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ng yu 個人

關於部落格
很多塗鴉和雜七雜八的東西。噗浪是主要活動地帶。一如往昔的嬸嬸者(如有問題和疑問可e-mail→ s039581538@gmail.com 或在噗浪發私噗給我唷!>
  • 4878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艾利。同人文。《Tea or Me?》chapter 8























  ※※※
 














 
 
  兩天後,幾個人影趁著戒備比較沒那麼森嚴的時段,偷偷地竄到了古城的地牢裡面。


  個頭略微嬌小的身影,對著旁邊的人不安的問道:


  「這樣做真的好嗎?」


  「噓,小聲點。」


  兩人小心翼翼的踏著往地牢的迴旋石梯,往下方走著。深怕被附近戒備的人員給發現。


  走著走著,石梯的盡頭沒了,轉為了平坦的石面,兩人先偷偷地躲在石階旁,探出頭來查看著,確認沒有半個人後,隨即輕聲地走下,快步的往前方走去。


  而另外一方面───


  跟艾倫待在一起的利威爾,早就察覺到了附近的異狀。


  「……看來有鬼鬼祟祟的人跑進來地牢了。」


  「吼吼!」


  像是再回應利威爾一樣,少年吼叫了幾聲,同時還蹭了一下對方。


  「真懷疑你這小鬼到底還有沒有原本的意識。」


  利威爾嘆了口氣,伸出手摸了摸艾倫的頭。


  經過這兩天的『相處』後,至少知道艾倫還是挺聽自己的話的。也或許是這傢伙原本就喜歡著自己,所以才會對自己那麼百般順從,甚至是像隻狗一樣纏人。


  但當換成是其他人想跟艾倫接觸時……艾倫又會很明顯地,轉變成一副嗜血又凶惡的模樣,完全不讓別人靠近自己。


  所以也只有在自己面前時,這傢伙才會顯得溫馴些。


  「…你這小鬼還是一如往常般難搞得要命。」


  利威爾用手指輕敲了一下艾倫的額頭,隨後又緩緩開口道:


  「這個時候還跑過來舊本部下方的地牢裡,應該不是來遊玩的吧?既然都來了,就正大光明的出來,別鬼鬼祟祟的。」


  「?!……那個…我……等、等等阿米卡莎!!」


  躲在陰暗處的阿爾敏和米卡莎吃了一驚,而不理阿爾敏舉動的米卡莎,瞬間邁出了步伐,走到了監牢的鐵杆前,先是看了一看一旁的艾倫
後,與利威爾面對面看著。



  「為什麼……艾倫會變成這樣?!」


  米卡莎沉著臉,對著眼前的利威爾詢問著。


  「…你們是之前跟這傢伙在一起的同期生吧?幾天前這小鬼為了救我,結果又失控了,變成了現在這副模樣。」


  沒記錯的話,這兩個小鬼和艾倫是從同一個地區來的。


  尤其……看的出來這女孩跟艾倫關係十分密切。


  但似乎並不像是戀人。


  利威爾看了看眼前的兩人,思索著。


  「為了救你這矮子?!雖然不知道實際上是發生了什麼事,但讓艾倫變成這個樣子……不可原諒!!」


  「冷靜點阿米卡莎!對方是利威爾兵長阿!!」


  眼看米卡莎克制不住怒氣,想起身動手時,即時被站在一旁的阿爾敏給架住,暫時制伏。


  但米卡莎還是對著眼前的人怒吼著:


  「我才不管這矮子到底是誰阿爾敏!艾倫沒理由要為了他變成這副模樣、沒理由還要讓這矮子來照顧他!!」


  「……」


  「艾倫會變成這樣,這全都是你這矮子的錯!!放開我,阿爾敏!!我一定要痛揍這傢伙!!」


  「不、不可以呀米卡莎!!冷靜點!!」


  「……妳這傢伙說得沒錯,我的確是沒理由照顧艾倫這傢伙。但是我是負責監視他的人,我有必要跟在他旁邊,看著他的一舉和一動。況且這次的狀況,我也要負起一點責任,畢竟這傢伙是為了救我才失控的。」


  利威爾淡淡地開口說著。


  「事到如今,才說這些有什麼用?!要是艾倫無法恢復原來的模樣,還是有個三長兩短,我一定會找你這矮子算帳!!」


  利威爾看了看眼前沉著臉怒斥的米卡莎,嘆了口氣:


  「真是個只會亂發脾氣的ㄚ頭……放心吧,過幾天就會有人做出解藥出來救這小鬼了。」


  利威爾用手指頭指向後方的艾倫。


  「吼吼吼!!」


  看著米卡莎和利威爾兩人似乎起了爭執的模樣,艾倫馬上對著米卡莎露出凶惡的神情,並低吼了幾聲。


  「艾倫……?我是米卡莎阿,難道不認得我了嗎??」


  「喂!等等阿米卡莎!!」


  米卡莎用力甩開架住自己的阿爾敏,快步地走到了監牢前,雙手握住了鐵杆,微微顫抖地身體,望著少年道:


  「吶……是我阿,艾倫……」


  試著伸出了自己指頭的少女,想去觸碰眼前的少年。


  ───但事實並不如自己所想的那般。


  「嗚……吼吼!」


  「!」


  「喂,艾倫!」


  如今已沒有人類意識的艾倫,看著米卡莎對著自己伸出了手,反而瞬間做出了攻擊性的行為,張著口想咬下的同時,被一旁的利威爾給出聲喝止住。


  米卡莎見到眼前的景象,頓時睜大了雙眼。


  「切,目前這小鬼的狀態妳自己剛剛也看到了,只要別人一靠近就會變的像頭鬥犬一樣。所以現在也只能暫時由我來看管這小鬼了。」


  「那為什麼…艾倫可以讓你這矮子接近?!」


  忍受不住怒氣又不服氣的米卡莎,狠瞪了比自己還矮小的利威爾。
利威爾則嘆了口氣道:



  「不知道,妳問這小鬼看看。」


  「米卡莎……我想這事情,還是交由利威爾兵長負責會比較好,我想我們也差不多該回去了,況且也已經見到艾倫了不是嗎?」


  看了看目前的狀況,阿爾敏大致已經猜想到,為什麼只有利威爾能接近艾倫的原因了,於是趕快轉個話題,讓米卡莎別單方面挑起不必要的『火苗』。


  「哼……好吧,但是如果艾倫又發生事情的話,我一定不會放過你的,就算你是士兵長還是分隊長!」


  「好了拉米卡莎,我們還是快回去吧。還有…真的很抱歉利威爾兵長,我們這麼晚還偷偷跑過來。不過我們的目的,就只是想看看艾倫的狀況而以,所以……艾倫的事情就拜託您了!」


  「……」


  利威爾不語了陣,就這麼地目送著兩人的身影漸漸的離去。


  「吼吼!」


  「閉嘴,你這臭小鬼。」


  望著一旁又蹭過來的艾倫,利威爾又皺起了眉頭,捏了下對方的臉
頰。



  「嗚吼!」


  看著眼前的少年似乎被捏痛的低鳴著,利威爾滿意地收手。


  但下一步卻伸出了手,撫摸著艾倫的頭道:


  「真是個麻煩個小鬼……快點恢復成原本的樣子吧。比起現在這副模樣,我還是比較喜歡以前的那個臭小鬼。」


  一直嚷著喜歡他的……少年。


  如今這副模樣,雖然也是一直跟少年待在一起,但處境實在是相差甚遠。


  這並不是他所想要的樣子,也不是少年所渴望的。


  利威爾就這樣看著眼前比他還高的少年好一陣,讓少年不解的歪著頭。


  「喂……別舔我阿艾倫。」


  「吼吼!」


  艾倫看著利威爾一直望著自己,沒做出任何的動作,忍不住靠了上前,用臉頰蹭了蹭了對方,隨後伸出了舌尖,舔拭著利威爾眼角。


  「真是個得寸進尺的傢伙。」


  雖然利威爾這麼說,卻完全沒有把眼前的少年給推開,任由少年繼續舔拭著自己的臉。


  哼……或許連我自己的腦袋都出問題了吧。


  利威爾自嘲了下。


  明明離事件的發生才過了兩天而已,竟然感覺如此之久。


  看來今天又是個……漫長的夜晚了。




















  
  
  
  「乓噹!!」


  一大早地,地牢的房門就被一道身影給打開,發出了陣還不小的碰撞聲。


  「利威爾!久等了,我把藥給做好了喔!!喔喔~~你們倆什麼時候進展變得這麼快阿!!真羨慕阿!!」


  韓吉定情眼後才發現眼前的景象,忍不住驚呼。


  「臭眼鏡…一大早的是在吵些什麼阿……」


  被吵醒的利威爾忍不住皺起了眉頭,嘀咕了陣。


  「欸欸?!利威爾你沒睡好嗎??黑眼圈也太重了吧,難不成你這幾天都沒闔上眼睡嗎??」


  「切,這臭小鬼變成這樣是叫我怎麼睡阿……」


  只見兩人坐在地上,並靠著牆面,而艾倫從後頭抱住了利威爾,並把頭靠在利威爾的肩膀上,闔上了雙眼睡著了。


  「阿哈哈!這樣也沒什麼不好吧利威爾??這代表這孩子真的很喜歡你阿!」


  「一堆狗屁阿眼鏡,這隻笨狗抱得太緊了是怎麼有辦法睡阿,真是難過死了。快把解藥給我吧。」


  一臉睡眠不足的利威爾,沉著臉眉頭深鎖的瞪著韓吉。


  「好啦好啦,我知道了利威爾,別急嘛~~你看我這麼一大早不就過來這裡找你了嗎?」


  韓吉邊說邊從口袋裡拿出了瓶試管,裡頭的液體瞬間散發了淺黃色的光芒。


  「吶,你聽著利威爾,把這瓶藥劑拿給艾倫喝下去,但是能不能回復成原來的樣子,還是存有些風險。」


  「……所以這瓶藥到底有沒有用?」


  「當然有阿!不過會不會成功讓艾倫變回原狀,還得要看利威爾你喔。」


  韓吉曖昧的說著。


  「我?切,不管怎樣都好,反正先讓這小鬼喝下妳這瓶藥劑就沒錯了吧?」


  利威爾對韓吉不願說明的態度,弄得有些不耐煩了起來。


  「對~總而言之就是這樣沒錯。好好加油吧利威爾~~我就不打擾你跟艾倫囉!我會順道跟那些輪流看守地牢門口的士兵們說,『危機』已經
解除了,可以乖乖回自己原本的工作崗位了!」


  「…妳這眼鏡還真是愛做些莫名其妙的事情。」


  利威爾看著韓吉一臉興奮,嘆了口氣,誰知道這四眼田雞又想幹什麼事情了。


  「阿哈哈!那我先走了喔利威爾!」


  說完後,韓吉馬上就一溜煙地離開了地牢。


  待已經聽不到腳步聲後,利威爾轉過頭看了下靠在自己肩膀上的艾倫,用手輕敲了下艾倫額頭。


  「吼吼!」


  被敲醒的艾倫歪著頭,不解的望著眼前的人。而利威爾則勾起了嘴角道:


  「艾倫唷,該回復成原本的樣子了。」


  這傢伙……目前這副模樣,應該是不太可能直接叫他喝,他就會喝的。


  ……也罷,之後這小鬼對這幾天的記憶應該也想不太起來了。


  利威爾思索了陣,隨後便把手中藥瓶的蓋子,打了開來,一口氣往自己的嘴裡倒,並一口含住,湊到了艾倫的唇瓣旁。


  「吼吼?」


  而看到這副景象的艾倫,不解的張開口低吼了聲,利威爾則趁艾倫張開口的同時,用手一把固定住艾倫的頭,並將自己的唇瓣給貼了上去,緩緩讓口中的液體流進對方的齒貝裡。


  「?!」


  艾倫不了解眼前的人所做出的舉動而掙扎了下,但隨著液體流入到口中後,不得不做出吞嚥的反射動作,艾倫也只能飲下利威爾口中所含著的藥劑。


  然後慢慢地,艾倫不再有了掙扎,臉部上的紋路也漸漸地淡化掉。


  「切,總算是冷靜了下來了阿。」


  從艾倫唇瓣上退去的利威爾,靜靜地看著眼前的變化。


  「兵…長……?」


  艾倫的眼神從原本的暴戾、嗜血,慢慢地變回平和,並似乎回復了原有的意識。


  「兵長……您怎麼會在這裡?」


  「……」


  豈料利威爾沉默了一下後,伸出了手,用力往艾倫的臉上揍了下去。


  「欸?!好痛……!兵長這倒底是…」


  「你這臭小鬼給我聽好了!」


  利威爾一把抓住了艾倫的衣領接著道:


  「你知不知道之後你又失控了?不是叫你這小鬼好好在那裡待著,別跑過來我這裡的嗎?!」


  艾倫聽到利威爾這番話後頓時睜大了雙眼。


  「切,真是個愛找死的傢伙,偏偏又死不了。」


  (兵長…在擔心我嗎?)


  「你知道你已經失去意識了幾天了嗎臭小鬼?」


  「對不起……利威爾兵長。」


  不等利威爾繼續怒罵下去,艾倫伸出了雙手將對方擁入到自己的懷裡。


  「?!喂!快放開我艾倫!!」


  「不要。」


  艾倫堅決的說著並又繼續說道:


  「請您聽我說利威爾兵長,我知道我那時那麼做是違反了你的意思,但是我那時候只想著要救你,我不想看到你發生什麼不測。」


  「……」


  利威爾停下了掙扎,握著拳,聽著艾倫所說的話。


  「抱歉……讓您擔心了利威爾兵長。或許真的像您所說的,我只是個愛找死的小鬼。」


  艾倫用力抱緊了對方,並蹭了蹭利威爾的臉頰。而利威爾看了看眼前的艾倫後,嘆了口氣。


  「……你已經失去意識三天了小鬼。」


  「欸?」


  艾倫一時間不解利威爾所說的話。


  「切,我的意思是說,你從那時失控後已經過了三天了臭小鬼,這幾天完全沒有人類的意識,就像隻野獸一樣,真是個難搞的傢伙。」


  邊說著的同時,利威爾伸出手,用力捏了捏艾倫的臉頰。


  「好痛!原來我這幾天…變成野獸了嗎?有沒有傷害到兵長你們??」


  「嘖,完全沒有。與其說是野獸,還不如說像隻狗還來的適合。」


  「狗、狗嗎?怎麼這樣……」


  少年被說成狗後,很明顯露出一臉沮喪的表情,讓利威爾頓時有種狗耳也跟著垂下的錯覺。


  「……對我來說是狗,但對其他人來說,你還是頭野獸呢。」


  利威爾伸出了手,摸了摸艾倫的頭。


  (利威爾兵長……)


  艾倫抬起頭,認真的望著眼前的人道:


  「兵長……我果然還是好喜歡你。」


  「……我知道。」


  意外地,利威爾露出了抹淺笑。


  「!」


  (利威爾兵長……真的是好犯規阿……又露出了這麼可愛的表情。)


  艾倫有些難耐的,抱緊了利威爾又蹭了蹭。


  「兵長……雖然這話您可能聽膩了,但我還是要說……不管要花多少時間,我都會努力讓您喜歡上我的。」


  「……」


  利威爾不語了陣。


  看著眼前的人都沒有回話,艾倫忍不住問道:


  「?兵長怎麼了嗎?」


  「…沒那個必要了艾倫。」


  「欸?沒有必要?」


  艾倫吃了一驚,以為利威爾是在拒絕自己的這些舉動和情感。


  利威爾看艾倫一臉吃驚又恐慌的模樣,忍不住笑道:


  「會錯意了小鬼,我不是指這個意思。」


  「那、那兵長到底是……?」


  瞧艾倫邊說邊快哭出來的表情,利威爾嘆了口氣,接著用手敲了一下艾倫的額頭。


  「真搞不懂為什麼我會『喜歡』上你這麻煩、難搞又愛找死的小鬼。」


  說完後,利威爾隨之摸了摸艾倫的頭。但艾倫聽到這話似乎是愣住了,一時間不知道該做出什麼反應。


  (喜歡……兵長剛剛對我說……喜歡?)


  艾倫露出一臉不可置信的表情,並對著眼前的利威爾又再次詢問道:


  「兵、兵長!請您再說一次剛剛的話!」


  「切,這種話我不可能再說第二次了臭小鬼。」


  利威爾把頭給撇了過去,讓艾倫看不到自己此刻的表情。


  (兵長……?難道是…害羞了嗎?)


  觀察著眼前的人,雖然把頭給轉了過去不願意看著自己,但看的出來……


  耳根子好紅。


  「兵長……您這樣子實在是太犯規了。」


  (真的是好可愛…雖然還是這麼般不坦率……)


  「犯什麼規阿臭小鬼…你?!」


  趁著利威爾將頭轉回來的同時,艾倫趁機將自己的唇瓣給貼了上
去,封住了對方還來不及說完的話。



  「唔…!」


  舌尖碰觸到舌尖的瞬間,讓利威爾一時退縮地掙扎著,但艾倫的手拖著自己的後腦勺將自己給固定住了,顯然自己的掙扎也只是徒勞無功。


  不對……是自己根本完全沒有想抗拒對方的意念。


  況且,感覺還蠻……舒服的。


  見利威爾似乎沒有繼續在掙扎後,艾倫將舌尖更深入對方口中,並吸吮著唾液,隨之又轉而糾纏著對方的舌尖,不讓對方有半點喘息的空間。


  「唔……」


  最後,似是感覺到對方的不穩的氣息,艾倫才依依不捨的離開了對方的唇瓣。


  「……混帳小鬼,竟然這麼飢渴。」


  終於獲得喘息空間的利威爾,大口大口地喘著氣,微微瞪著眼前的
少年。



  「對不起兵長,我實在是忍不住了…況且……」


  艾倫吞了吞口水,露出了似乎還有些意猶未盡的表情。


  「況且什麼?」


  「況且……您不是剛剛也有吻我嗎?雖然那似乎是什麼藥劑之類
的,味道很難以形容,不過我依稀還有些印象呢……?」



  「……」


  利威爾頓時漲紅了臉,瞪著眼前的艾倫道:


  「原來你這臭小鬼都還記得這幾天的事情嗎?!」


  「欸…那個……雖然不是說所有的事情都記的很清楚,但這幾天的事情……似乎還留有些印象。包括抱著兵長您睡,還有覺得兵長您很可愛一直舔您臉……之類的。」


  艾倫愈說愈小聲,但兩手還是緊緊的圈著利威爾不放。


  「……」


  利威爾看了看眼前的人後嘆了口氣,但之後出乎意料的主動靠在少年的身上,閉上了雙眼。


  「算了,你回復原狀就好了艾倫。這幾天為了照顧你這小鬼,弄得我都沒闔上眼,真是快睏死了。」


  「利威爾兵長……」


  艾倫睜大了雙眼。


  (怎麼辦……實在是……好喜歡這個人……)


  「喂,你抱得太大力了艾倫,好難受……」


  靠在少年身上的利威爾忍不住皺著眉頭說著。


  「對、對不起兵長!!」


  「嘖,真是……」


  利威爾伸出手,摸了摸艾倫的頭。


  「只要一興奮起來就得意忘形甚至得寸進尺了……果然還是個小
鬼,雖然我不討厭就是了。」



  說完後利威爾就這麼靠在艾倫身上,沉甸甸的閉上了雙眼。


  艾倫看著利威爾閉上了雙眼後,小心翼翼的伸出了雙手,再次環抱住了對方。


  「兵長……能問你個問題嗎?」


  「?」


  「比起您喜歡的紅茶和我……兵長更喜歡哪一個呢?」


  「……這是什麼奇怪的問題阿,茶跟人是沒辦法對比的小鬼。」


  艾倫聽到後有些不服氣的鼓起臉頰道:


  「我……只是想知道兵長您到底喜歡我多少。」


  「……」


  「如果你這小鬼真想這麼區分的話…那大概我會放棄茶吧。」


  「欸?真的嗎?」


  「切…能讓我感覺焦躁的小鬼,你還是頭一個,艾倫。」


  「……焦躁?」


  艾倫有些不解的說著。


  「……」


  「兵長?」


  見眼前的人闔上雙眼後,過了好一陣都沒回應自己,應該是睡著了吧?


  「請好好的休息吧,利威爾兵長。」


  艾倫低下頭,輕輕地吻了下利威爾的額尖。


  (雖然才經過了幾天而已,但很不可思議的,感覺好像過了好久、好久……)


  艾倫望了望利威爾的睡顏,並輕輕的靠了上去。


  (最喜歡兵長了……所以無論之後甚至是未來發生了什麼事情……)


  ───都要守護住。


  守護著自己最愛的人,獻出我的心臟發誓。






























─────待續




這篇就稍微做個小結尾嚕,下一篇沒問題的話應該是R18(X)


但是能不能在下禮拜產出呢?我想有些困難,因為在醫院實習真的很忙雖然我不是護士只是名小小的實習生(??)


阿斯,其實這兩個禮拜在醫院裡頭實習下來,看到了好多也學習了不少(?)說不定之後會想畫畫有關於醫院的題材的刊吧,或是跟小朋友們互動的題材(??)


等這本小說本出完後,應該就會想執行畫畫漫畫本吧,努力讓自己的畫技在提升中(??)


其實說得這麼肯定會出這本,好像出本的意願調查表單已經不是那麼必要了:-((欸


不過就是,會努力在提升自己的能力的,就各方面來說。(??)


然後就是感謝一路看我的作品的各位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