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ng yu 個人

關於部落格
很多塗鴉和雜七雜八的東西。噗浪是主要活動地帶。一如往昔的嬸嬸者(如有問題和疑問可e-mail→ s039581538@gmail.com 或在噗浪發私噗給我唷!>
  • 4878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艾利。同人文。《給未來的我們,過去的你。》第十七章(第七章)






















     第七章



















 
 
  見利威爾身體的狀況恢復得差不多了後,艾倫終於能放下心了。平時從沒生病感冒過的利威爾這次竟然會生起病來,讓艾倫不禁覺得不是利威爾在工作上太過於操勞,要不就是—利威爾有什麼事情在瞞著自己。


  但艾倫自己也知道,利威爾從不是那麼般坦率的人。或許是身為一位年長者的姿態,沒必要將一些事情告訴身為下輩的他;也或許是因為自身的尊嚴,利威爾並不想讓艾倫看到他所脆弱的那一面。


  (但另一方面來說……說不定自己也是如此?)


  有些事情是必須去確認的。為了利威爾和自己的—未來。艾倫下定了決心,握緊了拳頭,決定去找『那個人』將事情弄個明白。


  「哈?你想去大學那裡?」


  利威爾頓時以為是自己聽錯了,這小鬼怎麼突然間說想跟著他過去那裡?


  「是的。前些日子利威爾生病的時候,幫利威爾跟韓吉小姐請了假,韓吉小姐也說很久沒見到我了。後來想想,我這幾年也好久沒去了,所以一時興起想去。」


  「……隨你小鬼。不過你什麼時候跟那個臭眼鏡感情變這麼好了?」


  利威爾微歪著頭望著眼前的人。當艾倫說出想去找韓吉敘敘舊時,利威爾露出有些不耐煩和暴躁的神情。


  (不會是吃醋了吧?)


  艾倫看著利威爾皺著眉頭將臉給別了過去問著問題,忍不住笑了。


  「利威爾放心好了,我只會喜歡利威爾一個人的。其他的人我可不要。」


  「你這小鬼……一大清早的是在說什麼蠢話。」


  聽到這段話,灰黑色的眼眸忍不住轉頭回來瞪著艾倫看著。


  「算了,你也大了。你想做什麼事情我也不該干涉的太多。」


  儘管利威爾自己都這麼說,但看的岀來還是有點不太高興。想必還是生氣了吧?從小的時候開始利威爾就很討厭韓吉靠近艾倫了,而利威
爾總跟他說,韓吉會把他抓去做實驗,所以不准艾倫跟韓吉那傢伙靠得太近。但討厭歸討厭,利威爾和韓吉兩人交情很深厚倒是真的。要不然也不會允許韓吉時常跑到他的辦公室去,若是換成其他人,早就被利威爾給丟了個出去了吧。



  這一天的假日,利威爾剛好又要去學校裡工作,便帶著艾倫一塊過去了。


  「小鬼,等等我還要去開會,看你是要先直接去找那個臭眼鏡,還是要待在我辦公室裡,隨你。」


  說完後利威爾便將目光放回桌上的公文上,仔細審視著上頭寫著的內容。


  「我知道了。」


  艾倫環顧了一下利威爾工作的場所。


  (還真是跟以前一樣一點都沒變……)


  桌子和窗戶都一塵不染的,看得出利威爾幾乎每天都有擦過一遍
吧?辦公室裡的東西也擺放得很整齊又簡便,該是公文夾的就都整齊的
堆疊起來放在書櫃內;還沒處理好的文件就擺放在自己的辦公桌上,用迴紋針或文具夾固定起來收放好。



  其實一看也可以看得出利威爾是個工作狂呢。辦公室裡除了文件和公文外,就只剩下一些授課需要用到的教材以及文獻的資料。雖說也有其他的雜誌和刊物,但都是些商業雜誌和研究專刊之類的。不過除此之外,辦公室裡的窗戶旁還放有幾盆的小盆栽,看得出每盆的盆栽都生長得不錯,想必利威爾每天來學校都有在照料著它們吧。


  「叩叩!」


  聽見敲門聲的艾倫隨即去幫忙開了門。


  「那個……利威爾教授不好意思,這邊有幾個研習的內容想請你看看……!」


  佩特拉以為開門的人會是利威爾,但隨後看到眼前的人是艾倫後不禁睜大了眼睛。


  「小弟弟是你阿!你怎麼會在這裡?」


  在一旁的利威爾看到佩特拉的反應後則開口問道:


  「怎麼?你們兩個認識嗎?」


  「阿阿利威爾教授你跟這個小弟弟是……?」


  佩特拉望了一下眼前的艾倫後便又望著利威爾看著。

  「……我家的小鬼。」


  豈料佩特拉聽到利威爾所說出的話,誤以為艾倫是利威爾的兒子。


  「原來如此……沒想到教授已經有個這麼大的小孩了阿。」


  「等等!我跟利威爾完全沒有血緣上的關係!」


  艾倫忍不住開口想向佩特拉解釋,希望誤會不要在加深。


  「咦?」


  「這小鬼是我從孤兒院領養回來的,從他六歲的時候。」


  利威爾平淡的口吻,像是在說著沒什麼大不了的事情一樣。望了望放在牆上的時鐘後,對著兩人說道:


  「你們兩個先慢慢聊,我要先去開會了。」


  「請等一下利威爾教授!請問教授是要去開行政會議嗎?」


  利威爾頓時打住了腳,看著叫住自己的佩特拉。


  「?沒錯。」


  「那請問……能跟教授一起過去嗎?我剛好也要去那邊幫忙呢,利
威爾教授。」



  佩特拉靦腆的笑了一笑。


  「那就一起走吧,時間也差不多了。」


  正當佩特拉準備要跟著利威爾離去時,像是突然想起了什麼般,佩特拉連忙轉頭對著站在辦公室一偶的艾倫說道:


  「阿對了,忘了問你了呢小弟弟,我叫做佩特拉,是這裡的助理教授,你呢?」


  「艾倫,艾倫˙耶格爾。」


  望著兩人離去的身影……不知為何讓艾倫有些焦躁了起來。一方面是希望佩特拉不要將自己倒在人行道上的事情告訴利威爾;一方面則是看到剛剛佩特拉對利威爾的態度,很明顯地,佩特拉對利威爾是抱持著有好感的。


  (但是看得出來佩特拉小姐……並沒有以前的記憶。)


  想到這邊的艾倫忍不住苦笑了起來。


  (不論是一千多年以前的利威爾……兵長,還是現在身為教授的他,都還是這麼受歡迎呢。)














 
 
  「你跟艾倫那小鬼是怎麼認識的?」


  利威爾邊走邊問著跟在身後的佩特拉。


  「阿說起來……我覺得這事情還是得讓利威爾教授您知道比較好,畢竟利威爾教授您是艾倫的監護人。」


  佩特拉有些忐忑不安,望著利威爾的背影。


  利威爾停下了腳步,轉身過去。


  「什麼事情?」


  「前些日子我恰巧經過利威爾教授您家附近,那時經過人行道時,發現一位老奶奶蹲在地上,而老奶奶的旁邊則躺著一位少年,那個少年的表情看起來很痛苦、很難受的樣子,於是我連忙上前去查看了一下狀
況。」



  「……」


  「還好過了一陣子那位少年終於恢復了意識,我跟老奶奶和其他路過的人才鬆了一口氣。而那位少年就是—艾倫。我跟艾倫那孩子之間是這麼認識的,利威爾教授。」


  那小鬼竟然……發生了這種事情嗎?利威爾聽到佩特拉說完話後不禁眉頭深鎖著。


  看著利威爾一臉沉悶的模樣,佩特拉急忙開口道:


  「阿阿利威爾教授您先別生氣,我想艾倫那孩子是不想讓您擔心所以才沒告訴您的。換作是我,我可能也不敢回去跟家裡的人說呢。只不過……那孩子的身體狀況還是要多注意一點比較好呢,畢竟會突然倒下去話…感覺不太好呢。」


  「……我知道了。」


  艾倫……。















 
 
  「叩叩!」


  「請問……韓吉小姐在嗎?」


  艾倫敲了敲韓吉辦公室的門。


  「喔喔艾倫阿!好久沒看到你了~看起來你好像又長高了不少?怎麼拉?今天怎麼有空跟著利威爾過來?對了,怎麼沒看到利威爾人呢?」


  韓吉望了望艾倫的身後。


  以往都是利威爾帶著艾倫過來的,因此現在沒看到利威爾這點讓韓吉感到有些奇怪。

  「利威爾他……先去開會了。」


  「原來如此!那這樣現在不就是我跟艾倫獨處的機會嗎?哈哈哈~艾倫有甚麼問題盡量問沒關係的!還是想談心什麼得都可以喔!」


  「那個韓吉小姐……不、應該說韓吉分隊長,我想跟您確定一件事情。」


  流轉的翠綠色的雙眸間,頓時散發出一股堅毅。韓吉聽到艾倫這句話的瞬間,原本嘻皮笑臉的模樣頓時全都收了起來。


  「先進來吧艾倫,一直站在門外邊也不好。」


  「好的。」


  接著艾倫便走進了韓吉的辦公室,將門給關上。這還是頭一次進到了韓吉的辦公室,雖然不像利威爾那般整齊,但至少還是有著可以坐著的地方以及很明顯看得出是辦公桌的桌子。其他地方則堆著實驗用的樣品及空的玻璃罐,如果猜得沒錯,韓吉應該是專攻自然或化學領域方面的教授吧?感覺跟以前很像呢。


  「先隨便找個地方坐艾倫。哎~?看來又得找個時間整理整理東西了,嘿咻!」


  韓吉邊說邊把雜物搬到一旁的角落堆放著。看著韓吉收拾的模樣,艾倫露出了笑容。


  「韓吉小姐……不、分隊長,您跟以前一樣一點變也沒有呢,還是很喜歡實驗跟研究。」


  「哈哈~!那可當然!還是實驗什麼的最有趣了你說是不是阿艾倫!」


  「對了艾倫,你想起來多少了?」


  韓吉拉了張椅子坐下後問著眼前的少年。


  「這……感覺還是零零星星的,但是已經慢慢地有印象了。」


  「喔?那利威爾那傢伙知道嗎?」


  「不、不知道。因為我不確定利威爾……兵長他,是否還有一千年前的記憶,所以才想跟您確認看看。」


  「這樣阿,原來如此。不過話說回來了,你怎麼就知道我有以前的記憶呀,艾倫?」


  「這個……其實我是半猜測的。上次打電話給您聽到您說,叫我別讓兵長在一人背負著太多的事情……。」


  「哈哈,看來我的暗示還蠻有用的。」


  「暗示?」


  「沒錯,其實我那時也是保持著試試的態度,沒想到你已經慢慢地想起來了艾倫。確實,利威爾跟我一樣,一直都記得千年前的事情喔。」


  「……原來如此,所以利威爾那時在孤兒院所看到我,才會二話不說的就領養我。」


  艾倫想著那時的場景,忍不住笑了。


  「對呀!說實話,那時聽到他說收養了一個小孩,還以為他腦筋終於不正常了!以前那個人人都害怕的士兵長,現在竟然說要照顧一個小孩?!那小孩不被他踩死在地上才怪!!阿哈哈~!」


  韓吉拍打著桌子大笑著。


  「嘛~不過後來知道那個小孩是你了之後,倒也覺得利威爾這麼做比較妥當點。看這麼小的一個小孩沒人可以照顧,叫誰看到都會不忍的。」


  「韓吉分隊長……」


  「好啦,你也知道利威爾的一番苦心了艾倫,什麼時候要告訴他阿?」


  艾倫搔了搔頭。


  「我……其實不知道該怎麼向他表明才好,韓吉分隊長。」


  「也是……利威爾那傢伙也不知道會有什麼反應?不曉得是會高興
的痛哭流涕呢?還是說直接把你像以前在審問廳那樣好好的痛毆、痛踢又痛踩你幾腳?」



  艾倫聽到韓吉所說的話,忍不住吞了吞口水,冒起冷汗來。看到艾倫這副模樣的韓吉忍不住大笑了起來。


  「阿哈哈~!我亂說的拉艾倫,瞧你一臉可緊張了。不過阿艾倫,既然你現在還不想讓利威爾知道你已經恢復記憶了,在他面前可別再叫我分隊長了喔~況且我現在也已經不是分隊長的身分了,只是一所大學裡的教授呢。」


  「我知道了,韓吉分隊長。那個……我還有一些事情想請問您。」


  「喔?」


  「為什麼……一些人想得起來一千年前的事情,而一些人卻沒辦法呢?」


  「比如說?你看到了誰呢艾倫?」


  「佩特拉前輩。」


  「喔喔原來如此,原來你們已經有照過面了。確實,一千年前的記憶並不是每個人都有的,但是艾倫,你覺得這是為什麼?」


  韓吉反問了艾倫。艾倫思考了好一陣子,搖了搖頭。


  「哈哈,這就對了艾倫!我跟其他人一樣都不明白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呢!阿哈哈哈~!」


  聽到韓吉這麼說,艾倫愣愣地看著眼前正在大笑的人。


  「但是艾倫阿,你不覺得這是個好機會嗎?」


  「好機會?」


  「沒錯,是個彌補一千年前的機會阿艾倫。那時無法在繼續進行下去的事情,那就在現在這裡再繼續延續下去阿,利威爾也是這麼想的吧?畢竟那傢伙在那之後可是……」


  韓吉說到這裡便沒再繼續說下去。


  「韓吉分隊長?」


  見韓吉難得的打住話沒再繼續說下去,艾倫直覺得不對。


  「你難道……對那時候的事情不記得了嗎艾倫?還沒想起來那時候的事?」


  韓吉看著艾倫。


  「我……其實對一些部分的事情,還不是能夠憶得起,韓吉分隊長。我的另一個問題就是……兵長他後來……真的死了?」


  眼前的人嘆了一口氣。


  「沒錯……利威爾那時確實是死了艾倫。不過我想這一部分,還是得由你自己想起來比較好。雖然可能會是個很痛苦的回憶。」


  艾倫將頭給低了下來。


  「……我知道了,韓吉分隊長。」


  其實艾倫隱隱約約知道,利威爾一千年前在自己的面前死去。只是彷彿下意識裡有道門並上鎖了般,將那段記憶給牢牢的塵封住,不讓他去碰觸那最深層的傷痕。


  「我說艾倫阿,雖然以前失去了,但並不代表就全無希望了。這也或許就是為什麼,我們現在又能聚在一起的原因。不管想不想得起來,至少現在無疑是個全新的開始不是嗎?利威爾那傢伙這次可真的要拜託你好好照顧了,艾倫!」


  韓吉對著艾倫笑著。


  「……那是當然的!」


  一千年前無法守護住的事物,現在,終於可以好好得抓住了。


  「阿對了,只顧著跟你聊天呀艾倫,有個人也很想見見你呢。」


  韓吉頓時想起某件事情。


  「?」


  艾倫抬起頭望著韓吉,露出有些困惑的表情。


  「那個人是—」












































文末:


(2013/12/26)已進行第二次校正。


(2013/10/20)已校稿完畢!QwQ


(2013/8/30)哇阿,為了要接後面的劇情,


這章硬是破了四千字!


接下來會是誰想見小天使呢w


我想應該很好猜(真的嗎?)


這幾天又新畫了一張艾利的圖,


所以會更得比較慢(好意思#


不過我還是盡量保持一.兩天就更文嚕QQ


要不然眼看開學的時間緊迫了,


想快點把這故事完成QwO


話說,這還是我第一次寫得這麼長篇的故事(?)


雖然寫的是同人不是原創(欸


不過還是希望正在閱覽得大家都會喜歡QwO


至於說好的H文(?)


放心,後頭一定會有的(欸阿)


然後一定也會在標題標有R-18(等等#)


下章我們再繼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