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ng yu 個人

關於部落格
很多塗鴉和雜七雜八的東西。噗浪是主要活動地帶。一如往昔的嬸嬸者(如有問題和疑問可e-mail→ s039581538@gmail.com 或在噗浪發私噗給我唷!>
  • 48156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刀劍亂舞同人文。小狐三日月─狐遇 第十四章












































   ───早晨。


  「叩叩叩!」


  一聽到敲門的聲響,在屋內的老人警戒的放下手頭的事情,起身走向木門邊開了口:


  「……是誰啊?」


  「老先生,是我們。」


  「!快進來、快進來,兩位大人昨晚半夜是跑到哪去了?今天一早醒來看到你們都不見了,真是讓老夫嚇了一跳啊!你是……?」


  本以為外頭只有小狐丸和三日月宗近兩個人,但看到身後突然又多出了一個人,讓老人忍不住吃了一驚。


  而且這人看起來……不就是梵中士兵長嗎?!上次還用了計謀想抓眼前的兩位大人的,如今卻出現在這裡?還跟在兩位大人的身後??


  ───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哈哈哈,你看小狐丸,似乎嚇到老先生了?」


  看著眼前前來應門的老人許久都沒有反應,三日月宗近笑了笑。


  「抱歉,讓你吃驚了老先生,或許你現在正在納悶後頭的人,但安
全起見,還是先入屋在詳談吧。身後的人已經不對我們有威脅性了。」



  「喂,狐狸!我有名有姓的,別一直叫我『身後的人』啊!還有說話別拐彎抹角的……直接說我跟你們已經是同夥的不就好了嗎?」


  梵中皺著眉說著,一旁的小狐丸聽到後則嘴角上揚道:


  「你方才不就都說出口了嗎?」


  「……」


  「哈哈哈,小狐丸的壞心眼出現了喔。」


  「快入屋去吧,在這麼待在外頭,等會被人看到就不太好了。」


  不理會梵中,小狐丸和三日月宗近便先進入了屋內,留著自己和老人在木門邊對視了好一會。


  「……你也快進來吧,士兵長。」


  「好的……你先進去吧老先生。……狐狸果然難搞又狡猾……」


  當然,最後一段話梵中並沒有直接說出口,而是小聲嘀咕著。隨後便跟隨著老人的腳步,一同進了屋內,確定外頭沒有可疑的人後,把木門給闔上。


  「……」


  放眼望去,這屋子的規格小,現在突然又擠上了些人,顯得壅擠了點。不過很多平民百姓們大多也都住在像這種的屋子。能有個能遮風避雨的處所,已是幸福的了。


  看著梵中入屋後就四處張望了下,老人下意識就開口問了問:


  「梵中士兵長,怎麼了嗎?」


  「不,沒事。只是有點懷念以前住在像這種小屋裡的時候。」


  「喔?」


  「請別介意,我並不是嫌棄的意思。」


  「呵呵,我了解、我了解。老夫知道您一向都是個豪爽有話直說的人,您的事情老夫也略有耳聞了。」


  「是嗎……?原來我在街坊上還蠻有名的嗎?」


  「請快坐下吧,這裡簡陋的些,還請您多包涵呢。」


  「不會,人多一點倒也不錯。」


  順著老人的意思,梵中席地而坐的坐在了火爐的一邊,不過卻感覺另一股視線已經盯著自己好一會兒了,忍不住微側過頭開口道:


  「喂,小鬼……一直看著我,我臉上是有沾上飯粒嗎?」


  「呃!沒、沒有啊……只是很吃驚,為什麼士兵長您會進來我家還坐在這裡?」


  敖小聲的說著,一時間被對方的語氣給嚇著了。


  「是阿,我也很想知道呢……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啊,兩位大人?」


  老人也不解地望向了坐在眼前的小狐丸和三日月宗近。


  「……這事說來有些話長。簡單來說,這次士兵長是來幫『我們』的。昨晚半夜我察覺到附近有妖刀的氣息出現,於是決定出去看了看。至於三日月……他發現我不在所以才跑出來找我的。剩下的,或許聽聽士兵長的說詞,你們會比較了解些。」


  「咦?什麼??我嗎??」


  望著大家的視線,梵中知道自己不說也不行。


  「哀,好吧狐哩,說出來也罷。只是你們可別嚇著囉?昨天差不多是……下午的時候吧?我收到消息,黑宮切墮陽邀我去高城上坐坐,不過想當然那傢伙不會安多好的心。」


  「所以……你也覺得這人有問題嗎?梵中士兵長?」


  聽到對方這麼說,老人忍不住開了口。


  「當然,從以前就一直覺得他很可疑,而且還把這怪刀託我保管,說要找狐狸。」


  說著說著,梵中不遐思所的就把放在一旁的刀拿了出來,高舉在面前,而刀身瞬間就放出了耀眼的紫色光芒,並不斷地在閃爍著。


  「看到了吧?因為狐狸在這裡,所以這刀才有辦法『發光』。黑宮切墮陽希望能利用這點,幫他找他口中所謂的『妖狐』。他也把其中一把給了光廣大人去尋找,只是……想不到光廣大人還是橫死在他刀下了。」


  說完後,梵中拿起腳邊的一匹黑布,將刀放在上頭後包裹起來,遮蔽住刀身散發出的光芒。


  「所以你也認為光廣是遭到他毒手嗎?」


  望著眼前的人在動作,三日月宗近問著。


  「當然……證據就是人們的『雙眼』。案發那日,很多人都看到黑宮切墮陽從光廣大人的宅邸內走出,隨後宅邸便竄出了火苗……。有眼的人都知道這事情十之八九都是那跋扈的傢伙幹出來的,只是礙於普通的人民們,根本沒有那麼大的力量去跟有權利和權勢的人去抗衡,這抗衡的下場可想而知,只有死路一條。所以大家都只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的。」


  「……原來士兵長您也是這麼想的阿。」


  聽到梵中脫口而出的話語,老人感覺有些欣慰。


  「所以……士兵長您去高城赴約後是發生了什麼事情嗎……?怎麼突然想找兩位大人了?」


  「這個啊……」


  梵中望著眼前被燒得通紅的火爐,下方的柴火因為火焰的燒灼,不斷地發出『霹霹啪啪』的聲響,像是在考驗人心似的,梵中內心也有疑問,自己所看到的景象是真實的嗎?還是形同眼前的柴火般,隨著火焰的焚燒而煙消雲散。


  「我看到妖魔了,在黑宮切墮陽的……房間內。」


  「妖魔?!這是真的嗎士兵長……」


  望著老人吃驚的模樣,梵中用手搔了搔頭道:


  「我也很懷疑到底是不是我自己的眼睛看錯了,但是聽到『他們』之間的談話……這不相信也不行了!」


  「談話?」


  一旁的三日月宗近好奇問著。


  「……我看著黑宮切墮陽一直對著一個紫色的物體說話,還喊它『主人』。不覺得讓人有些毛骨悚然嗎?還邊嚷著想要長生不死、青春永駐什麼的,可真是走了火、入了魔啊!不過說來說去還是要抓狐狸你……用你的血讓他口中的『主人』復活痊癒。說是重傷了?用狐狸你這『神祉』的血液能讓他迅速復原。」


  「……」


  「……我的血確實能壯大些妖魔,畢竟我與稻荷明神有很深的關聯。」


  小狐丸淡淡地說著,不過一旁的梵中還是有些不解道:


  「喔?原來如此。不過怎麼也不跟著抓你身旁的人呢,狐狸?你身旁的人看起來……感覺也不像等閒之輩呢?」


  梵中口中所說的人,正是坐在小狐丸旁邊的三日月宗近。


  「哈哈哈,我嗎?大概是因為我跟神祇沒有甚麼關係吧,只是活的歲數有點久遠了。」


  「喔?」


  「抓我一個就夠了,不需要牽連三日月進來。」


  「……」


  望著小狐丸和三日月宗近兩人的梵中沉默了陣,隨後開口道:


  「是、是、是。不過這也代表你身旁的人對你來說是很重要的吧,狐狸?如果我想抓你的話,一定也會找你身旁的人下手的狐狸,這可是個大餌啊。不過這話就到此告一個段落吧。畢竟我會來找你們不是為了吵架,也不是為了想抓你們,只是想跟你們來協商有沒有辦法一起來改變現況……趁黑宮切墮陽還沒露出真本性,對一般人大開殺戒前。所以狐狸,你也知道的,我會來找你的原因。既然你有辦法一路躲過城外和城內的『追捕』,還不怕死的跑進了城內最危險的地方,這就代表你也想解決這件事情吧?所以我才下定決心,冒著生命危險跑來跟你協議的。」


  「……我只想回復以往安靜的生活,僅此而已。」


  「小狐丸……」


  望著眼前兩人在對視的模樣,三日月宗近不免擔心了陣,兩人雖是語氣平靜地在交談,但氣氛隱約埋藏了些許火藥味。


  「呵呵,兩位要不要緩緩先?喝口茶吧!」


  忽然,老人不知從哪生出了茶杯及茶具,端到了小狐丸和梵中兩人的面前,而茶杯裡頭早被添滿了茶。茶葉清淡的氣息,隱隱約約從裡頭飄散了開來,分散了眾人的注意力。


  「那個……雖然知道幾位大人都各有各的目的,但可能否讓老夫說個幾句?」


  「無妨,請說吧老先生。」


  小狐丸說著,另一邊的梵中也跟著開了口:


  「?是什麼事情啊老先生?」


  只見老人坐回了原本的座位上,緩緩開口道:


  「老夫知道的……不管是誰,包括我還是熬,都想回到平靜日子、平靜的生活。而且兩位大人之前也說過了,這事情沒那麼簡單能解決,需要靠『大家』的力量。所以士兵長如果想推拖光靠兩位大人一定有辦法能解決此事,或許太牽強了些。」


  「……」


  望著老人的眼神,梵中將臉側了過去,搔了搔頭道:


  「我並沒有想將這件事全指向他們倆的意思……。或許是我心急了,急著想趕快找出方法去阻止『那個人』的詭計,不想看到光廣大人那件事情又再次地上演。我身為帶領士兵們的士兵長,卻一直讓真正的壞人為所欲為,這是違背了常理,也違背了一個士兵該做的事情。我們這些士兵們是為了要保護人民、保護國家,而不是像現在這樣,每天四處巡邏就只為了抓一隻狐狸給上頭的人!!」


  說著說著,梵中握緊了拳頭,眼神充滿了憤怒的氣息。而看到這副景象,一旁的三日月宗近淺笑了下,而後道:


  「這不是你的錯喔……對吧,小狐丸?」


  「……只單靠我們兩個力量太微薄了。」


  雖沒有應答,但小狐丸還是開了口。


  「喔?」


  「所以你的位置也很重要的。」


  小狐丸對著眼前的梵中這麼地說了一句。


  



















 
 
  「小狐丸。」


  「?怎麼了?」


  皎潔的月光下,兩人同坐在屋簷上。雖是寒冷的夜晚,但有對方陪伴在自己身旁,不管溫度有多麼地低寒,感覺都是炙熱的。


  「你動怒了嗎?對那個士兵長。」


  「不,沒有呢。我也只是說出實話而已。解決事情後,回到往常寧靜的生活和日子。還有這事情本來不該波及到你的。」


  「怎麼會……是我自己要硬跟上來的,小狐丸。況且我當初也不能看著受傷的你不管,雖然……那時還沒『意識』到你是誰。」


  說著說著,三日月宗近將身體靠了上去,頭微微地側靠在對方的肩膀上,閉上了雙眼,感受著對方的氣息與溫度。


  「……你這強硬的個性始終都改不了呢,從以前開始就是如此。」


  小狐丸微嘆了口氣。


  「哈哈哈,不好嗎?」


  「並沒有不好,只是……」


  說著說著,小狐丸微低下頭,望著那雙新月的雙眸。


  「很容易會遇上危險。」


  「嘛阿,這點我倒是無所謂呢。只要能跟小狐丸兄長在一塊,就算是多麼危險的處境,我都無所謂。」


  回望著對方的雙眸,緋紅而耀眼的讓自己看出了神。


  ───這是一直都在守護自己的雙眼阿。


  「你啊……」


  看著對方又皺起了眉頭,三日月宗近忍不住笑了出來。


  「哈哈哈。不過……感覺近日街上緊張的氣息會很濃厚呢。」


  「這是他們自己所選擇的,我們也只能看著情勢的發展,給予適當的時機和機會。」


  「給予適當的時機……和機會是嗎?」


  聽到小狐丸這段話,三日月宗近忍不住回想起今早發生的事情。


  ───「所以我現在能做些什麼,狐狸?」


  「去招集眾人吧,這點只有你做得到。身為士兵長的你,既然能帶領的了士兵們,想必也能去凝聚百姓們的心。這樣才有辦法阻止黑宮切墮陽,阻止他再繼續危害其他無辜的人。」


  「這話的意思……是要我當大家的頭頭?但是話先說在前頭,我這人對權勢和權力一點興趣也沒有!」


  「並不是真要你去當個少尉甚至是更高的官職,只是相信你有這本事去帶領其他的人,這樣就足夠了。剩下的,就由你自己去思考。」


  聽到小狐丸又說出這樣的話,讓梵中忍不住又伸手搔了搔頭。


  「狐狸,你這話真是讓我有聽沒有懂……也罷。是說這事情盡量愈快愈好沒錯吧?」


  「當然。」


  「那我明天開始就去號召其他的人。阿,對了,或許到時會需要老先生你的幫忙,可以嗎?」


  「我嗎?我沒問題的。為了光廣大人,老夫會奉陪到底的。」


  「那就……一言為定。」


  ───三日月宗近對於此事的回想就到此告了個段落。


  過了今日後,想必這城的局勢會開始改變的,三日月宗近這麼地想著。


  而事情能否能平安地落幕,這依然是個未知數。


  靠在小狐丸身上的三日月宗近,闔上了雙眼,祈禱著。




















-------------待續---------------














感謝大家又看到了這裡~~~。
我想真的快帶到最終戰了(??)
雖然還不知道會再打個幾章出乃(欸)
我後頭還想再開個小短篇,就專門寫肉的(X)
ㄚㄚㄚ~~~到後頭就直接讓狐丸和歐激醬開閃光惹^Q^
希望下集能順利在暑假時生出來,
我想我還有些時間能優閒地打稿吧?(喂妳#)
前陣子拿數珠丸恒次的活動,
也順利拿到恒恒了。
其實覺得我家恒恒應該蠻喜歡我的(?)
因為我小時候有在唸法華經(?)
而且家人也會唸法華經的經文,
所以一整個很樂得回來,
雖然我還是鍛刀鍛了三百多次才鍛到,
資源都從原本的十幾萬耗到兩、三千了好虐阿^Q^(表情錯#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