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很多塗鴉和雜七雜八的東西。噗浪是主要活動地帶。一如往昔的嬸嬸者(如有問題和疑問可e-mail→ s039581538@gmail.com 或在噗浪發私噗給我唷!>
  • 53843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7

    追蹤人氣

艾利。同人文。《對不起,把你肚子搞大了》生子篇上篇 內有R-18滲入










-----------------------------------------------------------------------------------------------





  望著拿在手中的智慧型手機,男子有些焦躁的用手指滑了滑螢幕,只見螢幕上頭瞬間亮了起來。



  螢幕中正顯示著阿拉伯數字與英文字母—1 : 20 PM。


  (……才過了二十分鐘而已嗎?)


  男子思考了陣並望著門口。


  「韓吉分隊長……怎麼還沒來?」


  正當艾倫坐在韓吉實驗室裡的椅子上,煩惱人怎麼還沒出現時,一道人影直接從眼前的門撞了進來。


  「碰!!!」


  「唷唷艾倫阿!讓你久等了阿!!想不到這東西找了好久才找到,還真是沒嚇壞我自己了!!還以為不見了呢阿哈哈哈!!」


  見韓吉興奮地從身穿的白色實驗衣口袋裡,拿出了罐小藥瓶晃了晃,讓當下的艾倫覺得有什麼麻煩事,將要發生在自己的眼前了。


  「艾倫阿~~知道這是什麼嗎?」


  艾倫瞇起眼觀望了韓吉手中的藥瓶道:


  「裡頭裝的是……藥劑之類的嗎?」


  藥瓶裡的液體,晶瑩剔透的,隱約還散發出股吸引力,彷彿會讓人著迷般。


  「阿阿,是藥劑沒錯,但你知道這藥劑裡頭的成分是什麼嗎?」


  韓吉高舉著小藥瓶,讓日光燈的燈光直射藥瓶裡的液體。只見原本像是湖水般色澤的淺藍色液體,竟從中透出了紫羅蘭色的光芒。


  仔細看了看韓吉手中的小藥瓶,液體裡頭的紫羅蘭色光芒還是陣陣地再閃耀著。


  艾倫低頭思考了一會後,抬起頭注視著眼前的人,搖了搖頭:


  「不知道呢,韓吉分隊長。這藥劑有什麼特別的地方?」


  「哈哈!這當然有阿!你之前不是答應說,要讓我當你們孩子的乾媽嗎?」


  「是……沒錯,但這瓶藥劑跟那件事情有什麼關聯?」


  (難不成會是……?但那種事情不可能會發生的吧?)


  男人跟男人之間,怎麼可能生的出小孩來?


  艾倫不敢斷定眼前的韓吉想做些什麼。


  「這當然有關聯阿艾倫!這可是我研究了好久才做出來的呢!!」


  聽到韓吉這麼斷定的道出口,直讓艾倫瞬間覺得—


  這下麻煩大了。


  「嘛~我就跟你解釋一下好了艾倫。這藥劑裡頭的成分會改變人體體內內部的賀爾蒙,而且影響力可是很大的喔。連人體體內的器官構造也會發生改變。」


  韓吉在艾倫面前用大拇指及食指將小藥瓶拿起,上下晃動搖了搖,只見液體裡的紫羅蘭色光芒又更加耀眼了起來。


  艾倫聽了一愣:


  「連器官構造也會跟著改變?」


  「沒錯,更簡單一點說明好了。這瓶藥劑可以暫時讓男性的生理內部器官轉換成女性,但不會影響該使用者的外觀構造。所以說……就把這個拿去讓利威爾懷孕吧,艾倫。不過被他知道我拿這種東西給他用,肯定會拿美工刀把我給大卸八塊吧阿哈哈哈!!」


  「讓利威爾……懷孕?」


  聽到這藥劑有如此的作用,艾倫還是有些微愣的望著在一旁哈哈大笑的韓吉。


  (……我跟利威爾兩人的孩子嗎?)


  「是阿艾倫,你應該也想要有個孩子吧?跟利威爾兩人的孩子。」


  韓吉對著艾倫笑了笑。


  看著利威爾從孤兒院所找回六歲時,沒有前世記憶的他到現在,也過了十三、十四年了阿,時間還過得真快。韓吉心想。


  「小孩嗎?老實說……我並沒有想到這點呢,韓吉分隊長。我只是一心想著只要能待在利威爾身旁,就足夠了。」


  「阿阿這也倒是,那就看你自己囉艾倫。這瓶藥劑就先給你了,如果你覺得可以的話,就使用它吧。」


  韓吉吹了聲口哨,把小藥瓶遞給了艾倫。


  「由我來決定?那利威爾呢?」


  「利威爾?那就看你要不要讓他知道有這瓶藥的存在囉艾倫。或許出乎意料地,他會想要使用呢。不過讓他知道是我拿給你的,我應該會被他削掉後頸吧阿哈哈哈!!」


  「……」


  (雖然韓吉分隊長嘴上說會被利威爾給解決掉,但看得出來她一點也不怕利威爾呢……。)


  艾倫看了看手中正散發著紫羅蘭顏色光芒的藥劑瓶後,像是突然想到了什麼般而開口道:


  「對了,韓吉分隊長,這瓶藥劑有什麼副作用嗎?」


  「喔喔~副作用嗎?我想應該是沒有。我自己研究開發了好幾年,使用所有能進行實驗的動物,反應都相當不錯呢。雖然還沒有進行過人體
上的實驗就是了。」


  「沒經過……人體上的實驗?!那這瓶藥劑真的能使用在人類身上嗎!?」


  —艾倫瞬間覺得這瓶藥劑並不如想像中安全。


  「阿阿這你放心啦艾倫~我千年前不也都像現在這樣拿其它藥劑使用在你身上嗎?雖然那時你還有著巨人之力因此還特別控管著,所以不知道吧?其實在那時拿你來實驗的同時,我也同時拿其它的人來進行實驗喔~所以這方面我有一定的把握在的。」


  「但是……這瓶藥劑真的沒什麼問題嗎?」


  雖然韓吉都這麼說了,但艾倫的內心還是不太放心。


  「阿阿,艾倫阿,我韓吉‧佐娜做出來的最終完成品只會有兩種結果……有效和無效!若是無效的話,我馬上打消要當孩子的乾媽的念頭!!」


  韓吉愈說愈激動地忍不住拍起桌來,讓桌上擺著的東西都一瞬間搖晃了一陣。
 









 
 
   ※※※
 









 
 
  回程的路上,艾倫一直在思考著韓吉問著自己的問題。


  —艾倫,你應該也想要有個孩子吧?跟利威爾兩人的孩子。


  (……)


  (老實說……沒想過是騙人的。)


  只是覺得,那是另一個不可能會實現夢想,跟利威爾兩人所一同擁有的……小生命。


  曾以為只要守護對方到永遠就足夠了,但如今的自己卻好像愈來愈貪心了。


  想像著,跟心愛的人一起牽著手,手中還抱著孩子的景象。


  真的有可能實現嗎?


  真的可以嗎?


  「喂,艾倫,怎麼了嗎?」


  聽到再熟悉不過的聲音在呼喊著自己,讓陷入思緒的艾倫一時間回神了過來。


  「怎、怎麼了嗎利威爾?」


  「臭小鬼,這句話是我要說的吧?一路上什麼也沒說,真不像你
呢。是那個臭眼鏡對你說了什麼嗎?」



  利威爾皺起了眉頭,兩手插著腰間。


  艾倫則對著眼前的人笑了笑:


  「不,其實也沒什麼呢,利威爾。抱歉,讓你擔心了。」


  「那臭眼鏡真的沒對你說什麼嗎?瞧她說要找你過去她實驗室那邊
一趟,結果過了好一陣子才回來。」



  今早難得艾倫和自己都沒什麼事情,於是就出來街上走走,想好好地共享這假日,想不到還是被打斷了。


  正當兩人在餐廳裡頭用完餐點,準備要離去時,利威爾的手機卻忽然響了起來。


  看了看手機上所顯示的來電號碼,利威爾先是皺了皺眉猶豫了陣,但隨後還是接了起來。


  「喂喂~~是利威爾嗎??」


  「嘁,有什麼事情嗎臭眼鏡?」


  「阿阿,是這樣的,艾倫在你旁邊對吧?」


  「是又怎樣?」


  「喔喔果然沒錯!那我就長話短說啦~可以把艾倫借我一下嗎?我有事情要找他。」


  「找艾倫?那為何不打他的手機阿,臭眼鏡??」


  「欸欸?我覺得要借艾倫的話,當然還是要先問問你這邊才對阿。畢竟你們一直都在一起對吧~可真幸福阿~~」


  「嘁,廢話少說了臭眼鏡,你找艾倫到底要幹嘛?」


  「這點恕我不能直說利威爾~總之是很重要的事情!」


  「……那就別想我會同意讓艾倫過去。」


  「欸欸??怎麼這樣阿利威爾!!你這人還真是小氣!!」


  「……」


  兩人唇槍舌戰了好一陣,最終利威爾還是敵不過韓吉的言語攻勢,
同意讓艾倫過去大學那邊一趟。



  於是等到了現在。


  等艾倫回到自己的辦公室找自己時,都已經是下午時候的事情
了。



  利威爾不自覺的深鎖起眉頭,望著艾倫看著。


  看著眼前的利威爾正擔心著自己的模樣,艾倫低下頭,靠近利威爾的臉頰,輕輕蹭了蹭


  「我真的沒事的,利威爾。


  聽到眼前的人這麼說,利威爾嘆了氣。


  ……小鬼頭,別以為這樣就想打發我了,不過……」


  說著說著,利威爾主動地,牽起了艾倫的手。


  「先說好,我可是不會放手的喔,艾倫。」


  利威爾微微將自己泛著紅暈的臉頰,別了過去。


  言之意下—


  不管怎麼樣,我還是相信你,尊重你的選擇。


  艾倫知道的,利威爾的意思。


  「也是,我也絕對不會放手的,利威爾。」


  艾倫笑了笑,偷偷湊近利威爾的臉頰偷親了一口,惹得利威爾一陣
驚呼:



  「艾倫你……!」


  「放心,在這街上不會引起人注目的利威爾。況且你還牽著我的手
不是嗎?」



  艾倫勾起了嘴角,想看看利威爾的反應。


  「嘁,隨便你怎麼說都好臭小鬼。」


  利威爾又皺起了眉頭,拉著艾倫的手,朝著前方的道路行走著。


  即使如此,利威爾還是牽著自己的手,從沒放開過。


  這某方面來說,也是在寵溺自己的一種舉動吧。


  若是跟利威爾兩人能有個孩子的話……或許也不壞吧?


  艾倫想著想著,決定試探性問了問:


  「利威爾…我說的是如果……如果有方法能讓我們有孩子的話,你會想去嘗試嗎?」


  聽到艾倫道出話的瞬間,讓利威爾頓時停下了腳步,回頭注視著比自己還高了一顆頭左右的人看著。


  「怎麼?你想要有孩子嗎艾倫?」


  「不,這倒也不是。只是突然覺得有孩子的感覺好像還不錯呢……。」


  「切,真是的……。原來你今天一直都在想著這件事情嗎?」


  利威爾伸出了另一隻手握成了拳頭,輕輕敲了敲艾倫的額頭。


  「……利威爾?」


  「有沒有孩子,對我來說都無所謂。別忘了,我可是從你六歲的時候就把你給『撿』回來了阿,艾倫。若是這樣的話,也只是在多照顧一
個小毛頭而已。」



  灰黑色的雙眸直視著那雙翠綠色的瞳孔,看著。


  (所以利威爾的意思是……同意了?)


  「不過我倒挺訝異,你竟然會想要有小孩,艾倫。是因為在孤兒院待過的關係,所以想領養那些孩子來照顧嗎?這點我倒不反對。」


  聽到利威爾這麼說,讓艾倫有些想笑。


  (阿阿……原來利威爾想到領養孤兒方面的事情去了。)


  「領養孤兒或許也不錯,但是利威爾……」


  突然地,艾倫環抱住眼前還來不及反應的人。


  「我想要的是……屬於我們倆…自己的孩子。有著我們兩個人的身形的…小生命。」


  「……」


  「艾倫阿,你自己應該也清楚,兩個男人是沒辦法有孩子的。所
以…」



  豈料艾倫打斷了利威爾的話:


  「如果我說我有方法呢?今天韓吉分隊長找我就是為了這件事情。雖然對利威爾來說可能會辛苦了點。」


  「等等?你在說什麼艾倫……?那臭眼鏡跟你說了些什麼嗎??」


  一時間,利威爾理不清思緒,有些混亂了起來。


  「……我們回去之後再說吧利威爾,這裡不太好說明。」


  艾倫對著眼前的人笑著。
  














  
  「嘁,所以說那個臭眼鏡到底說了什麼事情?」


  利威爾看著背對著自己,把大衣脫下後放在衣帽架上的艾倫看著。


  「……韓吉分隊長給了我這個東西。」


  艾倫轉過身,將放在襯衫口袋裡的小藥瓶給拿了出來,搖晃了下。


  只見裡頭淺藍色的液體,慢慢地從中泛出紫羅蘭色的光芒。


  看到這小藥瓶裡頭的變化,利威爾有些感興趣了起來:


  「那臭眼鏡又再研究什麼了嗎?」


  利威爾從艾倫手中接過小藥瓶,好奇的在手中把玩著。


  「聽韓吉分隊長說,這是能讓男性體內的器官構造,暫時轉換成女
性的一種藥劑。」



  「暫時轉換成女性?」


  「沒錯,時間為十個月。且不會改變使用者的外觀構造。」


  「……」


  聽到艾倫解釋到這邊,利威爾大概曉得這藥劑有著什麼樣的作用
了。



  「嘁,所以簡單來說,這東西可以讓男人懷孕?感覺還真是噁
心。」



  「是這樣沒錯,不過有沒有效用還是個問題。」


  利威爾皺了皺眉頭。


  「那個臭眼鏡這次可還玩的真大,有沒有效用都不明確就拿給了你嗎?」


  「……這倒不如說是交換條件。」


  艾倫小聲的嘀咕著。


  「你剛剛有說話嗎艾倫?」


  「沒、沒有,是你聽錯了利威爾。」


  「……」


  之後利威爾便陷入一陣沉默,隨後才開口道:


  「這藥劑是打算用在我身上的?」


  聽到利威爾這話的艾倫,驚訝地像是心臟險些停止跳動了般。


  看到艾倫臉上所露出的表情,利威爾大致也猜想的到,這藥劑是打算給誰用的了。


  「……利威爾,我……」


  見艾倫似乎還想說什麼,利威爾嘆了嘆氣。隨後注視著艾倫那雙翠綠色的雙眸道:


  「小鬼,你還真不適合說謊。」


  艾倫聽到利威爾又這麼說自己,淺笑了下。


  「那是因為是利威爾的關係呢。只有對你,我無法撒得了謊。」


  「真會說大話,明明是你這臭小鬼每次對我撒謊的時候,表情都頗不自然的,一看就看的出端倪。」


  「或許是吧。不過我在面對其它人的時候,可不會這樣。」


  艾倫勾起了嘴角,眼神瞬間流露出一股震懾感。


  雖然不會再像千年前那般,會轉換成金色的獸瞳,但依舊還是能震懾人心。


  又是這眼神嗎?利威爾在內心裡笑了笑。


  這是只屬於他的……野獸。


  「好了,回到重點吧小鬼。所以說,這藥劑是你的主意?」


  利威爾拿起了小藥瓶晃了晃,紫羅蘭色的光芒依舊在手中閃爍著,
絲毫未減。



  「不,這其實是……韓吉分隊長的主意。」


  「……」


  「我總有一天一定會殺了韓吉那個臭眼鏡!!」


  利威爾生氣地用力握住藥瓶,讓艾倫頓時誤以為藥瓶有被捏碎的可能。


  「別生氣阿利威爾。」


  「嘁,我之後再去找她算總帳。對了,艾倫,既然是這樣的話……」


  「?」


  「你還是想要有小孩嗎?就你所說的,我們兩個人的小孩。」


  艾倫頓時驚訝地睜大了雙眼:


  「利威爾你……不反對使用這藥劑嗎?」


  「話我先說在前頭了小鬼,我雖然很討厭像女人一樣大腹便便的,但我可沒說我討厭小孩。這話我不也常跟你說嗎?如果說是為了你的
話,那我倒也想去嘗試看看這鬼藥劑的效用,反正無效的話也就扯平了。」



  看著利威爾一臉堅毅並雙手插著腰說著,讓艾倫頓時無法言語了起來。


  (利威爾竟然為了我……可以做到這一步。)


  另一個原以為不可能會實現的夢想,真的可以被實現嗎?


  —描繪著,跟著心愛的人一起牽起孩子的手的景象。


  忍不住的,艾倫衝向前抱緊了眼前的人。


  「喂!艾倫?!你抱的太緊了好難受……」


  利威爾忍不住痛得掙扎了下。


  「抱歉利威爾,一時太高興就沒注意力道了……。」


  「嘁,果然小鬼就是小鬼。」


  艾倫微微鬆開抱住自己的力道,利威爾頓時覺得輕鬆了不少。


  看著艾倫一臉幸福的模樣抱住自己不放,利威爾也任由他去了。


  不過,這大概也是自己太寵他的關係吧?


  本以為艾倫這傢伙不會在意有沒有孩子的問題,是被韓吉那傢伙搧風點火的嗎?


  那臭眼鏡該不會還有什麼其它的目的?


  想到這裡,利威爾用手指輕敲了下艾倫的額頭問道:


  「喂,艾倫,韓吉那臭眼睛還跟你說了什麼嗎?」


  「藥劑的事情嗎?」


  艾倫邊說邊磨蹭著自己懷裡的利威爾,讓利威爾想躲也躲不開。


  「不是,那臭眼鏡應該有什麼目的對吧?」


  利威爾眼睛直勾勾的望著艾倫。


  「這個……是沒錯。這是我跟韓吉分隊長之間的……交換條件。」


  「?什麼交換條件?」


  利威爾忍不住挑起眉來詢問著眼前的人。


  「就是……她教我開車的交換條件。但是我萬萬沒想到韓吉分隊長
竟然想要的是……小孩。」



  「想要小孩?那傢伙自己去生不就得了嗎??」


  「不、不是這個意思,利威爾。」


  「?」


  「韓吉分隊長想要的是……當我們倆孩子的乾媽。」


  「……」


  得知真相後,利威爾只想拿美工刀把韓吉給砍了。


  利威爾眉頭深鎖著用手扶著額頭:


  「那臭四眼還真是什麼都想的出來!我一定是上輩子跟她結了什麼
仇!!不對,上輩子我們還是認識,那難不成是上上輩子嗎??」



  「……利威爾?」


  艾倫輕輕呼喊了下懷中的人。


  (難得看到利威爾這麼氣急敗壞的樣子……念念有詞的呢。)


  —感覺其實還挺可愛的。


  「?你在笑什麼阿艾倫?」


  看到艾倫忽然笑了起來,利威爾覺得奇怪的開口問著。


  「不、沒什麼,只是覺得利威爾很可愛。」


  「嘁,我都幾歲的大叔了,說什麼可愛阿……。」


  艾倫知道利威爾不喜歡被人說可愛,但還是說了出口。


  不過端看利威爾的反應,倒也沒有極端的抗拒。


  「不知道……我們兩個的小孩,會是什麼樣子呢?」


  聽到艾倫說出這話,利威爾思考了會後嘆了口氣,將頭靠在艾倫身
上。



  「還會有什麼樣子阿?不就是小鬼嗎?」


  艾倫勾起了嘴角道:


  「是跟我一樣的小鬼嗎,利威爾?」


  「嘁,跟你一樣還得了。整天被你一個小鬼纏住就算了,還會有第二個嗎?」


  利威爾說著說著,望著手中的藥劑瓶。


  看著紫羅蘭色的光芒不斷地閃耀著,不知不覺中,竟有些被吸引住了。


  彷彿想讓自己上癮般,神秘又媚惑的光芒。


  ……。


  —也罷,賭輸了就算了。利威爾心想。


  不暇思索的,利威爾轉開了藥瓶的蓋子,將裡頭的液體一飲而盡。


  「?!利威爾??」


  艾倫萬萬沒想到利威爾竟會那麼快就做出決定。


  只是—


  藥劑的效用,依然是個未知數。


  利威爾用食指抵住艾倫的雙唇道:


  「就來看看這東西到底有沒有效果吧,艾倫。」


  說完後利威爾便主動地雙手攀上了艾倫的肩頸上,遞出了個深吻。
 
















 
  「艾……倫…哈阿…」


  「是這裡嗎?」


  「不、嗯嗯、阿…!」


  當艾倫將碩大瞬間插入利威爾體內的敏感點時,利威爾因忍受不了過大的刺激而溢出了粗喘的聲吟。


  明明在這之前都已經交合過無數次了,但身體的感覺始終還是敏感的很。


  成受不了一丁點的刺激。


  「不是嗎?不過利威爾看起來很舒服的樣子呢……?」


  「閉嘴,小鬼!誰舒服…唔恩!阿、阿…那裡……」


  話還來不及從口中道出,就感覺艾倫的碩大又更近一步地,探入體
內的敏感點,不斷地摩擦著。



  「哈阿……可惡…唔、嗯…」


  粗喘著氣,利威爾只能從口中溢出破碎的聲吟。


  艾倫笑著,俯身向前,吻了吻利威爾微微泛起紅暈的眼角,並貼近對方的耳畔旁低語道:


  「利威爾……你的身體我可是摸的一清二楚喔。」


  「哈…你這是……哪門子的變態習慣阿…臭小鬼……」


  忍不住地,利威爾伸出了手,摸了摸艾倫的臉頰。


  又是這個如野獸般的雙眼,緊盯著自己不放。


  —卻也讓自己著迷。


  「變態嗎?沒想到利威爾你會這麼說呢。但也或許真是如
此……。」



  艾倫的大掌覆蓋住摸著自己臉頰的手,小心翼翼的挪開,並湊到了唇邊,細細的親吻著。


  「一直不斷地在渴望、渴求著你到無以自拔的地步了,甚至還想著要吃掉你呢利威爾。」


  說完後艾倫冷不防地,將頭低下,舔舐、輕咬著對方的肩頸。


  「唔!艾倫…」


  「只有你……利威爾,我只要你。」


  艾倫滿意地看著在利威爾身上所佈滿的紅色粉點。


  —只屬於自己所有物的印記。


  「嘁,這還真像是頭發情的野獸……」


  「放心好了,我只會對利威爾你發情呢。」


  艾倫笑了笑,用雙手握住了利威爾的腳踝,將對方的雙腿架在了自
己的肩頸上,並把利威爾的身軀用力拉向了自己。



  「等等?!艾倫!哈阿……!」


  「我只是想讓你再感受多一點利威爾……」


  無預警的,艾倫一瞬間將碩大貫穿至利威爾體內的最深處,隨之開始劇烈的抽插了起來。


  「阿、阿……慢點阿…艾倫…」


  「抱歉了利威爾,這點我做不到。」


  將自己的碩大抽出後在瞬間插入對方體內的最深處,感受著對方內
壁裡的柔軟,正緊緊的吸住自己不放。



  不斷地反覆的抽出再插入,讓蜜液也隨之被帶出。「沽溜沽溜」的水漬聲,伴隨著兩個人的喘息,黏膩的充斥著整個房間。


  感受著彼此身體相互摩擦的溫度,宛如高燒般,炙熱的讓人暈眩。


  「唔恩…哈、阿…恩恩……」


  看著眼前的人神情迷離,眼角泛著淚水,斷斷續續聲吟喘氣的模樣,有種說不出的媚惑。


  要是被其它的人看到利威爾此刻的神情,想必誰都把持不住吧?


  —利威爾的這副模樣只屬於自己,不管是人還是心。


  艾倫欺身向前,封住了利威爾的雙唇,讓這不停溢出的聲吟與喘息也只屬於自己。


  「唔唔……」


  聲音被制止的利威爾,只能任由艾倫的舌尖在自己口腔內,恣意掠奪著。


  相互糾纏著彼此舌根,混合著彼此的津液,讓液體緩緩地沿著嘴角旁流下。


  「哈阿…哈……」


  鬆開彼此唇瓣的瞬間,拉起一綹的銀絲。


  原以為艾倫會留給自己喘息的時間,但隨後又被艾倫折起了雙腿。


  「……艾倫?」


  「抱歉利威爾,我已經控制不了自己了。」


  突然間,利威爾意識到,埋在自己體內的碩大似乎又變的更大了些。


  「喂,小鬼……這不是在鬧著玩的吧?」


  「當然。不過看到利威爾這般媚惑的模樣,又讓我忍不住了。況且你也還沒出來吧,利威爾?」


  艾倫說著的同時,緩緩的晃動起身軀。


  「等等!不要……!」


  艾倫勾起了嘴角,在利威爾的耳畔旁,溫熱的吐著氣:


  「不要什麼,利威爾?」


  但艾倫非但沒有停下律動,反而還故意地將自己的碩大,推進柔軟內壁裡的更深處。


  「…阿、阿,別!」


  「真的希望我停下來嗎利威爾?」


  說著的同時,艾倫又將自己的碩大緩緩地抽離了緊密的甬道,惹得利威爾又溢出了更大的聲吟:


  「不、不要……艾倫……我想要阿……」


  承受不住這般的凌遲,利威爾泛著淚水說著。


  看到這副模樣的利威爾,艾倫笑了笑:


  「別急,我馬上就給你了,利威爾……」


  艾倫親了親利威爾的眼角,汲取了對方的淚水後,隨之一瞬間,扶住對方的腰間,用力將自己的炙熱再次埋入甬道裡頭的最深處。


  「阿阿阿———!!!」


  忍受不住地,白濁瞬間噴發而出。


  而利威爾只能不斷地輕顫起身子,頭暈目眩的。


  「再陪我一下吧,利威爾。我也……」


  俯身抱著利威爾身體的艾倫,隨之又劇烈的律動了起來。


  「阿阿,艾倫…艾倫……!」


  感受得到利威爾的體內的甬道正緊縮著,絞住自己的碩大不放。


  「好棒…利威爾……裡面黏糊糊的呢。」


  「唔唔、嗯……」


  「你看利威爾,似乎看的到裡面呢……」


  艾倫將利威爾雙腳給打開,仔細端看著自己插入的碩大,被粉色的穴口給緊緊包覆住的模樣。


  「混蛋……是在看什麼阿…嗯、嗯嗯……」


  利威爾忍不住用手臂遮擋住自己的視線,不讓艾倫看到。


  「利威爾……別遮著,讓我看看……。」


  艾倫俯身,將利威爾的手臂給緩緩挪了開來。


  「哈阿……哈…」


  只見利威爾臉頰微微泛起紅暈,粗喘著氣著。


  艾倫看到利威爾此刻的表情,頓時睜大了雙眼。


  (難得的……利威爾害羞了呢。真的是……好可愛。)


  「嘁……是有什麼好看的?」


  看著艾倫盯著自己看了好一會兒,利威爾忍不住喘著氣,皺起了眉
頭。



  「沒什麼……只是覺得利威爾真的是……好可愛。」


  說完後,艾倫不給利威爾半點掙扎的空間,先是封住了對方的唇
瓣,隨後又開始律動抽插了起來。



  「唔唔……!」


  口中破碎的聲吟,最後也只能被眼前的人給奪去。


  深埋在自己體內的炙熱,不斷地去碰撞著敏感點,讓利威爾忍不住又全身顫慄了起來。


  感覺利威爾又再次收緊了穴口,吸住自己碩大不放的柔軟,險些讓艾倫也跟著想射了。


  隨著最後一次的貫穿,炙熱的碩大,也隨之將滾燙的白濁注入到對方的體內。


  「哈…哈…好燙……」


  留有著對方氣息的身軀,還是泛起了陣陣的痙攣。


  「還好嗎利威爾?」


  艾倫雙手環抱住利威爾的身軀,細吻著對方的臉頰。


  「還……好,艾倫……」


  像是在呼喊對方般,彼此的雙唇又再一次緊貼住。


  —隨後意識飄渺的,陷入了夢鄉。
 

















 
  軟呼呼的……感覺有個小東西趴在自己身上。


  是貓狗之類的小動物嗎?


  利威爾試著伸出手去確認。


  「爹地、爹地!快起來!」


  聽見有小孩子稚嫩的呼喊聲,讓利威爾不得不瞬間張開了雙眼。


  「爹地!」


  還來不及反應,眼前的小傢伙就撲向了自己,開懷的嘻笑著。


  利威爾困惑著皺著眉頭,望著趴在自己身上的小孩子問道:


  「喂,你是誰阿小鬼?」


  豈料眼前的小孩聽到利威爾這句話時,竟然哇哇大哭了起來。


  水汪汪的雙眼泛著淚光,抬起頭來望著利威爾道:


  「唔……爹地、爹地不要我了嗎?」


  當眼前的小孩子抬起頭來看著自己的瞬間,利威爾頓時愣了一陣。


  ……?


  奇怪?


  這小孩的雙眼怎麼長的那麼像……?


  利威爾二話不說馬上伸出了雙手,捧著這小傢伙的臉,仔細看了一下這孩子的五官面容。


  但這樣看下來的結果讓利威爾更震驚了。


  「?爹地怎麼了嗎?」


  小傢伙歪著頭,看著利威爾皺著眉頭,對著自己的臉又摸又捏的。


  然而利威爾也不敢相信自己眼前所發生的事情。


  —這不可能吧?!


  利威爾扶著自己的額頭開口道:


  「喂,小鬼。你的父母親是誰?還有別一直爹地、爹地的叫,怪煩人的。」


  「咦?爹地在說什麼阿?爹地就是爹地阿!還是爹地真的不要我了嗚嗚……」


  眼看眼前的小傢伙一副又要哭出來的樣子,讓利威爾頓時也沒轍了起來。


  「嘁,真是個麻煩的小鬼……比艾倫小的時候還難纏。」


  像是聽到什麼關鍵字似的,眼前的小孩子忽然張大了雙眼,不解地望著利威爾問道:


  「爸爸怎麼了嗎?」


  爸爸?


  聽到這孩子說出來的話,讓利威爾頓時又一愣。


  難不成這孩子是……?


  正當利威爾想在開口繼續追問下去時,眼前卻突然開始模糊了起來。


  一點一滴的,連意識也漸漸地消散開來。


  等等……


  利威爾朝那孩子伸出了手。


  我還沒確定那孩子到底是不是……
 
















 
  「利威爾?」


  猛然地睜開了雙眼,艾倫近距離的五官出現在自己的面前。


  「……艾倫?」


  「做噩夢了嗎利威爾?看你從剛剛開始就一直眉頭深鎖的聲吟,還伸出手來……」


  艾倫低著頭,握著利威爾伸出的手親吻著。


  「……」


  —看樣子好像讓這小鬼擔心了。


  利威爾看了看眼前的艾倫,伸出了另一隻手,敲了敲艾倫的頭:


  「我沒事小鬼,只是做了個很奇怪的夢罷了。……被一個跟你長的很像的小小鬼給纏住。」


  「……跟我長的很像的小孩?」


  這下換艾倫好奇了起來。


  「外表大部分相像,小部分不太一樣。」


  利威爾皺著眉頭,想努力回想起夢中的那個小孩的模樣。


  看著利威爾皺著眉頭,努力回想的樣子,讓艾倫忍不住地伸出了雙手,將對方給擁護住。


  「利威爾該不會是夢到小時候的我吧?」


  「嘁,少臭美了。連夢裡面也要夢到你,還是免了吧。」


  「欸??利威爾怎麼這麼說阿……。」


  艾倫一臉失望。


  看著艾倫露出的表情,利威爾嘆了嘆氣。


  「嘁,在現實中就夠我煩的了小鬼。夢裡的一切只是不切實際的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