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ng yu 個人

關於部落格
很多塗鴉和雜七雜八的東西。噗浪是主要活動地帶。一如往昔的嬸嬸者(如有問題和疑問可e-mail→ s039581538@gmail.com 或在噗浪發私噗給我唷!>
  • 4878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艾利。同人文。《對不起,把你肚子搞大了》生子篇下篇










  很快地,又經過了一個月的時間。


  「唷~~我來啦利威爾~~!」


  韓吉跟平常一樣,連門都沒敲,就直接打開利威爾辦公室的門走了進來,並隨手拉了張椅子,坐了下來。


  「……」


  「利威爾~我午餐有多買你的份~要吃嗎?」


  韓吉拎著手中的袋子,仔細一看似乎還買了不少的食物和營養品。


  「……妳今天怎麼會這麼好心臭四眼?天要下紅雨了嗎?」


  「什麼話阿!我可沒你這矮子這麼小氣又沒人性!我這麼做也是為了你和我乾兒子好!!」


  「嘁,只要有我在的一天,休想叫這孩子認你做乾媽!」


  利威爾皺著眉頭,沉著臉瞪著韓吉看著。


  韓吉看了看利威爾的模樣,出奇的自己先投降道:


  「好啦好啦~~先別生氣了利威爾。都跟你說了多少遍,懷孕的人不能生氣。真怕我的乾兒子生出來會跟你一樣狂皺著眉頭!」


  說完後韓吉還面對著利威爾,努力的擠著自己的眉間。


  「……」


  看到這一幕的利威爾,不遐思索地朝韓吉的臉上丟出了手中的東西。


  「唔喔!」


  被打到的韓吉,瞬間眼冒金心了陣。


  隨後韓吉定情眼看了看地上的東西道:


  「很痛欸利威爾!!雖然孕婦很容易情緒不穩沒錯,但也不能亂丟東西阿!阿不對,該說是『孕夫』還是『孕父』呢?」


  「嘁,誰管妳想叫些什麼臭四眼,吃完東西後快點滾出這裡。」


  「哎哎真是個粗魯的矮子……」


  韓吉無奈地撿起剛剛利威爾朝自己丟來的木筷,識貨的拿出去不遠處的浴廁清洗乾淨。


  但正當要拿回來給利威爾時,韓吉才注意到了一點。


  雖然利威爾把便當的盒子給打開了,但裡頭的食物卻幾乎沒有去動過。


  「欸欸你還好嘛利威爾?怎麼飯盒裡的東西連動都沒動阿?這不是艾倫替你準備的嗎?」


  「嘁,想吐是要怎麼吃阿……」


  聽到韓吉問著自己,利威爾沉著臉說著。看起來似乎不太舒服的樣子。


  「阿哈哈哈!原來如此!!我都差點忘了!吶,不過還是要吃點東西阿利威爾,要不然對肚子裡的小傢伙不太好喔。」


  「……這不用妳說我也知道四眼。」


  韓吉坐回了椅子上,從袋子裡邊拿出東西邊說著:


  「嘛~現階段就忍耐點囉利威爾。剛開始兩、三個月會害喜得比較厲害些。不過更正確的時間是1~12週內都有可能會發生。」


  「……妳怎麼會知道的這麼清楚阿四眼?」


  「這你就太見外了利威爾~別忘了我可是女人阿!況且……」


  說著說著,韓吉從脖子裡拉出了個鍊子出來,上面還別了個證件夾。


  「我早在幾年前就拿到醫師的執照了!!」


  看到韓吉拿出醫師執照的瞬間,讓利威爾頓時啞口無言。


  ……這女人還真是什麼事情都做得出來!!


  利威爾有氣無力地用手托著下巴,望著眼前正在扒飯的韓吉問道:


  「嘁,那妳怎麼沒去外面開診所阿臭四眼?」


  「阿哈哈!這個嘛~對我來說還是實驗什麼的比較有趣阿~~。話說利威爾,還是吃點東西吧?要是艾倫那孩子知道你沒吃東西的話,想必會很擔心的吧!哈哈哈!!」


  「……艾倫嗎?」


  聽著韓吉這麼說後,利威爾勉為其難的拿起筷子,慢慢地吃起飯盒裡的食物。


  「阿哈哈~太好了你終於肯吃了利威爾!不過下次又想吐的話,建議你換吃點乾的食物吧~。」


  「真囉嗦……吃什麼還不都一樣嗎?」


  利威爾皺著眉間。


  看來除非等肚子裡的孩子出生,要不然韓吉每天都會像這樣對他嘮嘮叨叨的沒完沒了。


  「欸欸這你可錯了利威爾!至少吃些乾的固體食物,比較不會那麼想吐阿!」


  突然,一陣細小的女聲從門邊響起:


  「利、利威爾教授……」


  「?!」


  「喔喔!是佩特拉阿~~?快過來坐阿!」


  看到來的人是佩特拉後,韓吉連忙招呼著。


  「不、不用了韓吉教授!我只是來順道送送公文給利威爾教授而已!!只是,剛剛敲了敲辦公室門都沒有反應,所以又直接開了門進來了,真是不好意思……。」


  看到佩特拉這麼說後,讓利威爾忍不住扶著額頭。


  真是……最近到底是怎麼了?怎麼連有人敲著門找自己,自己都沒聽見?


  但也或許是因為眼鏡成天找自己嘮嘮叨叨的關係吧……?


  名副其實的精神轟炸。


  見利威爾又一臉沉著不說話,讓一旁的韓吉忍不住問道:


  「欸欸怎麼啦利威爾?該不會又想吐了吧??」


  「什麼?!你還嗎利威爾教授!!?」


  聽到韓吉的話,佩特拉一臉激動,擔憂望著眼前的人看著。


  「嘁,才不是。只是剛好在想事情罷了。」


  「那、那個利威爾教授,要是真的不舒服的話就不要勉強喔!」


  佩特拉見利威爾平時身體都還頗硬朗的,所以一聽到對方身體不太舒服的時候,不免緊張了起來。


  看了看眼前的兩人,利威爾則嘆了口氣道:


  「我沒事,佩特拉。只是這陣子比較不舒服點。」


  「是感冒嗎?!這陣子腸胃型的病毒的確挺猖狂的,利威爾教授您要小心阿!!」


  看著佩特拉一直說著,讓利威爾突然了解到了一點。


  —原來女人都這麼嘮叨嗎?


  「阿哈哈!!佩特拉妳還真是可愛阿~~其實利威爾只是—」


  「笨蛋!!不准說出來阿臭四眼!!!」


  當利威爾想阻止韓吉說出口時,已經來不及了。


  只見佩特拉當場石化了好一陣,才回過神來。
 
 














 
   ※※※














 
 
 
  這天假日,三人組難得的相約在一起吃飯。


  阿爾敏將餐拖盤放好後,望著眼前的人問道:


  「艾倫,怎麼了?有什麼事情嗎?」


  而米卡莎也坐在自己的旁邊,三人就這麼在咖啡廳裡,選了張圓桌,各自坐了下來。


  「其實……也不是什麼特別的事情。只是一直沒跟你們提起,感覺似乎也不太對。」


  說著說著,艾倫不由得淺笑了一下。


  「……是孩子的事情嗎,艾倫?」


  米卡莎用吸管吸著飲料邊說著。


  「米卡莎原來……妳已經知道了嗎?」


  聽到米卡莎一臉鎮定的說出口,讓艾倫反倒吃了一驚。


  「你忘了嗎艾倫?你之前不是有跟我說,你在煩惱照顧孩子的事情?」


  「—這我還真的忘了。」


  艾倫仔細回想了一下。


  的確,幾個月前在學校那起打架事件發生前,自己確實是有跟米卡莎提過這件事情。


  (但是米卡莎真的知道自己說的是什麼嗎?)


  「孩子?」


  一旁的阿爾敏不解的問著。


  看著米卡莎和阿爾敏兩人認真的看的自己,艾倫想了想,差不多也該告訴他們實情了。


  「阿爾敏和米卡莎……其實我要當爸爸了。」


  「咦?」


  阿爾敏一臉詫異。


  米卡莎則是把手中正喝到一半的飲料,瞬間捏緊了一下。


  好在沒把裡面的液體給灑了出來,但外頭裝著飲料的紙杯可沒這麼走運了,已經被捏得失去了原有的形狀。


  看著米卡莎瞬間把紙杯捏爆的模樣,讓艾倫忍不住問道:


  「妳……還好嗎米卡莎?」


  一旁的阿爾敏看到眼前的這一幕,則是一臉沉著。


  喂喂……你也太遲鈍了吧艾倫。


  阿爾敏在一旁看得膽戰心驚的。


  對其它的人的反應都很敏銳,但唯獨對米卡莎的感覺還是這麼般遲鈍嗎……?


  阿爾敏看也不是辦法,於是主動開口轉移了話題:


  「艾倫,這話怎麼說?你跟利威爾兵長去領養孩子了?」


  「這倒不是呢。」


  聽到艾倫回答不是,讓米卡莎有些疑惑道:


  「那是?」


  「利威爾他……其實懷孕了。」


  「什麼?!」


  茶才喝到一半的阿爾敏,險些灑了出來。


  不過自己倒還是被嗆了一下,咳了好一陣才緩和了些。


  「咳、咳…等等,這是怎麼回事艾倫?」


  「……我也想知道,艾倫。」


  米卡莎接在阿爾敏的後頭說著。


  「這該怎麼說起呢……?其實利威爾會懷孕跟韓吉分隊長也有關聯。」


  之後艾倫便一五一十地把韓吉研究出能讓男人懷孕的藥劑,告訴了兩人。


  阿爾敏了解了實情後不禁讚嘆道:


  「原來如此……韓吉分隊長還真是厲害,連這種東西都做出來了。」


  「難怪……艾倫你會問我那種問題。」


  想不到米卡莎聽到後意外地能接受,讓阿爾敏在內心不禁訝異了陣。


  「如果是艾倫的孩子的話,我也可以把他當成是自己的家人一樣看待。」


  「喔?聽到米卡莎妳這麼說,我還挺高興的。利威爾還跟我說,那孩子長得很像我呢。」


  說到這,艾倫忍不住笑了出來。


  「跟艾倫長得很像嗎?」


  不知不覺間,米卡莎也開始期待了起來。


  只要是艾倫的孩子……那也就是我的家人;我的孩子。


  還好不是跟那死矮子長得相像!


  想到這裡,米卡莎露出了抹詭異的笑容,讓在一旁看著的阿爾敏捏了把冷汗。


  「那先恭喜你跟利威爾兵長了,艾倫。」


  看著眼前的好友,阿爾敏笑了笑後又接著問道:


  「那利威爾兵長現在已經懷孕幾個月了?」


  「沒算錯的話,有四、五個月了。」


  「這樣阿,那要好好地注意呢。」


  「阿,這我知道。雖然韓吉分隊長說了使用那瓶藥劑,基本上外觀是看不出有什麼改變的。但我自己多少也感受的出,利威爾的體力比以往還下降了些許。」


  雖然此刻從外表上看不出艾倫內心在想些什麼,但阿爾敏和米卡莎都知道。


  其實艾倫一直都在擔心著利威爾。


  「艾倫……那利威爾兵長不要緊嗎?今天還特地約了我們出來。」


  「……」


  米卡莎則是在一旁靜靜地聽著兩個人在交談。


  艾倫聽了阿爾敏的疑問,笑了笑:


  「不要緊的,今天利威爾剛好要去學校辦點事情。而且韓吉分隊長和佩特拉前輩她們倆都在那,我比較放心點,才約了你們出來。」


  「連佩特拉前輩也在?」


  阿爾敏好奇地問著。


  記得沒錯的話,佩特拉前輩還有幾位前輩們可都沒有前世的記憶。


  當然更不認得阿爾敏和米卡莎是誰。


  大概只會把自己和米卡莎,當成是普通的學生吧。


  畢竟偶爾在校園中還是會遇到,但也都只是擦身而過而已。


  「是阿,因為幾個月前韓吉分隊長不小心說溜了嘴,所以現在連佩特拉前輩也知道利威爾有了的事情。」


  聽到艾倫這麼說後,阿爾敏想了想。


  想必當初引發還不小的騷動吧?雖然知道這件事情的人並不多。


  突然,米卡莎開口道:


  「所以艾倫等等要回去大學那邊嗎?」


  「阿,等等我要回去接利威爾呢。」


  (還有利威爾肚子裡的孩子。)


  艾倫對著米卡莎和阿爾敏兩位好友,又再次笑了一笑。

















 
 
 
   ※※※













 
 
 
  現在正值春季,早上時有陽光的淋浴,所以並不覺得冷。


  但一旦天際失去了原有的光芒後,連手的感覺都是冰冷的。


  —只有不斷鼓動的心臟還是那麼般灼熱。


  艾倫牽著利威爾有些冰涼的手,行走在街頭上,與從店面裡透出的光亮,不斷地擦身而過。


  「嘁,韓吉那臭眼鏡還是那麼地欠揍。真是連想趕走她也沒辦法,根本就是瘟神!」


  利威爾皺著眉氣憤地說著。


  「別生氣,利威爾。相信韓吉分隊長那麼做,有她的理由。」


  「切!那混蛋最好是有什麼好理由!我可不是病貓,不需要她來餵我!!」


  (阿阿……這也難怪利威爾會如此地生氣了。)


  (看來是韓吉分隊長又在捉弄著利威爾玩了。)


  艾倫笑了笑,對著利威爾開口道:


  「利威爾,把雙手借我一下。」


  「?」


  說完後,艾倫便伸出了自己的雙手,握住了對方有些冰涼的手。


  —並進一步將對方拉近了自己的身軀,讓利威爾的身形藏在自己的大衣裡。


  「感覺有比較暖和點了嗎,利威爾?」


  艾倫將利威爾給環抱住,用鼻尖去磨蹭著對方有些微涼的臉頰。


  「嘁……還以為你要做什麼呢。不過,還不賴。」


  利威爾閉上了雙眼,靠了上去,感受著艾倫的體溫。


  雖然自己並不怕冷,但因為體質的影響,讓體溫都比正常人還低了些。


  也因為如此,常常讓人誤以為自己很怕冷。


  —其實自己不過是低體溫罷了。


  「不知道……肚子裡的孩子,是否也感受到我的體溫了?」


  「笨蛋嘛小鬼?這傢伙在我肚子裡面可躲得好好的。」


  利威爾伸出了手輕敲了下艾倫的眉間。


  「說得也是。」


  艾倫笑了笑。


  突然間,眼前的人微愣了陣。


  「……動了。」


  看著利威爾突然呆愣了起來,艾倫緊張地問道:


  「?怎麼了利威爾?」


  「……這小傢伙剛剛在我的肚子裡亂動了一下。」


  艾倫瞬間睜大了雙眼。


  忍不住又把利威爾抱得更緊了。


  「利威爾……再等個四、五個月,就能看到這孩子了吧?」


  「嘁,你這當爸爸的可還真心急呢。」


  對於眼前這個比他還高了一顆頭的人,利威爾只是露出了個淺笑。


  儘管在有些寒冷的夜晚下,熙來人嚷的人群裡,一瞬間中彷彿也只剩下了彼此。


  感受著這份熱度的存在,依存著。
 















 
 
   ※※※
 
 












 
  —隨著時間的流逝,四個月的時間又過去了。


  「真、真看不出來已經有九個月了,韓吉教授……」


  「怎樣佩特拉?我研究出來的藥劑很厲害沒錯吧?」


  「真的!實在太佩服您了韓吉教授!!從外觀上來看利威爾教授,
根本感覺不出有懷孕的跡象!!這到底是怎麼辦到的呢?」



  「阿哈哈哈!就是是秘密囉~~~


  見兩人在一旁大肆的討論著,讓有著灰黑色雙眸的人忍不住皺眉
道:



  「……妳們可以安靜一點嗎?」


  「哇阿~~我們太吵了嗎利威爾?我跟佩特拉都很小聲地再討論欸~~」


  「嘁,妳那樣是小聲嗎臭眼鏡?小聲到連我都還可以聽到了!?」


  「對、對不起利威爾教授……我們會節制一點的。」


  「……」


  看著佩特拉愧疚地道著歉,利威爾便沒再繼續說下去了。


  想想佩特拉算是被韓吉給拖下水的。


  要不是幾個月前韓吉說溜了嘴,佩特拉也不會自告奮勇說要跟韓吉
一起『看』著自己。



  —這說來說去,其實罪魁禍首還是非韓吉莫屬了。


  利威爾嘆了口氣道:


  「算了,也罷。反正只有妳們這幾個人知道而已。」


  「怎拉~~利威爾~~?再擔心孩子的事情嗎?這點的話你可以放心,
我會全盤處理的!」


  韓吉愈說愈興奮,眼神中還散發出奇怪的氣息,讓利威爾頓時覺得
有些背脊發涼了起來。



  「嘁,就是交給妳這混帳,我才不能放心!!」


  「欸欸??怎麼這麼說阿利威爾?別忘了你的孩子也是我的乾兒子阿!!唔!!」


  話還沒說完,利威爾就拿起掛在一旁的抹布,用力砸在韓吉的臉上。


  「這是什麼鬼理論阿?!」


  看著兩人又像往常一樣開始上演吵嘴的戲碼,一旁的佩特拉則是小
聲的嘀咕著。



  「不知道……利威爾教授的孩子會長得像誰呢?」


  希望是個長得跟利威爾教授一樣的孩子。


  佩特拉開心地祈禱著。


  但或許像艾倫也不錯?


  想到這邊,佩特拉不免臉一沉。


  哎……真沒想到艾倫跟利威爾教授竟然是這種關係阿……自己真是太遲鈍了。


  那當初利威爾教授收養艾倫又是為了什麼?


  佩特拉困惑的思考著。


  唉唉!現在不是想這個問題的時候!!


  佩特拉猛敲著自己的腦袋。


  不過……要是艾倫真的能給利威爾教授幸福的話,我也認栽了。


  單戀了許多年,依舊只能在內心裡面,默默地望著對方看著。


  不論是崇拜的心情;亦或是尊敬的心態。從初次見到利威爾教授的那一刻起,便不斷地湧現。


  儘管知道自己已經不可能了,但還是能一直喜歡著利威爾教授吧?


  然後在一旁默默地守護著。


  —希望這孩子能順利地出生,也為了我所喜歡的利威爾教授。


  佩特拉如此地在內心裡祈禱著。
 















 
  恍惚間,睜開雙眼的利威爾意識到,自己又再次來到這夢境裡面。


  —跟這孩子能相互溝通的,夢境裡。


  環顧了四周,疑惑著怎麼沒看到那小傢伙的身影時,馬上就感覺到
背後有個東西扒住了自己的大腿不放。



  「爹地!我好想你!!」


  轉過身,那張小臉蛋依舊對著自己笑呵呵的。


  「小小鬼,還以為你不見了。」


  利威爾說完後,彎下腰,淺笑地抱起了眼前的小傢伙。


  「爹地有想我嗎?」


  黃澄澄的雙眼,開心地望著自己問著。


  「有呢小小鬼,艾倫那傢伙也一直說著,很想看看你。」


  利威爾抱起這孩子後才察覺到,這孩子的體重相當輕盈。


  跟當初抱著六歲時的艾倫相比,算是意料外地輕了許多。


  不過實際上仔細看看這孩子,說不定才三、四歲左右吧?


  「嗚嗚……我也想找爸爸,可是我真的沒有辦法跑去爸爸那邊……。」


  說著說著,小傢伙突然眼眶泛起淚滴了起來。


  利威爾摸了摸小傢伙的頭道:


  「沒辦法過去的話也別勉強了,小小鬼。反正之後一定會見到的。」


  沒錯,韓吉跟自己說了,再過個一、兩個禮拜,就能讓這小傢伙出來了。


  突然,利威爾想到了另一個問題。


  「喂,你這小傢伙上次不是跟我說了,會是最後一次會出現嗎?怎麼現在又突然跑出來了?」


  「嗚……因為我真得很想爹地嘛,所以就……又偷偷跑出來了!」


  小傢伙開懷笑著說自己是偷跑出來的,讓利威爾頓時感到有股既視感。


  這小傢伙看似天真,實際上倒是挺鬼靈精怪的。


  這到底是像誰了?


  「你這小小鬼……到底是像誰去了?」


  忍不住地利威爾又伸出了手,用力捏著小傢伙的臉頰不放。


  「嗚嗚好痛唷爹地!我又做錯了什麼嗎?為什麼又捏我了嗚嗚……?」


  「沒什麼,就是想捏你。」


  「爹地你上次也說過同樣的話!不公平!!」


  小傢伙忍不住邊哭邊反抗著利威爾起來。


  「喔?想不到你這小小鬼還記得阿?真是不錯。」


  但利威爾手邊依舊沒停止『教育』的動作,小傢伙的反抗只是暫時的虛張聲勢罷了。


  「嗚嗚……爹地,我好像該離開了。」


  「……是嘛。」


  利威爾停止了動作,撫摸著小傢伙的頭。


  「爹地、爹地!謝謝你和爸爸這段時間一直在等著我。」


  小傢伙又再次撲向利威爾的懷裡,撒嬌地說著。


  「呵,就快見得到面了吧小小鬼?」


  「恩阿!還有我最喜歡爹地和爸爸了!!」


  又是這無邪的笑容阿……屬於這孩子獨一無二的笑容。
 















 
 
   ※※※
 
 















 
  慌慌張張的,一道人影快速地在醫院裡頭穿梭著。


  終於,找到了地方,用力的將門給推了開來。


  「喔喔~~你終於來了阿艾倫!等你好久了!!」


  看到來的人是艾倫後,韓吉將手比向一旁,示意艾倫跟著自己進去。


  「韓吉分隊長,利威爾現在人在哪裡?!」


  「別緊張阿艾倫~我正要帶你過去呢~~才剛開完刀出來而已。」


  「開刀?!進手術室了嗎??」


  艾倫一臉擔憂的問了起來。


  「放心啦艾倫~~母子均安呢!阿不對,應該說是『父子』均安阿哈哈哈!!」


  韓吉忍不住大笑了起來。


  不過在一旁的艾倫還沒看到想見的人,因此就算韓吉說了再多想讓他放心的話,一顆心始終還是七上八下的。


  (利威爾和孩子真的都沒事嗎?)


  正當工作到一半時,忽然就接到韓吉分隊長的緊急聯絡。


  想也沒想的就直接丟下才進行到一半的公務,匆忙地遞上了假單後,就衝了過來。


  —時間回到稍早。


  剛結束完下午課程的利威爾,一回到自己的辦公室時,老樣子看到韓吉已經坐在一旁的椅子上等著他了。


  「唷利威爾~~等你等好久了!」


  「嘁,真是好奇妳到底哪來那麼多時間和空閒,可以天天都往我這裡跑。」


  利威爾有氣無力的將手頭拿著的資料,丟在自己的辦公桌上,隨後用力往自己的椅子上坐了下來。


  「……真是累死人了。」


  「欸??難得看你抱怨呢利威爾~?雖然懷著小孩很辛苦沒錯,脾氣多少也會變的暴躁起來。勸你現在還是有時間就多休息吧~雖然我研發的
那個藥劑可以讓你外觀看不出來有懷孕,但實際上你自己應該感覺得出來吧?肚子裡有小孩的重量是騙不了人的。不過你應該覺得只是被一個小東西壓著的感覺,不會感到很重甚至是有壓迫感吧?」


  「……」


  利威爾仰躺在椅子上,用手臂遮擋住自己的視線。


  被小東西壓著的感覺?老實說是有那麼一點。


  但也確實如韓吉所說的,這並不會讓自己感覺有壓迫感。


  可以說,這小傢伙,輕得很。


  「不過話又說回來了,一般懷孕到九個多月時,寶寶的重量差不多
也有兩、三公斤左右,這種重量對你來說應該不重吧利威爾~
?雖然還不
單單只有寶寶的重量還有羊水……」


  聽著韓吉又開始嘮嘮叨叨起來,利威爾很乾脆的閉上眼睛休息,不理會還在一旁嘰嘰喳喳的女人了。


  原來這小傢伙的重量才這麼一丁點嗎?


  在想著的同時,突然,利威爾感覺身體似乎有了些異狀。


  好像有什麼……?


  難受感慢慢地一點一滴地從腹部蔓延了開來,同時伴隨著一股刺
痛,一陣又一陣的。



  利威爾皺起了眉頭,開口問了問旁邊的人:


  「喂……眼鏡,先說好要怎麼把這小傢伙從我肚子裡給弄出來?」


  「蛤?你在說什麼阿利威爾?這點你放心啦!會用剖腹的方式~~總不能叫你像女人一樣打開雙腳生吧?阿哈哈哈!」


  「嘁,這樣我就放心了。」


  「怎拉利威爾?難不成要生了嗎??」


  韓吉興奮的推了推眼鏡。


  聽到韓吉這麼問自己,利威爾的臉瞬間一沉。


  「……這小傢伙好像要出來了,眼鏡。」

















 
 
  「話說真是好驚險阿~想不到竟然比我預計的時間,還要提早了一、兩個禮拜!還好寶寶的狀況看起來相當不錯。」


  韓吉帶著艾倫朝著前方走著,接著右轉到了一個房間裡面。


  進去後才發現到早已有不少人聚集在裡頭了。


  「讓我抱抱嘛佩特拉!妳從剛剛就一直抱著不放了!!」


  「拿開你的髒手奧路歐!這麼可愛的孩子怎麼可以讓你這粗心的人
抱呢?!」



  見佩特拉手上似乎抱著什麼,一直不願讓奧路歐靠近。


  「……還是交給我吧。」


  豈料當佩特拉回過頭後,原本還抱在手中的東西,竟不見了蹤影。


  「等等?!寶寶呢?!」


  隨後定情眼往旁邊一看後才發現,原來在不知不覺中,被粉色毛巾
給包裹住的小傢伙,已經被米卡莎給抱在手上了。



  「奇怪……妳是誰?」


  佩特拉望著米卡莎問著,米卡莎則默默開口道:


  「我是艾倫的朋友。」


  「米卡莎……。」


  在米卡莎旁的阿爾敏不禁捏了把冷汗。


  沒想到一沒注意,米卡莎就瞬間把寶寶給搶了過來,抱在手中了。


  看到眼前的景象,不禁讓韓吉大笑了起來:


  「哈哈!怎麼我一回來就看到這麼多人聚在這邊了呢?」


  「艾倫……」


  意識到艾倫跟著韓吉一起出現後,米卡莎將手中抱著的東西,緩緩交給了艾倫。


  艾倫小心的從米卡莎手上接過後,仔細地看著眼前被毛巾所包裹住的小嬰兒。


  圓滾滾的臉頰,張著一雙大眼,就這麼地與自己對望著。


  隨後小嬰兒綻放了個無邪的笑容,揮舞著自己小小的手指頭。


  出奇地,不哭也不鬧,開懷的笑著。


  —這是自己期待了好久的……小生命。


  與利威爾倆人的孩子。


  艾倫忍不住激動地,伸出了手指輕輕碰了下,這小傢伙柔軟的臉頰。


  「……我是爸爸喔。」


  而小傢伙似乎是想回應對方般,張開了小手掌,握住了艾倫的手指。


  —彷彿知道眼前的人是誰一樣。


  一瞬間,艾倫的內心被喜悅所漲滿,一點也不剩的沉浸在自己當父親的喜悅裡。


  突然,艾倫像是想起什麼,轉過頭,問著韓吉道:


  「韓吉分隊長,利威爾呢?」


  「阿阿,他在另外一個房間喔~也好,跟我來吧艾倫。」


  隨後韓吉便領著艾倫,離開了暫時安置嬰兒的育嬰室,前往了另一
個房間。



  看著韓吉和帶著嬰兒離開的艾倫,奧路歐忍不住小聲的問著佩特拉道:


  「喂,佩特拉。妳覺得那小嬰兒像誰阿?」


  「像誰……?」


  佩特拉思考了下。


  「感覺……好像跟艾倫挺像的,雖然也有像利威爾教授的部分。」


  「……我也覺得跟艾倫長得很像。」


  米卡莎默默地開了口。
 














 
  在醫院的通道裡彎了幾個轉角後,來到了病房室。


  看著眼前病房的門跟一般的病房不太一樣,門牌旁的小卡上則寫著特殊的病房名,艾倫大概猜想到,這應該是間單人房了。


  「利威爾~~瞧我帶誰來啦?」


  打開門後,便看到利威爾躺在了病床上。


  利威爾看到韓吉後倒是吃了一驚,沒注意到後頭的人道:


  「嘁,安靜點眼鏡,妳以為這是什麼地方了?……艾倫?你怎麼會跑來這裡?不是還在工作嗎?」


  見跟在韓吉身後的人是艾倫後,利威爾皺起了眉頭。


  「是我叫艾倫來的,利威爾。我想這種事情,還是要聯絡一下這孩
子吧?嘛~
沒事的話我就先離開這裡,不打擾你們了~~」


  說完,韓吉露出了抹奇怪的笑容,識相的關上門後就離開了現場。


  「身體不要緊嗎利威爾?」


  艾倫則擔憂的上前看著躺在病床上的人問著。


  利威爾看著眼前的艾倫嘆了嘆氣:


  「別擔心我了,小鬼。只不過是肚子上被劃了幾刀罷了,也將傷口給縫合起來了。不過可能還要在這白灰灰又死寂的地方待上個幾天,等著傷口癒合好吧?嘁,還真不想待在這種地方。」


  「別這樣說利威爾……現階段還是待在這裡休養個幾天比較好一點。還有我也會一直待在你身邊的。」


  「……一直?沒有必要這麼做的,艾倫。」


  利威爾又接著說了下去:


  「沒必要為了我就犧牲你的時間及你的工作,況且這只是小傷而已,我自己還應付的來。」


  聽到這話的艾倫將手給伸出,用力握緊了對方的雙手,語氣堅定地說道:


  「不,有必要,我有這個職責。還有別說什麼犧牲不犧牲的了,對我來說最重要的,還是你,利威爾。」


  見艾倫一臉堅毅,利威爾也不好再多說些什麼了。


  「……那就隨你吧。」


  突然,利威爾這時才意識到艾倫手中抱著的東西。


  「那是……小小鬼嗎?」


  由於病房和育嬰室是隔開的,所以一時間沒辦法去看看這小傢伙。


  等利威爾醒來之後,就發現自己已經躺在這裡的病房了。


  艾倫笑了笑,二話不說就將手中抱著的孩子交給了利威爾。


  利威爾接過後,仔細地打量了一下眼前被粉色毛巾所包裹住的小嬰兒。


  「嘁,還是個光頭呢。不過這小傢伙的體重可比我想像的還輕了些。」


  難得地,利威爾露出了笑容。


  跟夢境中的樣子有些差別,畢竟現在還只是個小嬰兒吧。


  連話也還不會說呢。利威爾望著小傢伙淺笑著。


  只是睜大著黃澄澄的雙眼,望著自己笑呵呵的模樣還是一樣一點也沒變。


  「這小孩子長得很可愛吧利威爾?看到我時還對著我一直笑呢。」


  艾倫喜悅的表情,全寫在了臉上。


  「切,別看小小鬼這樣,以後可調皮了。」


  利威爾伸出了手指,戳了戳小傢伙的小臉蛋。


  「調皮?這倒也不錯。」


  看著利威爾皺著眉一直戳著孩子的臉頰的模樣,讓艾倫忍不住笑了起來。


  看的出來懷中的孩子似乎被戳得有些想哭了,看來是不怎麼喜歡利威爾這麼一直的戳著自己。


  「對了,利威爾。這孩子跟你之前說的,在夢境裡的樣子是一樣的嗎?」


  「……一樣。雖然現在還是個小嬰兒,不過再過一陣子,就會開口了吧?」


  開口叫著自己『爹地』還有叫著艾倫『爸爸』。


  看著小傢伙似乎被自己給戳累了,竟然直接閉上眼就呼呼地睡了起來,讓利威爾淺笑了一下。


  —未來的路還很長呢。
 
















 
     尾聲
 












 
  明媚的光芒照耀了整個天際,讓沁涼的藍天也感受到熱度般,輕盈的飄盪了起來。


  在接近海岸旁的公園,更甚至可以感受著海風一陣又一陣的吹拂,沁涼人心。


  「爹地、爹地!爸爸呢?」


  黃澄澄的雙眼,抬起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