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很多塗鴉和雜七雜八的東西。噗浪是主要活動地帶。一如往昔的嬸嬸者(如有問題和疑問可e-mail→ s039581538@gmail.com 或在噗浪發私噗給我唷!>
  • 5038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7

    追蹤人氣

艾利。同人文。《給未來的我們,過去的你。》求婚篇 內有R-18滲入























     求婚篇




















 
 
  我回來了,利威爾。


  艾倫一打開門就把眼前的人給緊緊的抱住,而眼前的人也只有簡單的回應了一聲


  「嗯。


  雖然眼前的人反應看似平淡,但艾倫知道,利威爾其實是非常開心的在家裡等著他的。


  等著艾倫打開門來抱住自己。


  不擅言詞,是利威爾的缺點,這一點艾倫當然也明白。從平淡無奇的神色上,透露出一個年長者的風範與穩健,就自尊心來說,利威爾是不可能會像自己一樣無端的耍賴。但利威爾卻有一個特點,那就是會特別縱容自己的所作所為。


  儘管會對著自己破口大罵,但還是挺寵溺著自己的,這點艾倫再清楚也不過。


  畢竟,都已經過了這麼悠久的時間。從一千年前的生離死別,到至今過了這麼久的時光才又相遇,憶起了全部,這對兩人來說無疑都是個奇蹟。


  而從那之後,又過了四年。現在的艾倫已經十九歲了,名副其實的大學生。


  艾倫蹭了蹭利威爾的臉頰後說道


  「有想我嗎利威爾?


  「嘁,完全沒有。你也不過才出去打工過了一下子的時間而已……。」


  利威爾將自己的臉別開,不讓艾倫看到自己的表情。艾倫見狀勾起了嘴角。


  「是嗎?那利威爾怎麼會站在這裡等著?」


  「我……只是突然想跑來這裡站著吹風不行嗎?」


  利威爾頓時有些語塞了起來。


  (果然是這樣……被我說中了。)


  艾倫笑了一笑,用手指托著對方的下顎,將利威爾的臉給轉了回來,讓那雙灰黑色的雙眸只注視著自己。


  「當然可以。不過利威爾如果能坦率一點會更好呢。」


  利威爾聽到艾倫說的這句話,不由得用雙眼瞪著艾倫看著。


  「嘁,別想命令我了臭小鬼!」


  (阿阿……又來了呢。)


  艾倫微微苦笑著,但並沒有覺得一絲的厭煩或難過。因為,這就是利威爾他的表達方式。無論是哪一點,艾倫都喜歡這樣的利威爾。


  —最喜歡了。


  艾倫下定主意了,一鼓作氣的將利威爾抱起。


  「喂,艾倫?!你要做什麼?!!」


  艾倫對著在自己懷裡掙扎的利威爾說道:


  「我想要趕快享用晚餐阿。」


  「你在胡鬧什麼臭小鬼?!我好不容易才弄好晚餐想給你吃…!」


  話說出口後,利威爾才驚覺自己似乎說了什麼不得了的話。


  艾倫頓時睜大了雙眼。


  「所以……利威爾才站在這裡,等著我回來嗎?」


  自從艾倫滿十八歲之後,艾倫便跟利威爾提議,想出外去找份工作。


  你想去打工?


  利威爾聽到後微微皺了下眉間。照理說以利威爾目前自己的薪資來看,要養活兩個人已綽綽有餘了。但利威爾不懂為何艾倫還想去外頭打工?


  艾倫看到了利威爾的反應,雖然沒有表示拒絕,但還是不解自己為何要這麼做吧?


  我想去外頭磨練一下自己。


  「……」


  「我……可不想一輩子都靠著您呢。」


  艾倫對著利威爾苦笑了下。


  「……那你去吧。


  聽到艾倫這句話,利威爾便沒在追問下去了。想想艾倫現在也都成年了,許多事情都可以自己作主,自己也許已經沒有干涉的權利了。或許是在現世,將六歲的艾倫領養回來後,就一直用著對待孩子的方式去對待著他,不知不覺已經成了習慣。


  且也沒料到艾倫竟會在憶起,千年前的記憶。


  沒錯,現在的艾倫已經又變回跟千年前一樣,是個貨真價實的『男人』,而不是那個只會追著他到處跑小孩子了。利威爾在內心想著。


  就這樣,艾倫利用自己在大學有空堂的時間及假日,去外面找了份工作。


  雖說艾倫並不是整日都不在,但對利威爾來說,還是感到有些的不習慣。以往,都是自己打開了家門,艾倫等著自己回來的景象。


  如今卻好像顛倒了過來,空蕩蕩的屋子,找不到那個愛黏著他不放的小鬼;也找不到,兩個人一起在這裡共度的時光。習慣了兩人一起吃著飯的場景,面對著只剩下自己一人的飯桌上,說不出的……不習慣。


  也因此知道艾倫今天會早一點回來,利威爾就先把晚餐都弄好了,等著艾倫回來打開大門。


  我只是想練練我自己的手藝罷了,太久沒練習做飯會生疏掉。


  儘管如此,利威爾還是想掩飾掉自己內心的想法,不想讓艾倫看出來。但其實艾倫早就看穿了利威爾的想法,只是沒說出口而已。


  那好,就先去吃吧。


  艾倫親了親利威爾的臉頰後將利威爾給放了下來,牽著他的手,一同往前方走去。



















 
 
  深夜時分,寂靜的氛圍意外讓人感到安心。也或許是因為有人在陪伴著自己入睡的關係吧?利威爾抬起頭看了一看枕邊的人。


  呵,睡得還挺熟的嘛。


  利威爾輕輕地用手敲了下艾倫的額間。看了看艾倫的睡顏,利威爾伸出了指頭輕輕的比劃著臉頰的線條。從那之後又經過了四年,感覺艾倫已經愈來愈脫離了原本還有些稚氣的臉龐。堅挺的鼻尖、略顯消瘦的下顎,似乎又寬了些的肩頸以及環抱住自己的手臂,都一再地顯示出,艾倫已經不是小鬼了。


  想了想一千多年前,二十幾歲的艾倫和現在的體型相比,已經愈來愈接近了呢。但同時也意味著,自己會愈來愈拿他沒辦法。以現在自己的力氣,或許已經沒辦法比得過艾倫了吧?看著現在的艾倫一臉輕鬆的就抱起自己,完全不像四、五年前般從容了。


  現在能這樣彼此依偎,安穩的睡著,在一千多年前時是想都沒想過的。沒有了巨人,當然也就不需要每天都抱持著必死的決心,以及隨時會有的生離和死別。或許現在的這種生活,對艾倫和自己來說無疑就是種幸福吧。


  


  突然間,手指被正在熟睡的人給抓個正著。


  利威爾望著眼前的人說道:


  「艾倫你……原來都在裝睡嗎?!


  已經睜開眼的艾倫笑了一笑。


  「不,其實我也是剛剛才醒的呢利威爾。」


  感覺到有東西在觸碰著自己時,艾倫就已經醒來了。後來意識到是利威爾在摸著自己時,艾倫打定了主意繼續裝睡,等待著時機。艾倫抓住了利威爾的手,湊到了唇瓣旁細細地親吻著。


  「……既然已經醒了就不要給我裝睡!」


  「那如果我不裝睡的話……利威爾又希望我做什麼事情呢?」


  艾倫反問了利威爾,頓時讓利威爾答不出話來。


  「……睡覺。」


  利威爾不理會艾倫,直接側身將自己埋進了棉被裡。


  (阿阿……生氣了嗎?)


  艾倫看了看利威爾的背影,雙手環抱了上前並將頭靠在了利威爾的肩頸上,在耳畔旁細語著。


  「利威爾兵長……您生氣了嗎?」


  艾倫故意的伸出舌尖舔了一下利威爾的耳骨。


  「!!」


  利威爾輕顫了一下,忍不住轉過身來破口大罵:


  「艾倫你……?!」


  還來不及說完話,自己的雙唇就被艾倫給搶先封住了。


  「利威爾兵長……我想看看您的表情。」


  艾倫離開了利威爾的唇瓣,望著進在咫尺的灰黑色雙眸。


  「是有什麼好看的臭小鬼……」


  利威爾此時想遮掩也遮掩不住了,那滿臉通紅的神情。


  (阿阿,利威爾真是……好可愛……)


  看到利威爾所露出的這副神情,讓艾倫又忍不住緊緊抱住眼前的人不放。


  「喂……小鬼,你是在興奮什麼?!」


  利威爾感覺到下方有個東西已經硬挺了起來並頂著自己。


  「對不起利威爾……我已經忍不住了。」


  艾倫趁利威爾還來不及反應,瞬間就將人給壓在了身下。兩手都被艾倫所固定住的利威爾,此時連想掙扎的動作也都被制止了。


  「等等艾倫!你明天還要打工吧?!阿……」


  不等利威爾把話說完,艾倫便迅速熟練地將對方的褲頭解開並扯
下,將自己碩大的炙熱長驅直入的埋入了利威爾柔軟的後穴裡,感覺的到內壁裡的黏膜正緊緊絞著自己不放,讓艾倫一陣哆嗦。



  「你這個混帳……阿……」


  進入的瞬間,碩大的熱塊直接頂到了頂端,讓利威爾的身體忍不住痙攣了起來,陣陣的顫抖著。


  「沒關係的利威爾,明天我可以晚點在出門的。」


  艾倫將利威爾的身體翻了過去,讓利威爾背對著自己弓起身子,並雙手扶住對方的腰間,激烈的律動了起來。


  「哈阿,不要阿…艾倫……!」


  不習慣這種交合姿勢的利威爾,只能用手緊緊的抓著床單。


  聽到利威爾的話,艾倫故意停下抽插的動作,俯身將頭靠在利威爾
的耳邊吐息著。


      「為什麼不要…利威爾?」



  「可惡……別停下來阿混帳!」
  

        原本快被快感所侵蝕的身體,此時卻忽然停下動作,讓體內的渴望無從宣洩,身體難耐到了極點。

  

        「利威爾不說的話……我怎麼會知道呢?」



  艾倫微微的將自己的碩大從利威爾的體內緩緩退出。


  「阿、阿不要拔出來……!」


  抽離的瞬間,身體彷彿被掏空了般填補不了體內的空洞,讓利威爾忍不住叫出了聲。


  「那到底是為什麼呢……利威爾?」


  近在咫尺的聲音,在耳畔旁溫熱的吐息著。此時的利威爾已經管不了這麼多了,只想趕快得到那股能填滿自己體內的渴望。


  「笨……蛋,我討厭……這種…姿勢阿……!」


  艾倫聽到利威爾說出這句話的瞬間,不禁睜大了雙眼。


  「這樣連你的臉都看不到……不要讓我說出這種話阿……笨蛋。」


  利威爾將自己的臉給埋進了床單裡。


  「……」


  艾倫看到此刻在自己身下的人的反應,微微一笑。


  「我知道了,我就給您,您所想要的。」


  說完後艾倫馬上將利威爾的身體翻了過來,讓利威爾面對著自己。隨後便將自己碩大的炙熱又埋進了後穴的甬道內。


  「阿、阿……」


  感受得到愈是進入到深處,內壁得黏膜就緊縮得愈是厲害。艾倫忍不住俯身去親吻利威爾因陣陣痙攣而開啟的粉色雙唇。


  「嗚嗚……」


  被艾倫封住唇瓣得利威爾只能任由著對方,肆意的掠奪自己唇瓣內的美好,相互交錯纏繞的舌尖與吐息,讓唾液滿出,沿著嘴角邊緩緩的
流下。



  「呼呼……利威爾……」


  分開唇瓣的艾倫露出宛如野獸般的眼神,望著眼前的人。


  利威爾知道,這雙眼神所代表的含意。雖然不再跟以前一樣會轉變
成金色的雙眸,但眼神就足夠震懾人了。不過也因為如此,利威爾對這副眼神完全的無法抗拒,深深得被吸引著。



  利威爾將自己的雙腳往上勾住艾倫的背,雙手則攀上了對方的脖子催促道:


  「艾倫……快點……哈阿……」


  催促的瞬間,利威爾主動得擺動起腰部,讓在體內的碩大,更加炙熱地深入自己最敏感的地方。


  「利威爾……您在這樣緊緊的絞住我不放,我怕……我會停不下來的。」


  「停不下來也沒關係……我只想要你,艾倫……」


  利威爾抬起頭望著艾倫翠綠色得雙眼,主動地獻出了自己的雙唇,親吻著對方。而艾倫也像是在回應著利威爾般,覆蓋住對方的雙唇。再次交錯的唇瓣發出黏膩的水漬聲,彷彿誰也不想離開誰的糾纏著。


  「利威爾……」


  隨著聲音的呼喚,艾倫又開始了身下的動作,激烈的擺動了起來。


  「哈阿、阿……」


  體內的敏感點不斷被撞擊著,像是在刨削著自己內心的靈魂般,每一次的撞擊都讓靈魂震撼著。


  「利威爾、利威爾……」


  心愛的人不斷的在呼喊著自己的名字,讓利威爾忍不住收緊了後穴。體內的蜜體已承受不了兩人激烈的抽動,緩緩地從穴口流出。


  「嗚嗯、嗯……」


  肉體彼此撞擊的聲響與動作,讓床也微微的搖動了起來。像是想讓彼此都結合般,利威爾緊緊的攀住艾倫,認由艾倫給予自己的快感,呻吟著。


  「我愛你利威爾……」


  —利威爾只知道自己在失去意識之前,艾倫所說的這一句話。
 















 
  晨曦的日光從窗邊灑進了屋內,刺眼的光芒打斷了正躺在床上熟睡的人,不由得掙扎了一會,慢慢地睜開了雙眼。


  「唔……」


  利威爾用手扶著頭看向窗外後,隨之將目光轉回了眼前。


  —空無一人的。原本昨晚還躺在自己身旁的人,此刻已經不在了。想必……已經出門了吧?


  「……?」


  忽然,利威爾的眼角,描到了張放在床旁的小木桌上的小紙條。利威爾二話不說立刻伸出手想起身去拿,但才剛移動起自己的身體時,腰間馬上就疼了起來。利威爾皺緊了眉間揉著自己的腰。


  「真是……這小鬼還是一樣不懂得節制。」


  不過這樣子也才像他吧?利威爾淺淺的勾起了嘴角,接著又再次試著起身伸出了手,好不容易才拿到了桌上的小紙條。


  —難得的假日,請利威爾今天就好好的休息一天。艾倫。


  「嘁,這小鬼……」


  利威爾把紙條揉成了一團,丟進了一旁的垃圾桶裡。


  難得的假日?利威爾只覺得好氣又好笑,但並不明白自己此刻不滿的感覺是從何而生的。


  「……連我自己也搞不懂自己了吧?」


  或許……自己已經不知不覺間依賴起艾倫了;不知不覺已經習慣了有他待在自己的身旁。


  這份感覺又是從哪時候開始的?是現在?亦或是從一千多年前……?利威爾有些自嘲地笑了一笑。


  但有一點可以確定的是,不管是一千多年以前還是一千多年後的現在,艾倫始終都喜歡著自己。就算轉世變成了小孩子,也總是把喜歡自己的話給掛在嘴邊說著。說不定自己才是被影響最深的那個人吧?


  利威爾坐在床沿邊望著垃圾桶裡的小紙條喃喃說著。


  「笨蛋……你又不在,只剩下我一個人,這算什麼難得的假日阿?臭小鬼……。」


  你不在的話就算是難得的假日又如何?利威爾望著窗外想著。


  但是你也有自己的決定和想做的事情……這點我無從去干涉。


  —所以才會突然跟我說想出去找份工作……。


  利威爾微微抬起頭環顧了一下房間。


  「這屋子……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大了?」


  只不過是少了一個人,屋子就變得如此的偌大以及……陌生。


  「算了,搞得自己不像自己的。」


  利威爾決定暫時放棄思考,什麼都不想做的又躺回了床上,再次闔上了自己的雙眼。

 














 
  吵雜的街道上人來人往的好不熱鬧,而利威爾決定獨自一人出來漫步在這街道中。


  已經多久…沒有像現在這樣獨自一人出來了?利威爾抬起頭望著聳立在自己眼前的高樓與大廈。雖然一千多年後的現在沒有了巨人…人類當然也就不需要建造城牆來保護自己。但是現在看來,人類還是只能不斷的建造更高、更大的『牆』來滿足自己的生存,這樣根本就本末倒置了。


  不過……這才是人類吧?


  「嘁。」


  利威爾也不知怎麼地,突然興起想到街上來晃晃的念頭,於是就出外跑到市區裡來了,沒由來的。


  其實利威爾並不喜歡自己一個人跑到這兒,且光只是走在路上就會有人前來搭訕他,這對利威爾來說煩躁到了極點。但利威爾並沒有把怒氣表露於態,只是用冷漠的眼神看了對方一眼,隨後便不理會他人的反應的直接掉頭就走了。


  不喜歡這麼多人的地方…是因為這樣又會讓利威爾又想起,自己在一千多年前還是個混混的那個時期的事情。地下黑街到處所充斥的,除了許多汙穢的人渣外,就只剩下強者和弱者這兩種人。想生存下去就得靠自己的腦袋和拳頭,想辦法在這夾縫中求生存,不然就只有死路一條。


  然而自己也沒想到憑著一身只會打架和殺人的本領,竟然也會被軍隊的人給看上,從此讓自己的一切都跟著改變了。


  回想起來……想不到自己竟然會從一個成天只會打架的混混,變成了人人敬畏的士兵長,落差如此之大,讓許多人都不敢置信。


  起初,利威爾對他人的防範和緊戒心還是很嚴重的,後來跟在埃爾文身旁後才漸漸的有了改善。但身上的戾氣還是沒辦法改善的了,往往讓很多人都不敢靠近,除了幾個跟自己有長時間相處過的團員們外。


  —之後便遇到了那個小鬼,艾倫。


  剛開始,只是因為他有巨人之力的關係,所以才跟埃爾文決定將他留在調查兵團裡,以防那小鬼淪為官方政治和教宗下鬥爭的犧牲品。將他留下同時也是個好處,以他為範本得之巨人之謎一事,已經是不可或缺的。而自己則間接成為了監視艾倫的人,以便那小鬼要是變成巨人不慎失控發狂的話,可以當場削下他巨人化後的後頸,在從中將人給拖出來。


  後來跟那小鬼相處了一段時間後,不知怎麼地,他竟然主動跟自己告了白。


  利威爾剛開始聽到時,也只是用冷淡的態度來回應艾倫。在軍團中,跟艾倫一樣來跟自己告白的人多的是,都是一群誤把尊敬和仰慕的心情當成是戀愛了的笨蛋。但奇怪的是,就算是這樣的打擊那小鬼,那小鬼也還是一直緊追著自己不放,緊緊的盯著自己,讓自己快喘不過氣來般,焦躁。


  還有,每次他望向自己的眼神,炯炯有神的瞳孔中,隱隱約約散發出宛如野獸盯著獵物的神情,讓自己有時會不自覺的被這頭野獸給吸引住。漸漸的,自己的目光便離不開那小鬼了。


  說來,或許自己是真的成了他眼中的獵物也說不定吧?而這段時間下來,自己竟慢慢的也被他改變了。


  那個臭眼鏡還笑著自己說,自己終於變得比較有人性一點了。


  想到這裡,利威爾忍不住鐵青著臉起來。


  至於為什麼今天會突然想出來到街上……?利威爾也說不上,總覺得有股奇怪的預感。雖然本來想直接待在公寓裡等著艾倫回來,但想想只有自己一個人也不知道要做些什麼事情,所以就跑到這裡來了。


  利威爾簡便的套上襯衫和黑色的長褲就開著車出門了,到了街上後沒有目的地的在街上漫步著。


  「……?」


  突然,一顆小圓球滾到了自己的腳邊。


  「阿!球球跑掉了!」


  小女孩看著球從自己身邊滾走,馬上小跑步了過來。但看到球滾到了利威爾的腳邊時,卻有些愣住了。利威爾見狀馬上撿起了腳邊的小圓球,遞給了眼前有些不知所措的小女孩。


  小女孩看著利威爾將球遞還給了自己忍不住開心道:


  「大哥哥謝謝你!」


  而不遠處,有個年輕的婦人慌慌張張的跑了過來,看樣子應該是這小女孩的母親沒錯。


  「真是的小梅!妳不要亂跑阿!」


  小女孩的母親看到利威爾後馬上跟利威爾低頭道了歉。


  「真是對不起阿,是我沒看好小孩,讓她到處亂跑的。」


  「不會。我也只是剛好看到她的球掉了,幫她撿起來而已。」


  婦人聽到後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一笑。


  「原來是這樣阿……那還真是不好意思了。」


  「好了,我們快走吧小梅,妳爸爸還在等著我們呢。」


  婦人牽起了小女孩的手正準備要離開時,小女孩轉頭了過來對著利威爾開心的笑道:


  「大哥哥掰掰!」


  利威爾淺笑的舉起了手對著小女孩揮了一揮。


  小孩子……嗎?記得艾倫六歲的時候也差不多是這樣吧?


  「?」


  「那是……?」


  正打算要繼續沿路走著的利威爾,不經意間看到了一抹熟悉的身影。但那個熟悉的身影旁還站著一個人,看的出來,應該是名年輕的女性。


  隨後那抹身影便和那位女性,有說有笑的一起走進了一間咖啡廳的店內。


  ……艾倫?


  他不是跟我說今天要打工的?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旁邊的那個女人又是誰?


  利威爾看到兩人有說有笑的,走進了店家裡面,一瞬間愣住了。


  艾倫那孩子……很少會瞞著自己做事的。


  但是他為何昨天要對著自己撒謊說今天有工作?還跟一個年輕的女人一起出來?


  利威爾低下了頭,握緊了拳頭。


  這還是第一次……覺得如此的不安。


  艾倫他……還是喜歡、愛著自己的吧?
















 
 
  開門的聲音響起,正在客廳上翻著報紙的人知道是誰回來了。


  「我回來了利威爾。」


  回來的艾倫隨即走向了客聽,從身後環抱住了利威爾。


  「利威爾今天有想我嗎?」


  「……沒有。」


  利威爾將環抱住自己的手給挪了開來。


  「……?怎麼了嗎利威爾?」


  艾倫感覺得出利威爾似乎有些不對勁。平時再怎麼樣抱住眼前的人,眼前的人都並不會像現在這樣,把自己的雙手給挪開的。


  「艾倫……你是不是有什麼事情不想讓我知道的?」


  「……怎麼會?」


  艾倫對著利威爾笑了一笑。看到艾倫的反應利威爾忍不住一股怒氣上來,握緊了拳頭。


  「那你為何要跟我撒謊說今天有工作,結果卻跟一個女人約出來,還有說有笑的一起上街?!」


  聽到利威爾說出這句話,艾倫一時間愣住了。


  「利威爾,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樣的!」


  「不是?那那個女人又是怎麼回事?!」


  「利威爾我……!」


  「我不想聽你這臭小鬼的解釋!!」


  利威爾生氣的朝艾倫臉上用力揮了一拳,隨後走進了自己的房間,甩上門將門給關上並反鎖住。艾倫還來不及解釋就被利威爾給打了個正著,只能有些狼狽的摸著自己被打的臉頰。


  (糟了,讓利威爾誤會了……)
 















 
  「利威爾?」


  艾倫敲了敲門,但裡頭的人沒有半點回應。


  「利威爾對不起……我確實是有事情再瞞著您的。但是現在還找不到適當的時機,所以才會對您說謊的。」


  「……」


  「請您放心,我會跟那個女生碰面,只是想詢問她一些事情,希望她能給我些意見,並不是您所想像的那樣,我跟她一點關係也沒有。」


  「……」


  裡頭的人還是毫無回應。見裡頭的人還是沒出半點聲音,艾倫將頭靠在了門板上,雙手貼上了門板。


  「利威爾……請相信我,不管您怎麼對待我還是一樣愛著您的。」


  隔著一道門板的艾倫,將話語不斷地,從口中不停的流出。


  「就算現在被您給討厭了,我還是會不停的說著『我喜歡你』。直到您願意原諒我為止。所以……出來好嗎利威爾?」


  「……」


  「吶,利威爾……」


  「吵死人了!你這臭小鬼是要吵到什麼時候?!!」


  利威爾終究還是敵不過艾倫,打開了門後便對著眼前的人破口大罵。


  「對不起利威爾,都是我的錯。」


  艾倫看到利威爾終於出來後馬上抱緊著對方,深怕利威爾下一秒又不理會自己的關上門。而利威爾也只能鐵青著臉,一臉的不悅的將臉別了過去。


  「嘁,再不出來,每天都要被你這臭小鬼給煩死了。」


  「哈哈。」


  艾倫忍不住笑了出來。


  「你這臭小鬼是在笑什麼阿?」


  利威爾用手輕敲了一下艾倫的額頭,然後注意到了艾倫臉頰上的瘀青。


  「……很痛吧?」


  利威爾伸出手指,輕輕的撫摸著艾倫臉頰上被自己所打的瘀青。


  「不,不會的利威爾。是我的錯,所以被你打也是應該的。」


  「切!你這小鬼就那麼喜歡被我揍嗎?」


  利威爾微微的皺起了眉間,抬起頭看著翠綠色的雙眼。


  「對象是利威爾的話就無妨了。」


  艾倫勾起了嘴角。


  「我說阿……從以前就很懷疑了,難不成你這小鬼是天生的被虐狂嗎?」


  利威爾忍不住用手捏了捏艾倫的臉頰,讓艾倫有些刺痛的哀嚎道:


  「唔阿痛……!」


  「果然還是很痛吧小鬼?別逞強了。過去那邊,我幫你擦藥。」


  利威爾嘆起氣來。


  「好。」


  但艾倫絲毫沒有想放開利威爾的意思。


  「……說好了之後還不快放開我?!」


  「因為利威爾太可愛了所以我捨不得放開。」


  「艾倫你!」


  利威爾忍不住掙扎了起來,想擺脫牽制,豈料還是拿艾倫沒轍。


  「吶,利威爾,下星期的假日我剛好不用去工作……一起去遊樂園
玩好嗎?」



  艾倫抱著利威爾詢問著。


  「遊樂園……?你是小孩子嗎?」


  聽到要去遊樂園,利威爾有些受不了的望著艾倫看著。


  「哈,或許吧。對於利威爾來說,或許我永遠都是個小孩子呢。」


  艾倫將自己的頭埋進了對方的肩頸。看到艾倫有些低落的模樣,利威爾想了想,還是決定將自己的頭輕靠上眼前的人。


  「笨……蛋,我又沒說我討厭小孩,艾倫。」


  聽到這句話的艾倫,將頭抬起望著眼前的灰黑色雙眸,笑道:


  「我果然還是最喜歡利威爾了。」


  艾倫用鼻間蹭了蹭利威爾的臉頰。


  (利威爾真的,很溫柔呢……)


  「你這小鬼是在說什麼傻話……。」


  此時的利威爾只希望艾倫不要看到自己現在滿臉通紅的表情。
  
















  
  隨著日子一天天的飛逝,很快的又來到了假日,兩個人一同所約定好的日子。


  看著一旁的艾倫一臉興奮的模樣,利威爾忍不住微皺起眉間開口道:


  「只是去個遊樂園,需要這麼興奮嗎?」


  記得沒錯,在艾倫小的時候也有帶他來過幾次這種場所。


  「阿阿,不覺得這是在約會嗎利威爾?」


  「什麼阿……約會什麼的……我們不都每天在一起嗎?」


  利威爾歪著頭看著艾倫。怎知道自己無意間的一個舉動,讓人看了都會忍受不住自己的矜持。當然也不外乎艾倫在內了。


  (阿阿利威爾這個動作……實在是……太可愛了……)


  艾倫忍不住將利威爾緊緊的環抱住在自己的臂膀內。


  「喂,小鬼,別再這種時候給我發情阿,不是還要出去的嗎?」


  利威爾鐵青著臉,感受的到對方某處的躁動。


  「我知道利威爾……只是覺得您太可愛了,所以忍不住想抱住您。
其他我會忍耐的,所以暫時再讓我抱一下吧。」



  「什麼可愛的……我又不是女人。」


  利威爾一聽到『可愛』這兩個字,反感的皺起了眉間。艾倫知道利威爾並不喜歡被這麼說,於是又開口道:


  「對不起利威爾。雖然知道您討厭這兩個字,不過您可不是女人可以比擬的,這點我清楚的很。您的一切喜怒哀樂只給我一個人看就夠了。」


  「嘁,話說得這麼漂亮……要是換作其他的人,早就被你這小鬼給騙走了吧?」


  利威爾用手指輕敲了一下艾倫的額間。


  「怎麼會?在我的眼中只有您一個人呢。不是您,我誰都不要。」


  「口氣還真大阿小鬼?」


  利威爾望著艾倫翠綠色的雙眸,雙瞳內的神采,說不出的蠱惑,彷彿是在呼喚著自己般,讓自己更陷溺於其中。


  「好了,快放開我小鬼。要不然你口中所說的約會,是會遲到的呢。」


  「嗯。」


  艾倫將臉湊近到了利威爾的唇瓣旁,悄悄地偷親了一口。隨後便放開了利威爾,牽起對方的手,一同離開了公寓。
 














 
  「人還真多阿。」


  利威爾看到遊樂園內的人潮,不禁又皺起了眉間。艾倫看著利威爾又皺起了眉間開口道:


  「怎麼了嗎利威爾?難得我們兩個人跑到這裡來約會呢?」


  「沒什麼,只是不習慣人多的地方罷了。是說,真的要待在這種地
方直到晚上嗎?」



  在出發的前幾天,艾倫就已經跟利威爾提過了,要在這座遊樂園裡待到晚上再回去。


  「當然,這裡晚上的夜景很漂亮呢利威爾。從以前開始我就一直很期待,有一天能帶你來這裡看看。」


  艾倫牽起利威爾的手,五指交扣著緊握住。


  「嘁,你該不會在打什麼鬼主意吧,小鬼?」


  利威爾沒有反抗的讓艾倫牽起他的手,一同往前方的入口走去。


  「就算有……也不會告訴利威爾的,因為這是秘密。」


  艾倫低下頭在利威爾的耳畔說著,還趁著利威爾不注意時伸出了舌尖,偷舔一口脆弱的耳骨。


  「……你!臭小鬼!!不要在大白天的時候這樣!!」


  利威爾瞬間臉紅了起來,另一隻手則握成了拳頭。


  「喔?這麼說晚上的時候就可以了嗎利威爾?」


  艾倫故意的問著,讓利威爾頓時有些火冒三丈了起來。


  「你是在說什麼阿臭小鬼!!」


  「哈哈,別生氣了利威爾,我跟你道歉就是了。」


  艾倫用臉頰蹭了蹭對方。


  「嘁,還真是個麻煩的小鬼……。」


  因為艾倫跟自己說了要待在這裡直到晚上,所以兩個人直到下午的
時候才出發來到這裡。雖然利威爾有跟艾倫提過,那既然如此為何不乾脆直接晚上的時候再來這兒?但艾倫也只是露出一抹意義不明的微笑。



  艾倫告訴利威爾,提早一點來的話可以去玩玩裡頭的設施,況且利威爾也沒來過這座遊樂園,艾倫說想帶著利威爾先在裡頭繞繞。聽到這裡的利威爾微微的皺著眉。


  「遊樂園這種地方去到哪還不都一樣嗎?」


  「阿阿利威爾怎麼這麼說?不覺得可以看看白天和夜晚的景色很棒嗎?」


  「……你什麼時候開始迷上看風景了小鬼?」


  這小鬼肯定在打著什麼主意,利威爾想著。但之後利威爾也沒再繼續多問下去了,既然艾倫不想透露,那一直追問下去也得不到一個明確的答案的。


  突然,利威爾像是想起什麼般,陰沉著臉望著艾倫開口道:


  「話說……你這小鬼是從什麼時候開始,偷學開車的?」


  (阿阿……果然還是被問起了。)


  「這個嘛……利威爾真的想知道嗎?」


  被問到的艾倫淺笑著。


  離開公寓後的兩人,來到了位於公寓最下層的地下停車場。正當利威爾從口袋裡拿出車的鑰匙,準備打開車門時,卻被艾倫一把給搶了過去。


  「艾倫你……?」


  「車就由我來開吧,利威爾。」


  艾倫不理會利威爾的反應,搶先一步打開了車門,坐上了主駕駛座,並將鑰匙插入,啟動了車的引擎。


  「……」


  「嘁,你這小鬼真的會開這種東西嗎?」


  對於艾倫突然固執的舉動,讓利威爾也沒轍,只能皺著眉頭望著眼前的人看著。見狀,艾倫則微微的勾起了嘴角。


  「會不會開……利威爾您坐上來不就知道了嗎?」


  —回想起剛剛所發生的事情,還是讓利威爾覺得有些被受騙的感覺。


  這小鬼到底是哪時候瞞著他去偷學開車的?一路上從艾倫熟練的技巧來看,肯定不是只學個兩、三天就會的。


  利威爾望著艾倫道:


  「……說不說隨你。我只是不解你這小鬼是什麼時候又瞞著我去做
這些事情。況且,你還沒滿二十歲呢,艾倫。」



  —其實利威爾只是在介意著,還未滿成年就開車一事。


  「放心吧利威爾,再過個幾個月我就滿二十歲了呢。至於車的話……是我自己去請教韓吉分隊長以及其他的人的。」


  艾倫苦笑著,一五一時的稟報。


  「嘁,又是那臭眼鏡嗎?什麼人不好找就偏偏找她??」


  利威爾一聽到是韓吉後,表情明顯變的有些不悅。


  (阿阿難道……是在吃醋嗎?)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