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ng yu 個人

關於部落格
很多塗鴉和雜七雜八的東西。噗浪是主要活動地帶。一如往昔的嬸嬸者(如有問題和疑問可e-mail→ s039581538@gmail.com 或在噗浪發私噗給我唷!>
  • 47906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刀劍亂舞同人文。小狐三日月 狐遇番外篇─花落 R18滲入

  


 

   ※閱讀前請注意^Q^
 
 
1.此為小狐丸X三日月宗近
 
 
2.故事背景就差不多設定在古早時代(??)大概也不太能說是在平安時代什麼的了...請當作一個平行的架空世界吧(?
 
 
3.狐丸、今劍、岩融的設定都是比三日月爺大唷w
 
 
4.還需要解釋嗎?就是肉阿(O
 
 
 
5.接受以上幾點的人就放心地點開往下看吧~~~
 
 
 
 
 







































  抬起頭,微瞇著細長的雙眼,看著眼前的景色,嘴角不知不覺的微勾起一抹淡淡的笑容。如今能有這等安定、悠閒的日子,可遇而不可求。


  光線微亮的早晨,空氣中還泛著些許的霧氣,凝聚的水珠就這麼地依附在嫩葉上,等待著時機的成熟,才會依依不捨地離開嫩葉,往大地滑落,失去蹤跡。微涼的溫度;稀薄的空氣,都一再顯示著氣候尚未穩定,但許多生命似是迫不及待地有如雨後春筍,不斷不斷地湧出。


  ───連一片片的粉色花瓣也不停地,紛紛灑落在自己的面前。


  「哈哈哈,看來春天確實也到了。沒想到時間也過得挺快的。」


  轉眼間,離上次發生的那事件,又經過了好幾個月。


  人影伸出了手,讓櫻花的花瓣慢慢地飄落在自己的手掌上。眼前的櫻花樹群正盛開著,要是不一早起來欣賞的話,恐怕此刻連個坐的位子也都會被佔去吧?


  (不過……)


  隨著時間的流逝,慢慢地,陽光刺眼的光線透了進來並灑落在自己的手上,讓人影終於意識到自己似乎在這兒待的有點久了。


  「───三日月殿下您在哪裡~~~?」


  「爺爺你在哪裡啊~~~?」


  「三日月??」


  果不其然,呼喊聲此起彼落地從不遠處開始響起,讓人影忍不住笑了出來,並跟著大聲回應道:


  「哈哈哈,我在這兒呢!」


  幾些人聽到回應後,紛紛尋著聲音的出處找了過來。看到眼前熟悉的人,正一臉笑呵呵地坐在庭院的長廊上,不禁都鬆了口氣。


  「三、三日月殿下……大家都在找你呢……」


  五虎退有些膽怯的說著。一旁跟過來的獅子王和今劍跟著開口道:


  「爺爺原來你在這裡呀!」


  「三日月~三日月~好消息,小狐丸他們回來了喔~」


  說完後今劍笑了一笑。望著眼前的三日月宗近,聽到後一愣一愣的模樣,今劍知道對方正吃驚著,於是跑了過去,推了推對方的背道:


  「好了、好了,走吧三日月!」


  「哈哈哈,我知道了。」


  看到眼前的今劍催促著自己,三日月宗近露出了笑容。


  熟悉的人;熟悉的聲音,從以前的日子看來都這麼的遙不可及。但如今慢慢地都齊聚了一堂,已經沒有比此刻更來的高興的事情了。

 




















 
 
  ───屋內。


  「我回來了,三日月。」


  「哈哈哈,我知道喔,歡迎回來。」


  「……」


  望著眼前的人開懷的笑著,小狐丸先是沉默了下,隨後伸出了雙手,將對方給環抱住。


  「這幾天我不在,寂寞了吧?」


  「嘛阿,是有點寂寞呢。……還好嗎?」


  被抱著的三日月宗近,感受著對方身上所傳來的熱度與熟悉的氣息,安心地閉上了雙眼,並將頭微靠在寬闊的肩膀上。


  「暫時不要緊的,況且那些妖魔也被我和其他人解決掉了。」


  「是嗎?我應該跟你們一塊去的。」


  三日月宗近睜開了細長羽扇的眼眸,抬起頭,望著小狐丸。小狐丸知道的,對方在擔心著自己,雖表面沒露出擔憂的神情,但想法,早已被自己給摸清。


  「不,外頭作亂的那些妖魔,交給我和其他的人處理就好。況且總還是要有些人留守在『這裡』,就戰力而言,你也是不可或缺的,三日月。」


  表面上雖回到平靜的悠閒生活,但不可否認的,還是會有其他的妖魔們,在暗中想奪取其他靈體的靈力,以壯大自己。


  「哈哈哈,說的也是。難得能有如今寧靜的生活,被其他人擾亂可就不太好了。雖然是留守在這兒,我也是很認真的呢。」


  說完後,三日月宗近笑了一笑,又窩回了小狐丸寬闊的臂膀裡。


  「被人擾亂……確實呢。這樣連想安心待著都會是個困擾。」


  微勾起了嘴角,小狐丸露出了抹優美的唇形,接著用手指抬起了對方的下顎道:


  「所以我離開的這幾天,到底寂寞到了什麼程度呢……三日月?」


  「嘛阿,小狐丸說這話還真是討厭,不過也或許吧,很寂寞唷……」


  三日月宗近也跟著勾起了抹微笑,微開啟著唇瓣,緩緩地閉上了雙眼,感受著對方給予自己的熱度。小狐丸輕柔地,用舌尖撬開了三日月宗近的齒貝,緩緩地纏上了對方的舌尖,並汲取著口中的唾液。三日月宗近則完全沒有反抗的動作,迎合著,直到覺得自己的氣息逐漸快被對方給奪走,無法順利換氣時,才微微地發出了聲音道:


  「唔……小狐丸,我……」


  「……我知道。」


  但小狐丸卻沒停下動作,嘴角上揚了下,又吻了上去,讓三日月宗近忍不住吃驚了下,但沒有拒絕地,任由對方在自己的唇瓣上烙下無數個熱度;任由對方在自己的口中肆虐,讓自己的氣息漸漸又不穩了起來,忍不住使身體微微地顫抖了起來。


  「唔……」


  感覺到雙腳漸漸使不上力,正要癱軟的霎那間,被一雙強而有力的手,從背後一把抱住。


  「你一樣還是這麼可愛呢,我的三日月。」


  望著三日月宗近雙頰上泛起紅暈的模樣,像是在純白的紙上薰染上片片的櫻花,小狐丸滿意的舔了一下自己的唇。


  「哈哈哈,可不是嘛……」


  雖微喘著氣,但三日月宗近反而將雙手環住了小狐丸的肩頸,將唇湊近了對方的耳畔旁,輕聲細語:


  「不過只要是小狐丸,我倒是很樂意……來滿足我吧……!」


  話還沒完全說完的同時,手腕就已經先被對方給攫住,一個使勁,讓自己的身軀往後方的被褥倒去,完全被眼前的人所壓制。


  「你的話一樣還是這麼地危險呢,三日月……」


  「不好嗎?」


  微泛起紅暈的雙頰,望著那雙炙熱的鮮紅雙眸,三日月宗近笑了笑,隨後用手指輕輕地撫摸著對方的臉頰:


  「這麼多天了,我可是很期待的……」


  「……」


  望著身下的人,小狐丸伸出手,將撫摸著自己臉頰的手,移到了自己的唇瓣上,細細的輕吻著。


  「抱歉,讓你寂寞了,三日月。」


  「……不會唷。」


  緋紅的雙頰,泛起淡淡的笑容。


  知道此刻對方會陪伴著自己,就算之前的日子內心有多麼的寂寞,也都能克服。因為內心的空虛感就像被填滿了一樣,滿溢出來的情感,是誰都無法給予的,只有───在自己眼前的這個人。


  「嗯……」


  隨著鎧甲和衣物漸漸的被褪去,露出白皙的肩頸,當火熱的唇瓣吻上自己頸項的同時,讓身子忍不住地輕顫了下,發出微弱的呻吟。


  「小狐……丸……」


  但感覺似乎還不夠,三日月宗近渴望著能有更多、更多的觸碰和熱度,於是呼喊了對方的名字。小狐丸看到此景,嘴角微微地勾了上來,輕輕地用齒貝啃咬、吸吮著白皙的肩頸,並一寸一寸細吻到了鎖骨,讓原本白皙的身軀都佈上,只屬於自己的紅印。


  「別著急三日月……會弄疼你的。」


  「我沒……關係的……」


  輕微的觸感與細微的刺激,讓三日月宗近的身子不停的微顫了起來。雖口中催促著眼前的人,但對方並沒讓自己如願。


  「三日月……」


  寬闊的大手持續在自己身軀上遊移著,每當觸碰到自己的肌膚時,身軀都會不安分的微顫起來。而火熱的唇瓣也游走到了自己的胸膛上,開始掠奪起挺立的粉色乳尖。


  「唔……!」


  突然一陣莫大的刺激感向自己襲來,讓三日月宗近輕聲呻吟了陣。


  「其實你全身都很敏感呢……三日月。」


  小狐丸笑了笑,接著用舌尖輕輕地畫著圈,舔舐著對方粉色的乳首,而後整個含住,吸吮著。


  「快點……小狐……丸……」


  儘管如此,渴望的東西若是沒有得到,身軀的某一處仍然是空虛的。


  「……不先擴充好的話,會疼的,三日月。」


  雖明知對方渴望的是什麼,但為了不讓對方感到難受,小狐丸決定還是不太快對方給予所想要的。說完後,小狐丸將三日月宗近身下的衣物給全數褪去,讓對方白皙的身軀一覽無遺的暴露在自己的面前。而後用雙手將對方的雙腿給分開,握住了三日月宗近的前端,並用手指輕輕地摩擦了起來。


  「嗯嗯……!」


  另一股的刺激又朝自己襲來,讓三日月宗近忍不住繃緊了神經,曲起了自己的雙腿。隨著對方的手指不斷加快摩擦的力道,快感慢慢至下方延伸了上來,讓三日月宗近的雙眼漸漸泛紅了起來。


  「真是可愛的模樣阿……三日月。」


  望著對方眼眶微濕,雙頰泛紅的模樣,小狐丸將臉龐輕靠了上去,憐愛的吻著對方的眼角道:


  「好孩子,再忍忍……」


  「……嗯。」


  三日月宗近發出呻吟回應著,但腦中的思考已漸漸快被另一股快感所取代,只能含糊的說著話語。小狐丸持續著用手摩擦著三日月宗近的前端,而後另一手則探至下方,輕觸著小穴的入口處,接著,將自己的指頭給探了進去。


  「阿……」


  呻吟聲又從口中溢了出來,感覺到異物入侵到自己體內的感覺,雖還是無法很能適應,但因對方已先摩擦了自己前端的敏感點,稍稍減緩了不適感。


  見眼前的人似乎能適應,小狐丸徐徐的將自己的手指推入到更深處,試著將狹窄的甬道給慢慢撐開。為了不讓對方過於難受,另一手的動作依舊持續摩擦著。


  「唔!不……行……小狐丸,我……!」


  不適感漸漸被快感所取代,敏感的前端不斷地被挑逗著,微微地滲出了些許白濁,但此刻小狐丸卻突然用手指抵住了前端,讓賁張的感受無從宣洩。


  「還不行喔……三日月……」


  俯身,湊近到三日月宗近耳畔旁低語的小狐丸,親吻了下對方的臉頰後,隨即將探入小穴裡的手指給拔出。


  「唔!小狐丸……?」


  三日月宗近一愣一愣的望著眼前的人,腦袋因被快感所佔據,一時還無法意識的過來眼前的人想做的事情。只見小狐丸不知從哪拿出了瓶小玻璃罐,從外頭依稀可以看出,裡頭裝著的是透明的液體。


  「試著放輕鬆些三日月……」


  咬開了玻璃瓶罐的蓋子,小狐丸將些微黏稠的液體倒在了自己的手指上,隨後分開了對方的雙腿,將自己的兩根指頭,緩緩地埋進了小穴內。


  「啊……」


  冰涼的觸感瞬間竄進了自己的體內,讓三日月宗近的身軀忍不住一顫,發出了呻吟。


  「難受嗎?」


  見對方微咬著自己嘴唇的模樣,讓小狐丸有些擔心地問起。


  「不…會……只是有些……無法適應……」


  「是嘛。」


  聽完後,小狐丸露出了抹淺笑,隨後俯身,親吻著對方的唇瓣。手指則繼續往甬道的更深處探入,並不時給予按壓,讓緊緊包裹住自己手指的內壁,稍稍地擴張。見對方的身軀似乎已經能慢慢適應自己的手指,小狐丸順勢又將第三根指頭給插了進去。


  「哈啊……唔……」


  見三日月宗近的手忍不住抓住一旁的被褥,小狐丸隨即用三根指頭,在對方的內壁裡頭抽插了起來,並發出了「咕嚕咕嚕」的水聲。


  「啊啊……嗯!哈啊……!」


  突然地,小狐丸的手指忽然按壓到了自己體內深處的某一點,使得內壁瞬間緊縮了陣,全身微泛起了痙攣,失聲嬌喘。


  「是這裡嗎?」


  小狐丸像是要確認般,不停地去觸碰三日月宗近體內的敏感點,讓三日月宗近的全身都像是竄起了電流,難耐的曲起了自己的雙腳;難受的望著眼前的人道:


  「啊啊……小狐丸…已經可以了……」


  像是在祈求般,光是只有指頭給予的刺激似乎還是不夠。三日月宗近眼角泛紅、臉頰微暈的,微喘著氣將雙手攀上了小狐丸的肩頭,並將雙腳夾住了對方的腰間。


  「……」


  看著對方這般誘人的模樣,讓原本一直再極力忍耐的小狐丸,似乎也到達了個極限。


  「三日月,你呀……」


  本不想讓對方有難受的感覺,但這樣一在的誘惑著自己,讓自己的理智似乎也無法再冷靜的下去了。小狐丸微嘆了口氣後,隨即將對方的雙腿抬到了自己的肩膀上,把手指拔出後,將自己賁張的碩大給掏出,抵住了對方小穴的入口處。


  「───真是個危險的傢伙。」


  說完後,雙手抓住了對方的腰間,一口氣將自己的碩大貫穿到了最深處。


  「───啊啊啊!!」


  突然而來的刺激讓三日月宗近忍不住叫出聲來,腦袋因快感而暈眩著,無法控制自己的身軀,使的白濁一時間噴灑而出,沾黏到自己的腹部。


  「還好嗎?」


  小狐丸用唇瓣,溫柔的去汲取三日月宗近眼角所滲出的淚水,隨後親吻著對方微喘著氣的唇瓣,並將舌尖給探入,吸吮的對方口中的美好。


  「唔…小狐丸……」


  眼神迷濛渙散的模樣,讓人看了忍不住都會失神。知道對方正呼喊著自己,小狐丸也不急的,慢慢等著三日月宗近習慣自己炙熱的碩大。待感覺對方的身軀似乎不再顫抖的那麼厲害,小狐丸試著擺動起腰,緩慢的在裡頭抽送了起來。


  「啊啊……嗯啊……」


  甜美的呻吟從口中溢出,感覺到小狐丸的碩大不斷的在自己身軀內頂撞著,內壁不由得的緊縮了起來。


  「別攪著這麼緊,三日月……」


  小狐丸勾起了嘴角,舔拭著對方白皙的頸項,輕輕啃咬著鎖骨,在對方身上烙下無數個紅印,有如花瓣般。


  「啊啊…小狐……」


  感覺到炙熱的碩大慢慢地加快了抽送的律動,讓三日月宗近忍不住地擺動起自己的腰,配合著對方的律動,讓滾燙的炙熱能更加深入自己的身軀內。


  「真可愛……我的三日月。」


  望著眼前的人擺動起自己的腰,讓小狐丸忍不住地,將自己的碩大一口氣抽離後,迅速插入到對方內壁的敏感點。


  「哈啊!啊啊啊……唔嗯……」


  莫大的快感一口氣襲向了自己,讓自己的腦袋瞬間一片空白,身軀不停的泛起了痙攣,讓攀附在對方肩上的雙手,忍不住又攀的更緊了些。但小狐丸並沒有因此收手,變本加厲的將自己的碩大,不斷地碰撞對方的敏感點,讓對方承受不住的搖晃起了自己的頭。


  「舒服嗎,三日月?」


  「唔嗯嗯……舒服……哈啊…嗯……」


  破碎的言語;甜蜜的呢喃,不停的從彼此的口中溢出,身軀火熱的像是在燒灼般,不管給予彼此在多的快感和歡愉,始終都還是滿足不了。


  「三日月……我愛你……」


  「啊啊…我…也愛……小狐……」


  身上的水滴已分不清是誰的汗水,不停交合、碰撞的身軀讓結合處漸漸溢出了彼此的愛液。「咕溜咕溜」的水聲及呻吟聲充斥著整個房間,像是整個世界只剩下了彼此般,只有彼此能滿足的了彼此。


  「嗚嗚……小狐…小狐…我……」


  三日月宗近眼角泛起了淚光,感受的到柔軟的內壁正急遽收縮著。小狐丸知道的,對方快不行了。


  「三日月,我也快差不多到極限了……」


  「啊啊……!」


  隨著對方的內壁又再一次的劇烈收縮,一股滾燙的熱流也注入到了三日月宗近的體內深處,隨後濃稠的白色液體緩緩的從結合處溢出,一滴一滴的,灑落在被褥上頭。


  「小狐丸……」


  迷濛的雙眼望著眼前不斷給予自己快感的人,三日月宗近伸出了手撫摸著對方的臉頰。


  「三日月……。」


  像是相互吸引般,小狐丸抓住對方的手,輕輕的湊到自己的唇上細吻著。隨後俯身,將自己的唇瓣覆了上去,讓對方呼喊著自己的純只屬於自己的。


  「啊……!」


  忽然的,小狐丸將自己的身軀給抱起,讓在體內的碩大順勢又埋的更深,瞬間又讓已經平息的慾望又再度竄起。


  「小狐……丸?」


  「抱歉,今晚可能沒辦法讓你睡了,三日月。」


  說完後,小狐丸抱起三日月宗近的腰,再度猛烈的抽送了起來,讓三日月宗近只能不斷的發出破碎的呻吟迎合著,直到自己的意識逐漸渙散為止……


 

















 
 
  「喔!這不是小狐丸嗎?三日月呢??」


  ───早晨,蟲聲鳥鳴的喚醒了許多熟睡的人。


  路過房間的今劍剛好遇見正要闔上門的小狐丸,開心地跑了過去。


  「還在睡呢。」


  「嗯?還在睡嗎?現在都已經是用早膳的時間了,本來想看看你們都起來了沒呢?這樣會錯過吃飯的時間的!」


  「不要緊的,就讓三日月在睡會兒吧。晚點我會叫他的。」


  「嗯,那就這麼辦吧。不過你們倆的感情還是跟以前一樣好呢!不知道三日月是否對我和岩融還留有記憶?不過我現在的身形已不像以前那樣高大,不知道還認不認得我呢……」


  「……會的。既然他記得起來我,也一定會記得你跟岩融。」


  望著眼前說著話的小狐丸,今劍露出了笑容。


  「也是呢,那就期待一下吧!」


  接著,今劍繼續說了下去:


  「對了對了,小狐丸對這裡還習慣嗎?」


  「可以的。」


  「那就好!不過……既然三日月還在睡的話,那我就先回去好了。」


  說完後,今劍開心的一蹦一跳的走在迴廊上,身影漸漸消失在小狐丸的面前。望著今劍離去的身影,小狐丸也勾起了嘴角,而後抬起頭,看了看眼前的景色。


  ───外頭,庭院的櫻花花瓣正一片片地灑落,微風徐徐吹拂起,像是有生命般,翩翩飛舞,美不勝收。


  「……」


  小狐丸先是佇立了陣,隨後似乎是打定了主意般,走到了庭院的櫻花樹下,伸手捉住了一根櫻花枝椏,將上頭的花朵給取了下來,而後靜悄悄地走回房間裡頭。


  「我想……這是與你最相襯的,三日月。」


  小狐丸輕聲地說著話語,將櫻花的花朵慢慢地放在了正在熟睡的人兒頭上。


  「……」


  伸出手,輕輕撥弄覆蓋住臉龐的幾綹髮絲,撫摸著三日月宗近臉頰的小狐丸,憐愛的將自己的唇瓣覆在了對方的額尖上。


  ───不管未來會如何,都希望與你一同度過。


  不論是千年,還是萬年。
 
 
 
 
 
















────────────全篇完────────────







謝謝大家一路閱讀到了這裡,

這故事從去年開始著手寫到現在一年多了,

真的是結束了。

然後估計這次暑假出下集的字數會有六萬多字w

不過這次打肉篇其實真的蠻卡的(淚

可能是:

1.一年多沒打肉了,生疏了不少

2.狐丸和爺這倆小口的性格跟之前打的角色都不太同,所以就(ry

3.嚴格來說這倆老根本毫無羞恥心可言(被毆#

痾....不然想想之前打比較現代的都還蠻順的(??

也可能跟這次嘗試寫比較古代架空的.......有些小關係

不管是言詞上還是哪裡都(?

總之若是大家都能看得很開心的話(?)

那對作者來說就是個很大的安慰了ㄒㄒ

之後差不多要換去畫畫狐遇下集的封面了w

請大家在期待個幾個月吧(被揍##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