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ng yu 個人

關於部落格
很多塗鴉和雜七雜八的東西。噗浪是主要活動地帶。一如往昔的嬸嬸者(如有問題和疑問可e-mail→ s039581538@gmail.com 或在噗浪發私噗給我唷!>
  • 4878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艾利。同人文。《Tea or Me?》chapter 3








       「兵長…您睡著了嗎?」


  「沒有。」


  兩人背對著背,擠在同一張床上,讓原本還有些空間的雙人床,頓時變得更加擁擠了些。


  知道艾倫也沒睡後,利威爾嘆了口氣:


  「……不睡嗎小鬼?」


  「呃…該怎麼說呢?大概是太興奮了。能跟兵長一起睡在同一張床什麼的……。」


  艾倫笑了笑,並偷偷地將身體給轉了過來。


  「……還真是個笨蛋小鬼。」


  「或許真如利威爾兵長說的,是個笨蛋吧。但是難得能跟喜歡的人獨處,還真的是…無法入眠呢。───唔……」


  說著的同時,疼痛感忽然從體內竄出,刺遍了全身每一處,讓身體不由自主地捲曲了起來。


  「喂,艾倫?」


  利威爾意識到一旁少年的異狀,立即轉身過來查看。


  「我沒事的兵長…。」


  少年依舊掛著笑容,拼命地讓自己表現起來沒事。


  「你這混帳!不要給我硬撐!!」


  「利威爾兵長……」


  「嘁,剛才為了讓你清醒過來狠踢了你一腳,不可能沒事,別在逞強了小鬼。」


  看著眼前的人生氣地皺起了眉間,艾倫則苦笑了起來。


  (看來兵長真的很擔心呢……。)


  雖然利威爾兵長擔心自己所做出的舉動,讓自己感到很開心沒錯,但是也不能每次都這個樣子。


  ───只會讓自己顯得更像小孩子,沒有任何長進。


  「真的不要緊的兵長……這點小傷口很快就能復原的。」


  「……」


  望著少年金黃色的雙瞳,眼神中充滿了堅決及強硬的口吻,利威爾也只能嘆了嘆氣,任由少年的決定。


  「況且,可不能在讓兵長說我是『小鬼』了。」


  艾倫望著那雙灰黑色雙眼,認真的說著。


  「……你這小鬼還真是個笨蛋。」


  出乎意料地,利威爾並沒有怒斥著在自己眼前的少年,反而伸出了手,將手擱在少年的頭頂上,拍了拍少年的頭。


  這突如其來的舉動,讓艾倫睜大了雙眼,愣了好幾秒鐘。


  「───利威爾兵長?」


  不明白為何眼前這個人會對自己做出這種舉動。


  不、不對。


  ───應該說是太吃驚了。


  望著眼前的少年露出一副吃驚的模樣,又傻、又愣的表情,讓利威爾忍不住笑了出來:


  「怎麼?沒人摸過你頭嗎?」


  印象中對這個人既有的慍怒感像是化為烏有般,而此刻的表情是少年不曾見過的,讓少年頓時捨不得離開眼前的這副景象,只想好好地看著眼前的人。


  ───這是自己喜歡的人的笑容。


  (這還是第一次看到兵長……在笑…)


  「呃,不是的兵長…只是沒想到您會有這番舉動……所以吃驚了下。」


  「……你到底把我想成什麼樣子了臭小鬼?」


  艾倫見利威爾似乎又生起氣起來,趕緊開口解釋道:


  「不、不是您想的那樣的利威爾兵長!只是想說……其實兵長您…真的是個很溫柔的人呢。」


  「哈?溫柔?被你這小鬼一說感覺怪噁心的。」


  「怎麼會?!利威爾兵長雖然平時一副嚴厲又沉悶的模樣,但對部
下們都非常好,這點大家都非常地清楚的!」



  「夠了。」


  「對、對不起,惹兵長您生氣了嗎?」


  「……」


  沉默了一段時間後,利威爾才平淡地開口道:


  「……沒有,我沒在生氣。」


  (難道利威爾兵長……?)


  艾倫不敢斷定自己的推測是否是正確的。


  「不過說真的……第一次被利威爾兵長摸頭,感覺還挺高興的。」


  少年靦腆的笑了一笑。


  「被人摸了頭後就那麼高興嗎?你是狗嗎?」


  「呃…如果是當利威爾兵長專屬的狗的話,我想我會更高興的……」


  艾倫小聲嘀咕著。


  利威爾平躺在艾倫身旁,皺著眉,盯著眼前的少年問著。


  「哈?你剛剛說了什麼嗎艾倫?」


  「不!什麼都沒有利威爾兵長!!」


  艾倫趕緊回答並塘塞過去,雖然見兵長有些狐疑地直盯著自己望著,但之後似乎是打消念頭似的,沒再追問下去。


  (好險……不過,有一點很好奇呢…?)


  「利威爾兵長…能問你個問題嗎?」


  「?問吧。」


  「您也會對其他的人這樣嗎?摸摸頭什麼的……」


  艾倫愈說愈小聲。


  「切…還以為你想問什麼東西呢臭小鬼。不過你,確實不是第一
個。以前還有個小鬼,不過那小鬼已經不在了。」



  「不在了?不過…我還以為我是第一個被兵長摸頭的人呢。」


  艾倫靦腆地笑了一笑,但還是掩飾不了失落的神情。雖然得知利威爾也曾對其他的人這麼做過,但不免還是有些忌妒了起來。


  而看了看眼前的少年所露出的表情,利威爾嘆了嘆氣道:


  「臭小鬼,連這樣你也吃得了醋啊?」


  ───這年紀的小鬼還真是難搞。


  利威爾如此地想著。


  「吃、吃醋?!我……的確是有些在忌妒吧,畢竟想到利威爾兵長還對其他人這麼做……───好痛!」


  說著的同時,利威爾瞬間輕敲了艾倫的頭一記。


  「兵、兵長?!」


  「切,果然是思春期的小鬼。你跟那個野丫頭不一樣,不過對於部下,你還是頭一個。」


  「欸?!這是真的嗎利威爾兵長??」


  少年一聽到自己是『頭一個』後,瞬間興奮了起來。


  「不過兵長說的那個人是?」


  「……那是我加入調查兵團前的事情了,那ㄚ頭後來就跟著我離開了地下街,一起加入調查兵團,然後在戰役中死去。」


  利威爾平淡地說著,完全看不出有任何情緒的起伏。


  「對、對不起利威爾兵長……」


  「?幹嘛道歉阿小鬼?」


  「呃?這該怎麼說好呢?感覺讓利威爾兵長您…提起不太好的往事了……」


  聽艾倫這麼一說,利威爾反倒是有些想笑了出來。


  「嘁,果然是小鬼。生與死,對我來說或許早就沒意義了。有的,只剩下是不是正確的『選擇』。」


  「兵長……」


  (不過聽兵長這麼一說,看來那個傳聞是真的了?)


  ───利威爾兵長在還沒加入調查兵團前,是地下街的地痞一事。


  正當艾倫陷入思考的時候,一旁的人冷不妨地丟了一句:


  「話又說回來……你就這麼喜歡我嗎小鬼?」


  利威爾一手托著下巴,望著眼前的少年看著。


  「那、那是當然的!」


  金黃色的雙瞳,堅毅地望的對方閃爍著。彷彿是在告訴對方,不管什麼時候自己一定都會緊追在後,這讓利威爾不時有股錯覺───宛如一頭野獸,不放棄地盯著自己的獵物般,難纏。


  「……切,還是快睡吧你。」


  說完話後,利威爾又伸手摸了摸艾倫的頭,之後便轉過了身,不再與少年繼續交談下去。


  「兵長?」


  艾倫望著利威爾的背看著,沒辦法看到對方的表情,讓艾倫有些不知所措。


  (利威爾兵長……睡了嗎?)


  「利威爾兵長……今天聽到了很多關於您的事情,讓我很高興,總覺得好像又『追上』您不少了。希望…還能有機會再聽您說。還有───我最喜歡您了,利威爾兵長。」


  過了一段時間,確認一旁的艾倫已經睡著後,利威爾才睜開了自己的雙眼,微皺著眉嘆了口氣。


  ───這夜還真長呢。
 
 









 
   ※※※
 











 

 
  陽光透著窗口的縫隙鑽進了屋內,讓光芒慢慢地灑亮了整個房間。躺在床上的少年掙扎了下,隨後才慢慢地睜開了自己緊閉的雙眼。少年停頓了下後,隨後才像是想起什麼了般,猛然地望向床的一旁。


  ───人已經不見了。


  昨晚的一切,宛如夢境般,讓少年感覺有些不真實,甚至懷疑起,昨晚的一切或許真的只是自己在夢中,捏造而出的。


  少年將手臂放在自己的雙眼上,沉思著。
  
















 
 
  「艾倫,早安阿。」


  「早安,佩特拉前輩。」


  「…怎麼了嗎艾倫?」


  「?」


  一大早,利威爾班就開始進行例行的事務,而今天剛好輪到了艾倫和佩特拉等人,一同負責製作今天的餐點的職務。


  「感覺艾倫你,跟平常的樣子不太一樣呢?發生了什麼事情了?」


  佩特拉邊削著手中的馬鈴薯,邊看著一旁的少年。


  「呃,沒這回事的佩特拉前輩,前輩是不是看錯了?」


  艾倫苦笑著。


  (表情……有這麼明顯嗎?)


  雖然一直在想著昨日的事情沒錯,但跟利威爾一起睡的這件事……還是不要說比較好吧?


  望著眼前一籃的馬鈴薯與蔬菜,少年努力保持與平日一樣的舉動,並專注地動作著,深怕一旁的人又問起。


  「沒有嗎?不過感覺……嘛,算了。既然艾倫你說沒有的話就沒有吧,或許是我真的看錯了。」


  「喂,佩特拉,沒必要這麼關心這小子。」


  「什麼阿奧路歐,這又不關你的事情。」


  「喂喂,可別忘了……『那個人』所說的───好痛!!」


  另一邊也在處理食材的奧路歐,見佩特拉似乎有些太關心艾倫了,於是湊了過去,想不到話說著說著,又咬到了自己的舌頭。


  「看你都咬到舌頭了奧路歐。話說在前頭,我也沒越矩,況且關心艾倫也是應該的,畢竟怎麼說都是我們『利威爾班』的一員,對不對阿艾倫?」


  佩特拉轉過頭,對著少年笑了笑。


  「呃……是阿,很高興能跟前輩們,一起待在利威爾班裡頭。」


  但儘管如此,少年還是搞不太清楚,佩特拉和奧路歐兩人之間的交談中說的事情。


  (佩特拉前輩和奧路歐前輩所說的『那個人』是在說……兵長嗎?)


  「喂喂小子,為什麼停頓了一下啊?是不是對我們有甚麼不滿啊??」


  「停頓?不、不是的,你誤會了奧路歐前輩。」


  艾倫連忙解釋著。剛剛佩特拉問著自己時,自己確實是因為不曉得該怎麼回答而停頓了下。


  「你就不要再找艾倫的麻煩了奧路歐!這孩子才十五歲,一時不知道該怎麼回答也是很正常的啊!」


  佩特拉忍不住對著奧路歐破口大罵了起來。


  「喂佩特拉,妳是不是搞錯了些什麼啊?我才沒找碴,我只是想讓這小子知道『分寸』。」


  「分寸?你是又想學利威爾兵長嗎?話又說回來,根本學的一點也不像,兵長才不會像你這個樣子!」


  見兩個人不知不覺間又吵了起來,被夾在中間的艾倫,只能微微苦笑,邊做著手頭的事務。


  (阿阿……又來了嗎?)


  其實這並不是艾倫第一次看到兩人吵起來。


  (該怎麼說呢?佩特拉前輩和奧路歐前輩兩個人的相處模式……就是這樣吧?)


  當時頭一次看到兩個人像這樣吵了起來,有些不知所措時,還是利威爾兵長說,叫我別在意的。


  ───別在意艾倫,這些傢伙就是這樣,你以後就會習慣了。


  習慣這個班裡頭的相處模式。


  艾倫想到這裡,不由自主的抬起頭望著眼前的一切。


  不論是前輩們也好,還是利威爾兵長也好,在古城這裡所有的一切,感覺起來竟沒有剛遷移到這裡那時有的緊張感。


  想不到自己……已經習慣在利威爾班裡頭了嗎?


  「算了,不跟你吵了奧路歐,還是快點動作吧,要不然會弄不完這些食材的。」


  佩特拉識趣地收了手,不理會一旁的奧路歐,繼續削著手中的馬鈴薯。


  「伊呀───」


  突然,門被打了開來,兩個人影陸續走進了廚房內。


  「艾魯多和君達?你們不是在清掃馬廄嗎?怎麼那麼快就回來了?」

  見兩人提早回到屋內,奧路歐好奇地問了問。


  「這個……其實是利威爾兵長叫我們先回來幫忙的。」


  「兵長嗎?話說兵長人呢?」


  佩特拉望著艾魯多和君達兩人。


  「兵長他……似乎是有事情要找韓吉分隊長,所以不久前才騎著馬離開古城了。」


  「這樣阿…不曉得是什麼事情呢?」


  「總之,就等兵長回來吧。在這之前我們要把該做的事情都做好。我看,我和君達還是回去繼續清掃馬廄好了。」


  艾魯多說完話後便又跟君達離開了廚房。


  (利威爾兵長是為了訓練的事情嗎……?還是……?)


  少年邊削著手中的馬鈴薯,邊思考著。

























───待續






阿阿真是,其實比起寫轉生現代paro,轉回到巨人原作的劇情中也是一大考驗呢。


究竟兵長對艾倫的想法和接下來的舉動會是甚麼呢?我想在這之後會慢慢的帶出w



不過面對少年和大人的糾結點,也讓我有些傷腦筋,雖然能這樣去探討艾利兩人是怎麼產生感情,以及情緒變化等,實在是非常有趣www(?)


我想最後還是會給個好結局的,畢竟還是喜歡看艾利兩個人彼此深愛著對方,白頭偕老(?)下去。


但話說到這裡,我也不知道這篇的篇幅會有多少(??),若能出本的話當然希望能畫畫插圖什麼的(欸)


以上,chapter 4在聊聊其他部分X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