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ng yu 個人

關於部落格
很多塗鴉和雜七雜八的東西。噗浪是主要活動地帶。一如往昔的嬸嬸者(如有問題和疑問可e-mail→ s039581538@gmail.com 或在噗浪發私噗給我唷!>
  • 4878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艾利。同人文。《Tea or Me?》chapter 2

 

















  幽暗的黑幕中,一盞光芒微弱地將狹暗的空間給照耀著,下一瞬間又被黑暗給吞噬。行進的腳步微弱地發出「喀喀」的聲響,手邊提著油燈的人影,緩緩沿著地下的石梯旋轉走下。走著走著,石梯的階梯變成了平行的石塊面,油燈的燈光則瞬間照耀,讓地下空間些許地充滿了光亮。


  人影循著方向,靜悄悄地走到了地牢的最底,但當油燈的燈光照耀到最後一個房間時,看到的景象卻讓人影錯愕了陣。


  ───人不見了。


  去了哪裡?


  此時提著油燈的男子面露不悅的神色,眉頭深鎖著喃喃道:


  「切,沒想到這臭小鬼也會半夜偷跑出去啊?」


  利威爾看上去一臉的煩躁和憤怒。


  「……等這小鬼回來後,一定要讓他一個人打掃馬廄和古城裡頭所有房間,全部掃個三遍。」


  「吭噹!」


  「?!是誰在那裡?」


  突然,從背後發出了金屬的碰撞聲,以及愈靠愈近的腳步聲。


  「是我,發生什麼事情了利威爾?」


  「韓吉…?大半夜的妳怎麼會跑到這裡?」


  韓吉走到了利威爾的身旁,望了一下空無一人的房間道:


  「哎呀呀,看來艾倫真的不在呢,這可真稀奇。」


  一旁的利威爾又皺起了眉頭,並靠著地牢的牆面道:


  「回答我的問題阿臭眼睛,妳不可能會平白無故就跑來這裡的。說吧,是什麼事情?」


  「阿哈哈!!妳說對了利威爾!本來呢,我是想說找艾倫要幾根頭髮、幾滴血液和一些皮膚的組織黏膜來做實驗的,不過人不在,看來這次只好作罷了。」


  說著說著,韓吉邊把玩起手中的採集器具起來。


  「…臭眼鏡,這種事情在白天做不行嗎?非要這種時間點來做?還是……妳該不會都大半夜的趁那小鬼在熟睡時,偷偷跑過來幹這些事
情?」



  聽到這裡的韓吉隨即開口解釋道:


  「阿哈哈!也不是每次都是大半夜的時候啦!我其實白天的時候,也會去找艾倫那孩子來做實驗,不過看他的表情有時候好像不太肯
耶??所以就只好趁半夜他熟睡的時候,來採集我要用的東西阿。」



  韓吉這話讓利威爾的臉瞬間面癱了起來。


  利威爾用手扶著額頭道:


  「怪不得那小鬼這陣子老是跟我說,一早起來後,發現自己的手臂似乎是被什麼東西給扎到了,還有個明顯的小洞口什麼的……原來都是妳這臭眼鏡幹出來的嗎?!」


  「阿阿別生氣、別生氣。我的技術可很好的喔利威爾,連在熟睡的人都不會發現自己被針頭給戳了呢!阿哈哈哈!!」


  利威爾面露出青筋,瞪著眼前的韓吉。


  「……妳這臭眼鏡還真是什麼都做得出來。」


  「哈哈哈!利威爾,我這也是為了全人類的存亡著想,每天都在夜以繼日的努力實驗著啊!話說利威爾阿,你又是為什麼…」


  突然地,韓吉停頓了下,望著眼前的人露出抹詭異的神情與笑容。


  「大半夜的跑到地牢裡來呢?是為了……艾倫這孩子嗎?」


  「……」


  「不會是…每天跑來地牢這裡幫艾倫這孩子把被子給蓋好吧??阿哈哈!」


  望著眼前的韓吉大笑了一陣後,利威爾有氣無力地開了口:


  「───不是妳說的那樣眼鏡。」


  「??」


  難得地,眼前的人並沒有暴怒起來,這讓韓吉嗅到了股不尋常的氛圍。


  ───這下好像變得有趣了起來?


  韓吉勾起了嘴角又問道:


  「那又是怎麼樣呢利威爾?身為監視者的你??雖然身為自己的部下,理應的照料也是很正常的。但是幾乎每天半夜都跑來地牢這裡的你,又到底是為了什麼?趁著艾倫這孩子在熟睡時,在一旁佇立地看著他好一陣,還替他蓋上被子,甚至還拍著、撫摸著這孩子的頭與臉頰,這又是為了什麼?」


    「臭眼鏡妳?!」


     聽到韓吉的話,利威爾面露出震驚的表情。


  「我『不小心』都看到了喔利威爾…。我可是都在你離去後,才能開始進行這些東西的採集喔。」


  「切,這跟妳沒關係臭眼鏡。」


  利威爾沉著臉,將頭轉了過去,望向一旁還在燃燒著橘黃色焰火的油燈看著。


  「沒關係嗎?或許吧。我只是在想…你會不會是又想起,以前跟著你一起加入調查兵團的那兩個孩子了?」


  韓吉似笑非笑地望著利威爾接下來的回答。


  「……不是這個原因。」


  「那又是為什麼呢?連艾倫那孩子對你的告白,你沒接受卻也沒拒絕??」


  微微吃驚地利威爾瞪著眼前的人道:


  「韓吉妳……到底還知道多少?」


  「利威爾阿,不是我要說你,艾倫那孩子可是認真的喔。我想你自己也很清楚吧?在兵團裡待了這麼久了,我想你不會看不出來,什麼是真的,什麼又是不實的吧?阿阿真好阿,我也好想要有個年輕又充滿熱情的孩子追著我!!艾倫那孩子竟然會喜歡上你這有潔癖又一臉兇惡眼神的大叔,真是太可惜啦!!」


  「臭眼鏡…我想怎麼做是我自己的事情。」


  聽著韓吉在一旁吵鬧不休,利威爾壓抑住住內心的怒氣,冷靜地沉著臉把話說完。


  「好啦好啦,那就算是我雞婆吧利威爾。但是如果你真的對艾倫那
孩子沒『心思』的話……勸你還是果斷的拒絕他吧。讓那孩子徹底的死心。再怎麼說…艾倫可是我們調查兵團裡,掌握關鍵的人之一。解救全人類和有關巨人謎團的關鍵就在他身上了。多餘又不必要的情感只會影響那孩子,甚至是影響我們,這點你也清楚不是嗎?」



  「……」


  韓吉望著利威爾看著,彼此在監牢外沉默了好一陣。


  「…妳這麼做的用意是什麼眼鏡?」


  利威爾只覺得韓吉的這番話,似乎還藏有別的目的。


  「阿哈哈!誰知道呢?不過艾倫他可是個直率的孩子,很難得一見阿利威爾!」


  利威爾微皺眉的用手扶著額間道:


  「切,真搞不懂妳這眼鏡到底想幹嘛。」


  「阿哈哈哈!我想我也該回去了利威爾,掰掰囉~」


  望著韓吉漸漸離去的身影默入黑暗後,利威爾嘆了口氣。


  ───你會不會是又想起,以前跟著你一起加入調查兵團的那兩個孩子了?


  如果你真的對艾倫那孩子沒『心思』的話……勸你還是果斷的拒絕他吧。讓那孩子徹底的死心。


  韓吉剛剛所說過的話,又浮現在腦海裡,久久無法散去。


  ───大哥!


  以為已被時間所忘卻的記憶,熟悉的聲音、面孔,又漸漸地浮現開來。
  
















 
 
  靜悄悄地,在古城內往地下監牢的通道上,有個人影躡手躡腳地慢慢走了下去。雖然手上提著的油燈在燃燒閃耀著,照亮這狹窄的地下階梯,但內心的感受,還是遲遲無法壓抑的下。視線對著還看不到目的地的通路,猶豫著,頓時停下了腳步。但隨後人影搖了搖頭,暗自暗罵著自己的猶豫不決,並深呼吸了口氣,眼神堅定地繼續向下前進。


  ───不管猜測的對或是不對……自己都該去面對。


  當通道由階梯變成了平行的石板後,少年佇立了下,望著不遠處本該是一片漆黑的房間裡,此時卻散發著微弱的橘黃色光芒。少年內心心知肚明,有個人在等待著他,等待著他的出現。雖然並不知道那個人接下來會有什麼樣的反應。


  少年苦笑了下,往著那個人所在的地方而去───也就是自己的房間。


  當少年走近到最深處的房間時,眼前的景象卻讓自己吃驚了下。


  跟自己所想的一樣,『那個人』的確也在,在地牢這裡等待著自己歸來。


  但不一樣的是,『那個人』此刻卻將雙眼都闔上,靠坐在床一旁的椅子,兩手還環抱住的……睡著了。


  (這還是頭一次……看到兵長睡著時的模樣。)


  沒有一絲慍怒掛在臉上;也看不到跟平時有著的陰沉,完完全全地,像是另一個人一樣。


  艾倫吞了吞口水,悄悄地靠近,並微微的蹲了下來,看著兵長睡著的模樣,就這樣注視了好一段時間。


  (其實兵長睡著時的模樣……真的好可愛阿……)


  「……你可終於回來了阿臭小鬼。」


  「欸?!兵…利威爾兵長?!!」


  本以為眼前的人已經睡著了,但出乎意料外的發展,讓艾倫頓時嚇得跌坐在地上。


  「切,你這臭小鬼可讓我還等的可真久啊?」


  利威爾睜開了雙眼,微微地打了個哈欠,望著眼前跌坐在地上的少年看著。


  「利、利威爾兵長,您沒有睡著嗎?」


  艾倫抖著聲音出聲,深怕讓眼前的人知道自己剛剛的舉動。


  「睡著?我確實是睡著了沒錯,在你這小鬼蹲下來一直望著我看之前。」


  「利威爾兵長那個我、我……」


  (慘了……還是被發現了嗎?)


  「你這臭小鬼還真是奇怪,我的臉上有什麼東西嗎?」


  「沒、什麼都沒有利威爾兵長!您的臉還是如往常般乾淨!!唔!!」


  毫無防備的,臉瞬間就被對方的腳給踩了上前。


  但這時艾倫卻注意到了一件事情,利威爾兵長施的力道……並沒有很大。


  (……這到底是?)


  「給我說實話阿臭小鬼。」


  艾倫小聲嘀咕道:


  「我…我覺得利威爾兵長,睡著時候的樣子很、很可愛……」


  「哈?」


  「完全沒有平常一副凶狠的像想追殺人一樣的感覺!!嗚喔!」


  剛說完話的下一秒,艾倫還是慘遭被對方用力踹倒在地的局面。


  「切,先不跟你計較這件事情了臭小鬼。半夜不睡覺的跑到外頭去,是去做了些什麼事情?」


  利威爾坐在椅子上,望著被自己狠狠踹了一腳的艾倫問著。


  而趕緊從地上爬起端坐好的艾倫,吞了吞口水望著眼前的人,猶豫了陣,最後還是決定老實地回答道:


  「利威爾兵長……我只是跑去外頭…思考了些事情。」


  「思考事情?真不像你這小鬼會做的事。」


  聽到利威爾兵長這麼說的自己,艾倫難免地有些受挫了起來。


  「也是,在兵長的眼中……我始終都是個長不大的『小鬼』吧?」


  ───噗通。


  (奇怪……?)


  體內有什麼東西在……


  蠢動著?


  看到眼前的少年似乎又低落了起來,望著地面不語的模樣,利威爾嘆了口氣道:


  「……我不是說這個意思,艾倫。」


  「───那又是為什麼呢兵長?」


  艾倫抬起頭望著自己的瞬間,讓利威爾吃了一驚。


  金黃色的眼瞳,散發出股震懾的氣勢。沒有像平常有的溫和、直率的氛圍,僅存的只剩下───


  殺戮與嗜血的眼神。


  ───切,快失控了嗎?


  「喂,艾倫!?」


  「哈哈───到底是為了什麼?真是可惡……我一定要把全部的一切都摧毀掉,一點不留的殺掉!!」


  利威爾看情況不太對勁,立即喝斥道:


  「冷靜點艾倫!!」


  「我總有一天要你們付出代價的,絕對!把你們這些巨人給全部殲滅!!───?!!」


  冷不防的,艾倫突然感覺到有個物體正快速靠近自己,但下一秒要
做出反應時,已經來不及了。



  「唔!!」


  完全來不急躲開,利威爾兵長的腳就這麼重重的,踢在自己身上。


  身體硬是接住這過於強大的力道,只能硬聲的倒下。


  「切……力道太大了嗎?」


  看到倒在地上的艾倫沒什麼反應,利威爾微皺著眉頭。


  「……」


  「咳、咳……奇怪…?為什麼我的身體……會這麼痛?」


  過了些許時間,艾倫似是恢復意識了,想試著起身卻發現自己的全身疼痛到一個不行。


  「……你這臭小鬼終於清醒了嗎?」


  「咦?利威爾兵長…剛剛我怎麼了嗎?」


  聽到利威爾的聲音後,艾倫才頓時意識了過來。


  望著眼前跪坐在地的少年,利威爾皺著眉頭道:


  「才剛說你這小鬼難得的會跑到外頭去思考事情,下一秒就突然差點失控了。」


  「欸?!對、對不起利威爾兵長!!您有沒有怎樣?!」


  見眼前的少年露出一臉慌張和內疚的神情,看來對於剛剛所發生的事情,應該是一點印象也沒有。


  ───對於自身的巨人之力還無法掌控嗎?


  「……小鬼,該擔心的是你自己。剛剛為了讓你清醒逼不得已,只好用力踹了你一腳。不過這樣看來…你對你自身的力量還沒辦法掌握住,就像顆不定時炸彈一樣。」


  「……」


  聽到這裡的少年,低下頭來,看得出來有些情緒低落。


  「可惡…我果然還是……沒辦法控制住這股力量嗎?」


  艾倫將手握成了拳頭,並緊緊地握住。


  (不過還好沒有傷到利威爾兵長……)


  利威爾望著眼前比自己還高了半顆頭的少年,平淡的開口道:


  「放心吧。要是你這小鬼在變成巨人之後真又失控的話,我會直接將你的後頸給削下的。但要是以人類之姿失控的話……」


  「如果到時真的變成那樣也無法清醒過來的話……就請利威爾兵長動手把我解決掉吧。」


  「……你是認真的嗎小鬼?」


  「阿阿,如果到時真是由利威爾兵長您親自動手的話,我想我會很高興的。能死在您的刀刃下,我也沒什麼好遺憾的了。」


  少年無懼地,對著自己展出了笑容。沒有以往般的稚氣,卻多了份不可思議的穩重。


  ……這小鬼只有這種時候,才會顯得更可靠些嗎?


  「真是個急著送死的傢伙。」


  利威爾嘆了口氣後又接著說了下去:


  「時候也不早了,你這小鬼還是快去睡吧。」


  「那您……要回去了嗎,利威爾兵長?」


  艾倫頓時有些失落了起來。


  「不,我今天睡你這。」


  「我了解了……呃───?!!」


  聽到利威爾的回答,艾倫頓時嚇傻了眼。


  「兵、兵長,您說的是真的嗎?!」


  「你這小鬼真是吵死了,沒事的話就快點睡,我只是懶得再跑回去了。」


  「好!我現在馬上就去打地舖!!」


  艾倫邊說邊把右手握拳放在自己的左胸上,獻上心臟之姿。


  但出乎意料的───


  「哈?誰說你睡地上了?」


  利威爾皺著眉頭,盯著眼前的少年看著。


  「呃…?不是我睡地上……利威爾兵長您睡床嗎?」


  「切,睡地上髒死了,你也給我睡床。」


  「呃?!!真的可以嗎?!阿,還有我每天都有把房間給掃乾淨的利威爾兵長,不會很…」


  利威爾受不了少年喋喋不休的困惑和話語,直接暴著青筋道:


  「閉嘴,臭小鬼,叫你睡床就睡床!」


  「是!!我現在馬上就睡!!」


  雖然被怒斥了,但少年此刻的表情,就如小孩般興奮、雀躍,並開懷地露出了笑容。


  ……看了還真是莫名的煩躁。


  ───連自己都不知道這股煩躁感是怎麼回事。


  冷不防地,一旁的利威爾皺著眉間又丟出了一句:


  「被子都洗乾淨了嗎?」


  「那、那是當然的兵長!!我每天可都有把被子洗乾淨、晾乾
的!!」



  「喔?那就好。不過,想不到你這臭小鬼一天還做了挺多事情的嗎?」


  「呃,那是因為……」


  「算了,快睡吧臭小鬼,別忘了明天一早還有訓練。」






















───待續













(2014/8/17)校完稿囉~不過貼上來的途中還是有發現錯誤的地方拉(欸)

恩,這次的目標是C38,附錄漫畫的劇情也先編好了,順利的話應該能趕上截稿日,雖然現在問C38的截稿日顯然是太早了(欸)

還有,快脫離實習的日子了,真是各種想哭!Q口Q"(喂#

雖然還有兩個禮拜又三天就是了(欸




(2014/6/11)我想目前的稿子並不是最終的完成稿,如果整篇完成的話,會再多校稿幾次的。

另外,開了一下《Tea or Me?》出本意願調查的表單,採不記名的方式,所以不用說自己是誰也沒關係(??),希望有興趣的人都可以來看看和填表單→
https://docs.google.com/forms/d/13biBcndCLePGMT0-TO8GRoamNhyhchHl4WOMFoZ20jI/viewform

然後很謝謝有來填表單的人,你們的鼓勵就是我很大的支持力了!QDQ
雖然現階段意願的人數並沒有很多,但我自己也在掙扎著就是了(?)

調查的時間,目前是抓七月底,咪那有興趣的話之後看完接下來的幾個篇章都可以在回來填喔^ ^"

非常感謝。

若有疑問也可以用mail或者是留言版上提出。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