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很多塗鴉和雜七雜八的東西。噗浪是主要活動地帶。一如往昔的嬸嬸者(如有問題和疑問可e-mail→ s039581538@gmail.com 或在噗浪發私噗給我唷!>
  • 53843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7

    追蹤人氣

艾利。同人文。《Tea or Me?》chapter 6








    ※※※
 
 




 
  韓吉望著眼前的少年道:


  「準備好了嗎艾倫?」


  「阿,我已經準備好了韓吉分隊長。」


  艾倫看了一下自己的右手後,轉過頭,面向站在離自己不遠處的幾個人望著。


  「喂,小子,可別以為我會手下留情阿。」


  站在對面的奧路毆大聲地說著,並把立體機動裝置穿戴上,拔出了美工刀。


  「我也不想看到奧路毆前輩您放水呢。」


  艾倫微微苦笑了一下。


  「喔喔,真是個只會說大話的小子,看了真令人不快。也好,奧路毆大爺我就成全小子你!」


  「奧路毆,別忘了我們的目的了。我們是要防止艾倫變成巨人時突然失控,不是打架阿。」


  看到奧路毆對著艾倫說話的語氣不是很好,艾魯多提醒著。


  「哼,不先嚇嚇這小子的話,怎麼讓他有危機感吶?衝動會礙事的。」


  一旁的君達忍不住也開口道:


  「…我倒覺得是你比較衝動。」


  「我?!這怎麼可能阿?本大爺我向來冷靜的很!」


  「……還是認真點吧奧路毆。」


  看著一旁的奧路毆還是依舊說著大話,艾魯多和君達兩人面面相覷了下,隨後搖了搖頭。


  而另外一頭,看著兩邊的人的韓吉趕緊又補充了一句,大聲的喊著:


  「阿阿,忘了跟你說了艾倫,如果查覺到有什麼異狀的話別勉強阿!」


  「我知道了,韓吉分隊長。」


  隨後艾倫便走了上前,深呼吸了一口氣,將自己的右手緩緩地抵到了自己的唇瓣上。


  「……」


  「喂,還在發什麼愣阿小子?!」


  奧路毆看著艾倫似乎是遲疑了,忍不住催促著。


  ───艾倫,今天先測試你還有沒有辦法能運用這股力量,隨時隨地的變成巨人。但是這是有危險性的,假使你在中途又失控,後果會怎麼樣,我想這點我們也很難去預測。


  這麼做會不會太莽撞了韓吉分隊長?


  莽撞嗎?在調查兵團可沒有會乖乖聽話的人喔艾倫。如果不去試試的話,怎麼知道會不會成功還是失敗呢?我想利威爾也會這麼做的吧阿哈哈哈!!


  欸……兵長……嗎?


  阿哈哈!總之,為了以防萬一,利威爾班的人也都會在的,別太緊張阿艾倫~~


  回想起早上與韓吉的對話,艾倫確實是遲疑了下。


  (我要……能會自由運用這股力量才行……)


  人類的希望和巨人的謎團,全在自己身上。


  (必須要讓自己變強才行……!)


  少年又重新深吸了口氣,張開口,毫不猶豫的,用力往自己的手咬了下去。


  ───……?


  (奇怪?)


  少年看了看自己的身體,還是完好無缺的『人類』。


  (可惡……這不可能阿……)


  少年又試著張口,再次咬了自己的手,血一滴滴的從嘴角滲出,順流而下,但情況還是依然沒改變。


  (為什麼沒有?明明前幾週已經知道方法了不是嗎?!)


  無論咬了再多次,還是沒任何變化。


  ───艾倫並未如預期變成巨人。


  「欸?沒變成巨人嗎?這可就怪了,上一次在古井的時候雖然也沒變成,但之後艾倫你一拿起湯匙後,馬上就有反應了呢?」


  「……」


  站在韓吉一旁看著眼前這一幕的利威爾,則皺起了眉間:


  「喂眼鏡,妳不是說過,那是要有明確的意圖,才會發動變成巨人的嗎?」


  「是沒錯阿利威爾,又來也證實確實是如此沒錯。但是你前幾天又跑來跟我說艾倫又失控了,我還納悶了好一陣,思考了好久呢!」


  「……給我說重點眼鏡,再次失控還是沒辦法變成巨人什麼的,可不是鬧著玩的。」


  「阿哈哈好吧利威爾我就長話短說了!嘛~既然這股巨人之力需要靠意圖,也就是意念來發動,那會不會有可能是個人的潛意識受到了什麼
干擾,以致於失控甚至是導致像現在這樣,無法變成巨人的狀態呢?」


  「潛意識?」


  韓吉接著解釋著,推了推眼鏡:


  「簡單來說,就是潛在的意識。這或許是連我們自己都不會察覺到的一種『意識』,它能讓我們不暇思索的就對一件事情產生反應,或者是舉動。」


  「切,那跟下意識是有什麼差別阿?」


  「還是有些不同的阿利威爾。下意識是出自於本能,就像有個奇行種巨人突然襲擊你而來,你能毫不考慮或思考,身體馬上就做出下一步的行動了。但潛意識是某種心理層面的暗示,就像說是催眠好了,被催眠的人會做出跟自己本身性格不符合的事情出來,就好比一個好人,卻被催眠去做一件壞事一樣。」


  「嘁……還真是長篇大論的解釋。所以說艾倫那傢伙被干擾了嗎?」


  聽到韓吉解釋的這麼多,利威爾有些不太耐煩的起來。


  「阿,這是我推測出來的。但至於到底是為什麼會被干擾的話嘛……」


  韓吉邊說邊慢慢轉過頭,望著利威爾看著。


  「?看我幹嘛?」


  「你應該沒這麼遲鈍吧利威爾?艾倫那孩子不是喜歡你嗎?所以照理來說,應該是你對他的『干擾』最大吧?」


  「蛤?妳的腦袋沒問題嗎眼鏡?」


  「嘛哈哈哈!利威爾阿,別忘了艾倫那孩子才十五歲耶!這種時期的少男少女總是煩惱很多事情的嘛~~~話說我很看好那孩子的喔~~」


  韓吉忍不住大笑了起來,拍了拍利威爾的肩膀。


  「妳這臭眼鏡……現在是笑的時候嗎?!」


  利威爾忍不住暴起了青筋起來,天曉得這傢伙的用意到底是想幹嘛。


  話又說回來……


  利威爾望著離自己和韓吉不遠處的艾倫,看著艾倫還是一直拼命地咬著自己的雙手,讓利威爾皺起了眉頭。


  這個笨蛋……再咬下去可不是鬧著玩的。


  「喂,收手了艾倫,別再咬了。」


  利威爾大聲地對著少年喊著。


  「欸?兵長但是我…」


  「你這笨蛋,叫你收手就收手,別以為你傷口回復的速度快就不會死人了臭小鬼!」


  「利威爾兵長……」


  少年微微地睜大了雙眼,並停止了自殘式的動作。


  (阿阿太好了,還好兵長終於願意開口跟我說話了。)


  望著利威爾在關心著自己的少年,忍不住微微地笑了一下。


  其實今天早上少年起來後,利威爾的態度還是對自己很冷淡,也沒對自己說過任何的話,這讓少年不免心情低落了陣。雖然知道今天自己又要開始進行實驗的測試,但是怎麼樣都沒辦法靜的了心。


  想試著拋開一切,全神貫注的進行實驗,但現在的這個局面都一再顯示著───


  自己根本就做不到。


  (可惡……我倒底再做些什麼阿……)


  少年有些懊惱了起來。


  (這不就表示自己還是像小孩子一樣,根本沒辦法將事情分開來看,公事公辦嘛?)


  「喂,艾倫。」


  看著一時之間都沒有反應的少年,利威爾又再次呼喊著。


  「對、對不起我來晚了兵長,去檢查庫房裡頭的物品庫存量太久了,裡頭實在是堆了不少東西。咦……?快住手阿艾倫!!」


  剛去別處回來的佩特拉,看到眼前的景象不禁嚇了一大跳。只見少年雙手和嘴角都沾滿了鮮血,而雙手更是被咬到肉塊都快分離了,血肉模糊的一片。


  「佩、佩特拉前輩……」


  「……佩特拉,去拿些藥品和繃帶過來,照這副模樣,想讓傷口迅速復元根本就不可能了。」


  利威爾面露嚴肅的表情,對著站在自己身旁的人說著。
 















 
 
  拿著繃帶和藥品的人小心翼翼地替眼前的人包紮著。


  「可能會有些刺痛喔艾倫,稍微忍耐一下。」


  佩特拉面露擔憂的神情,邊繞著繃帶邊望著艾倫看著。


  「我不要緊的佩特拉前輩,這些傷口過幾天就會自己自動痊癒了。」


  艾倫淺笑了一下。


  「但是……」


  「……小鬼,別以為你現在的復原能力還能跟之前一樣。」


  坐在木桌另一邊的利威爾皺起了眉間。


  「對不起利威爾兵長……」


  艾倫忍不住垂下了頭。


  「切,跟我道歉些什麼?」


  「如果我沒失控,也能好好運用這股力量的話,或許就不用特別為我做了這些事情了。」


  「……」


  利威爾看了看眼前的少年,嘆了口氣。


  「小鬼果然是小鬼。別忘了你已經是這個班的一員了,並不是個單
獨的『個體』。我不也跟你說過別把這種事情,當成是你自己的問題了?」



  「……是,利威爾兵長。」


  艾倫抬起頭,對著利威爾淺笑了下。


  「嘖,你真的有再聽嗎?真是個麻煩的小鬼。」


  利威爾煩躁的用手抓了抓自己的頭髮。


  「嘛~~好了拉利威爾。我看乾脆這樣吧,等過幾天艾倫手上的傷口好了之後,再進行測試。不過這段期間還是要麻煩利威爾你寫一下觀察的紀錄報告了。」


  「嘁,我知道了。」


  坐在利威爾一旁的韓吉,這麼提議著。雖然看得出來利威爾因為少年的事情,變的焦躁,但該執行的任務還是得執行。


  何況……離下次的壁外調查的時間也不遠了。


  「那個……利威爾兵長和韓吉分隊長,你們有想喝些什麼嗎?方才
去檢查舊本部的庫房時,翻到了一些茶具和茶包呢!」



  佩特拉看著一夥人氣氛凝重的模樣,忍不住開口,轉移了話題。


  「喂,佩特拉,妳確定那種東西都還能喝嗎?放在這裡的東西,少
說都有幾十年以上的時間了。」



  站著的奧路毆,狐疑的看著坐在木桌旁的佩特拉,這讓佩特拉忍不住插腰道:


  「放心好了,那些茶包全都是乾燥過的,而且我也有拿去泡過了,都還好好的呢。阿對了利威爾兵長!上禮拜輪到我去城內補充物資的時
候,恰巧看到街坊上有賣新的紅茶茶包呢!您要品嘗看看嗎?」



  「喂喂,原來妳那時候是跑去買東西了嗎佩特拉?怪不得會那麼晚才過來會合。」


  「才沒有很晚呢!明明只是稍微遲到了十分鐘而已。」


  佩特拉邊說邊脹紅了臉。


  「嘛~也好,就稍微喝下茶做個休息吧!你不反對吧利威爾??」


  韓吉轉過頭看著眼前的人。


  「……沒意見。」


  「阿哈哈!那好,妳就去弄吧佩特拉!」


  聽到後佩特拉開心的起身道:


  「是!那請大家再這裡等一會,我這就去準備。」


  「佩特拉,我跟君達也跟妳一起去吧。」


  坐在一旁的艾魯多說著。


  「欸…?只是泡個茶……嘛,也好,如果你們兩個想過來幫忙的話
那就過來吧。」



  望著三人離去的身影後,氣氛又瞬間陷入了股沉默。


  「嘛~我看,就趁著這段時間的空檔,來說說問題的所在吧。」


  韓吉推了推眼鏡,望著少年看著。


  「艾倫,我推測出來的可能原因是,你的潛意識干擾了這股能量的釋出,導致沒辦法變成巨人。至於為什麼會被干擾的話……我想這就得由你自己去查覺了。」


  「是……我知道了韓吉分隊長。」


  艾倫說完後,看了看被繃帶給纏繞住的雙手。


  (果然……是因為這個原因嗎?)


  其實艾倫自己多少也猜想到,無法變成巨人的成因了。


  「小子,雖然不知道你是被什麼東西給干擾了,但是做事情的時候
還是要認真點阿。」



  「阿,我知道,我會好好注意的,謝謝你奧路毆前輩。」


  雖然奧路毆說的話似乎是再挖苦著自己,但是艾倫知道奧路毆是無意的。


  「……艾倫,手伸出來。」


  沉默了好一會的利威爾,將眼神移到了少年的身上。


  「呃?是。」


  艾倫不疑有他的,伸出了自己的雙手。


  「嘖……真是個奇怪的小鬼,把自己的雙手咬成這樣,難道不會覺得痛嗎?」


  利威爾望了望艾倫被繃帶給佈滿的雙手,並用手摸了摸。


  「傷口會自動復原的,所以不要緊的兵長───好痛…!」


  說著的同時,利威爾瞬間用力握住了艾倫的手,刺痛感馬上就竄流到了全身,讓艾倫忍不住痛的出了聲。


  看到艾倫這副模樣,利威爾皺起眉間道:


  「看你這小鬼能逞強到什麼時候。」


  「兵長……這點痛真的不要緊的。只要能為了大家、為了全人類,稍微犧牲這點東西也不要緊的。」


  少年望著皺著眉頭的利威爾,笑了一笑。


  (利威爾兵長……果然也再擔心著我吧?)


  「……笨蛋小鬼。」


  利威爾嘆了口氣。


  眼前的這名少年所背負的事情…實在是太沉重了。


  光是要背負著『人類的希望』這點,就比一般同年紀的少年與少女們,都背負的更多。


  儘管城中還是不少份子把艾倫的存在,當作是種禍源,並執意要處決艾倫。


  全都是一群固執的老頭和活在自己世界的雜碎們。


  「嘛~你就別在這麼說艾倫了拉利威爾~~小心在這麼皺眉頭和嘆氣下去,當心老的時候滿臉皺紋!阿哈哈哈!!───痛痛痛,利威爾我知道錯了,別再踢我小腿了!!」


  韓吉邊說邊仰頭大笑,讓利威爾暴起了青筋,使盡力用腳猛踢著對方,讓韓吉忍不住哇哇地慘叫。


  「切,給我閉上妳的嘴,臭眼鏡。」


  看到韓吉對著自己投降後,利威爾滿意的收回了自己的腳,並一手拖著腮。


  而另一邊看著幾人一舉一動的奧路毆,忍不住小聲的嘀咕著:


  「可惡……艾倫這渾小子……利威爾兵長竟然對他這麼好,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你有說話嗎奧路毆?」


  利威爾轉過頭看了一下奧路毆。


  「不!沒有,完全沒有利威爾兵長!!剛剛一定是您聽錯了!」


  「……」


  利威爾不語,但又皺起了眉頭。


  看到利威爾似乎不太相信的模樣,奧路毆又趕緊補充道:


  「利威爾兵長您真的聽錯了,剛剛我可什麼話都沒說!」


  「嘖,算了,或許真的是我聽錯了。」


  「對對對,一定是兵長您聽錯了!」


  真是好險……不過兵長也太過敏銳了,差點就瞞不過去了。


  奧路毆如此地想著。


  突然───


  「碰!!!」


  「?!」


  「?!那是什麼聲音??」


  一陣轟然巨響頓時劃破了原有的寧靜。


  「切,似乎是從外頭不遠處的樹林傳來的。」


  「喔喔~~?會是巨人嗎利威爾??如果是巨人的話,拜託請幫我活捉過來吧!!」


  韓吉興奮的說著,完全不在意到底有沒有危險性。而利威爾則是嚴
肅道:



  「笨蛋眼鏡,若真要是巨人的話可就不妙了,雖然說這裡是舊本部,離城內有段距離,但要是讓他脫逃,跑到城內的話,那可就真的不好玩了。」


  「所以就請你幫我活捉過來吧利威爾!!反正我有兩個實驗品也都
留在這附近阿!」



  「……臭眼鏡,妳當這裡是巨人的收容所嗎?!」


  「利威爾拜託啦~~我這也是要做實驗用的阿!了解巨人的一切,不就是我們的目的嘛!」


  「聽妳在鬼扯。奧路毆,跟著我過去查看。」


  「是,利威爾兵長!」


  眼看著利威爾和奧路毆起身,準備離去時,艾倫趕緊道:


  「請讓我也過去吧,利威爾兵長!」


  「艾倫,你留在這裡,連傷口都還沒好就別逞強了。」


  「是……」


  艾倫忍不住又垂下了頭。


  「……」


  查覺到艾倫的情緒,利威爾嘆了口氣又折了回來,走到了艾倫的面前。


  「兵長?」


  望著少年金黃色的雙瞳和詫異的表情,利威爾開口道:


  「真是個麻煩又難纏的小鬼……就算你跟著我過去,依你目前的狀
況也沒辦法做什麼事情的。乖乖聽話留在這裡等我們回來。」



  說著的同時,利威爾伸出了手摸了摸艾倫的頭。這舉動不禁讓在一
旁的人都吃了一驚。



  「喂喂利威爾~~既然擔心艾倫跟過去的話,那為什麼不叫我跟你一起過去阿??」


  「……妳只會礙事而已臭眼鏡。」


  韓吉聽到後不服氣道:


  「什麼??你這樣說也太過分了吧利威爾~~~~我哪裡礙事了??」


  不想理會韓吉糾纏的利威爾,直接簡短回應:


  「全部。」


  「什麼嘛!?利威爾你這個小氣鬼!!!」


  「……我們走了奧路毆。」


  看著韓吉還是一直吵吵嚷嚷的,利威爾決定不予理會,並往前方走了過去。


  但當利威爾和奧路毆兩人快走到古城城牆外的轉角處時……


  「碰噹!!嘎咯咯咯咯───!!!」


  原本被當作古城外天然屏障的樹木群,卻瞬間傾斜,隨之而來的是怪物所發出的咆叫聲。


  「!?」


  當等人意識到時,被應聲折斷的樹木已朝利威爾和奧路毆兩人襲
去。而查覺到眼前狀況的利威爾,下意識馬上把一旁的奧路毆先用力推
到了一旁。



  「利威爾!!!」


  「利威爾兵長!!!」


  「兵長!!!」


  看到坍塌的樹木快落下的同時,艾倫馬上衝了上前。


  「蠢貨!別過來!!!」


  利威爾大聲對著艾倫喝斥著。


  (可惡……在這麼下去……!)


  不論利威爾有沒有即時閃躲過,都會造成一定的傷害的。被折斷的
樹木可不止有一個,而是好幾個。縱使躲過了其中幾個,另外幾個也會
緊接著坍塌而下,因此能全部閃躲而過的機率是微乎其微。



  (況且後頭可還有隻十五公尺高的奇行種的巨人……!)


  雖然不知道為何會突然出現巨人,但現在最重要的是要把傷害給降
到最低。只是不久前因為實驗失敗的關係,所以大家幾乎都已經先將立體機動裝置和美工刀給卸下,暫作休息,根本沒料到會發生這種事情。如今想去拿一旁的裝置和美工刀來做反擊,也不可能了。



  已經沒有時間考慮了,生死的決定就在一念之間。


  (我一定要……阻止!!儘管只能讓身體一部分變成巨人!!)


  艾倫隨後迅速將雙手的繃帶給拆開,毫不留情的再度一口咬了下
去。



  「───咚!!」


  突如其來的煙霧瞬間瀰漫了四周,遮蓋了所有人的視線。


  「利威爾!!艾倫!!」


  韓吉大聲地呼喊著。


  「糟糕…根本完全看不到,連巨人的身影都被覆蓋住了……」


  雖然不知道煙霧裡頭的狀況如何,但韓吉還是趕緊將一旁的立體機動裝置和美工刀佩戴上,隨即射出了勾環,飛衝了過去。


  「喂,你們幾個撐著點阿!!其他在附近的人很快也會趕過來的!!」


  這麼大的騷動不可能不會有人發現的,何況是利威爾班的人和自己分隊裡頭的士兵們。
























───待續











我想就先斷在這邊了是說(?)


星期五下午的時候兵長的GSC就回來了,真的好開心///


現在就每天讓他們都面對面抱抱囉^Q^((頂圖那幾張圖片


阿阿,其實坑了黏土人之後,就會愈來愈想把他們買些小傢俱、小裝飾之類的,然後再來就是會想肖想買其他的角色的身體(?)來互換一下穿的衣服甚麼的,白無垢和女僕還有西裝都好想要QDQQQ(妳#)


下一個章節會再觸發某個劇情喔^Q^不過又不是在玩RPG說甚麼觸發阿(欸


目前的總字數以經有達兩萬五千多字了,我想這篇應該會跟第二本的篇幅差不多,但是說到想吃肉的碰友們可能還需要再等一段時間了(被揍#


阿阿題外話,要準備去醫院實習了,真的頗緊張又壓力大的....希望還能有一點時間放在打文和繪圖上。


然後若是暑假期間有想買刊的碰友們,很抱歉的是說,謣這邊暫時只能先提供全家店到店的寄送方式了,還請大家注意一下喔!目前兩本既刊都還有少量的殘餘本> <


以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