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ng yu 個人

關於部落格
很多塗鴉和雜七雜八的東西。噗浪是主要活動地帶。一如往昔的嬸嬸者(如有問題和疑問可e-mail→ s039581538@gmail.com 或在噗浪發私噗給我唷!>
  • 4878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艾利。同人文。《給未來的我們,過去的你。》第二十一章(第九章)






















     第九章






















 
 
  「看來這次壁外調查的時間,會持續個好幾天呢。」


  韓吉一手拿著報告書說著。


  「不過這次可真幸運阿利威爾!剛好被分配在同一個調查的領域,可以一起行動呢阿哈哈哈!」


  利威爾對著眼前哈哈大笑的韓吉昨舌道:


  「嘁,壁外調查向來不都是全員一起行動的嗎,臭眼鏡?」


  「欸欸話是如此沒錯,但你不覺得壁外調查比起在城內的任務更能讓人感到興奮和喜悅嗎?!」


  韓吉說到這裡忍不住興奮的握緊了拳頭。


  「哈?妳的眼裡根本就只有巨人吧眼鏡。」


  「能在去抓幾個實驗品回來又沒什麼不好阿!況且利威爾~能跟艾倫那孩子一起行動耶!你不高興嗎?」


  「……完全沒有。」


  利威爾一手托著臉頰,望向窗外的天際,看了好一陣子。


  能一起行動是很好沒錯,但……任務歸任務,可不是兒戲。況且一定會遇到巨人和一些意想不到的突發狀況,說是壁外調查但真正說起來,還是一場需要拚命的戰鬥。雖然早在幾年前得知了,人類其實就是巨人一事,但目前還是有太多的謎團尚未解開。而艾倫就是擁有這巨人之力的一員,雖然剛開始還不是很能控制這股力量,但經過這幾年的訓練下來,已經能駕輕就熟了。


  不過……說每次壁外調查沒人犧牲,那絕對是騙人的。因此就算能一起行動,也是要抱持著有必死的覺悟。事情的發生是很難預料的,誰也說不準。利威爾想起了七年前舊利威爾班被殲滅一事。


  最後的最後,只剩下了自己和艾倫兩個人。


  「欸欸利威爾~怎麼了嗎?」


  看著利威爾突然一臉沉悶了起來,雖然本來的眼神就很凶惡了,又一天到晚皺著眉頭,但韓吉還是忍不住開口問道。畢竟利威爾這人就算真有什麼事情,也不會坦率的說出口的。管教下士和新兵的話倒是很會說,人人都曉得利威爾在以前可是個流氓出生的,不聽話的下場可想而知。不過現在大概也還是只有那個孩子不怕他吧?


  「沒事。話說妳哪時才要滾出去阿臭眼鏡?」


  「別這樣嘛利威爾~我拿個報告給你竟然也要趕我走!?」


  「再不趕妳出去,妳肯定會賴在這裡不走的。況且我還有一些事情要處理,妳再待在這裡,我的耳根會不清淨的臭眼鏡。」


  「真小氣!利威爾還真是個薄情的傢伙~算了,我也差不多要走了,我還要去看看實驗品們,才不會賴在你這邊的!!」


  韓吉說完後便離開了利威爾辦公的房間。看韓吉的樣子肯定是前些日子又去活捉了幾隻巨人吧?這臭眼鏡……還是一樣喜歡些奇奇怪怪的東西。利威爾皺起眉頭想著。


  身為調查兵團的一員,早已將生死看得很開了,但是……


  —「利威爾~能跟艾倫那孩子一起行動耶!你不高興嗎?」


  韓吉的話在耳畔旁響起。


  高興?或許多少有吧。畢竟兩人能見面的時間並沒有很多。在七年前艾倫還被列為不確定因素時,是由他負責監管艾倫的沒錯,以防如果艾倫突然巨人化暴走時,還有他這個士兵長能直接削掉艾倫巨人化後的後頸,將人從肉塊裡給拖出來。


  但是經過了這幾年,隨著艾倫已經能自己控制這股力量,不確定的因素也早已被隨之排除,當然也就不用讓他這個士兵長監管了,因此會分開行動是一定的。現在,隨著艾倫被升格為分隊長後,兩人終於有機會能一起待在最前線了。


  希望這次的壁外調查能平安的回來……利威爾如此的想著。


  隨著壁外調查的消息公布了出來後,眾人在這幾天內,將需要的物資和馬匹都調配好了後,都已有萬全的準備。就等著明天將羅賽之門的城門開啟的那一刻,可以盡情地向前方奔馳著,奔馳著未知的一天。


  —隨著那天的到來。
 














 
  「艾倫!」


  米卡莎露出鮮少有的緊張感,叫住了艾倫。


  眾人騎著馬匹出了城外後不久,就見米卡莎騎著馬匹來到了艾倫身旁,似乎是想告訴艾倫些什麼事情。


  「怎麼了嗎米卡莎?」


  「……感覺這次調查有點不太對勁,你要小心一點艾倫。阿爾敏那邊我等一下會過去跟他說的。」


  「不太對勁?」


  艾倫大概猜想到米卡莎所指的意思了。


  「對,總之你要小心一點。」


  見米卡莎小聲說完話後便又騎著馬繞去了兵團的別處。


  艾倫望向了前方不遠處的利威爾和韓吉等人。


  (兵長他們……應該知道了吧?不過米卡莎他們還真是敏銳。)


  事實上在壁外調查的前一晚,艾倫才接獲了兵團內的密報通知。其實這次壁外調查主要的目的是—要將兵團內可疑的份子給揪出來。這事情只有調查兵團的主要幹部們才知情,而米卡莎他們因為還是班長,所以尚未得知這件事。但積年下來的經驗和直覺告訴著她,此次的壁外調查肯定並不單純,從出城門後兵團的行徑路線就可以察覺到了,相信阿爾敏和其他同期的同伴們也一定是如此想著的。


  (希望這次的傷亡不會跟七年前那次壁外調查一樣。)


  (利威爾班的大家……為了不要再讓悲劇發生,我一定會守護住的。)


  艾倫看著利威爾的背影,握緊了手上的韁繩。


  利威爾騎著馬對著在一旁的男子說道:


  「喂,埃爾文……這次真的揪的出那傢伙嗎?」


  「要相信這次,利威爾。」


  見埃爾文沒在多說什麼,利威爾也沒再多說下去。


  「阿哈哈哈~揪出那個人之後我肯定要好好的,將他全身上下都研究一番!」


  「混帳眼鏡,還不確定那個人是不是人類前先不要輕舉妄動!」


  「欸欸真是的利威爾~人家只是開玩笑的而以嘛~要是真的是巨人,先抓來研究一番也不遲阿!」


  早在這次壁外調查的半年前,調查兵團的幾位主要幹部們,早已對這個可疑份子展開了行動。明明在幾年前已經將羅賽之牆的入口給堵了起來了,但這一、兩年下來,卻還是發生過有四、五隻的巨人竟憑空出現在羅賽之牆內,頓時鬧得人心惶惶。慶幸當時有進駐兵團及時的通報和調查兵團即時進行的斬殺動作,才讓傷害的範圍得以降至最低,所幸沒有人員傷亡,這已是不幸中的大幸。


  但唯一想不通的一點是,巨人怎麼會憑空出現在城內?若是羅賽之牆的牆壁有破洞和破損,那進駐兵團的人員肯定是第一個發現並通報的。但後來經過進駐兵團人員一一的檢查牆壁後,並沒有發現任何的異狀。排除任何的可能後,得到了一個結論。若不是野獸型巨人搞的鬼…那就是目前在三個兵團內,還有內奸存在著。也或許是潛入了人民裡,偽裝成了平民藏身起來也不一定。


  在調查兵團這一年的過濾下,已將後者的可能性給排除了。那現在就只剩野獸型巨人和……兵團內可能存在的背叛者了。自從七年前的事件發生後,原本以為已將那幾個潛入羅賽之牆內,擁有巨人之力的人都揪出來了,想不到還是有殘存的餘檔。


  但也或許是……另一個新的威脅正在悄悄地潛入。


  大約在半年前,接獲密報說有可疑的份子出沒在羅賽之牆附近。聽目擊者所陳述的看來,那個可疑份子大概每過一陣時間,就會出現在羅賽之牆的幾個出入口附近,並躍過了羅賽之牆外。之後又像是鬼魅般,憑空的在牆內出現,迅速地遁入了樹林和草叢,消失得無影無蹤。而事發過後的幾天內,便有巨人憑空的出現在城內,頓時鬧得人心惶惶,場面一度混亂,想必這一定也是跟那個可疑份子的陰謀有關了。


  騎著馬的埃爾文開口道:


  「城內最危險的地方,對於他們來說就是最安全的地方。」


  「我已經迫不及待要把那傢伙給揪出來了~阿哈哈哈!」


  一旁的利威爾,看到韓吉邊大笑還邊手舞足蹈的手拿著韁繩,絲毫不怕自己從馬匹上摔下去的模樣,忍不住破口大罵:


  「白痴眼鏡,快坐好!我可不想看到有人因為大笑而摔下馬,被後方的馬匹給踩死了!」


  「才不會咧利威爾!我騎馬技術很好的喔!!」


  看著前方的利威爾和韓吉似乎在打鬧的模樣,讓艾倫不禁有點羨慕起來。


  (雖然好不容易……能跟利威爾兵長一同站在最前線了。但是,還是不夠……。)


  必須得讓自己變得更強才行……!


  「喂,埃爾文、眼鏡。你們先走,我去後頭。」


  似乎是查覺到了艾倫的心思似的,利威爾突然將馬匹的速度放慢,來到了艾倫身旁。


  「利威爾兵長?」


  利威爾對著艾倫喝斥道:


  「臭小鬼,好好看前方的路!」


  「!」


  艾倫聽到利威爾的這段話忍不住握緊了韁繩,望向前方。


  「從出羅賽之牆後你就一副心不在焉的,艾倫。」


  利威爾的視線,並沒有對上艾倫。艾倫則微微睜大了雙眼,忍不住
微笑了起來。



  「您在擔心我嗎?放心好了,我現在好歹也是個分隊長呢,兵長。」


  (想不到還是被利威爾兵長看出來了……。)


  「嘁,不過是身高又長高了一點,骨架也寬了些,在我眼裡你依舊還是個小鬼。」


  利威爾騎著馬豪不在意的說著。


  「聽您這麼一說,還真是受打擊呢。怎麼不說說,我變得更成熟了些,也變得更像個男人了呢,兵長?」


  艾倫盯著利威爾看著。


  又是這眼神……如野獸般緊盯著自己,讓自己無以自拔的只能深陷其中,成為獵物般的獸眼。不過,還不賴。


  「嘁,小鬼果然還是小鬼。」


  其實兩人內心裡都明白,只要一出這城牆外就是場非打不可的戰爭。不能抱持著有其他的念頭,甚至是—情感。那絕對是會壞了任務的執行的。但……真正能做到的人,又有幾個?說是完全沒有抱持著任何的情感,那絕對是騙人的。


  「請讓我守護您,兵長。」


  「……隨便你。」


  利威爾望向了前方,那不知明的路途。
 
















 
  「這、這是怎麼回事……?!」


  來不及了,當接獲另一班的消息趕到時,這幾個隊員們早已經是死狀悽慘,血肉模糊的模樣了。


  不,應該說,只剩下殘缺的屍塊,認不岀誰是誰了。


  男子趕緊下馬查看這一帶是否還有生還者。不過……看這一帶原本就是座廢棄的小村莊,在遭受巨人破壞後似乎又變得更殘破不堪了。依照屋瓦的破壞程度和地上的泥濘所印上的巨大型腳印,可以判斷的出,巨人似乎才剛離開不久而已。看來隨時都得提高警覺,說不定在這斷垣殘壁中,還潛伏著其他尚未遠離的巨人,更甚至是,難纏的奇行種。


  男子從腰間上拔出了美工刀做預備,到處小心地環顧巡視著,想找找是否還有生還的人,或其他的蛛絲馬跡。


  「貝、貝吉斯班長,您不覺得有些奇怪嗎……?」


  在一旁跟著的隊員看了看現場的景象,忍不住吞了吞口水,跟著拔出刀戒備著。


  「阿,相信你的疑問跟我的疑問是一樣的。」


  貝吉斯和同行的隊員們,神情嚴肅的看了看地上殘缺不全的屍塊。除了有手肢外,還看到了其他已被撕裂過的器官,不過數量並不是很多。


  濃濃的血腥味散發著,已經充斥了這整個廢棄的小村莊。


  「班、班長,似乎還有其他不是調查兵團隊員的屍塊,散佈在這小村莊內。」


  「是其他村落的村民被抓來這裡的嗎?」


  隊員忍受不住刺鼻的血腥味,一手拿著刀遮住了口鼻。


  貝吉斯皺起了眉頭:


  「巨人……通常會搶著把人類吃的一乾二淨,會看到剩餘的屍塊這
還真是奇怪。」



  「會不會是傳聞中的野獸型巨人和……跟耶格爾分隊長一樣,擁有巨人之力的人類所為呢?」


  雖然沒親眼見過野獸型巨人和分隊長化成巨人時的模樣,但從其他人敘述七年前所發生的一連串事件可以感受出,這兩者絕對不是那麼容易對付的。剛加入調查兵團的新兵,忍不住打起冷顫了起來。


  貝吉斯看到新兵嚇到發抖的模樣忍不住怒斥道:


  「混帳東西!現在不是發抖的時候了!!要是有時間發抖的話,還不如趕快去通知分隊長他們,情況有所改變!!」


  「是、是的,班長!!」


  突然間,正在巡視的貝吉斯發現了一個東西。


  「等等,你過來看一下這腳印。」


  「……?感覺跟前面看到的腳印似乎不太一樣呢,貝吉斯班長?」


  「阿,絕對錯不了的,依這紋路來看應該是野獸型巨人的腳印了。你趁現在趕快上馬趕去通知分隊長、士兵長和團長他們!動作快!!」


  「我留在這一會兒看看還有沒有什麼線索,待會就跟上去跟你們會合!」


  接著,貝吉斯又繼續開口道:


  「還有聽好了,要是我一個小時內沒回去跟你們會合,就去帶其他的人過來!!」


  「是!!」


  新兵聽到命令後趕緊收起了美工刀,叫喚著馬匹,上馬後直衝去目的地。


  「真沒想到這次壁外調查又遇上不好對付的傢伙了……可惡。」


  貝吉斯想著七年前所發生的事情。而他是那時慶存的人之一,目睹了同伴是如何被巨人給撕裂;又是如何被狠狠地,踩死在腳底下。


  —霎那間。


  「誰……有誰在……?有誰可以過來……救命阿……我不想……死在這種地方阿……」


  貝吉斯聽到了微弱的呼喊聲。


  「喂,你撐著點!我馬上就過去救你了!!」


  雖然覺得有股不自然的異樣感,但貝吉斯還是循著聲音,來到了一座破舊的屋子,找到了被壓在斷垣殘壁下的人。


  看樣子……似乎是這一班所倖存的隊員了。不過也真是太走運了,
被壓在這磚瓦下竟沒被其他巨人給撕裂、吞噬。



  貝吉斯對著壓在殘垣斷瓦下的人說道:


  「喂,你還好嗎?!」


  試著兩手抓住對方外露的肩膀的貝吉斯,想把壓在磚瓦下的身體給拖出來。


  「我……我的腳卡住了……」


  「是嗎?那我先去搬動那邊的磚瓦看看。」


  費了好一番功夫,貝吉斯將磚瓦和破裂的牆壁給挪開後,好不容易
把人給成功拖了出來。



  「有辦法起的來嗎?」


  「我……我試試看,但是我的左腳已經沒知覺了,恐怕沒辦法走了……。」


  傷員望了一下下肢。貝吉斯看了一下對方的左腳。確實,左腳下肢的部分已經整個被鮮血給染成了鮮紅,不過看這樣子已經是止血止住了。算他好運,沒割到動脈。但是依他所說的……不是神經被割斷就是韌帶被那些磚瓦給割斷了,這腳……看來也得廢了。


  「你另一腳還有辦法動嗎?先把你的手橫放在我的肩上。」


  「右、右腳似乎還有辦法動。」


  貝吉斯試著拖著他起身走路,並吹了幾聲口哨,呼喊著他的愛馬過來。


  「你先跟我共乘一匹馬吧!對了,能請你跟我說明一下,這裡當時
究竟發生了什麼事嗎?」



  「好、好的。」


  —呵呵……真是個容易上當的傢伙。


  暗地裡,一股聲音正嘲笑著眼前的景況。
















 
 
  「喂,艾倫!!」


  一股熟悉的聲音從後頭傳來,叫住了艾倫。


  「讓?!怎麼了嗎?」


  看著讓從後頭騎著馬追上來,艾倫內心有股不祥的預感。


  「剛剛另一班的人傳話給我,第三班的人全部被殲滅了!」


  「!!」


  (這麼快嗎……!)


  「阿阿埃爾文,敵人這麼快就找上門了,你說要怎麼辦?」


  韓吉騎著馬拉著手上的韁繩望著一旁的人。


  「依計畫行動。」


  埃爾文聽到第三班人員被殲滅後,依舊文風不動。


  「看來也只能這樣了呢。第一小隊的人跟我過來!」


  韓吉將眼鏡拿起放在頭上,手握著韁繩一揮,將馬匹的方向調往至
左側並轉彎行徑而去。



  艾倫見情勢已有改變,向埃爾文說道:


  「團長,請讓我去支援其他班的人!」


  「也好,你就去吧艾倫。但是遇到沒辦法突破的狀況要馬上趕回來。」


  「是!」


  「喂,艾倫。」


  利威爾聽到兩人間的對談與決定,不禁皺起了眉頭。


  「不要魯莽行事,要冷靜的處理。還有……要回來阿。」


  看著利威爾還是在擔心著自己,艾倫勾起了嘴角:


  「請您放心,我已經不在是七年前的那個小鬼頭了。我一定會回來的,利威爾兵長。」


  緊接著,艾倫隨即對著身後的對員們下令道:


  「第二小隊和第四班的人立即跟我去支援其他班!」


  「是!!」


  「……」


  看著艾倫騎著馬漸漸離去的身影,利威爾的內心還是泛起了陣陣不安的感覺。究竟這股不安感是怎麼回事?從以前到現在可未曾有過這股異樣的感覺,這連利威爾自己也說不上來。


  要活著回來阿……艾倫。


  「喂,埃爾文。」


  「我知道,你去吧。一切照計畫裡的進行。」


  埃爾文了解利威爾想說什麼。


  「嘁,這不用你說我也知道。」


  「利威爾,你也要平安的回來。」


  「哈,放心好了。我倒是要看看那傢伙有多大的能耐,竟然又殺了好幾個調查兵團的人,到時遇上他,肯定得好好加倍地奉還。特殊作戰班的人跟我過來!」


  利威爾說完話後便領著幾個隊員,往右側加速行徑離去。


  「開始行動!」


  「是!!」


  隨著埃爾文的一聲命令下,大家都各自展開了動作。
































文末:


(2013/12/28)已進行第二次校正。


(2013/10/27)這一小章就先校稿到這邊,後頭得章節切點變得有點亂(?)不過應該還是連貫得QwQ(欸


(2013/9/05)突破了二十章的大關~


其實本來想說這個故事想在二十章的時候就結束了,我看是不可能得事情惹!<欸


不過大概在過個幾章就真的會完結了,或許(ry)


希望艾利兩個人有好的未來~這是當然的!


不然看動畫和看漫畫都是股煎熬...!


兵長絕對不能死,死了大家一定也會跟著哭死!!<欸


兵長的人氣絕對不是報假的!!(是在說什麼#)


嘛...說到這裡,其實我還邊進行著艾利的條漫中(?)


好想在開學以前畫出來!!


因為到學校那邊的話就得用圖書館的掃描器了QAQ


還只有一台而已,有時候還得排隊去掃圖來畫(已哭


在說接下來感覺課業會更忙(遠目


我其實一直都把畫圖,當成是一種調劑心靈的產物(?)


當然同人文創作也是拉!


但是成天快被報告和PPT追瘋了,看到字會有點虛(等等#


因此這篇故是不論是文還是條漫都想在開學以前完成...


之後務必要收心了(欸


說到這裡,突然好想熬夜畫條漫!!(等等#


但是暑假還熬夜好像不太好(?(欸))


我們下章見~QvQ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