵中嘴角忍不住抽搐了下,雖不悅但沒表達在臉上。


  「而且這事目前也只能由你去辦了,前些日子發生的事情你應該也都知道了吧?光廣大人被人給殺了,宅邸還被放火給燒了,你說這兇手是不是可惡至極了呢?」


  黑宮切皺起眉頭,神色泰然的說著,讓面前的梵中看了無言以對。


  (竟然還能這麼大言不慚的說出口……真是泯滅人性了。要不是沒有有力的把柄……)


  還能讓他這麼胡作非為嗎?!


  坐在位上的梵中忍不住握緊了拳頭。


  「你說這光廣大人是不是死得很無辜?」


  「是阿……。不過話又說回來了,記得幾個月前黑宮切少尉不是有吩咐過幾個放免嗎?應該不會就真的只剩下我一個人吧?」


  「喔喔,那些放免嗎?」


  黑宮切挑起眉頭繼續開口道:


  「說起來還真是沒有用處呢!不是逃了就是失蹤不知去向,大概是害怕做這件差事了吧?也或者是看到那妖狐就嚇到連動都不敢動了,還真是沒用阿,是不?」


  「原來如此。」


  「對了對了,都說到忘了!梵中士兵長有把我的刀給帶來吧?」


  「有的。」


  說完後,梵中就將掛在腰際上的配刀給拿下,小心翼翼地走向前,遞給了眼前的黑宮切墮陽。


  「喔喔……」


  望著手上的刀,黑宮切墮陽露出了鬼魅般的笑容,讓人看了不寒而慄。


  「看來梵中士兵長,你還將我的刀照顧的不錯呢?」


  「當然。刀對於我們這些士兵們來說,是形影不離的夥伴,要是沒把自己的武器給照顧好,如何上前殺敵?」


  「士兵長這話說得真好,我喜歡。這刀託付給你,果然是對的。哈哈,如果梵中士兵長待會不介意的話,留下來用晚膳如何?這時間也差不多快到用膳的時候了。」


  說著說著,黑宮切墮陽便把妖刀又遞給了梵中,示意讓他拿著。


  「黑宮切少尉的好意小的心領了,現在小的想……」


  梵中本想婉拒黑宮切墮陽的邀約,但被對方給打斷:


  「哎呀呀?我想好好謝謝梵中士兵長這麼照顧我的刀呢?不留下來用膳的話這太不給我面子了?」


  「不,小的不敢。」


  (這人真是……變化莫測……還是得當心些。)


  知道對方想強行留下自己,梵中知道如果這時不識相的話,就是等同於得罪了對方,相信之後的日子會不會太好過的。


  「哈哈!說笑的,別這麼緊張嘛。這麼說梵中士兵長肯留下來囉?」


  「是,既然……少尉您是這麼希望的,小的就留下來。」


  「這樣真是太好了呢。對了對了,我其實很想跟你聊那妖狐的事情,據說梵中士兵長和旗下的士兵們,不少人都有看過對吧?能否讓我知道那妖狐的模樣和其他地方呢?」


  看對方起了興趣,梵中知道這局是非得要留下來了,雖內心非常抗拒對方,但知道對方的性情不定,也只能先順著對方走了。


  「當然,如果少尉您想知道些什麼事情,只要小的知道,小的都會講給您聽的。」


  梵中望了一下對方的眼神,依然猜透不出對方是否有無心思。


  看來……今晚能不能從這明洞城安然無恙地走出去……還是個未知數。
  
 
  「想不到居然還被留下來過夜了……這可真是頭一遭。呵呵,該不會是想趁我熟睡的時候把我收拾掉吧?真是麻煩的傢伙呢。本想說速戰速決的,竟然還耍這招數,這下子還在外頭等我的那群蠢傢伙,會不會誤以為我已經遭遇不測,現在在為我哀悼啦?」


  走在高城內的走道上,梵中停了下來,望了一下窗外的景色。雖燈火闌珊,但外頭的戒備森嚴,要是偷溜走的話很容易會被發現吧?


  「是說我果然還是不喜歡被人伺候著阿……扭扭捏捏怪不習慣的。還有這伙食……對我來說太奢侈了。呵,果然有權有勢的人都是群敗類嗎?城外還有多少人正愁著沒東西吃?」


  突然,不遠處傳來了腳步聲,梵中下意識地朝聲響的來源處望了望。仔細一瞧,長髮的身形,以及熟悉的衣著,讓梵中忍不住皺起了眉頭:


  「黑宮切墮陽……他怎麼這時間在這?」


  其實梵中並不會在意這些,只是明明在幾個小時前,在廂房裡用晚膳食時,黑宮切說自己累了,所以先行回房裡休息,叫下人伺候著自己。如今怎麼從房裡出來了?難不成是覺得身體好多了,所以一時興起又出來走走嗎?但照他剛剛所走的方向來看……是往更裡面的房間走去,該不會是有什麼人,還是有什麼東西在那?


  梵中想了想,愈覺得似乎有什麼不太對勁的地方,於是決定偷偷跟在黑宮切墮陽的後頭,一探究竟。


  「……」


  「…」


  「喀───」


  跟著黑宮切墮陽後頭走了一會,見對方在一處房間外頭停了下來,隨後便打開了木門,走了進去。而梵中也跟著走了過去,靜悄悄的,用耳貼著木門邊,仔細凝聽著裡頭的動靜。


  「喀喀───」


  裡頭隱約傳來移動物體的聲響以及搬動東西的腳步聲,這麼晚了竟然跑來這房間裏頭搬動東西,這是否有些奇怪?


  正當梵中這麼想的同時,忽然聽到了裏頭傳來交談聲。


  「聽說那狐狸的模樣……是有著一頭雪白長髮的人型呢,我的主
人。」



  「喔?那這麼說來確實是低等的神祉了……」


  「低等神祇?那是什麼玩意兒?區區一隻狐狸,居然還能被當成神祉供奉嗎?」


  「呵呵,可別太小看他了。既然他的血能讓你那些東西……也就是我的分靈,能壯大的話,這代表他確實是擁有神祉的力量的。」


  「是嗎?原來如此。看來能讓主人重傷的靈體能恢復的,也只能用那隻狐狸的血了吧?」


  「沒錯……。等我復原後,絕對要向那些人還有神祉們復仇……!」


  「那是當然的。不過主人沒忘記吧?小的的希冀……」


  黑宮切墮陽說著說著突然停了下來,隨後另個聲音知道他的意思,馬上開口道:


  「你說的是,讓你得到青春永駐和長生不死嗎?」


  「沒錯,主人當初已經答應過我了,希望請銘記在心。」


  「哈哈!你這傢伙口氣還真不小啊?不過這點也是我會挑上你的原因!放心吧,事成了之後絕不會虧待你的。」


  「謝主人賞賜,小的一定會抓到那狐狸,獻給主人的!」


  「……」


  在房門外聽完這段對話的梵中,當下內心除了吃驚還是吃驚。


  (神祇……?那狐狸是神祉?那這樣我們豈不是助紂為虐了??怪不得看到那狐狸時,竟沒感覺到有殺氣和敵意……)


  不過跟黑宮切墮陽在裡頭談話的人……又是誰呢?


  事到如今,梵中已經不管自身的安危,如果一直以來都被黑宮切墮陽給騙的團團轉的話,那到至今,自己已經犯下無數的錯誤了。


  下意識地,梵中伸出了手指,朝木門的和紙戳了個小洞,窺視著裡頭。


  光線暗淡的房間裡,隱約看出黑宮切墮陽正站在一個物體的面前,悄聲悄語的交談著。而梵中仔細瞇眼看著那物體瞧了一會,赫然愕然了陣。


  紫色的物體不斷閃爍著黯淡的光芒,這氣息與黑宮切墮陽的刀,感覺似乎是一致的。但這物體的模樣……似人非人的,還帶著點陰邪之氣。


  (這該不會是妖魔……!?黑宮切墮陽跟妖魔有所聯繫……?)


  原來黑宮切墮陽從頭到尾都在說謊;從頭到尾都在利用自己、利用人民,甚至還殺害了光廣大人。


  梵中想到這裡,就忍不住握緊了拳頭。


  ───這城已經不再是原本的城了,而大家也已經忍無可忍了。


  「……」


  打定主意的梵中,悄悄地,沿著原本的迴廊,走了回去,消失在陰暗的走道上。
 


















 
 
  「小狐丸……?」


  深夜,睜開了雙眼,發現身旁的人不在自己身邊,三日月宗近在小屋內左右張望了下,皺了下眉頭。眼前的小屋內,只剩下自己,還有窩在火爐旁,正在熟睡的老人和少年。


  (跑去外頭了嗎?)


  瞬間,一股不安的感覺,湧上了心頭。


  (兄長他……傷勢還沒完全痊癒阿。)


  三日月宗近拿起身旁的刀,決定出去尋找小狐丸的蹤影。


  索性在外頭尋找了一會,便看到在不遠處的橋墩上,有個熟悉的身影。但奇怪的是,還有另個人站在了橋墩的另一頭。


  「小狐丸??」


  (那是……誰?)


  看到此景的三日月宗近,二話不說,趕緊跟了上去。
 



















 
 
  「狐狸,幾些日子不見了,看你的模樣……毒解了嗎?」


  梵中望著眼前的小狐丸,不由自主地嘆了口氣。


  「托你的福,讓我只能窩在一旁休養。」


  沒有一絲的慍怒,小狐丸淡然的說著。


  「你不意外……我會像這樣找上你嗎?」


  「不意外,因為你手頭上有那把妖刀,所以找到我等同輕而易舉。」


  「妖刀?輕而易舉??那怎麼我之前想追殺你的時候都找不到你啊,狐狸?這說不太過去吧?」


  小狐丸嘴角上揚了下,笑道:


  「若有半絲不軌的念頭,你們多想找我也找不到我的。」


  「……這樣子,算是知道我現在沒有這種念頭了,所以才出來見我的嗎?這樣有無這把妖刀都毫無用處吧?欸……真是……你真的是神祉嗎,狐狸?」


  「算是也算不是呢。」


  聽到對方這話,梵中忍不住皺眉道:


  「這什麼回答阿,狐狸。」


  「!小狐丸!!」


  突然,從後頭傳來了熟悉的聲響,小狐丸轉頭了過去,些微吃驚了下:


  「三日月?」


  「小狐丸……這是怎麼回事?那人不是那天叫人放毒箭,想活捉你的士兵嗎?」


  望著眼前的人緊張抓著自己的模樣,小狐丸淺笑了下,道:


  「先別緊張三日月……這人這次來不是要來捉我的,是想和『我們』協商。」


  「……協商?」


  聽到這話,三日月宗近反倒吃了一驚。


  「不錯……他就是我之前所說的……能帶領人民的人。」
 

























------------------------------待續-----------------------------------

















感謝大家又閱讀到了這裡w

之前本來以為拿不到不動行光了,但說巧不巧的那孩子在活動結束前一天,

也就是228的時候回來 真的讓我吃驚了w當然吃驚的原因還是,算是那孩子是自己挑時間回來的,

剛好就在00:00這種時間點回來呢((望

就這樣我家本丸又多了隻愛喝酒的頭痛小鬼了w(欸)

恩,再來第十三章嘛...

如果有再追蹤我噗浪的人應該知道其實這章幾天前已經先出爐了(?)

只是還沒修正過一次,所以這次放在天空上的是有修正過了的唷w

雖然之後把結局打完後 會在整個修一次的((躺

希望有把前後段的劇情都連接好,

如果有覺得一些橋段怪怪的話,還請大家見諒ㄒ ㄒ

因為有些部分並不是一開始就設計好的,所以可能會怪怪的ㄒ ㄒ(欸你#

然後就是....w

接下來可能會慢一點發文吧,

因為想說也快到情人節了想畫點東西慶祝所以就ㄒ ㄒ(你##

還請大家見諒Q________Q(????

阿,是說,

大概之後會想先外拍鶴丸吧.........

不過這陣子工作上方面可能又會被調班,

所以還不是很穩定的說(??

放心,不是壞事,只是被挖角去公司其他的單位做這樣w(欸

以上www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