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ng yu 個人

關於部落格
很多塗鴉和雜七雜八的東西。噗浪是主要活動地帶。一如往昔的嬸嬸者(如有問題和疑問可e-mail→ s039581538@gmail.com 或在噗浪發私噗給我唷!>
  • 4878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艾利。同人文。《對不起,把你肚子搞大了》生子篇中篇







  一大早的,利威爾辦公室的門,慣例被一道人影給撞了開來。


  「唷唷~~早安阿利威爾~~我又來打擾啦~~~!!」


  正當韓吉要關上門時,突然一個物體直衝自己的臉部而來,韓吉不慌不亂的輕鬆閃躲過。


  「啪!!」


  而物體也只能瞬間應聲撞上牆面,隨後掉落至地面。


  ……仔細一看是個空的文件夾呢。


  「哇哇利威爾~才一大早的不需要這樣吧?這樣一直丟東西,要是東西壞了不會心疼嗎?」


  「哼,對妳不需要心疼這兩個字,臭四眼。看妳還閃得挺輕鬆的?
或許我該試試換丟其它的東西。」



  「哇哇利威爾你對我還真是狠心,一點都不知道要對女孩子溫柔!」


  韓吉抱怨歸抱怨,但還是乖乖把地上的公文夾給拿了起來放好。


  「嘁,溫柔?虧妳還說得出來。那妳說說看這瓶藥劑又是怎麼回事?」


  利威爾皺著眉頭,從衣服的口袋裡拿出小藥瓶,並擱在桌上。


  「欸欸利威爾!!難道你喝了嗎?!原來如此,難怪最近脾氣那麼暴躁,看來這藥劑果真有效!」


  不理會利威爾的反應,韓吉從實驗衣的口袋裡掏出了本小筆記簿,自顧自的拿起筆在裡頭謄寫了文字起來。


  「喂,臭眼鏡,妳到底有沒有在聽我說話?」


  「當然有!然後呢?感覺身體有怎麼樣嗎??有沒有覺得跟平常不太一樣!?」


  見韓吉一臉興奮地問著自己,利威爾扶著額頭,直覺得眼前這傢伙真的沒救了。


  「欸欸利威爾,你有沒有覺得身體跟平常有什麼不太一樣的感覺嗎??」


  韓吉看利威爾一臉沉著沒回話,於是又問了一次。


  「……完全沒有,就跟平常一樣。」


  「欸~?是嗎?那這樣子可能要再繼續觀察下去了。話說沒想到你真的把藥劑喝下去了!!我還以為你一定會抗拒好一陣子呢利威爾~~」


  「嘁,有什麼好抗拒的,不過就是瓶沒有什麼作用力的藥嗎?」


  「怎麼這麼說阿利威爾~~我可是費了千辛萬苦,好不容易才研發出讓男人能懷孕的藥劑的!!—唔唔好痛!我錯了,快放開利威爾—!!」


  忍不住怒氣地,利威爾使力用腳踩著韓吉的腳不放。


  「嘁,真不知道妳研究出這種東西是要幹嘛?對著艾倫搧風點火嗎?還是說,只是想看我像個女人大腹便便的挺著肚子??」


  「你誤會了啦利威爾!!我可是真心為了你們兩個好喔!你不覺得有小孩是件不錯的事情嗎?就拿你跟艾倫來說好了,雖然你可能覺得只
有你們兩個人就足夠了,但不覺得還缺少了些什麼嗎??」



  利威爾皺起了眉頭:


  「……缺少了些什麼?」


  「是阿,去看看其它那些有小孩的人。你應該不至於討厭小孩子對吧?」


  「……是不討厭。」


  韓吉又接著說了下去:


  「那你在想想看艾倫的立場好了利威爾。千年前艾倫的母親是被巨人給吃掉;父親則是下落不明。而千年後現世的狀況你自己不是最清楚的嗎?艾倫的父母出了車禍雙雙身亡,艾倫只能被孤兒院所收養,直到六歲的時候他遇見了你,不是嗎?至少讓艾倫那孩子感受一下有家人完整陪伴的感覺吧?!!」


  「……」


  「好了好了,妳別激動阿眼鏡。」


  利威爾聽著韓吉口沫橫飛的說著,也懶得打斷她闡述的大道理了。


  不過……


  或許真如這臭四眼說的一樣。


  —有著家人陪伴的感覺。


  自己一直以來都是獨自一人的,所以對親人的感受並不大。


  應該說也感受不了。


  習慣了自己一人生存的世界,對於其它人對自己的主動接觸,剛開始都厭惡的認定為是種麻煩。


  人若想生存下去,唯有自私一途。


  —不過那是在遇到這些人之前的想法。


  「什麼阿,我哪裡在激動了利威爾!?我可是很認真的!!還有我要當孩子的乾媽阿!我可先說好了喔!!」


  聽到韓吉這句話,利威爾忍不住又暴青筋了起來:


  「妳這臭四眼,都還不知道藥劑有沒有效前別太早下定論!!」


  「那利威爾要不要來賭賭看阿?我賭這個藥劑絕對有效!!如果我賭贏了,你就承認讓我當這孩子的乾媽怎麼樣阿??」


  韓吉忍不住用力拍桌。


  利威爾則挑起眉:


  「哼,也好。就怕妳賭輸了臭眼鏡。」


  「那個……利威爾教授……」


  突然,門邊不知何時出現了幾個人影,聚集在那裡觀望著。


  「佩特拉、奧路歐、艾魯多還有君達,你們怎麼沒敲門就進來了?」


  「抱歉教授……其實我們幾個已經敲了好幾次門了,然後忽然又聽到裡面傳來好大的吵鬧聲,以為是有什麼人想對利威爾教授您怎麼樣,忍不住就打開門了……。」


  佩特拉一臉尷尬的說著。


  「哎,佩特拉我就說嘛,聽那聲音肯定是韓吉教授。要妳等一下再進去,妳就是不聽!」


  「我、我又不知道……事態很緊急阿。」


  見奧路歐和佩特拉兩人在一旁說著,君達和艾魯多趕緊提醒著兩人道:


  「佩特拉、奧路歐,別忘了我們來這裡找利威爾教授的目的了。」


  「事態要緊,還是快跟利威爾教授說清楚吧。」


  「阿阿對了,差點就忘了!」


  佩特拉像是想起什麼重要的事情似的。


  「喂喂佩特拉,怎麼連這種事情都忘記了,真是的。本大爺可才不會…唔喔喔!!好痛!!」


  「還說我呢奧路歐,你看你自己又咬到舌頭了。」


  利威爾看著幾人說著,似乎還是沒有要停的意思,於是主動開口道:


  「……好了,所以說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阿阿真不好意思利威爾教授!我怎麼老毛病又犯了哈哈……」


  佩特拉有些不好意思的笑著並接著說了下去:


  「事情是這樣的,有幾個學生不知怎麼的在課堂上起了衝突,扭打
了起來。我們幾個剛好經過想去制止,沒想到竟然愈打愈激烈,其中幾
個學生還找人過來助陣呢!光靠我們幾個人,實在是壓制不了……。」



  佩特拉愈說愈擔憂,可見事情的嚴重性了。不然不會轉來這裡找自己的。


  「嘁,現在的大學生都幾歲了,還像小孩子一樣起內鬨嘛真是……你們幾個現在立刻去找些人手過來幫忙,我等等就趕過去。」


  「是、是的!」


  聽到利威爾的命令,佩特拉等人急忙離開了辦公室的門口。


  「阿阿利威爾,這次學生打架的事情好像不好收拾喔~不然光他們四個人的『戰力』根本用不著來找你吧!」


  韓吉吹了聲口哨,將雙手放在頭後面。


  「……這不用妳說我也清楚。」


  利威爾皺著眉頭,思索了一陣後望著韓吉道:


  「臭四眼,妳也跟我一塊過去。」


  「哎呀~我也跟著過去嗎?」


  「廢話,妳不是今天也沒什麼事情要做?」


  「嘛也好啦~~也好一陣子沒活動、活動筋骨了,都快退化了。就拿那些人來舒展一下吧!阿哈哈!!」


  利威爾在一旁看著韓吉一臉興奮的模樣,嘆了口氣:


  「下手別太重阿四眼。」


  「我會拿捏的啦,所以放心吧利威爾~我才怕你下手太重了阿哈哈哈!!不過有一點我覺得還是跟你提一下比較好。」


  「……怎麼了?」


  韓吉突然變得一臉認真,讓利威爾好奇了起來。


  「因為你已經喝了藥劑,所以體內會漸漸產生變化。雖然現在還感受不到,但還是先提醒你,可別做些會讓身體超過負荷的事情。」



  「……這跟等一下去處裡打架的事情有關嗎?」


  「當然有關啦!!為了你肚子裡的孩子著想,千萬不能動了胎氣阿利威爾!!—唔唔、好痛!我錯了利威爾!!別折阿會斷的!!」


  一瞬間,利威爾舉起韓吉的手掌,用力朝後方反折了下去,痛得韓吉當場哇哇大叫起來。


  「嘁,不可能那麼快就知道有沒有吧?」


  「好痛……你這麼說也沒錯啦。那藥劑喝下去後有十個月到十二個月的影響力,就跟女性懷胎十個月產子的意思差不多。基本上要確定有沒有,也要等個一、兩個月後才會知道。」


  「嘁,既然還要一、兩個月後才會知道,那現在就沒什麼好擔心的了。」


  利威爾握緊了拳頭,準備等下去好好的『處理』那幾個打架鬧事的學生們。


  「你不擔心,可是我擔心阿利威爾!!那可是我的乾兒子阿!!」


  見韓吉又一臉激動的大喊,利威爾連想教訓一下她的力氣也沒了。


  「還是快過去吧眼鏡,趁事情還在我們幾個可以控制的範圍內。」
 
















 
  「艾、艾倫,怎麼了嗎?」


  米卡莎看著艾倫從早上進來教室後,就一副在沉思的模樣也沒認真在聽課,忍不住趁下課時問了問。


  「不、其實也沒什麼。只是在思考著小孩子應該怎麼照顧比較好……或者說是教育嗎?」


  「咦?照、照顧小孩子?」


  米卡莎瞬間也開始跟著艾倫,一起沉思了這個問題起來。


  隨著時間的流逝,不知不覺間艾倫、米卡莎還有阿爾敏等人都上了大學,且一同進到了這所大學裡。


  —有著許多故人的校園裡。


  彷彿又回到了以前,待在調查兵團裡一樣。


  不同的是,並不是每一個人都還有著以前的記憶。


  今天,由於三人所選的課程並不完全一樣,所以阿爾敏這幾節課並沒跟艾倫還有米卡莎一起上課。


  正當艾倫和米卡莎兩人在沉思時,從教室外突然傳來陣叫罵聲,瞬間驚醒了幾個還趴在桌上呼呼大睡的學生們。


  「發生什麼事情了嗎?」


  艾倫循著聲音的出處望著,並走到了教室的門口。


  米卡莎見狀,也跟著艾倫過去:


  「大概是快打起來了吧。從剛剛上課時,對面的教室就開始有些爭執聲了。」


  見爭執的聲音愈來愈激烈,還看見許多東西從教室裡被丟了出來,不偏不倚的還打中幾個經過的人,讓艾倫愈想愈不對。


  「我們過去吧米卡莎。如果真的打起來的話,我們還可以幫忙制止。」


  「……這麼做的理由是什麼,艾倫?」


  米卡莎不懂的問著。


  聽見米卡莎質問著自己,艾倫轉頭了過來毫不猶豫道:


  「總不能放任眼前正在發生的事情不管吧?」


  隨後艾倫便步出了門外。


  「艾倫……你果然還是跟以前一樣呢。」


  米卡莎喃喃自語著,接著也跟著步出了門外,追上艾倫。


  —雖然莽撞,但也不會乖乖地任人宰割,任由事情一再惡化下去。


  這就是你,艾倫。
 














 

  當利威爾和韓吉趕到現場時,幾個學生們早已打紅了雙眼,讓周圍的人連想靠近也沒辦法。


  見幾個想上前去勸阻的同仁,都慘遭被波及的命運,甚至被打得滿身瘀青的模樣,可想而知這幾個學生們早就打到六親都不認了。


  「阿阿利威爾和韓吉教授你們終於來啦……」


  「哇哇~你沒事吧漢尼斯?那幾個學生下手也太重了吧,竟然連你也被打成這樣。」


  韓吉看著坐在一旁掛彩的漢尼斯,忍不住想上前去攙扶,卻被回絕了。


  「韓吉教授……妳還是快跟利威爾教授一起去阻止那幾位學生吧。再這麼讓他們打下去也不是辦法,而且恐怕還會波及到更多無辜的
人。」



  「那是當然的~~就包在我們身上吧!等一下也會有其它人來幫忙,不過……利威爾你怎麼自己先衝進去了?!!怎麼都不先等等我
阿!!!」


  在韓吉蹲下來想察看漢尼斯傷勢時,利威爾搶先一步混進了打架的人群裡試圖制止。


  「你也為了我的乾兒子著想,先等等我一下阿阿利威爾!!!」


  說完,韓吉也跟著前去制止眼前一團混亂的場面。
 














 
  「你是在找碴嗎?!想吃我拳頭你就試試!!」


  「對拉!就是看你不爽啦!!有種就來阿!」


  一群學生打著打著,忽然意識到有兩道人影陸續混了進來。


  「喂,小鬼。學校可不是用來給你們打架的地方。」


  利威爾先支開其中兩名學生,檔在這兩個的學生們的中間。


  「誰管你是誰阿?!就算你是老師還是什麼教授的,我一樣照打不誤!」


  另個學生跟著附和道:


  「個頭這麼矮,還想要制止我們嗎?別開玩笑了,閃開!當心下一個被揍的人就是你!!」


  「……」


  聽到這兩位學生的話,利威爾瞬間暴起了青筋,一手抓著一人的衣袖,將兩人給用力舉起道:


  「臭小鬼,你們這兩個人的性格簡直沒救,我想我也不用手下留情了!」


  說完後利威爾就用力將兩人重重拋摔了出去,不偏不倚地打中其它幾個還在打架的學生們。


  「—唔哇?!!」


  幾個人頓時躺在地上哀嚎遍野了起來。


  「哇~~利威爾,你這招還是厲害,就像在打保齡球一樣!!我或許也該學學。」


  韓吉見利威爾快速的解決完其中幾個人後,認真的思考著。


  「嘁,別發呆了眼鏡,妳那邊解決完了嗎?」


  「喔喔,還有幾個呢!比方說……」


  韓吉話才說到了一半,一道人影就從後頭竄出,並對著韓吉揮出了拳頭:


  「不要妨礙我們打架了臭女人!!!」


  「—這個就是。」


  說出口的瞬間,韓吉立即閃躲而過,下一秒伸出了自己的右手,瞄準了目標,重重地往對方的腹部用力揍了下去。


  「唔喔!!」


  原本想偷襲韓吉的學生,瞬間被揍的嘔出了液體,癱軟地倒在一旁的地上抽搐著身體。


  「喂喂眼鏡,說我出手太重,我看妳也好不到哪吧?話說還真噁心,揍到把胃液都給吐出來了。」


  「欸欸,不小心的嘛~我不是跟你說我很久沒活動筋骨了嗎?剛開始出手的時候總還是會拿捏不好力道的嘛~~」


  韓吉一派輕鬆地伸了伸懶腰。


  剩下的幾位學生,看到利威爾和韓吉一一把同伴給制止後,嚇的不敢有半點舉動,乖乖地停止手邊互毆的動作。


  「對、對不起!我們不會再起鬨打架了!!」


  「喔喔~你看利威爾~還是有好孩子的。不讓我們動手就自己投降了!」


  「嘁,只是怕了吧。總要先殺雞儆猴,後頭的人才會有點自知之明。」


  利威爾嘆了口氣,依舊深鎖著眉頭。


  見似乎都制止得差不多後,利威爾轉身過來,察看剛剛幾個被自己和韓吉,一時下手過重而倒地不起的學生的傷勢。


  豈料—


  一個已經倒在地上被制伏的學生,心有不甘,手偷偷摸摸地探入旁邊桌子裡的抽屜,摸到了東西後,竟開懷大笑了起來:


  「哈哈!我管你們是不是師長還是什麼的……今天我一定要你們好看!!」


  說完話後,便亮出手中的刀子,往離自己最近的利威爾的背後刺去。


  「?!利威爾小心背後阿—!!!」


  韓吉見狀立刻大喊著。


  正當利威爾意識到背後的狀況時,刀子的距離已進在咫尺。


  「磅!!」


  「?!」


  —一瞬間,刀子被打飛了出去,插進了對面的牆壁裡。


  這讓原本想行刺利威爾的學生,嚇得頓時跌坐在地上。


  意識過來時,一道熟悉的人影早已擋在自己的面前。


  守住著。


  利威爾看到這幕頓時驚訝的呼喊出聲:


  「……艾倫?!」


  「沒事吧利威爾!?」


  艾倫趕緊轉身過來察看著對方。


  「臭小鬼,這句話是我要說的吧?!瞧你手都被刀刃劃到流血
了。」



  望著自己流著血的手的艾倫,笑了笑,並對著皺著眉頭沉著臉的利威爾道:


  「放心好了利威爾,只是小傷而已,包紮一下就沒事了。」


  「嘁,還真會說大話阿臭小鬼。」


  當艾倫等人趕到現場時,早已發現到那名學生偷偷摸摸地,從桌子的抽屜摸出了把刀子。


  情急之下,艾倫便隨手抓起周遭放置的厚書本,捲了起來,擋在利威爾的面前,用力地把刀子給打飛了出去。但一瞬間,手還是不慎被刀
刃給劃傷了。



  「利、利威爾教授!我找人過來幫忙了!!」


  佩特拉等人也急忙趕到了現場,幫忙收拾殘局以及善後。


  「佩特拉,這邊就先交給你們了。」


  「是、是的,包在我們身上利威爾教授!」


  隨後利威爾轉頭跟韓吉道:


  「妳也留下來幫忙眼鏡。如果又發生像剛剛的事情,妳在的話比較有個照應。我先帶這傢伙去包紮一下傷口。」


  「知道了利威爾~~你跟艾倫就放心的去吧~~」


  「……」


  待利威爾和艾倫兩人離開了之後,一個人影走到了那名方才想行刺利威爾的學生的面前。


  眼前的人低頭望著對方看著,並露出了個陰沉的神色,嚇得那名學生想躲也無路可躲。


  「……好大的膽子,竟然敢讓艾倫受了傷。我可不會這麼簡單就會放過你的!」


  米卡莎一臉陰沉地低著頭望著,警告著那名學生。
 














 
  「真的沒事的利威爾,只是點小傷。過幾天就會慢慢好的。」


  艾倫笑了笑,豈料讓利威爾更加生氣起來。


  「你這混帳!別忘了你現在只是個普通人!不要以為你自己傷口癒合的能力還能跟以前一樣!!」


  雖然生氣,但利威爾還是把艾倫帶回到自己的辦公室。


  伸手打開櫃子的玻璃門,從裡頭拿出醫療用的急救箱,並放在辦公桌上。


  「利威爾……」


  「小鬼,去那邊坐著。」


  利威爾皺著眉頭說著,並從小箱子裡面拿出消毒藥水、碘酒、繃帶及棉花棒出來。


  艾倫之後也沒再多話,乖乖地坐在一旁的沙發上,靜靜地看著利威爾替自己包紮著傷口。


  (雖然知道利威爾是因為擔心著自己才氣急敗壞,但……)


  艾倫低著頭,緩緩地用雙手抱住了眼前的人。


  「喂小鬼,傷口還沒包紮好阿。」


  利威爾望著把頭埋在自己肩頸上的艾倫看著。


  「…聽話,艾倫。」


  「……我都快嚇死了利威爾,看到那傢伙亮出刀子刺向你的時候,我連想都沒想自己會怎麼樣,一心只想著要保護你。」


  「……」


  「我不想再次嘗到失去你時的滋味了……。」


  看著把頭深埋在自己肩頸上的艾倫,利威爾嘆了口氣:


  「放心好了艾倫,我這回可沒那麼容易就會死的。」


  伸出手,撫摸著艾倫的頭,利威爾試圖想減輕對方的不安感。


  儘管如此,艾倫依然還是低著頭,緊緊的抱著利威爾不放。


  ……這小鬼可真是……。


  突然,利威爾像是想起什麼似的開口道:


  「喂,艾倫。你等下不是還有課要上嗎?」


  「早上的課都已經上完了,利威爾。再來就剩下午要去工作而已。」


  「是嘛……。」


  「讓我在抱一下吧,利威爾。」


  艾倫蹭了蹭利威爾。


  「嘁,真是個麻煩的小鬼……。」


  雖然利威爾嘴上這麼說,卻還是放任艾倫抱著自己。


  ……看來也只能等這小鬼比較回復了後,再繼續替他包紮傷口了。
  利威爾望著手中的繃帶如此地想著。


  雖然艾倫也上了這所大學,但表面上他與自己還是只有保持著師生的關係與立場。因此能相處的時間也僅剩回到家後,以及還沒有踏入這所學校前。


  而艾倫自己也盡量避開,選擇沒有利威爾開的課程來上。


  一方面是想避開私人的感情。


  「哎喲艾倫~這又沒有什麼關係!反正你們倆的事情,我們這些人全都知道阿!有什麼好不可以的?反正不是也有一堆學生只選擇喜歡的教授的課嗎?你也別太見外了。不過你們倆想低調一點的話,我倒也不反對就是了。」


  韓吉聳了聳肩,望著艾倫。


  —記得韓吉分隊長對著自己這麼說過。
  













 
 
   ※※※
 














 
 
  這起事件過後,輾轉間,也經過一個月了。


  「喂喂利威爾~身體感覺怎麼樣阿?」


  「嘁,妳可還真勤勞阿眼鏡,這一個月下來幾乎天天跑到我辦公室來。」


  坐在辦公椅上的利威爾皺著眉,有氣無力的說著。


  事實上也懶得理眼前的人了,況且韓吉常跑來自己的辦公室,也已經是家常便飯的事情了。


  「勤勞是一定要的阿利威爾~~!別忘了我們有打賭過的事情了!!話說我哪有每天跑來你這裡阿!?你假日休假的時候我可是都乖乖的,
沒衝去你家唷!」


  「我諒妳也沒這個膽……臭四眼。要是妳敢跑過來我家的話,我肯定讓妳橫著出去!」


  「欸欸利威爾還真小氣!連想去拜訪一下也不行嗎?!」


  「免談,眼鏡。」


  「小氣鬼!!」


  站著的韓吉大聲的回嘴回去,還雙手用力拍打著桌子。


  正當利威爾暴著青筋,想給韓吉一點顏色瞧瞧時,突然有股異樣的感覺,慢慢地從體內,一點一滴的擴散了開來。


  「……」


  「欸欸利威爾……?你怎麼了嗎?該不會是想拉屎吧?」


  韓吉見眼前的利威爾突然沒像以往那般回嘴,還低著頭,用手摸著胸口,忍不住問著。


  「鬼才去拉屎阿混帳。眼鏡,我問妳,懷孕時剛開始的症狀是什麼?」


  「嘛,這最基本的你應該也知道吧?就是會孕吐,再來還有嗜睡、
下腹不舒服等等的囉。怎麼?難道你想吐嗎利威爾??」



  說到這裡的韓吉,忍不住面露出興奮的神色,盯著利威爾下一步的回答。


  「……嘁,算妳賭贏了眼鏡。我現在的確是很想要吐……沒錯。」


  「什麼?!真的嘛利威爾!!我就說我研究出來的藥劑是有效的吧!!」


  「好好好,妳贏了、妳贏了總行了吧?還有別在那邊吵來吵去,吵死人了。」


  利威爾眉頭深鎖著按著自己額頭。


  「哈哈!那我就別那麼吵就是了利威爾~~孕婦可是驚不起刺激的!」


  韓吉開心地,從旁邊拉了張椅子坐了下來,拿出口袋裡的本子記錄著。


  「嘁,我又不是女人,別把我當成病貓看。」


  利威爾一臉沉著,眉頭又皺得更深了。


  「欸欸別一直皺著眉頭阿利威爾~這樣對胎兒會很不好的喔~~。嘛,不過你也說的沒錯啦,男人懷孕的話,症狀應該不像女人懷孕那般嚴重,不過還是要注意一下比較好呢利威爾。對了,除了想吐之外,還有哪裡感覺不舒服的嗎?」


  盯著桌面看著的利威爾思考了陣:


  「喂,眼鏡。妳剛剛不是說了會嗜睡?」


  「會唷利威爾~因為基礎體溫上升的關係,所以容易會疲勞喔~~」


  「……難怪這陣子老覺得精神不太好。」


  「哇哈哈!加油阿利威爾,我等著看我乾兒子出生!!—唔喔喔!好痛!!別猛踢我小腿拉利威爾!!」


  忍不住怒氣地,利威爾用雙腳猛踢著眼前的罪魁禍首不放。


  利威爾皺著眉頭用手托著下巴,轉頭望向一旁的窗外看著。


  「眼鏡……妳怎麼知道這孩子會是男的?」


  「阿哈哈!這個問題其實我也不知道耶!!大概是直覺吧!」


  當韓吉一說完話後,感覺自己的腳瞬間被重物壓住,忍不住痛的大叫:


  「別踩我腳阿阿利威爾!!!我真的不知道你會生男還是生女阿!!?」


  「嘁。」


  終於,利威爾的腳從韓吉腳上挪了開來。


  「利威爾果然老樣子好粗魯!」


  而韓吉也只能一直揉著自己的腳哭訴著。


  「對妳這樣只是剛好罷了,臭眼鏡。事情都問完的話,就快點滾出去。我等等還有課。」


  利威爾用手托著下巴,有氣無力的望著眼前的韓吉看著。


  「好嘛好嘛~~再讓我做一件事就好了,之後我會乖乖離開的!」


  說著說著,韓吉不知從哪裡拿出了試管、針筒及血壓計等等器具出來。


  「……妳想幹嘛眼鏡?」


  「嘛,利威爾。讓我抽一下你的血液再檢查一下吧。既然確定已經有的話,我就得負起胎兒安危的責任了!」


  利威爾看到韓吉如此認真的模樣,頓時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妳還真熱衷阿眼鏡。」


  「什麼話阿利威爾~~既然當初是我研發出懷孕的藥劑出來的,我就得確保之後的流程是可行的!」


  聽到這裡的利威爾,感覺好像有哪一點不太對:


  「所以……妳現在是把我當成實驗對象了嗎臭四眼?!」


  「阿哈哈哈~我可沒這麼說喔利威爾~~」


  利威爾忍不住氣得抓著韓吉的肩頸搖晃著。


  「阿阿別生氣阿利威爾~~讓我把血液收完嘛!話說你要現在告訴艾倫已經有了嗎?還是由我說?」


  「嘁,這點事情用不著妳來跟他說明。」


  「嘛~~也是啦,畢竟懷孕的人是你呀。那這事情我就不插手囉!」


  等韓吉抽完自己的血液,離開後,利威爾頓時覺得無比的疲乏感湧了上來。


  利威爾盯著韓吉離開前,丟給自己有關懷孕時注意事項的書本,望了好一陣子。


  最後決定還是將書本給打了開來,翻了翻幾頁閱覽著。


  起碼還要過38~42個禮拜才能生下這小孩嗎?


  感覺還挺久的。


  闔上書後,利威爾站了起來,走到了窗邊,望著雲霧繚繞的天際。


  算算喝下那瓶藥劑後到今天,不過也才過了四、五個禮拜而已。


  雖然感覺身體開始有些症狀了,但仍感覺不出腹部有胎兒的真實感。


  —原來懷孕就是這種感覺嗎?


  突然地,利威爾想到夢境中的那個孩子。


  「爹地!」


  圓圓的臉蛋開懷的對著自己笑著,以及跟艾倫有幾分神似的面容。


  仔細想想那孩子的髮色應該是遺傳到自己吧?


  「哼……其實也還不賴。」

















 
 
  「我回來了利……?」


  一回到家的艾倫,看到眼前的景象不禁吃驚了一下。


  —利威爾側躺在沙發上,闔上了雙眼,顯然是睡著了。


  艾倫笑了笑。看到利威爾的身上還蓋著一本書,想必是看到一半才睡著的吧?


  將腳步給放慢的艾倫,悄悄地走到了沙發旁並俯身看著利威爾的睡顏。


  (看樣子……是累壞了嗎?)


  利威爾很少會像這樣子,直接睡在沙發上的。


  艾倫小心翼翼的將利威爾給抱住,輕輕地用鼻間磨蹭著對方的臉頰。


  (瞧這陣子利威爾好像蠻容易疲倦的,不知道是不是工作的關係?)


  「嗯……?艾倫?你回來了阿。」


  感覺到有東西在磨蹭自己,利威爾不由得睜開了雙眼。


  「利威爾,如果累的話就先去休息吧?我抱你過去床那裡。」


  艾倫望著那雙灰黑色的眼眸看著。


  「……嘁,我睡著了嗎?」


  躺在沙發上被艾倫給擁護住的利威爾,忍不住伸出手按了按自己的額頭。


  「利威爾?」


  「我沒事,小鬼。本來想等你工作回來,想不到自己卻打起盹來了。」


  「抱歉……今天工作得有點晚了,還讓你在這邊等著我。」


  聽到艾倫這麼說,利威爾將手握成了拳頭,輕敲了一下對方的額頭。


  「道什麼歉阿小鬼。是我自己決定這麼做的,在這裡等著你。」


  「利威爾……」


  —真的,好愛這個人。


  艾倫又將眼前的人抱得更緊了。


  突然,艾倫像是想起了什麼,開口詢問道:


  「利威爾……你身上的那本書是……?」


  「書?」


  當利威爾看到還掛在自己身上的書本時,才赫然想到自己本來拿著這本書是想打發時間,沒想到竟然看到打起盹來了。


  —而且還被艾倫給看到了。


  看著韓吉拿給自己的書……。


  書本的封面斗大印著『懷孕百科』的標題字樣,瞬間讓利威爾想瞎說蒙混過去,都無從找個好藉口。


  「嘁,只是無聊翻翻而已。這本書還是那臭眼鏡借我看的。」


  「韓吉分隊長借給利威爾的?」


  (該不會……?)


  艾倫不知道自己的猜測是不是正確,於是盯著眼前的利威爾看著,等待利威爾的答覆。


  「……」


  看到艾倫一副想知道答案的模樣,利威爾嘆了口氣,決定不再繼續隱瞞下去了。


  「有這孩子已經一個多月了,艾倫。」


  聽到的瞬間,艾倫頓時停止了呼吸。


  彷彿連心跳也跟著停止了跳動般。


  (利威爾有了?)


  (有孩子了?)


  (這也意謂著……我要當爸爸了?)


  一時間,艾倫的腦海裡浮現了許多的畫面。


  想像著,自己與利威爾一同牽著孩子的手,並肩走著;想像著,孩子喊自己『爸爸』時的模樣。


  另一個不可能實現的夢想……真的可以被實現了嗎?


  忍不住激動與興奮的情緒,艾倫抱著利威爾詢問著:


  「這是真的嗎……利威爾?」


  「……小鬼,你覺得我會騙你嗎?」


  「!利威爾!!」


  艾倫一臉興奮的抱緊了利威爾,頓時忘了力道,讓利威爾有些難受了起來。


  「混蛋……抱得太用力了……」


  「抱、抱歉,你有沒有怎麼樣利威爾??」


  艾倫鬆開了力道後,緊張的望著利威爾看著。


  看到艾倫此刻緊張的神情,頓時讓利威爾有點想笑了起來:


  「小鬼就是小鬼,只要一興奮起來就什麼都忘了。不過……也還不
賴就是。」



  艾倫睜大了雙眼。


  (利威爾……)


  「真的、真的,好喜歡你,利威爾……」


  艾倫用臉頰磨蹭著利威爾,感受著對方的氣息與體溫。


  —一個小生命正在兩人手中,悄悄地孕育著。

















 
 
  睡夢中,感覺有個小東西又趴在自己的身上了。


  利威爾睜開了雙眼,看著那酷似艾倫幼時的小孩,對著自己笑呵呵的。


  「爹地!」


  只見小傢伙開心的張開自己的雙手揮動著。


  「小小鬼嘛……?」


  「爹地,什麼是小小鬼?」


  小傢伙不解的歪著頭問著利威爾。


  利威爾看了看這小傢伙好一陣後,伸出了手指,用力戳著對方的臉頰道:


  「既然艾倫是小鬼的話,你這傢伙不就是小小鬼嗎?」


  「嗚嗚好痛喔爹地……可不可以不要再戳我了??」


  見眼前的小傢伙已經痛的泛出了淚光,利威爾終於滿意地收回了自
己的手指。



  儘管這麼對待眼前的小傢伙,這小傢伙依舊是笑呵呵地又趴回自己的身上。


  ……小狗嗎?


  如果說艾倫是大型犬的話,那這小傢伙的確是幼犬沒錯。


  果然是……艾倫與自己的孩子。


  想著想著,利威爾不禁又皺起了眉頭望著眼前的小傢伙。


  「小小鬼,你有去找過艾倫嗎?」


  小傢伙抬起頭,張著黃澄澄的雙眼望著利威爾搖了搖頭:


  「沒有,我沒有辦法去爸爸那裡。」


  聽到這裡後,利威爾突然意識到,這小傢伙說的『那裡』是指夢境嗎?


  利威爾又接著問道:


  「那你怎麼有辦法跑進我夢裡阿,小小鬼?」


  利威爾皺著眉頭忍不住又伸出了手指,用力戳著小傢伙的臉頰。


  「那、那是因為是爹地在懷著我,我才有辦法跟爹地這麼溝通嘛……嗚嗚,可不可以別在戳我了爹地?好痛喔嗚嗚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