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ng yu 個人

關於部落格
很多塗鴉和雜七雜八的東西。噗浪是主要活動地帶。一如往昔的嬸嬸者(如有問題和疑問可e-mail→ s039581538@gmail.com 或在噗浪發私噗給我唷!>
  • 4878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艾利。同人文。《Tea or Me?》chapter 5

 


 
  「兵長。」


  「?怎麼?」


  「能聽聽您以前……還沒加入調查兵團時的事情嗎?」


  艾倫轉身過來,望著眼前躺在自己身旁的人看著。


  其實想都沒想過,還能跟兵長這樣並肩躺著,睡在同一張床上。即使沒有蓋同一條被子,但距離,是近的。


  近到能聽到對方的呼吸聲,以及感覺得到對方的氣息。


  利威爾聽到後嘆了口氣:


  「就這麼想知道嗎小鬼?」


  「呃那個……其實只是好奇那個傳聞那底是不是真的…關於兵長以前是流氓什麼的。」


  艾倫有些忐忑地望著眼前的人。


  利威爾看了看艾倫後,微微起身側躺,一手枕著自己的下顎開口道:


  「流氓嗎?我以前確實是那種身分沒錯,畢竟是在地下街裡頭生活,不讓自己變強是沒辦法生存下去的。」


  「果、果然,兵長好厲害!」


  「哈?」


  「兵長的身手是在那時候鍛鍊出來的吧!」


  艾倫興奮地說著。


  「……如果不想每天被人暗算的話。」


  「真好,我也想變得跟兵長一樣強!───好痛!」


  冷不防的利威爾用自己的手指頭,用力往少年的額頭彈了一下。


  「果然是個天真的小鬼,像你這副模樣在地下街裡頭,是沒辦法生存的。」


  聽到利威爾這麼說自己後,艾倫不服氣道:


  「不試試看怎麼會知道兵長?!呃───痛!」


  利威爾皺著眉頭,用拳頭敲了艾倫一記。而少年只能抱著自己的頭,用委屈的眼神看著對方。


  「還是乖乖地睡你的覺吧小鬼,找死的傢伙在地下街可一點也不受歡迎。」


  少年垂下頭嘀咕道:


  「唔……怎麼這樣…」


  「那裡的生活不是你這小鬼頭能想像的到的。」


  利威爾嘆了嘆氣。


  艾倫偷瞄了一下眼前又開始皺著眉尖的利威爾,緩緩開口:


  「兵長,其實我…從小的時候就一直聽聞著,有關於您的事蹟了。所以現在能聽到您過去發生的事情,真的很開心。」


  少年靦腆的笑了一笑。


  「…小的時候嗎?」


  這讓利威爾有些好奇了起來,望著眼前躺在自己身旁的少年看著。


  「是、是啊!我從小的時候就一直很崇拜利威爾兵長您!!到現在加入調查兵團後,更加地喜歡上您了!」


  「……」


  直率的口吻,毫不猶豫地道出,讓有著灰黑色雙眸的人,內心瞬間動搖了陣。


  但隨即另個念頭,打破了內心的動搖:


  「你這小鬼…原來從那麼小就開始對我有著憧憬了嗎?」


  ───所有的一切都只是憧憬。


  並不是真的喜歡。


  「那是當然的!不過現在對利威爾兵長您又更喜歡了!」


  「……還真是愛作夢的小鬼阿,我也說過很多次了,你的心情只是一時的,被憧憬給沖昏了頭了。等在過了幾年,你就會清醒了,艾倫。」


  利威爾托著腮,淡淡地說著。


  聽到這句話的少年頓時停頓了下,看著眼前的人問道:


  「?兵長,您為何要這麼說?」


  「為什麼?我不都說過了?你對我的感情,只是一時的,還是快打
消念頭吧小鬼。」



  利威爾伸出手,拍了拍艾倫的頭,但正當要把手收回時,突然
───



  「為什麼利威爾兵長您就是不肯相信我呢?!」


  「?!」


  手腕卻瞬間被少年一把抓住了。


  「為什麼您老是說我對您的感情只是一時的?為什麼不肯相信在多相信我一些呢?」


  少年不由自主地加重了手的力道。


  「……冷靜點艾倫。」


  「難道就因為年紀的關係,把我對您的感情當作是玩笑嗎兵長?!」


  一瞬間,少年更進一步地棲身了上來,將自己給壓在了床下,俯視著。


  利威爾見情勢不對,喝斥道:


  「喂,快放開我艾倫!」


  「不,我不放,利威爾兵長。明明您剛剛有機會可以將我給推開的,甚至是現在。但為何不反抗我呢?為什麼?」


  少年用金黃的獸瞳俯視著自己,像是想看穿什麼似的。


  ───這讓利威爾瞬間有股自己是獵物般的錯覺。


  「……」


  「兵長,您為什麼不說話?……您難道就打算這樣一直迴避我下去
嗎?如果是這樣的話那我───」



  瞬間,一滴溫熱的液體,滴落在自己的臉頰上,利威爾微微睜大了雙眼,望著壓在自己身上的少年看著。


  「……艾倫。」


  「反正對兵長您來說,我永遠都只是個小鬼吧?!無論跟您說了說少次喜歡您,您總是有意無意的在迴避著我,假使真的是討厭我的話,那就馬上說不喜歡我吧,這樣我也會明白。但為什麼連一句明確的話都不說明白?!您這樣只會讓我更加去揣測自己還有希望啊!!」


  少年說完後,在自己的面前哭了起來,一滴滴溫熱的水滴,就這麼打落在自己的臉頰上,也打落在───


  自己內心的深處。


  「…別哭了,艾倫。」


  「兵長好過分……」


  見少年還是一直哭個不停,利威爾嘆了口氣,隨後伸出雙手,將少年的頭一把按壓住,貼在了自己的肩頸上。


  「利威爾兵長?」


  少年睜大了雙眼,詫異著眼前的人的舉動。


  「……再給我一點時間吧,艾倫。」


  利威爾抱著艾倫說著。


  「時間?」


  「…至少有一點可以確定的是,我並不討厭你,艾倫。」


  「!」


  聽見這句話,少年瞬間一喜,用雙手用力抱住了眼前的人。


  「我、我會等著的利威爾兵長!!不管等多少的時間,我都願
意!!」



  「切,果然是小鬼阿。」


  利威爾嘆了口氣,拍了拍少年的背。


  ───果然是個……難纏的小鬼。


  不過,倒也不壞。


  但是話又說回來……


  利威爾勾起了嘴角,決定接下來的舉動道:


  「艾倫阿,你似乎從剛剛就一直壓著我不放,甚至現在還抱著我喔?膽子還真不小?」


  「呃?!這個……」


  但艾倫似乎沒有想放手的意思,繼續說了下去:


  「既然兵長都說不討厭我了,那再讓我…抱一下也沒關係吧……?」


  少年愈說愈小聲,但抱著自己的手依舊沒鬆開,力道也絲毫未減。


  「…放開。」


  「不要。」


  見少年依舊還是不肯放開自己,利威爾皺起了眉尖:


  「你是想這樣抱到明天早上嗎臭小鬼?!」


  「那樣也不錯,呃、好痛……!」


  話才說到一半,利威爾便瞬間伸出了手,握成了拳頭,用力朝少年的下顎揍了下去。


  而少年只能痛的鬆開自己的雙手,摀著自己的臉。


  「切,真是個厚臉皮的小鬼頭。」


  利威爾見艾倫從自己身上挪開後,移動自己的身體到原本的床位,
側身躺了下去。



  「快睡吧小鬼,明天還有正事要做。」


  「唔……」


  少年雖然有些不情願,但還是乖乖聽話,躺回了自己的床位,拉了拉被子。


  「利威爾兵長……可以請您聽我說一下話嗎?」


  「?你還有什麼事情嗎小鬼?」


  「不論需要等多久…我還是會一直喜歡著您的。」


  艾倫堅毅的雙眼,認真的看著眼前的人。


  「……」


  望著那雙金黃色的眼瞳捕捉著自己的眼神,讓利威爾有些動搖了。


  ───這雙眼神似是在捕捉自己的內心般,既危險卻又……


  令人忍不住著迷。


  「還有在等待的這段時間中,我也會努力讓您喜歡上我的!」


  「…你這小鬼還真愛說大話阿。」


  聽到少年對自己這麼說了一句,讓利威爾忍不住笑了出來。


  看著利威爾笑了出來,讓少年誤以為對方不相信自己,於是又趕緊開口道:


  「我、我可是很認真的兵長!!」


  「我知道,艾倫。我等著呢。」


  利威爾淺笑著看著眼前的少年,這讓艾倫有些把持不住了。


  (利威爾兵長……又笑了,好可愛阿……)


  如果這個人的笑容能只屬於我的話;只有我能佔有的話……


  「艾倫?」


  ───我想佔有這個人。


  下一秒,艾倫一把抓住了利威爾的手腕,並迅速將臉貼了上前,吻
上了對方的唇瓣。



  「…?!」


  輕描淡寫的一吻,溫熱而柔軟的觸感,讓少年頓時有些難捨的離開。但意識到眼前的人和自己現在的舉動,少年隨之馬上就抽離了。


  對這突然其來的動作,讓眼前的人來不及做出任何的反應。


  利威爾微微愣了一下,望著已經從自己唇瓣上抽離的少年。


  ───不、不對。


  並不是自己來不及做出反應。


  而是自己……接收了眼前的這個少年?


  「利、利威爾兵長對不起……看您笑的樣子實在是太可愛了,忍不住就…」


  艾倫知道自己幹了什麼事情,做好了會被眼前的人給踹下床,或是痛揍一頓的心理準備。


  但出乎意料的,利威爾什麼話也沒說,直接翻身了過去,背對著艾倫。


  (咦?)


  (利威爾兵長竟然沒有……發火?)


  「兵、兵長真的很對不起!!」


  見利威爾不理自己,甚至連發火的舉動也沒有,讓少年頓時慌了起來。


  「兵長您…您生氣了嗎?」


  「切,吵死人了,快睡。」


  「呃……」


  看著利威爾不太想理自己,之後也沒再說任何的話,艾倫也只能默默的窩回了原本的床位。


  (兵長……生氣了嗎?但是……為什麼突然又變的這麼冷淡?不是應該像之前一樣揍我一拳的嗎?)


  少年忐忑不安,一顆心七上八下的,但怎麼想也得不出一個好的結論,只能默默地閉上雙眼,懊惱著自己方才的舉動,深怕會打壞這陣子得來不易的『獨處』。


  (嗚嗚……早知道就別這麼衝動了……)


  另一方面───


  假裝已經睡著的利威爾,則睜開了雙眼。


  可惡……這臭小鬼。


  利威爾伸出了手指微微碰了一下自己的唇瓣。


  方才的餘溫似乎還殘留著一點餘韻……殘留著艾倫的氣息。


  明明只是輕描淡寫的一吻,卻讓自己更加地焦躁起來,無法冷靜。


  更奇怪的是……被少年這麼碰觸後,並沒有討厭、噁心的感覺。


  難道真的是……?


  利威爾雖然一直想否認內心的想法,但事實終歸是事實。


  ───日子,還很長呢。
































───待續



阿阿,終於寫到這個橋段了,雖然腦內是呈現有親吻的劇情,但實際打出來感覺卻有些不太一樣了。(欸)


為了劇情的連貫性,先舖一些伏筆也是蠻重要的說(汗)


希望大家都還喜歡這篇,雖然這篇的角度並不像之前的篇章一樣,能再一開始就一直灑糖(??)


然後很糟糕的是,我果然沒辦法一直接受很清水的劇情,快點來舔舔兵長吧阿喔喔喔喔(喂#)


但是依目前這種進度來看,舖的劇情還沒到預期的那邊(?)也說不定之後會再另外單獨打篇肉篇出來吧(等等你#)


話說前陣子糾結了好久終於去訂了艾倫和兵長的日版GSC了QAQQQ(頂圖)


現在就等兵長回來團圓了嗚喔喔喔喔QDQQQQ(哭甚麼#)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