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ng yu 個人

關於部落格
很多塗鴉和雜七雜八的東西。噗浪是主要活動地帶。一如往昔的嬸嬸者(如有問題和疑問可e-mail→ s039581538@gmail.com 或在噗浪發私噗給我唷!>
  • 4878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艾利。同人文。《給未來的我們,過去的你。》第十八章(第七章)
























  聽著韓吉所指出的路徑,艾倫走到了目的地。只是……沒想到竟然會是那個人。那個人像是能看穿所有的人、所有的事物一樣般高深莫測,但也正是如此那個人才會如此受人尊敬吧。艾倫在內心裡面想著。


  「不過艾倫阿,你確定現在要去找他嗎?說不定不在呢,也沒事前通知一下他。」


  「沒關係的……我決定賭賭看這機率,既然今天都過來這邊了。」


  艾倫將五指給張了開來,隨後用力握緊。


  韓吉也絲毫沒有阻止艾倫的意思:


  「阿阿這也倒是沒錯,那就去吧艾倫。」


  想著韓吉對自己說的話,艾倫決定去賭賭看,且不論這人在或不在對自己來說也完全沒有任何的損失。至少今天已經知道了最重要的部分了,就是利威爾一直都記得千年前的事情。


  「阿,忘了跟你說了艾倫,進去之前先去旁邊的處室,去問問看秘書那個人在不在。畢竟那地方也不是一般人平時會進出的場所。是說秘書也是個熟人所以不用太過緊張了,艾倫。」


  「熟人?」


  「對,包你有驚喜!阿哈哈~!」


  韓吉擺明了希望自己先去找那位秘書照個面。不過也確實,不先問問看秘書那個人在不在,直接就闖進去也不太好。


  艾倫踏進了處室的門口,敲了敲門板。


  「叩叩!」


  「不好意思,我有事情想找埃爾文團……不、是校長,請問他人是否在……?!」


  艾倫定下眼看後赫然才發現眼前……這不是三毛分隊長嗎?!


  (所以韓吉分隊長才說秘書也是熟人,原來是指這個意思嗎?)


  艾倫突然覺得這所大學……說不定是調查兵團在現代的另個據點。有如此巧合之事嗎?本以為利威爾和韓吉只是偶然在同一所大學裡任教,而佩特拉前輩也只是湊巧在這邊當助教罷了,沒想到剛剛才聽到韓吉分隊長說,其實埃爾文團長是這所大學的校長,忍不住讓艾倫吃了好大一驚。


  「找埃爾文?」


  三毛立刻從椅子上起身,望著眼前的少年好一陣子。這讓艾倫覺得有股熟悉又不舒服的既視感。之後果然見三毛走到了艾倫的身後,聞了一聞,先是皺起了眉間托起手像是在思考事情,隨後又將手給放下。


  「有『以前的氣味』呢少年。」


  「以前的……氣味?」


  (三毛分隊長的意思應該是在說自己有……千年前的記憶吧?)


  「埃爾文他正好剛開完會議回來。」


  三毛簡潔的說著,並拿起放在桌上的電話的話筒,撥了出去。


  「有客人埃爾文,是位少年。」


  電話另一頭則傳來了熟悉的人聲,但聽不清楚是在說些什麼。


  「好了,你可以進去了。」


  三毛將電話筒放回後,用手指指著門邊,意旨艾倫可以進去找埃爾文了。


  「好的,非常謝謝你!」
 















 
  艾倫敲了敲校長室的門後便獨自走了進去。一進去便看到眼前的人……正背對著自己,望著透明的玻璃窗外。


  「埃爾文……團長。」


  「你可終於來了,艾倫。」


  埃爾文轉身過來,用淡藍色的眼珠望著站在自己面前的少年,之後伸出手,指向旁邊的沙發。


  「先坐吧。」


  「好。那個埃爾文團長……您早就知道我會來了嗎?」


  埃爾文笑道:


  「算是也算不是,艾倫。只是知道有一天,你一定會站在我的面前,像這樣子來找我的。」


  (果然……埃爾文團長還是這般,讓人摸不清楚,也看不透是在想些什麼。)


  艾倫看了看眼前的沙發後,隨即坐了個下來。望著桌上擺放著精美的素色瓷器茶壺,艾倫吞了吞口水,頓時覺得自己有些口渴了。


  「不好意思埃爾文團長,請問這能喝嗎?」


  「沒問題,當然可以。」


  埃爾文瞇起了眼睛笑了笑。


  「艾倫,你現在也還是喜歡利威爾吧?」


  埃爾文冷不防冒出這一句話,讓正在喝著茶的艾倫頓時被嗆了一下。


  「那、那是當然的埃爾文團長!就算過了幾千年還是幾萬年,我依然還是喜歡利威爾兵長的!」


  「那我就放心了,艾倫。這點也跟以前一樣沒變真是太好了。」


  「?」


  艾倫有些不解的望著眼前的人。


  千年前—


  「利、利威爾兵長,我喜歡你!請您跟我交往吧!!」


  眼前的少年豪不畏懼地,跟自己的長官告了白。


  「哈?你在說什麼蠢話阿臭小鬼?滾回去娘胎早生個十年再來吧。」


  利威爾用凶惡的眼神瞪著眼前比自己還高的少年。


  「兵、兵長!我是真的很喜歡您!!儘管我的年紀比您還小了一些,但是這不成問題的!!」


  聽到艾倫的話後,利威爾的眉間皺的又更深了。


  「混帳小鬼……你知道自己在說些什麼嗎?」


  「聽著小鬼,我不知道你是不是也跟其他人一樣,誤把尊敬和崇拜
當成是戀愛了?在兵團中跟你一樣跑來告白的人也多的事,但是全都是
一群分不清自己內心感覺的蠢貨!勸你還是早點回去,明早還有訓練,別被一時的情感給沖昏了頭,影響明天的訓練!」



  但艾倫依舊還是不死心道:


  「但是兵長!我是真心的!我一直都對您……唔哦!」


  豈料話還沒說完,利威爾就一個拳頭狠狠地揍了過來,並順勢將腳踩在了艾倫的臉上。


  「看來有必要好好的糾正你的腦袋一番了……艾倫!」


  「兵長……不論你怎麼踢我和揍我……我還是喜歡您阿!!」


  艾倫將臉抬起,用自己的那雙綠眸,努力地凝視著正踩著自己的灰黑色雙眼。


  一時間,利威爾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錯覺,看著艾倫那雙翠綠色的
雙瞳,竟慢慢轉變成了金色,一種能震懾人感官,有如野獸般會吞噬自己的眼神。



  喔……?還不賴嘛。利威爾在內心如此地想著。


  「也罷,既然是頭野獸,就得用管教野獸的方式,畢竟野獸是聽不懂人話的!」


  利威爾說完話後又踢打了艾倫幾腳。


  「!!」


  霎那間,艾倫竟抓住了自己的腳踝。


  「兵長……我對您的感情,並不是尊敬也不是崇拜。雖然剛開始的確一直都在景仰、尊敬著您,但漸漸地目光卻愈來愈離不開您了,喜歡您的感覺,一天天的一直在膨脹著。就算您現在不肯相信我,總有一天,我一定會讓兵長您了解到,我是有多麼地喜歡著你!!」


  金黃色的雙眼堅毅地揪著眼前的人不放,讓利威爾突然有種自己才是獵物般的錯覺,彷彿要被眼前的獸眼給吃掉了般,難纏。


  「嘁,隨你。」


  利威爾將腳給抽回,轉身的逕自離去。


  「等、等等我阿兵長!」


  少年起身後拍了拍衣服上的灰塵,隨即追趕了過去。


  在這之後艾倫還是一直纏著利威爾不放,這讓利威爾頭痛到了極點,只想讓這傢伙閉上那個直說喜歡來、喜歡去的嘴臉。


  「?怎麼了利威爾?」


  正在和利威爾討論下次壁外調查計畫的埃爾文,看著眼前有些心不在焉的人。


  「……沒事,最近被一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小鬼弄得有點頭痛。」


  利威爾從椅子上起身,走向了窗邊。


  「原來如此,你還真是受歡迎呢。」


  望著窗外的利威爾看著下方正在搬運東西的少年。少年旁邊還跟著幾個似乎是同期一起進來的孩子。


  「艾倫!」


  看著金色短髮的少年從身後叫住自己,艾倫忍不住驚訝道:


  「阿爾敏!」


  而轉過頭來才發現,金色短髮的少年身邊還跟著一位黑色短髮的少
女。



  「阿爾敏和米卡莎!你們去城內回來了嗎?」


  阿爾敏和米卡莎暫時被分配到調查兵團的其他單位,今天一早便去城內裡忙著,看樣子應該是忙完所以回來了。


  「對呀,艾倫。」


  米卡莎望著艾倫手上抱了一疊的東西,開口問道:


  「艾倫你……在搬東西嗎?」


  「是阿,等等還要去搬其他的東西呢,這還只是一小部分。」


  艾倫看著眼前自己抱的厚厚一疊文獻資料,看樣子……應該是古書?


  「艾、艾倫……不介意的話我們幫你吧?」


  「這……」


  「艾倫是要把這些東西搬去調查兵團東側的資料庫吧?我們正好也忙完了沒事,可以一起幫忙。」


  阿爾敏笑著。


  「那就謝謝你們了!」


  「不會……只要是艾倫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


  米卡莎小聲的說著。


  利威爾看著樓下不遠處的三個人,雖然聽不到在說些什麼,但每次那頭暗褐髮色的少年,總是吸引住自己的目光。


  「……?利威爾?」


  埃爾文又叫了幾次,利威爾這才回過了神。


  「抱歉……說到哪邊了?」


  利威爾看著手上拿著的資料。埃爾文看著窗外那幾個走在一起的少年和少女們笑道:


  「是艾倫那孩子嗎?」


  「嘁。」


  「很少看到有如此直率的少年了,利威爾。」


  「只是個讓人頭痛的小鬼罷了。」


  見利威爾的樣子,雖然一副很不耐煩的模樣,不過應該是很喜歡艾倫那孩子了,埃爾文如此地想著。

 















 
  「艾倫,自從你那時加入了調查兵團後,利威爾的戾氣就漸漸減少了許多。」


  回憶起這段往事,埃爾文不禁微笑了起來。


  「原來埃爾文團長您……在那時都看到了?」


  「其實也不算是,有一部分是觀察;另一部分則是聽來的。」


  聽到這裡的艾倫不禁好奇起埃爾文團長……會是從誰那裡聽來的?


  「對了埃爾文團長,為什麼利威爾兵長、韓吉分隊長、三毛分隊長和佩特拉前輩們全都在這所大學裡?真的只是巧合?還是……?」


  艾倫半猜測的望著眼前那雙淡藍色的雙眼。


  「艾倫,不覺得大家又能聚在一起一塊生活著是件好事嗎?」


  埃爾文笑著又轉過身望向窗外。


  「所以果然是埃爾文團長您……?」


  「沒錯,是我又將大家給找回來的。儘管不是全部的人,但也已經足夠了艾倫。」


  「那埃爾文團長,您對那些沒有以前的記憶的人又有什麼看法呢?就算前輩們沒了記憶,您也會將他們都找過來這裡嗎?」


  「當然會,艾倫。就算沒了記憶,但身體卻會記得一些事情的。自身的感覺,是騙不了任何人的,這也是我為什麼還是希望大家能聚在一起的原因之一。」


  (感覺……埃爾文團長還是這般深不可測。)


  艾倫繼續問道:


  「自身的感覺?」


  「沒錯,就像六歲的你看到利威爾那般。」


  艾倫想了想……六歲那時頭一次見到了利威爾,不由自主的就冒出想跟著這個人的念頭以及……喜歡的心情。就是指這種感覺嗎?但艾倫想不通另一點。


  「埃爾文團長您怎麼會知道我六歲時的事情?」


  照理來說,應該只有利威爾和他自己知道,以及那時一起在孤兒院所生活過的阿爾敏、米卡莎和後來的韓吉分隊長幾人知道這件事情。


  「因為我當時,也有跟著過去孤兒院所那邊訪視那些孤兒喔,艾倫。」


  艾倫聽到埃爾文團長的話忍不住大吃一驚:


  「欸?!原來團長您?」


  「那時看到利威爾獨自一人,步出了孤兒院所的大門說要幫忙去找個失蹤的孩子,我也沒阻攔他,就讓他去了。只是沒想到,找到的那孩
子竟然是你,艾倫。」



  「……原來如此。」


  「羈絆是很強的,艾倫。就算六歲的你還回想不起一千年前的記憶,但身體的感覺卻一直都會記得以前的事情。」


  (所以說在孤兒院所的那段日子,會跟阿爾敏、米卡莎變成好朋友也是因為這樣嗎?)


  彷彿是認識了好久一般……。


  「埃爾文團長,我還有一個問題。」


  艾倫決定,還是連這個問題也一併詢問眼前的人。


  「一千多年前……的那場戰役,我後來怎麼了?」


  艾倫並沒將利威爾死的事情說出口,而是想得知後來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情。雖然憶不起那段回憶,但說不定能藉由他人的陳述間接的回想起來。一開始雖然有問過了韓吉分隊長,不過看著她的態度,似乎是不太想提起,所以就試著換問看看埃爾文團長。


  「艾倫……你看到利威爾變成那樣後,就整個人發狂起來了。」


  埃爾文平淡地道出當時所發生的事情。


  「……」


  「我想你自己最清楚不過了艾倫,並不是你失去了那段記憶,而是你自身不願想起那段記憶。」


  艾倫抬起頭望著埃爾文。而內心隨著埃爾文團長所說出的話了,忍不住又開始躁動了起來,泛起一陣又一陣的漣漪。


  (埃爾文團長說得沒錯……是我自己的內心一直在逃避那時的回憶……)


  不肯相信利威爾兵長死了的事實。


  突然,亞妮對自己所說的話又浮現在腦海間—


  「你那時堅定不移的眼神都到哪去了?想把全部的巨人都驅逐掉的意念又到哪去了??


  還有你獻上心臟到死都想保護的那個人?你也忘了吧?


  (不,怎麼可能忘的了?怎麼能忘得了利威爾兵長?)


  噩夢不斷,從小時候就經常被驚醒,但自己總是像在逃避似的,認為一切都只是場夢境罷了。自從又跟利威爾相遇、被他收養後,噩夢頓時減少了許多。但前些日子又開始,糾纏著他不放,彷彿是在告訴自己,夢境裡的一切才是真實。


  也因亞妮那時找上了自己,不斷逼問著自己問題,他才能夠間接回想起來一千多年前的記憶—那個殘酷又不能割捨的現實。





































文末:


(2013/12/28)已進行第二次校正。


(2013/10/20)這章有些小幅得更動,將第八章(十九章)得開頭一小段移到了第七章(第十八章)來了。劇情沒更動唷!QwQ


(2013/9/01)這章就先斷在這兒了,


要不然我覺得就算破四、五千字也打不完這章,


因為還要接以前發生的事情!!<欸阿


很抱歉,其實本來昨晚就應該要更的


但是臨時家中發生了點狀況


從醫院回到家中就已經晚上十一點多了((躺地


欸欸好了,希望大家都能不嫌棄的看下去QwO


其實有時候覺得,打的角度還挺利艾的(?!


但是我明明打的就是艾利阿阿阿((抱頭(欸阿


事實證明不論是艾利還是利艾,


有時並沒太大的差別(喂#


差別只在於在床上的時候(欸你###


其實讓團長出來根本是讓團長當好爸爸的角色(ry


後面突然想讓利威爾做到爬不下床耶怎麼辦A_A(等等#######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