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ng yu 個人

關於部落格
很多塗鴉和雜七雜八的東西。噗浪是主要活動地帶。一如往昔的嬸嬸者(如有問題和疑問可e-mail→ s039581538@gmail.com 或在噗浪發私噗給我唷!>
  • 4878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艾利。同人文。《Tea or Me?》chapter 4

































 「你說是真的嗎利威爾?」


  「阿,所以眼鏡妳覺得呢?」


  在城中的調查兵團總部內的房間裡,幾個人聚集起來,討論著事情。


  「如果真的照你所說的……那的確有待進一步觀察。」


  韓吉推了推眼鏡,轉頭望向後方坐在主位的人問道:


  「你也同意吧埃爾文?直接讓利威爾去著手進行,我想會更為方便些。」


  坐在桌前的埃爾文,沉思了陣後,抬頭望向眼前的利威爾和韓吉。


  「就這樣做吧,先觀察一段時間。」


  「阿哈哈哈!沒想到你這次這麼乾脆阿埃爾文~~利威爾你放心吧,我之後也會每天都過去的!想到就覺得渾身都興奮起來了!!」  


  利威爾微皺著眉,望著一旁嘻皮笑臉的韓吉道:


  「這可不是在玩阿眼鏡。」


  「我知道我知道,要不然你也不會這麼一大早的就跑來找我和埃爾文阿。」


  韓吉吹了聲口哨。


  「這件事攸關巨人的謎團和人類的未來,務必要謹慎行動。」


  「……切,你還是老樣子埃爾文,也罷,就聽你的吧。」


  「嘛~~利威爾阿~~其實你多少很高興的對吧?」


  「哈?」


  韓吉見一旁還有張空椅子,搬了過來並坐下,抬起頭,故意地問著
利威爾。



  「可以就近監視那孩子啊!!」


  「臭眼鏡……我不是每天都已經在監視了嗎?這有什麼好高興
的?」



  「哎呀呀,我不是說這個意思啦利威爾,真是一點也不懂情趣吶你。」


  聽到這裡的利威爾忍不住暴出了青筋:


  「混帳眼鏡!!」


  見利威爾一臉殺氣騰騰的模樣,韓吉也識趣地不在逗著對方下去了。


  「開玩笑的嘛~~對了,埃爾文,還有些什麼事情要討論的嗎?沒有的話,我就先走囉?」


  拖著腮,翹著二郎腿的韓吉,等著坐在主位上的人的答覆。


  「也好,韓吉,你就先回去忙吧。利威爾,你先留下來一下,我有些事情想問你。」


  「?」


  埃爾文這話,讓利威爾有些納悶了起來。


  「那我先回去拉~話說利威爾你等一下過來找我一下,我有幾樣實驗時需要用到的物品,要先交給你保管。」


  韓吉站起身對著利威爾說完話後,便逕自開了門,離開了房間。


  見韓吉離開,腳步聲漸漸遠行後,利威爾的身體微靠著牆壁,抬起頭,望著坐在主桌的人道:


  「好了,有什麼事情要跟我說的,埃爾文?」


  擁有湖水般色澤眼珠的男人,先是笑了一笑,隨後開口:


  「利威爾,你覺得那孩子怎麼樣?」


  「……馬馬虎虎。」


  利威爾轉過頭,望向窗外,似是在看著外頭的天際,及飄浮於其中的白雲。


  「直率的孩子,很難得見的到呢,雖然是衝動了點。」


  「───你到底想說什麼?」


  利威爾忍不住又皺起了眉間。


  「好好培養那孩子吧利威爾。相信在你的教導下,那孩子能更強大的。」


  「切,還以為你想說什麼,原來就是這些嗎?」


  埃爾文笑了笑:


  「看的出來,那孩子跟你有著相同的羽翼,雖然有些不同,但內容物是一樣的。」


  「……又再說這些讓人似懂非懂的話了,如果你只是想說這些的
話,那我要先走了。」



  利威爾嘆了口氣,作勢起身離去。


  「───那你對那孩子的看法和感覺又是如何呢,利威爾?」


  聽到埃爾文問的這句話,利威爾停住了腳步,轉頭看著對方。


  「至少不是像當初遇見你時,有著想把你殺掉的念頭。」


  說完話後,利威爾便打開了門,走了出去。


  看著已經空無一人的房間,埃爾文從椅子上起身,走到了窗邊,望著外頭的景色。


  ───還是老樣子不坦率阿,利威爾。


  不屈、反抗與絕不妥協,象徵著自由的羽翼,才能改革現有的制度;改革人類的世界。


 














 
 
  夜幕低垂,星光閃爍,屋子裡頭還是一片光亮。幾盞油燈就這麼放在桌上,綻放著光芒,將黑夜的寂寥給趕去。但還是趕不去,坐在木桌旁圍著一圈的人的疑問與擔憂。


  沉默就這樣持續了好一陣,最後還是有人忍受不了,忍不住打破這股沉默:


  「真是怪了……兵長怎麼都這麼晚了都還沒……回來?」


  佩特拉托著腮嘀咕著。


  一旁的艾倫見佩特拉開口後,也跟著開口:


  「可能……利威爾兵長還在處理些什麼事情吧。」


  「兵長不會發生了甚麼事情了吧?!」


  見佩特拉露出一副驚恐的神情,讓奧路歐忍不住道:


  「喂喂,妳想太多了佩特拉,就算兵長發生了甚麼事情,也不會有人能對利威爾兵長怎麼樣的,畢竟兵長怎麼說都是『人類最強』阿。」


  「說、說的也是……不過萬一兵長怎麼樣的話,我一會讓那個人碎屍萬段的……」


  佩特拉邊說邊笑著的握緊了拳頭。


  (佩、佩特拉前輩……)


  艾倫突然感覺自己的背脊發冷了起來。


  「大家先別緊張,或許真的像艾倫說的,利威爾兵長還在城中處理事情,所以暫時回不來。」


  艾魯多贊成艾倫的說法。


  「要不然這樣好了,大家再等一段時間看看吧?」


  君達則提議在等上一段時間看看,而大家也都接受了。


   但隨著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人還是沒有出現,而彼此沉默的氣氛,讓等待的時間彷彿變得更漫長了起來。


  (利威爾兵長……到底是發生了甚麼事情了?)


  少年不自覺的開始焦躁、不安了起來。在這段時間的相處下,這還是頭一次,遇到兵長沒當天回歸到班裡頭。而且看前輩們的樣子,這狀況似乎也是頭一次碰到,大家頓時都不曉得該怎麼處理這窘況才好。


  群龍無首,宛如失去主人而不曉得該何處何從的隨從們一樣。


  「咿───」


  就在少年陷入一連串胡思亂想之際時,大門瞬間被推了開來。


  一道熟悉的身影出現在自己的眼前並走了進來,把遮蓋住頭部的斗篷,掀了開來。


  「利威爾兵長!!」


  「!兵長!!」


  佩特拉和艾倫等人見利威爾終於回來後,不免都露出了驚喜的表情。


  而佩特拉馬上從椅子上起身,跑到了利威爾的身旁開口道:


  「太好了利威爾兵長,您終於回來了!!」


  在另一旁的奧路歐看著佩特拉馬上衝了上前,自己也隨後跟上道:


  「你看吧佩特拉,兵長怎麼可能會出什麼事情啊?就說妳想太多了。」


  「?出事?」


  利威爾皺著眉頭,望著圍在自己身邊的部下們看著。


  「奧、奧路歐你多嘴什麼啊!?我才沒有…」


  被奧路歐說中的佩特拉,忍不住漲紅了臉。


  看了看自己的部下們接連的舉動和反應後,利威爾大致了解,發生了什麼事情了。


  利威爾瞬間邁出了步伐,穿梭過自己的部下,走到了大方型木桌的主位旁,拉開椅子後便坐了下來,接著緩緩開口道:


  「我一早去城內的調查兵團總部,跟韓吉和埃爾文談了一下後,決定明天開始進行壁外調查的訓練,以及對艾倫所要進行的實驗和特訓。」


  「壁外調查的訓練以及……對艾倫的實驗和特訓嗎?」


  艾魯多等人望著坐在木桌主位上的人,仔細地聆聽著事項。


  「對我……進行實驗?」


  如果說是特訓的話就不用說了,在特殊作戰班中,這一定是必要的。


  不過實驗又是怎麼回事?


  利威爾把雙眼轉向了一旁的少年道:


  「你對這股力量的控制不穩定性還太高了…這是韓吉跟我討論出來的結果,艾倫。」


  聽見利威爾這麼說自己,艾倫忍不住低下頭,將手用力握成了拳頭。


  (可惡……我果然還是這麼沒用嗎?對於這股力量還沒辦法控制自
如……)



  「……」


  這小鬼……。


  表情一樣還是這麼明顯。


  看出艾倫在想些什麼的利威爾開口道:


  「小鬼,不要把這事情當作只是你自己的問題。」


  「利威爾兵長……」


  艾倫抬起頭,與那雙灰黑色的眼眸,對望著。


  站在艾倫旁邊的佩特拉也跟著說道:


  「兵長說的沒錯,你就別太自責了艾倫。」


  「佩特拉前輩…」


  望著佩特拉的笑容,瞬間讓艾倫放鬆了不少。


  而原本鼓動、躁動不安的心臟,似乎也漸漸地平緩了下來。

  














 
 


  平躺在床上的少年,望著地牢用石塊所砌成的天花板,發楞著,也不知道經過了多長的時間。


  ───你對於控制這股力量的不穩定性還太高了,艾倫。


  利威爾兵長的話語,在耳邊響起。


  「如果能自由運用這股力量……就不必讓更多的人犧牲了。」


  (還有…)


  少年的雙眼,瞬間散發出殺戮的氣息,讓原本暗沉的金色眼瞳,轉變為鮮艷的銘黃色澤。


  (必須要將巨人一個都不留的全部驅逐……)


  ───一個也不留的全部殺掉!!!


  少年用力握緊了拳頭。


  年幼時的無助與屈辱,只能無力的,眼睜睜看著自己的母親被巨人所吞噬;看著母親在臨死前掙扎地大喊,只為了能讓自己能繼續的存活
下去。



  ───快走阿艾倫!!快帶著米卡莎一起走!!!


  無法挽救的景象;無法抗衡的力量與恐懼,只能任由其蔓延,吞噬著每個倖存下來的人。但此時吞噬著自己的並不是恐懼,而是───熊熊的怒火。


  復仇的序曲,從那一刻開始,便不斷地敲響起,支撐自己走到了現在這個局面。


  「匡噹!」


  突然,地牢的房門被人推了開來。


  少年看到面前的身影,不免吃驚地睜大了雙眼,並立刻從床邊起身道:


  「利威爾兵長?!您怎麼會跑過來這裡?」


  看到少年一臉吃驚的表情,利威爾倒是沒什麼太大的反應,似乎是早就預料到,少年會有什麼樣子的舉動了。


  「怎麼?我不能來這裡嗎小鬼?」


  「呃、不、不是的兵長!其實您能來我是很開心的……」


  艾倫愈說愈小聲。


  利威爾看了看眼前比自己高了半顆頭的少年道:


  「從今天開始,我睡你這裡。」


  「咦?!!」


  艾倫頓時不敢置信地睜大了雙眼,驚呼著。


  一旁不理會艾倫反應的利威爾,則直接走到了少年的床沿邊,坐了下來:


  「切,要不是臭眼鏡那傢伙的提議被埃爾文同意了,我也用不著連晚上的時候都要監視著你,防止你又突然失控起來了。」


  說著說著,利威爾拿起手中的紙筆,謄寫了起來。


  艾倫看了看坐在自己床上的利威爾。


  (兵長雖然嘴上這麼說……但完全沒有生氣的感覺……)


  「呃…原來是這樣啊…。利威爾兵長是在寫些什麼?」


  「關於你每天的觀察報告,那臭眼鏡為了要防範你再次失控,所以就把這工作交由我來負責了。」


  「對於我的……觀察嗎?」


  (雖然變成了全天都要被監視的狀態,感覺有股不太自在的既視感,但…)


  如果是由利威爾兵長來負責執行的話,感覺還不賴。


  可以每晚都跟喜歡的人獨處,感覺很幸福呢。


  艾倫不自覺笑了一下,而沒發現到的利威爾則接著說了下去:


  「切,雖然跟他們說了,你不是關著的動物、野獸來著,沒必要寫這些麻煩的紀錄報告,只要我每晚過來看你的狀況就行了。但臭眼鏡那傢伙卻還是把這報告硬塞給了我。」


  「利威爾兵長……如果您覺得麻煩的話,過來看一下就可以了,不用在我這邊睡也沒關係的。」


  聽到少年這麼說後,坐在床邊的利威爾稍微停頓了下,隨後看著少年道:


  「你這小鬼是在說什麼啊?睡哪不都一樣嗎?既然我是監視你的人,就要負責到最後。」


  「那兵、兵長,這段時間就委屈你跟我睡了!」


  「……被子都洗乾淨了嗎?」


  利威爾皺起眉間,望著艾倫看著。


  「都洗乾淨了兵長!您可以放心的睡!」


  知道利威爾並不介意跟自己一起睡後,艾倫興奮的說著。


  呵,這小鬼……


  開心的表情全寫在臉上了。


  利威爾看著少年,跑去衣櫃旁又翻了另一條被子出來忙著,偷偷地,嘴角上揚了下。































───待續














緊接著是chapter 4~~


其實在噗浪的河道上放的內文進度比天空的還快,但是河道上放的篇幅每次都是以一千多字為限,若是想一次看多一點劇情的話建議還是等一下天空放的喔w


不過事實上chapter 5的篇章也差不多弄好了,只是還不想那麼早放(被揍#


恩,總之兩個人之間的關係慢慢在進展中,而利利一剛開始的態度和現在愈差愈多(?)......我想我主要是想呈現心境有慢慢在變化醬,至於會變成甚麼樣,就差不多跟之前的《給未來的我們,過去的你》和《對不起,把你肚子搞大了!》這兩本一樣吧A_A(欸


我想一起睡甚麼的的是私心(你#


讓我們繼續再看下去(X)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