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ng yu 個人

關於部落格
很多塗鴉和雜七雜八的東西。噗浪是主要活動地帶。一如往昔的嬸嬸者(如有問題和疑問可e-mail→ s039581538@gmail.com 或在噗浪發私噗給我唷!>
  • 48156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刀劍亂舞同人文。小狐三日月─狐遇 第十五章

 







































  「人都到了嗎?」


  趁著入夜,幾些人陸陸續續來到指定的地點集合。為了不驚動遠在高城裡頭的人,大家都偽裝成安分守己的模樣,有些挑著擔子;有些拿著竹簍等等的,佯裝成要去市集裡頭換物。


  城內大概一個月會有一次的夜晚市集,在以往是一年才會舉辦一次。這其中的目的是為了保佑地方的人,每年的農作物及漁獲等等的都能豐收。而特地選在夜晚舉行的用意是為了要趕走經常夜晚會來偷農作物的動物,甚至是會襲擊人類的妖魔。起初這市集會與夏季的盂蘭盆節一起舉辦,藉由先靈以及諸位精靈、神祉的力量來趕走妖魔們。後來則為了要拓展地方的交流,先是變為半年舉行一次,而後再慢慢演變成一個月就有一次的市集集會場所。


  這夜晚市集的活動,可以以物換物,也可直接用錢幣購買貨物。城內、城外的居民們也非常熱絡的參加此活動,除了可以換物外,裡頭所販賣的物品也比一般在早上的市集看到的還來的便宜。而梵中就是看中了這點,從幾天前開始,便吩咐了下屬趁著早晨時偷偷地以書信的方式告知地方上的百姓,這場集會還有個更為重要的事情需要大家的協助。


  「來的差不多了士兵長!」


  下屬在集會所的屋子裏頭四處張望了下,而後應答著。


  「很好。」


  梵中看著屋子內已經聚集了不少人,滿意的點了點頭。


  「是說士兵長……這樣做真的好嗎?」


  「怎麼?難不成你在害怕嗎?做這種事情前要有的態度就是要先豁出性命!是男子漢的話就都給我豁出去!!」


  「欸,是!!不過長官……」


  「是又怎麼了嗎?我不是說了好幾次了,說話別嘀嘀咕咕的!有事情就快說!」


  見眼前的下屬又不敢開口的模樣,梵中忍不住皺起眉頭,露出些微不耐煩的神情。


  「呃,是!屬下只是在想……怎麼士兵長您會突然有這種念頭呢?大家聽到您從高城赴約回來這麼開口說……真的都嚇傻了!不過也很佩服士兵長你有這種胸襟……所以大家都不約而同地一口答應了。」


  「這個嘛……」


  梵中嘆了口氣道:


  「其實我也忍『那個人』的作為很久了。再加上光廣大人的事情……。」


  「您那日去高城赴約的時候,肯定是有發生什麼事情吧士兵長??大家都還以為以後就都看不見你了……好痛!」


  說著說著,士兵突然感覺自己的後腦杓被一拳重擊。


  「別觸我霉頭阿你!我不是還好好的隔天早上就回來了嗎?」


  「阿,說、說的也是……大家看到士兵長您平安無事回來都高興的像什麼一樣。」


  「呿!你們是小孩子嗎?都幾歲的人了還像個小孩子一樣哭哭啼啼的,成何體統啊!」


  「嘿嘿,大概是因為……感覺少了士兵長您,我們就真的……什麼事情都無法做了吧。如果少了您,我們都會很徬徨無助,不知道下一步該怎麼進行的。」


  下屬靦腆的笑了一笑。


  「……」


  聽著自己的下屬這麼說了之後,梵中突然想起了某個人對自己說的話。


  ───「去招集眾人吧,這點只有你做得到。身為士兵長的你,既然能帶領的了士兵們,想必也能去凝聚百姓們的心。這樣才有辦法阻止黑宮切墮陽,阻止他再繼續危害其他無辜的人。」


  「說這話……只會讓我感覺自己是在照顧一群小孩的母親啊混帳!」


  接著梵中伸出手,從後方扣住下屬的脖子,作勢要勒脖。


  「嗚嗚!屬下不敢了、屬下不敢了!!」


  「呵,怕了吧?好啦,別再玩鬧了,趕緊做正事去。去吩咐守在外頭的人,若是有什麼風吹草動就立即通報給我。可不能讓這事情讓上頭的人知道,不然還沒反擊,就先全被抓去陪葬,這事說出去可是會笑掉人家大牙的!」


  「是,屬下遵命!」


  望著下屬走了出去,梵中回過頭來望著聚集在面前的人群,深呼吸了口氣,而後提高自己的音量開口道:


  「很高興大家都聚集在此地,這次邀約大家來是想凝聚大家的力量。如果想改變現況的話,我們不得不抵抗高城的『那個人』。另外我也想聽聽大家的意見。」­­­­­


  「……」


  「…」


  說完後,大家都互相對望了好一陣子。好不容易,終於有個人開了口:


  「阿阿……老實說,我們大家收到士兵們送來的書信時,都嚇了好大一跳,以為是出了什麼事情,打開書信來看了看後才知曉,原來士兵長您也有這想法阿。」


  「是阿是阿,不過既然士兵長您有這個心,我想在場的各位也都……義不容辭地對吧??」


  「對!我們可不能再一直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下去了!!想想光廣大人……我們一定要替光廣大人討回公道!!把上頭的人趕下來!!」


  「沒錯!把他趕下來,趕出這個城!!」


  「讓他滾出這裡!!」


  「滾出去!!」


  現場的氣氛瞬間變得激動了起來,此起彼落的叫聲頻頻響起。梵中見狀馬上大喊道:


  「好了好了,請各位冷靜點!不然在我們都還沒開始行動前,就被一網打盡了,這可不是會讓人笑掉大牙嗎??!」


  「……」


  「…」


  梵中說完後,現場叫囂的氣氛才慢慢地緩和了下來。


  「我知道,我全都知道的。想必各位也都忍黑宮切墮陽夠久了吧?不過我們現在不能操之過急,凡事要步步小心為營。」


  「這麼說的話,士兵長已經有計畫了嗎?」


  「阿阿……初步的計畫是有的。不過真的是需要各位的協助了,不然我也不會利用今天來召集各位的。」


  不過這時,有個居民不安的開了口:


  「但是士兵長……這陣子不是說城內有妖魔出現嗎?現在這種時機做這些事情,不是就……徒增危險了嗎?」


  「阿阿,妖魔嗎?」


  聽到後,梵中打趣地望著開口問著的居民。


  「是、是阿,難道您不怕嗎……?」


  「哈,這點請各位放心吧。城內根本沒出現什麼妖魔,那都是黑宮切墮陽為了私自的利益而下的命令。」


  「什麼?!」


  「這是真的嗎?!」


  「居然有這種事?!!」


  「這人真是太可惡了!!!!」


  「───不能原諒他!!!」


  見現場氣氛突然又暴動了起來,梵中趕緊喊道:


  「各位冷靜點啊!不要每次我一說就激動成這樣!雖然我也不是不知道大家此刻的心情!請大家稍安勿躁、稍安勿躁!這段時日希望大家就先佯裝成平常的模樣。另外之後的行動和計畫,我會先去請益,然後再陸續通知各位該做什麼的。」


  「請益?」


  「是阿,我們可是有神明眷顧的,各位可要好好幹阿。雖然那兩位並不喜歡拋頭露面的出現在人多的場合,但是你們和我說的話,他們可全都知道!」


  聽著梵中的話,大家都被嚇得一愣一愣的。


  ───而在另一角。


  「哈哈哈,這可挺熱絡的不是嗎?」


  「是激動不是熱絡,三日月。」


  「嘛阿?感覺起來都差不多吧??看著人多偷偷聚在一起談論事情,很有趣不是嗎?」


  「有趣?這可真的只有你想得出來啊……被發現可就前功盡棄了。」


  「哈哈哈,說笑的嘛,小狐丸。」


  瞧眼前的人笑的開心,小狐丸忍不住嘆了口氣。


  兩人趁著人群尚未完全聚集起來前,已在會所旁的屋子上頭等待。這屋子的上頭剛好是個看台,可供人稍做休憩。不過也是因為有梵中的關係,兩人才有辦法像現在這樣,往下看著會所裡頭的狀況。


  「況且如果真要是有人來了……你也知道的吧小狐丸?那雙敏略的耳朵,像動物一樣可以聽到附近,甚至是遠處有什麼聲響。」


  三日月宗近勾起了嘴角又露出了一抹曖昧的笑容。


  「你呀……是故意的嗎?」


  「嘛阿,很有趣不是嗎?小狐丸才是,一直嘆氣的可不太好呢。」


  「真是……說不過你啊。」


  「哈哈哈。不過也真沒想到呢。」


  「想到什麼?」


  「事情真如小狐丸你所說的發展呢。」


  小狐丸轉過頭,望了望眼前的人開了口:


  「那是因為這城的居民已經忍得太久了,我們也只是點了他們一下而已。之後這城會變成什麼模樣,也要靠他們自己去好好爭取、好好經營。」


  「嘛阿,說的也是。這是他們的選擇……對吧?」


  瞇起新月的雙眸,三日月宗近望著底下的人群,若有所思的。


  (所以……)


  ───最後不管如何,你都會回到我身邊的吧,小狐丸?


 


















  
  
  ───幾日後。


  「很好,這樣各位都了解了嗎?我們這次的行動。」


  經過這幾天的調查和潛伏,大致了解了高城內的人的作息,包括黑宮切墮陽等人。


  「不過選在黑宮切少尉的生辰這天去攪局……這裡頭的戒備是不是會更森嚴阿士兵長?」


  下屬的士兵歪著頭,看著桌上放著的明洞城內部的地圖,抬起頭問了問梵中。


  「阿,不會、不會,這不礙事的。那個人也說了選這天進行時機比較恰當,因為大伙兒都在忙著替黑宮切墮陽慶祝,高城的戒備反而會比平常來低的些。到時你們幾個就給我多盛些酒給裡頭的貴客和僕人們喝,最好是灌醉他們!」


  「士兵長……你說的『那個人』到底是誰啊?怎麼這麼神神秘秘的?」


  在旁的士兵好奇問著。


  「哎呀,都說是『神』了,再說下去就是無可奉告了,天機不可洩漏阿。」


  開口的士兵此時又吞了吞口水,決定不怕死的問道:


  「你哪時候這麼相信神啦士兵長?以前不都說,那些根本見著的東西都是無稽機談嗎?也妖魔也是。」


  「呿,以前是以前;現在是現在。人是會隨著時間改變想法的,知道嗎?」


  「這……說起來好像也是喔。」


  「又再說了,你們覺得這幾天去辦事,有碰到什麼難處嗎?沒有對吧??」


  「這、這倒是沒有,一切都很順利。」


  忍不住地士兵覺得有些不好意思的,伸出手搔了搔頭。


  「那還管他是不是神做啥呢?」


  梵中說著說著皺起了眉頭。


  「各位不好意思……可否恕我發言一下?」


  突然,站在木桌對面的人,默默地舉起了手。


  「?說吧。有什麼問題就都說出來吧。」


  「與其用酒將那些人灌醉,不如我調製一些藥劑直接加入酒中,讓那些人喝下去直接倒了如何?」


  「哈哈,這方法我看只有泉你做的了了。」


  聽到泉開口這麼說,一旁的老人忍不住大笑了下。


  「聽起來不錯,不過這樣豈不就也會害到我們自己嗎?」


  「請各位放心好了,我會另外調製中和劑請各位在先前就先服用了,這樣子就算把摻有藥劑的酒給喝下去,也不會怎麼樣的。」


  泉趕緊向眾人解釋著。


  「原來如此,那此事就交給你了泉。看看還有什麼需要幫忙的,再叫我這些下屬們去幫忙。」


  泉對著梵中點了點頭。


  「好了,這樣大家對自己接下來要做的事情都清楚嗎?」


  梵中問著眾人,並紛紛給予看法和意見。而看著大家都在忙著,一雙眼神骨碌碌地轉來轉去,最後還是回到了身旁的人,少年忍不住地拉了拉老人的衣角並小聲說道:


  「老頭子、老頭子,你這次也要跟著一起過去明洞城那裡嗎?」


  「這個……當然的吧。人力是愈充足愈好。」


  「那我也想去可以嗎?我也想和大家一樣一起去奮鬥!」


  望著敖神采奕奕的眼神,老人微嘆了口氣,拍了拍對方的頭道


  「孩子,你留在這裡幫忙就行了。現場是很危險的,不適合你去啊。」


  「可是我……」


  「待在這邊好好幫忙,也算是幫大家的忙阿,敖。雖各司其職,但也是需要評估自己適不適任的,了解嗎?」


  「那老頭子……你要答應我一定要回來喔。」


  這次,少年並沒有像往常般取鬧,而是乖順的答應了老人。看到這一幕,讓老人頓時感到些許欣慰。


  「會的孩子,我一定會回來的。」
 




















 
 
  「小狐丸……你要把士兵長的那把妖刀的靈體也消除掉嗎?」


  「當然。這東西待在人類的身上久了,對人類的身軀也不大好。雖沒有長時間拔出刀來使用,但有危險性的東西就是有危險性。」


  小狐丸和三日月宗近兩人待在老人的屋子裡,正準備要把妖刀的靈體給去除。三日月宗近望著放在木板上的刀身發出淡紫色的光芒,緩緩開口道:


  「嘛阿,小狐丸……」


  「?怎了?」


  「你覺得這東西的數量到底有多少來著?先是那些放免拿的,再來是光廣,接著又是士兵長……」


  「……放心好了。黑宮切墮陽不可能一時間就能弄出這麼多把出來的。將妖魔的靈體……注入到刀身上,也是需要一些時間的。況且對妖魔本身也會有一定的負荷。」


  「就跟小狐丸你……把妖刀的靈體給消除掉是一樣的道理嗎?」


  「……」


  似乎是察覺到對方的不安,小狐丸伸出了手,摸了摸三日月宗近的頭道:


  「不用擔心我,三日月。況且我身上的傷也算是暫時控制住了。」


  「但是若真遇上這妖魔的本體……對你身體肯定會有影響的吧?」


  望著眼前的人露出擔憂的神情,小狐丸撫摸了下對方的臉龐:


  「放心吧,還有『你』在呢。我之前不是說過了嗎?因為你跟我的同源相同,相對的能減少我身體的負荷。」


  「哈哈哈,那這麼說我就有正當的理由,可以跟著小狐丸一起去了吧?去會會黑宮切墮陽,還有他的妖魔主人。」


  三日月宗近抬起頭,露出了抹微笑。


  「當然……。要是現在這狀況你又不在我身邊的話,會很棘手的。」


  接著,小狐丸也露出了笑容,輕輕地將唇瓣給覆了上去。


  雖知道不論彼此還是眾人都有各自的不安,但如今都已經走到了這一刻,就必須要將那份情緒給隱藏,甚至是拋開,這樣才有辦法去著手進行下一步。


  ───最後的一戰,即將到來。

















------------待續---------------
















謝謝大家又看到了這邊。
想想這故事也差不多寫了一年有了,
真的,
進度好慢(喂#
進入職場後真的時間沒辦法像學生時代一樣充裕阿...ㄒㄒ
要是還要利用休假日來加班的話就更嘔血了(欸
好了,不管如何,
這故事真的快寫完了www
估計在兩、三章或是三、四章
之後就能打H了!(被揍#
但是字數方面上,
真的下集會比上集厚溜....
不知道會厚到哪去(欸
不過之後下一章會比較慢發點,
可能會先跑去忙鶴一的合同誌的企劃,
如果我真的有上這企畫的話拉(欸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