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很多塗鴉和雜七雜八的東西。噗浪是主要活動地帶。一如往昔的嬸嬸者(如有問題和疑問可e-mail→ s039581538@gmail.com 或在噗浪發私噗給我唷!>
  • 53843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7

    追蹤人氣

賽巴斯欽x謝爾-R18文



「......」
 
「少爺?」
 
「天亮了,該醒了少爺。」
 
睜開眼的瞬間,才驚覺剛剛又做了個反覆的回憶,透過夢境所呈現的景象還是一樣真實。
 
謝爾這才發現自己不知何時已經緊抓著賽八斯欽的衣袖,趕緊將手又收回去。
 
「怎麼了嘛少爺?看你睡的不太好的樣子...」
 
「我沒事。」謝爾一口回絕賽八斯欽的關心,儘自的掀開被子準備去梳洗。正當要把雙腳放下地面時,一股強勁的力道迫使謝爾只能摔回床上。
 
「少爺這樣逞強不太好...呢。」
 
當回過神時,漆黑的身形已經壓上前來,用居高臨下的姿勢俯瞰著身下的人。賽八斯欽拖起謝爾的下顎讓他的異瞳只能直視著自己。
 
「賽八斯欽你?!」憤怒的雙眼看著似在微笑的臉龐。
 
「你看起來不像沒事少爺。」姣好的唇型微微上揚。
 
謝爾將臉轉向一邊,想掩飾自己內心的情緒。
 
「我真的沒事...」謝爾默默的拍掉牽制著自己的手,起身。
 
「我想自己去外頭走走,別跟上來。」強壓抑著自己內心的起伏,佯裝著冷淡說道。
 
「...遵命,我的少爺。」
 
看著遠去的人,賽八斯欽只能無奈的嘆了口氣。
 
「你就...這麼頑固嘛?」
 
 
 

 
 
 
 
 
果然。
 
沒在阻止也沒在強迫---一切都跟他所預料的一般。
 
這樣才是正確的吧?
 
竟然還希望那個男人能追上來真是可笑到了極點。
 
離開屋子後,謝爾漫無目的的儘自走著。
 
「咳、咳...」沒來由的一陣重咳。
 
怎麼...?難不成自己感冒了?謝爾搖了搖頭否認這個可能。
 
早晨的陽光稀疏的透著淡淡的色澤,沒有熱度依舊是有些溼冷的天氣。雖然出門前有加件大衣在身上,身子還是不自覺輕顫著。
 
身體是冷的,連心也是冷的...嘛?
 
想到這裡謝爾不禁失聲笑道,自己從哪時開始有這些莫名的想法了?
 
明明自己連心也不配擁有的---從那一刻起,被破壞的那一瞬間。
 
為了目的不折手段,也要讓那些人嚐到比自己那時所遭遇的還不如,讓他們了解活在地獄的滋味。
 
儘管失去自己的性命與靈魂也無所謂了---跟惡魔簽下了契約。
 
但是...為什麼?
 
內心的那份渴望...。
 
「我果然還是人類吧?...?」
 
臉頰忽然感受到一滴刺骨的冰冷,抬頭望向上方的天空才發現不知何時已是烏雲密佈。
 
雨,一滴接著一滴落在自己的臉頰上,連那份激情也被掩蓋而過。
 
也罷。就讓這雨落在自己身上,讓自己清醒一點吧。
 
 
 
 

 
 
 
 
看著窗外漸漸烏雲密佈起來,賽八斯欽不禁臉色凝重皺起眉頭。
 
其實從早上時就發現謝爾...少爺的身體不太對勁了。
 
這種時候還硬是要外出無一是雪上加霜,但他還是讓他出去了。
 
「......」賽八斯欽不發一語的也離開了屋子。
 
外頭的雨愈下愈大,絲毫不見減弱的跡象。
 
找遍了幾個地方後,終於找到了謝爾的身影。
 
不過似乎是已經失去意識的倒在地上,全身都被淋的溼漉漉的。
 
「少爺?!」賽八斯欽將少年抱起輕拍已經冰冷的臉頰。
 
「...賽八斯欽?」恍惚的眼簾隨即又闔上。
 
「你真是...」讓人頭痛的少爺阿。
 
 
 
謝爾失去意識並沒失去的太久,被賽八斯欽抱回房擦乾身子之後隨即又沉睡了。
 
但由於在外頭待了太久,又加上淋雨導致病情整個惡化起來。
 
「...好熱..」感覺身體每一處都被燒灼著。
 
雖然身體很熱,但還是覺得會冷,拼命拉著被子顫抖著身體為的就是想讓自己好過一點。
 
「少爺,讓我看看。」賽八斯欽望著躺在床上的自家少爺。
 
「...」想到先前不聽勸所得到的結果,少年頑固的裝睡想掩飾內心的不服。
 
看到這情況的賽八斯欽嘴角微微的上揚。
 
透著布料的指尖緩緩來回滑過少年乾澀的唇,在從唇緩緩滑過咽喉直至撫摸敏感的鎖骨...
 
這一連串動作引發少年敏感的身體一陣輕顫,迫使少年睜開眼與眼前的男人對視。
 
「你!...」想開口說話卻被賽八斯欽用指尖抵住了唇。
 
「以少爺現在的這種狀況...,還是多多休息吧。」賽八斯欽笑了笑道。
 
突然地,少年似是下定決心拉住了正準備離去的賽八斯欽。
 
「不要走---」
 
「留在這裡...待在我身邊。」
 
「您知道您再說什麼嘛少爺?」賽八斯欽注視著眼前的少年。
 
「沒關係的。」謝爾忍著身體的熱度固執的說道。
 
「我..快...受不了了..」
 
賽八斯欽無奈的嘆了口氣。
 
「遵命,我的少爺。」
 
激烈的吻使得少年的呼吸更加的急促,乾澀的唇舌只能任由他人擺佈的一張一合,交換彼此口腔間的熱度,溢出的唾液緩緩延著下顎滴落,直到謝爾快失去意識時,賽八斯欽才退出。
 
細細地吻著眼簾及臉頰,延著咽喉輕輕啃噬凸起的鎖骨。
 
對於正處在生病的謝爾來說,敏感的身體有些承受不住。但由於賽八斯欽的體溫略低了點,反而使處在高溫的身子感覺舒服了些。
 
謝爾緩緩移動的身子想縮緊兩人之間的距離。
 
「嗯...」像是不夠似的,謝爾主動吻了上去。
 
「難得您會這麼主動呢...少爺。」
 
「看來生場病也不是件不好的事。」賽巴斯欽在謝爾的耳畔旁低聲說道。
 
「...你這個...笨..蛋..阿....」虛弱的身子分外承受不了一丁點刺激。
 
賽巴斯欽打趣的笑了一笑,脫下了自己的手套露出契約的印記。
 
像是惡作劇般的,輕輕用指尖刮搔謝爾的每一吋肌膚,惹的身下的人兒忍不住弓起敏感的身子。
 
「別...」
 
「真敏感的身子吶。」
 
吻著驚呼的嫩唇,不安分的唇舌轉移舔舐鮮紅瑰麗的乳首輕輕啃噬著。
 
「啊…」
 
惡魔微低的體溫成了最佳的催化劑。
 
「很享受不是嘛?」
 
不安分的手游移到少年脆弱的欲望,像是要安撫般的輕輕含住。
 
「嗯…!」
 
「不..不…要….那裡….恩…阿..」敏感點不斷的被人刺激著。
 
「呵呵,不要是嘛?不過這裡倒是挺老實的呢..少爺。」惡魔還是不忘揶揄身下的人兒。
 
「你!惡…劣…阿…」少年已經無力回應惡魔的揶揄了。
 
惡魔嘴角微微上揚著,手指卻毫無預警的伸入少年的體內。
 
「嗯!...」微涼的刺激讓少年忍不住驚喘了一聲。
 
「身體放輕鬆點少爺…這樣苦的會是您自己…」不等少年的回應,手指便逕自抽插起來。
 
「啊…」
 
隨著手指抽插的律動,少年原本緊皺的眉間似是緩和了些許。
 
見狀,惡魔又將自己的無名指伸入。
 
「唔…!」
 
體內過於被擴大而出現了疼痛感,少年忍不住緊抓惡魔的肩頭。
 
惡魔加快手指抽插的速度,為的就是想讓少年適應這種不適感。
 
「賽..賽巴斯欽…好了..可以了…」少年開口說道。
 
「但是..少爺…?」
 
對於現在謝爾的身體狀況來說,接下來的刺激對他的身體會是一大的負擔,賽巴斯欽難得地露出擔憂的眼神。
 
「沒..沒關係的…我還…撐得住…」
 
「你…快…快點…」少年主動的環抱住惡魔的頸肩,顫抖的催促著惡魔。
 
看到自家少爺的舉動,賽巴斯欽微微一嘆。輕輕用指尖撥了撥少年額頭微溼的灰藍色髮梢。
 
「遵命。」惡魔小心的將少年安置於床上,並把少年纖細的大腿分開將臀部抬起。
 
「哈阿-----!!」惡魔碩大的慾望瞬間貫穿少年身體,劇烈的疼痛遍佈了全身,想脫口而出的呻吟被惡魔的唇給封住。
 
「唔…」少年緊抓著惡魔肩頭的指尖陷了下去,彷彿是想讓惡魔知道自己正承受的疼痛有多少。
 
「少爺您還好嘛?」
 
緊閉的雙眼緩緩的張開,望向正擔憂看著自己的惡魔。
 
「我..沒關係的…快..快點…」少年泛著氤氳的眼神向惡魔催促道,難耐的用雙腳勾住惡魔的背。
 
因生病的關係,謝爾的體內格外溼熱,使得賽巴斯欽碩大的慾望很容易的就進入。
 
「啊…」少年的呻吟似是催化劑般悅耳。
 
賽巴斯欽原本暗沉的紅褐色雙眼,慢慢轉變為鮮豔的鮮紅色。
 
眼神透露出惡魔危險慾望。
 
不等少年的反應,惡魔便粗暴的抬高少年的臀部來回抽插起來。
 
「哈阿!慢一點…阿…」
 
過大的刺激和快感讓少年快承受不住的搖了搖頭。
 
「不..不要…嗯….」破碎的嬌喘聲被惡魔封住。
 
「嗯….」
 
少年不禁去迎合惡魔激烈的律動,想讓自己好過點。
 
「啊…阿…」灰藍色的髮絲無準則的再空中飄逸著。
 
下體激烈的抽插使得穴口溢出交合的液體。
 
隨著時間一點一低的過去,少年的表情似不再那麼痛苦了。
 
賽巴斯欽停下律動,吻了吻少年的眼簾。
 
「嗯…」
 
正當以為已經結束時,惡魔又開始律動起比先前更大的刺激。
 
「啊!...」體內的敏感點不斷被撞擊著,讓少年有股置身於地獄與天堂之間。
 
「我的少爺阿…」賽巴斯欽不斷吻著謝爾肌膚,使得白皙的肌膚上都印滿了鮮紅色的印記。
 
「哈阿….嗯….」
 
彷彿過了很久般,意識慢慢朦朧起來……
 
「賽巴..賽巴斯欽…」少年用雙手捧住執事臉並獻上自己唇。
 
「說好的…要永遠留在我身邊…」謝爾閉上雙眼失去了意識。
 
「……」像是回應般吻了吻少年臉頰上的淚痕。
 
「Yes,My Lord。」
 
 
 
 
 
 
 

 
「呃…」
 
刺眼的光線照在少年還有些稚嫩的臉頰上,強烈的光亮讓躺在床上的少年不得不睜開雙眼。
 
「難得的…好天氣呢。」謝爾望著窗外說道。
 
正想下床起身時,不經意的雙腿無力又跌回了床上。
 
「少爺,您醒了啊。」剛打開門的賽巴斯欽,看到這一幕打趣了笑了一笑。
 
「有什麼好笑的…」謝爾忽然想起意識消失前所發生的事。
 
「怎麼了嘛少爺?」賽巴斯欽用手抬起被髮絲覆蓋住的臉龐。
 
「不要看…」謝爾滿臉通紅的將頭轉向另一邊。
 
正當以為執事已經放過他時,豈料竟被整個抱住。
 
「真難得少爺會這麼主動呢,看來偶爾生場病也不錯。」惡魔惡作劇般的在少年耳畔旁說道。
 
「賽巴斯欽你!....」還來不及反應,正想咒罵的唇又被對方堵住。
 
「呵呵,我勸少爺您還是在休息一下吧。早膳我幫您放在旁邊。」激情過後又如平日般,盡責的執事。
 
「賽巴斯欽。」謝爾望著眼前的執事。
 
「是?」
 
「我命令你不許離開我身邊半步。」
 
看的出賽巴斯欽的唇型微微上揚著。
 
「遵命。」
 
「Yes,My Lord。」
 
 
 
 
 
 

 
-End-











喔喔~~

總算把這坑給填完了!!//

當初也不知道能寫到什麼樣的程度(欸?

其實這篇生病的構想是我之前生病發燒倒在床時的傑作(慢著

真的是好危險----(?)

腦子不正常的時候竟然還能有這樣的靈感!!(不要這臉

我看我是腦袋燒過頭不正常了!!(別這樣(?))

直接在我發燒的腦袋瓜演起來了!!(喂

其實我很紳(ㄅㄧㄢˋ)士(ㄊㄞˋ)對吧!!(望大家(夠了你

是說在腦袋演的很順,用打的根本一點也不順!(欸

尤其在H地方,我打的很含蓄吧(你夠了

別這樣,我可是忍著鼻血邊打的(髒欸你

是說...做的有點太久了讓我有點受不了了(YAY)(何?

到後面的反應就是:「喔唷 你們到底是做完了沒?你們不累我累了^p^/*(竟然(眾毆))

還好有稍微踩一下煞車(冷笑(欸你XD

感覺在裡面還是小小虐了一下小美人-///-(何?)

本來想說~既然身體都這樣了(?)讓賽巴斯醬溫柔一點好了/(哪尼?

不過應該還好吧??

因為要虐人還是要把對方綁起來再嘿嘿嘿....(謎:小姐你腹黑了)

哎呀別這樣腹黑也是我性格/*(被巴

連我朋友都說我外表看起來像小白兔(何?)其實內心是險惡無比的惡魔

我可以當作你在誇獎我嘛?(竟然

好了 希望大家都喜歡呀/我的文筆還不是很好喜望大家見諒和指教了(鞠躬

是說我還有好多圖坑要補...(淚噴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