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ng yu 個人

關於部落格
很多塗鴉和雜七雜八的東西。噗浪是主要活動地帶。一如往昔的嬸嬸者(如有問題和疑問可e-mail→ s039581538@gmail.com 或在噗浪發私噗給我唷!>
  • 4878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艾利。同人文。《Tea or Me?》chapter 9 END R18滲入捏

 




















「唔……」


  聽見床邊有了些聲響,讓在一旁待著的少年立刻轉過身湊了上前。


  「利威爾兵長您醒了嗎?」


  利威爾微微地睜開了雙眼,望著離自己近在咫尺的少年的臉龐,愣了幾秒鐘。


  「……是你把我抱上來床的嗎艾倫?」


  「阿阿…因為想讓兵長您睡得舒服些,所以才把您移到這邊來的。兵長不再多睡一會嗎?您才睡了三個小時呢?」


  「原來才過了三個小時嗎?」


  利威爾眨眼了下,思考了陣後對著艾倫開口道:


  「不會覺得重嗎小鬼?」


  「咦?」


  「我是說,把我抱上來這裡。」


  「欸?!不會的,兵長一點也不重!」


  艾倫對於利威爾的疑問吃了一驚,趕緊答覆著。


  (阿阿,原來利威爾兵長也會在意這種事情嗎?)


  但坐臥在床上的利威爾似乎是不太相信艾倫所說的話,微皺著眉直盯著艾倫看著,讓艾倫覺得自己都冒起了汗來。


  「我是說真的,利威爾兵長。」


  艾倫對著利威爾淺笑了一下。


  「……算了,也罷。這也不是沒什麼大了的事情。」


  「那兵長要喝點水嗎?我去倒…」


  正當艾倫起身想要走到後方時,一股力量拉住了自己的衣角。


  「利威爾兵長?」


  「待在這邊,艾倫。」


  「欸?」


  轉過身回望著眼前的人,才驚覺對方露出了抹捨不得讓自己離開的表情,並且伸出手,拉住了自己的衣角。


  (兵長……竟然會露出這種表情。)


  艾倫忍不住睜大了雙眼,隨後笑了一笑:


  「利威爾兵長請您放心,我會一直待著的。」


  「艾倫……過來一下。」


  「?」


  接著利威爾伸出了手摸了摸少年的頭道:


  「果然還是原本的樣子比較好阿,小鬼。雖然成天一直吵吵嚷嚷的。」


  利威爾說著說著,露出了抹笑容。。


  「兵長……」


  (糟糕,快壓抑不住了……利威爾兵長醒來後,感覺又變得更可愛了……)


  跟之前相比起來,利威爾似是已經接受了自己般,表態不再像往常嚴厲了。


  ───甚至是又更增添了幾分溫柔和撒嬌感。


  (真的……好想觸碰眼前的這個人……)


  「?怎麼了小鬼?」


  見艾倫突然安靜了起來,利威爾感到有些奇怪的問著。


  (好想要……這個人的全部。)


  「對不起利威爾兵長,我已經忍受不住了───」


  艾倫瞬間靠了上前,將對方給用力推倒,壓在了身下,接著一手抓著利威爾的手腕道:


  「之後您要怎麼打我、罵我都沒有關係……我只希望現在能抱您,利威爾兵長。即使只有這麼一次也好…」


  「……」


  利威爾沉默了陣,隨後嘆了口氣。


  「還真是個心急的小鬼……別忘了你還沒成年阿。」


  「我知道兵長,但是我…」


  正當艾倫想繼續說下去時,利威爾隨後又開口道:


  「也罷,這次就讓你抱。」


  「欸?!」


  「哈,瞧你這小鬼露出一副吃驚的表情,怎麼?不相信嗎?」


  「不、不是的兵長,但說是吃驚的話倒也是有的……」


  艾倫緩緩地伸出了雙手,擁抱住眼前的人,並將頭微微的靠在了利
威爾的肩上。



  「…真的可以嗎兵長?」


  「……抱吧。」


  利威爾摸了摸少年的頭。
 














 


 
  舌尖與舌尖不斷地來回糾纏著,早已分不清楚是誰在牽引著誰,而誰又在誘惑著誰。


  像是感受到對方快支撐不下去時,少年才緩緩地放開了對方微紅的唇瓣,讓對方得以獲得喘息的空間。


  「利威爾兵長……」


  「哈阿…哈……可惡…你這小鬼的吻技哪時候變好了…?」


  利威爾粗喘著氣,試著想讓紊亂的氣息能稍稍的平穩下來。


  但少年可一點也不想讓對方有能更多喘息的空間,隨之又將自己的唇瓣給貼了上去,並一手托住了對方的後腦勺,讓對方想逃的餘地都沒有。


  「唔唔……艾…倫!」


  對方的舌尖又再次地纏繞住自己的舌尖,讓不安份的齒貝只能一張一合的接受對方給予自己的熱度,在刮騷口中內膜的同時,也不斷地吸
吮對方口中所溢出的液體,並不斷的交換著彼此的氣息,讓飄散的氛圍顯得更加馥郁了起來。



  而像是盛裝不住液體般,交換彼此唇舌的同時,唾液只能慢慢地從嘴角邊一滴一滴的滴落。


  「唔……夠了,艾倫…!」


  忍受不住少年如此般略奪,利威爾用力將艾倫給推開,讓自己得以有時間喘著氣。


  「哈阿……兵長?難道您反悔了嗎?」


  艾倫露出了抹失望的眼神。


  「切…才沒這回事小鬼。只是你根本像頭飢渴的野獸,讓我都沒辦法喘氣了真是……」


  利威爾說著說著把臉別向了一旁。


  「放心吧小鬼,我說話算話,況且…我也不是個多會忍耐的大人。」


  (兵長……)


  「別讓我把這種話都說出口阿,笨蛋小鬼。」


  艾倫望著轉頭過去的利威爾,雖然看不見對方所露出的表情,
但……



  (耳根子好紅……)


  不論對方想再怎麼隱藏自己的表情,都是徒勞無功。


  見狀,艾倫馬上伸出手,環抱住了眼前的利威爾道:


  「對不起,都是我太心急了兵長…。」


  「……都什麼時候了還說這些?真是個奇怪的小鬼吶,艾倫。」


  利威爾一手托起艾倫的下顎,注視著那雙銘黃色澤的眼瞳。


  嘛……還不賴。


  雙眼流露出股能震懾人的氣息,讓利威爾微微地勾起了嘴角。


  這雙銘黃色澤的眼瞳很不可思議地,像是在蠱惑著自己般,讓自己有時候忍不住會著迷起來。


  ───尤其是對自己產生出渴望的這份情感的時候。


  「利威爾兵長……」


  「就某方面來說,我還真是個糟糕的大人阿。」


  利威爾淺笑著,輕輕地將自己的唇給覆了上去。


  (利威爾兵長真的是…好可愛。)


  感受著彼此的體溫,雖還隔著一層衣物,但心臟的鼓動像是同步了般,炙熱又令人難耐。


  「!」


  隨後艾倫一把將利威爾給推倒到了床上,俯身壓著身下的人,緩緩開口:


  「利威爾兵長,我會盡量溫柔一點的……」


  望著那雙灰黑色的雙眸,並沒有平時般的嚴厲感。


  平和的神情中映照出一絲的溫柔,讓少年一直以來所壓抑的情感,幾乎快全數傾瀉而出。


  「唔……」


  艾倫先是張口,輕咬了下利威爾的耳骨,讓利威爾忍不住輕顫了一下身子,而後轉用舌尖,輕輕舔拭、刮騷著,隨之慢慢地從耳畔旁沿著
脖子一路親吻而下,並同時將對方衣物上的鈕扣給一個個地咬開,讓衣物漸漸地褪去,使對方的鎖骨和肩頸都暴露在自己的面前。



  「利威爾兵長您的身體……比想像中還要敏感呢。」


  說著的同時,艾倫輕咬了下利威爾的喉結,舔拭著。


  「嗯…幻滅了嗎?」


  「其實這倒也沒有。」


  「是嗎……嗯…」


  趁著利威爾說話的同時,艾倫吻上了對方的肩頸,並不斷來回吸吮著,使每一處都佈滿了粉色的印記。


  「笨蛋…別連脖子上都留阿。」


  利威爾微微地皺起了眉尖,但艾倫並沒有就此就收手。持續地沿著利威爾的肌膚,吸吮著因長年使用立體機動裝置,所印壓而出的印痕。


  「兵長……這些印記是代表你是屬於我的的證明。」


  「哈,你這小鬼是想讓大家都知道嗎?真是強烈的獨佔欲阿……」


  利威爾伸出了手,輕敲了一下艾倫的額頭。


  「兵長,您明明知道我是喜歡著您的……所以當然希望您只屬於我一個人的。」


  艾倫輕輕握住了輕敲自己額頭的手,移到了自己的唇邊,輕輕細吻著。


  「……我知道。」


  ───所以目光才一直都離不開這個少年。


  利威爾望著眼前親吻著自己手背的人看著。


  其實自己早就察覺到了,艾倫對自己的心意,是真實的。


  是憧憬也好,愛慕也罷,但這小鬼始終都還是抱持著喜歡的思緒在看待著自己,讓自己忍不住有時候……會想逃離這股炙熱的視線和滿溢的情感。


  一直以來都認為著,少年應該要將這種情感,放在與年紀相仿的小鬼們上才對,而不是像自己這麼樣的一個「大人」的身上。


  「利威爾兵長?」


  艾倫抬起頭,看著利威爾突然沉默了陣,忍不住出聲呼喊著。


  「我知道艾倫…只是一直以來老認為你這小鬼,應該要跟那群同期的小鬼一樣,而不是將重心甚至是把「心」,放在我這個「大人」的身上。」


  利威爾說完話後,伸出手撫摸著艾倫的臉龐。


  「……原來兵長您一直以來,都是這麼想的嗎?」


  「…你這小鬼的未來還有一段遙遠的距離要走,而不是浪費在我身
上,艾倫。」



  聽到利威爾說得這段表白,艾倫忍不住將手握緊。


  「利威爾兵長……您為什麼會這麼想?難道就因為是年齡的關係嗎?喜歡上您,全都是我自己的選擇,這一點也不浪費阿!」


  艾倫微微地皺起了眉尖,望著在自己身下的人。


  「……」


  「兵長……請讓我陪伴在您身邊吧。正是因為喜歡著您,所以才會像現在這樣,更想要您阿……」


  說完話後,艾倫抓住了對方的手腕,俯身封住了利威爾的唇,不再讓對方有半點發言的機會。
 
















 
 
  「是這裡嗎?」


  「嗯……」


  手指緩慢地推入到自己的後穴裡頭,讓利威爾微微地皺了一下眉頭。顯然身體不習慣有異物進入的異樣感。


  「可惡……別拖拖拉拉的,直接插進來吧艾倫…」


  「不行,這怎麼可以!我不想讓您有難受的感覺,況且也還沒擴張好吧?您看還這麼緊呢……」


  說著說著,埋在對方體內的手指,試著緩慢地抽插了起來。


  「!可惡……你這小鬼到底是從哪裡學會這些東西的,嗯……」


  感受著艾倫的手指在體內攪動,按壓著甬道內壁,讓利威爾忍不住溢出了呻吟。


  「利威爾兵長,知不知道這些並不重要,我只是想讓您舒服點…但這種事情我也是第一次,如果可以的話我還是不想讓您有難受感。」


  艾倫淺笑了一下,隨後迅速將埋在利威爾體內的手指給拔了出來。


  「唔!」


  抽離的瞬間,頓時有股說不上的空虛感,利威爾微顫著身子,望著眼前的人道:


  「你……這次又想幹嘛了艾倫?」


  望著艾倫舔了舔自己的兩根手指頭,利威爾微微地喘著氣問著。


  「抱歉了兵長,目前這裡沒有什麼能潤滑的東西,所以就將就些,用唾液稍微潤滑看看。」


  說完後,艾倫將利威爾的雙腳給分開,把自己的兩根手指,擠進了
對方的粉色穴口裡。



  「嗯……」


  手指一吋一吋的沒入到裡頭,感受著對方的蜜穴正在一張一合地再次接受著自己的入侵,並同時吸附包裹著,這讓艾倫忍不住興奮了起來。


  「看來用唾液幫您潤滑,有比較好了一點呢。兵長的裡頭好柔軟阿…」


  「…你這臭小鬼,別說些奇怪的話!阿…」


  感覺利威爾後穴的甬道不在像之前那麼緊後,艾倫將自己的手指更往密穴裡頭探入,並時而勾起,按壓著柔軟的內壁,惹的利威爾一直輕顫著身體。


  「唔!阿、阿……那裡!」


  「這裡嗎?」


  似乎是找到了對方的敏感點,艾倫試圖按壓了幾次,卻讓利威爾忍不住叫出聲來。


  「咿阿、阿!」


  體內的敏感點被不斷的刺激著,一陣酥麻感瞬間從下腹湧了上來,這突如其來的快感讓利威爾頓時衝得暈頭轉向,眼角微微地泛出了淚光。


  「兵長……」


  (從沒想過兵長也會有這麼色氣的表情……)


  臉頰微泛著紅暈,眼角滲出淚水的模樣,再加上張開的唇瓣微微地溢出呻吟,喘著氣的神情,都像是在誘惑著自己般。


  ───只有自己能獨享這份神情和喘息。


  艾倫湊到了利威爾的臉頰旁,用唇去汲取從眼角所滲出的淚水,輕輕地舔拭著。


  「哈阿…艾倫……嗯嗯!」


  隨後趁著對方鬆懈時,艾倫瞬間又將自己的第三根指頭埋入柔軟的甬道中,緩慢地按壓著敏感點,並開始抽送了起來。


  「唔、嗯……哈阿……艾…倫…」


  已經感受不到先前的不適感和異樣感,利威爾覺得自己的全身都被快感所充斥著。


  但,感覺還是不夠。體內的空虛感還是沒有被完全地填滿,即使不適感和異樣感已經不見,但還是有種說不上來的難耐感。


  ───想要更確實的東西,來填滿自己體內的全部。


  「艾倫……快點…插進來…!」


  已經管不了這麼多的利威爾,將自己的雙腳給打得更開,讓艾倫的手指能更加深入,侵犯到自己體內的更深處。


  而看到這一幕的艾倫忍不住吃了一驚。


  「!利威爾兵長,您這麼心急我會很困擾的……」


  艾倫在內心裡苦笑著,利威爾的這副模樣擺明地是在誘惑著自己。


  (但是……)


  自己也差不多快忍受不住了,任誰都想不到兵長會露出這麼嫵媚的模樣和神情吧?


  若換成是別人看到這副模樣的兵長,又有誰能堅持的了?


  (利威爾兵長真的是……太色氣了…真是犯規。)


  「…唔!別拔出去艾倫!」


  沒料到艾倫的手指會突然地拔了出去,讓利威爾驚叫出了聲。


  「放心吧兵長…差不多可以了呢,您看您把我的指頭都絞的濕漉漉的…」


  將自己的指頭拔出後,艾倫意猶未盡的用舌尖舔了舔。


  「笨蛋小鬼……不覺得髒嗎?」


  看到艾倫這副模樣,利威爾忍不住微皺起了一下眉間。


  「不會的兵長,兵長的一切都很香甜呢。」


  「……」


  嘁…真是個厚臉皮的小鬼。


  利威爾如此地想著並把頭撇了過去,不想讓艾倫看到自己現在所露
出的表情。



  但在一旁的艾倫早看穿了這一切,將臉湊了過去,伸出了雙手,把對方的臉給轉了過來,好讓自己能好好地注視著眼前的這個人。


  (兵長……)


  艾倫微微笑著開口道:


  「您害羞了嗎?」


  「!…才沒有呢臭小鬼。」


  「可是……您的耳根子很紅呢?」


  「……」


  像是被說中了般,利威爾頓時沉默了陣。看到利威爾如此的模樣,
艾倫又繼續說了下去:



  「或許兵長您自己沒發現,但是只要您一害羞,連耳根子都會跟著發紅……這我也是觀察了好久才知道的。」


  「…夠了,別再說了。」


  「兵長?」


  「這樣只會讓我……更加無法冷靜的阿,臭小鬼。」


  艾倫頓時睜大了雙眼,看著眼前為泛著紅暈的人。


  「別以為我是個什麼都可以沉的住氣的大人。」


  擁有著灰黑色的雙瞳的人,將頭抬起,望著自己看著。


  (兵長……真的是……)


  無法言語的情感,鼓動又雀躍的心臟,都在訴說著自己已經沒有辦法再繼續壓抑下去了。


  ───這份滿溢而出的情感,已經完完全全將自己給淹沒了。


  下一瞬間,艾倫用力將對方給壓在了身下,並用腿將對方的雙腳給分開,將自己的碩大掏出後,對準了對方的粉色的後穴。


  「唔!好燙……!」


  感受到對方的炙熱抵住了自己的後穴,讓利威爾忍不住打起了一陣哆嗦。


  「兵長對不起,我已經忍受不住了…」


  說著的同時,艾倫將自己的身體向前傾,讓自己滾燙的炙熱用力貫穿對方。


  「阿阿!艾倫……!」


  壓倒性的熱度進入到自己的體內,並深入到最底部,讓利威爾忍不住緊縮起身子,而白濁的液體也隨之噴出。


  「!…沒想到兵長您這麼快就射了呢。」


  「哈阿可惡……!還不都是你這臭小鬼突然插進來才……嗯!阿、阿阿…」


  不等身下的人的反應,艾倫便緩慢地抽送了起來。


  「兵長的裡面……好舒服呢。」


  感受著對方柔軟的內壁正包覆著自己炙熱的碩大不放,艾倫輕嘆了口氣。


  「哈阿、阿…唔嗯!艾倫…那裡……」


  「是哪裡呢兵長?」


  艾倫邊親吻著利威爾的臉龐邊問著。


  「快點……進入到……更裡面…嗯、嗯…」


  身體得不到確實的刺激點,利威爾微泛著淚光並張開了唇,伸出了舌尖。


  知道對方想親吻,艾倫馬上將自己的唇給覆蓋上去,吸吮著口中的美好。


  「唔嗯……」


  糾纏的舌尖在彼此的唇內互相交纏著,發出了水漬聲,而身下抽送的動作也緩慢地加快了起來。


  雖然知道對方的意思,但艾倫還不想這麼快就給予刺激。


  「阿阿……我想要阿艾倫…艾倫……」


  分開唇瓣後,利威爾泛著淚光抬起頭望著眼前壓著自己的少年,並將雙腳勾住了對方背部,讓對方的碩大更加沒入到體內,並緊緊的夾住。


  「!利威爾兵長你…!」


  利威爾的這一個舉動,讓原本還保持著一點理性的艾倫,瞬間失控了。


  艾倫用雙手固定住利威爾的腰部,將自己的碩大褪出到對方蜜穴的
穴口處後,隨即用力貫穿,並激烈的撞擊著對方體內深處的敏感點。



  「嗯!阿、阿阿……嗚、嗯…」


  過大的快感瞬間襲來,讓利威爾只能緊緊地環抱住眼前不斷給予自己快感的艾倫。


  「兵長、利威爾兵長……」


  感受著體內彼此的索求著,不間斷的律動和因身體互相碰撞所發出的「咕溜」聲,在此刻都變的額外顯明了起來。


  而隨著兩人激烈的律動,讓床也發出了陣陣「吱呀」的聲響。


  在只有兩個人待著的監牢裡頭,讓彼此的喘息聲聽來分外的明顯及敏感。


  不斷滴落的汗水和液體,也早已分不清是誰的了。


  ───彷彿世界只剩下了彼此般。


  「唔嗯…哈、阿!阿阿…艾…倫……」


  「兵長……」


  聽見身下的人在呼喊著自己,艾倫忍不住低下頭輕咬對方的肩頸,並吸吮著,讓對方的肩頸再次留下粉色的吻痕。


  「阿、阿……艾倫…我快要不行了……嗚…」


  「利威爾兵長……我也差不多快射了…」


  感覺到對方體內正在強烈的緊縮著,讓艾倫想將自己的炙熱給拔出來,但卻被利威爾給制止住。


  「嗚……直接射在裡面吧…艾倫……」


  「但是……」


  艾倫遲疑了會,畢竟異物殘留在體內,這在事後對利威爾的身體來說,是不太好的。


  「不要緊的艾倫……我想要阿……」


  利威爾忍不住又夾緊了對方的碩大,並擺動起自己的腰間,讓艾倫炙熱的碩大又重新深入到自己體內的深處。


  「!利威爾兵長您真是……」


  ───每每都在誘惑著自己阿。


  「沒關係的……就射在裡面吧艾倫……」


  「利威爾兵長……」


  吐出的言語,像是在催促著自己般,讓艾倫又再一次快速地抽插了起來,而每一次的插入都直深入到利威爾體內的敏感點。


  「哈阿!嗯嗯……艾…倫…!」


  隨著一股滾燙的熱流注入到自己的身體深處,利威爾知道艾倫射了,而自己的身體也泛起了陣陣的痙攣,頭暈目眩的。


  「最喜歡您了…利威爾兵長。」


  感覺到利威爾也射出了白濁後,艾倫低下頭來細吻著對方的臉頰。


  「阿阿……我知道艾倫。」


  沉甸甸的,利威爾疲憊地喘息著,並漸漸地闔上了雙眼。


  「……利威爾兵長?」


  艾倫輕聲地呼喊著,但對方沒有任何的回應。


  (看樣子……兵長累壞了呢。)


  艾倫見狀笑了一笑,伸出雙手將對方給擁到了自己的懷裡,隨後也閉上了雙眼。


  (有兵長的……味道。)


  從沒想到過,兵長竟然也這麼地喜歡著自己,像是在做夢般。


  但是……


  這份幸福能持續的了多久呢?在這個動盪不安的時代裡,有著巨人們的世界中。


  倘若真有一天,真的得分離的話……


  ───也請讓我跟利威爾兵長能重新相遇吧,在未來。
 











   
   ※※※
 










 
 
  次日。


  「利威爾兵長,我幫您泡好您喜歡喝的紅茶了。」


  艾倫笑了笑,將茶杯給端了上來,放到了桌上。


  「喔……」


  望了一下眼前的少年,利威爾不遐思索的將茶杯拿了起來,啜飲了幾口。


  「真沒想到你這小鬼也會泡茶給我喝阿。佩特拉他們呢?」


  利威爾微微地挑起了眉頭。


  在平時幾乎都是由佩特拉泡茶給自己喝的,雖然偶爾利威爾班的人也會輪流交替一下。


  「這個嘛……前輩他們先去忙其他的事情了。」


  艾倫選擇了利威爾一旁的空位,把木椅拉開後坐了下來。


  「……你是不是有什麼事情瞞著我艾倫?」


  「……」


  似乎是被對方給說中了,艾倫微微苦笑了一下。


  「還真的什麼都瞞不過您呢利威爾兵長。」


  「切,是你這小鬼的舉動太過於明顯了。說吧,是什麼事情?」


  利威爾望著對方一手托著腮,等著艾倫的答覆。


  「其實也沒什麼……只是拜託佩特拉前輩教我怎麼泡這些茶。至於佩特拉前輩他們剛剛都被我支開了,等一下才會過來。」


  「……你這小鬼是在打什麼鬼主意嗎?」


  「只是希望借這段時間在跟兵長您說明幾件事情。」


  「喔?」


  望著艾倫那雙堅毅的眼神,利威爾覺得似乎有些有趣了起來。


  「利威爾兵長……請讓我守護您一輩子吧!」


  「……」


  「還有我也會喜歡您一輩子的,直到永遠。」


  「…哈哈!你這小鬼真是……還以為你想說什麼呢。」


  接連聽到艾倫說出這幾句話,讓利威爾忍不住笑了出來。


  「利威爾兵長……我是認真的!」


  看到利威爾這副模樣讓艾倫心急了起來,以為對方並不相信著自己。


  「我知道……這幾天才覺得你這小鬼終於有比較成熟了點,沒想到這點還是跟小孩子一樣阿。」


  「利威爾兵長……」


  「艾倫喲,別太急著想變成『大人』,你只要慢慢追上來就行了。況且……當個小鬼也不見得是件壞事。」


  利威爾伸手拿起擱在木桌上的茶杯,一口氣將裡頭的液體一飲而盡。


  「呵,我倒是期待你能常常泡茶給我喝呢艾倫。」


  「……如果這是兵長您希望的話,我願意每天都為您這麼做。」


  「喔?那可還真拭目以待呢臭小鬼,要是忘了的話你說要怎麼辦?削了你的後頸嗎?」


  「不會的兵長,您才不會為了這點事情就削了我的後頸。」


  艾倫望著眼前的人笑了笑。


  「切,說的這麼斷定,真是讓人看了就不爽。」


  利威爾忍不住皺起了眉頭,露出了有些不滿的表情。


  「利威爾兵長……」


  說著的同時,艾倫用雙手環抱住了眼前的人。


  「比起紅茶,您更喜歡我吧?」


  「……你還真是個厚臉皮的臭小鬼。」


  知道利威爾並沒有反駁著自己,讓艾倫更加確定了內心裡面的問題。


  「我只要知道利威爾兵長您也喜歡著我,我就滿足了呢。這樣叫我去送死,我也樂意。…好痛!」


  利威爾敲了艾倫一記。


  「真是個連命都不想要的蠢小鬼……不要老把死亡掛在嘴邊,我可不希望你這麼快就死了,還有其他的人也是。」


  利威爾摸了摸艾倫的頭說著。


  「阿阿,說的也是呢利威爾兵長,我還在期待著等以後把巨人都驅逐掉後,能跟您一起去城外看看傳說中的大海和其他美麗的景色。」


  「果然是小鬼阿。」


  突然地───


  「咿呀───」


  「利威爾兵長我們回來了!」


  「?!」


  佩特拉等人突然在這時回來,並打開了大門走了進來,一時情急下,利威爾瞬間將抱住自己的艾倫給推了開來。


  「唔…好痛……」


  「…咦?怎麼了嗎艾倫?」


  「沒、沒事的佩特拉前輩!」


  由於剛才利威爾推的力道太大,讓艾倫不小心踉蹌了一下腳步,險些去撞到後頭的牆壁。


  「沒事的話就好!好險艾倫你後來恢復了過來,這幾天我都快著急死了。」


  走到了艾倫身旁的佩特拉忍不住握住了艾倫的雙手。


  「對、對不起阿佩特拉前輩……讓您擔心了。」


  (這幾天下來……好像也讓不少人擔心了呢。)


  尤其佩特拉前輩又把自己當成是弟弟一樣看待,雖然對這幾天失控時的記憶並不是記得的很清楚,但聽聞利威爾口頭所得知的,除了自己肯讓利威爾兵長碰觸外,其他的人都沒辦法近距離接觸的了自己。


  ───就連從小一起長大的米卡莎和阿爾敏也是。


  「有恢復過來算你好運了小子!況且這幾天還是由利威爾兵長負責照顧你的,真是得了便宜了你!唔…好痛!!」


  說著說著,站在一旁的奧路毆又不小心咬到了自己的舌頭。


  「什麼嘛奧路毆,幹嘛一直針對艾倫阿?分明是你起了忌妒心吧?雖然艾倫那時候只能讓利威爾兵長照顧也讓我很……不過這也是沒辦法
的事情吧??」



  「蛤?妳自己分明也為了這件事情在抱怨吧?前天還一直嚷著說……」


  「才、才沒有呢!那只是我一時心急所以才那麼說!!」


  站在大門旁的艾魯多看到兩人愈吵愈凶忍不住出聲道:


  「佩特拉和奧路毆,你們兩個先別吵了,利威爾兵長還在呢。」


  「!真是對不起阿利威爾兵長!!都是奧路毆這傢伙一直針對艾倫……」


  「喂阿佩特拉,妳自己分明也好不到哪去吧?!」


  「…好了,你們幾個都先坐下來吧。」


  利威爾看著眼前的景像,微微皺著眉說著。


  「是!」
 














 
 
  等佩特拉等人離去後,兩人終於鬆了口氣。


  「兵長……剛剛您那麼一推,還真是有點痛呢。」


  利威爾微微皺起了眉頭道:


  「嘁,那難不成是要讓大家都知道嗎?」


  「…我想您也不會接受的吧?雖然可以讓大家知道利威爾兵長是屬於我的。」


  艾倫望著利威爾苦笑了一下。


  「還真是個佔有慾強的臭小鬼阿。」


  「或許真的是如此吧利威爾兵長……」


  艾倫將臉給湊近,將自己的唇給覆蓋上去。


  「我愛您,利威爾兵長。」


  聽到艾倫說出這句話,讓利威爾頓時睜大了雙眼。


  「你這個小鬼真的是……」


  竟然用『愛』這個這麼深厚的字眼。


  「請讓我在說一次吧利威爾兵長,不管未來會如何,請讓我守護在您身旁一輩子。」


  「……哈,還真是受不了你這小鬼,根本活像在求婚似的,不過倒也還不賴就是。」


  利威爾伸出手指,敲了敲艾倫的額頭。


  「這確實是求婚呢兵長,請放心的把您的餘生都交給我吧。」


  說完後,彼此的唇瓣又重疊了一起,感受著炙熱的溫度,與對方的氣息,讓兩人頓時都想停留在這一刻。


  ───停留在這微小的幸福中。


  不論會有什麼樣子的未來在等著兩人,但就先將這份幸福好好佇足在這當下吧。


  這份羈絆將會不斷地牽引著彼此,到那個不會有著巨人存在著的未來裡。


  並繼續進行著這份未完結的幸福。
 















 
                              ───完。






















終於寫到了終章呢,本來覺得應該要等實習結束後才能繼續在進行著,還好遇上了颱風天(欸)


但是其實這個放颱風假...憂喜參半拉其實,假若都沒停水停電和斷網的話自然是過的爽歪歪(??)


但就偏偏遇上第四台斷惹...真是頗悲劇的 沒電視也沒網路的還真是苦逼,雖然是慶幸還有水有電拉,因為聽說附近的鄉鎮還停電停到中午電才來,真真哭逼阿(欸)


於是就抱持著還有電可用的這麼一個心態(?)從起床後就這麼一路把稿子給完成了,真是不枉費我早上六點多就起來了....(欸(前一天太累所以不到十二點就昏睡去了(遠目)))


現在每天都要去實習的還真得頗累阿...鴨梨也頗大的,還好這次放了個颱風假,能讓自己好好休息一下充充電..(欸)


雖然幾乎每天都能穿著實習的白袍,到病房走來走去的感覺還蠻讓人尊敬的(????)


嘛,還要在實習一個多月呢,希望能趕快撐過去....而且也沒薪水可領(欸)


本來想在另外想個三年後的小番外,但我想那基本上也只是篇肉篇(?)我想這對Tea or Me?故事上來說其實沒有那麼重要(??)所以就決定刪了這個預設吧。


我想有時候還是著重在劇情的呈現上會比較好,雖然有肉是種加分(ry)


但就某方面來說,其實沒有肉還是會死掉的(欸欸)


以上,希望大家都還看得開心。


在這之後會慢慢準備出刊的事宜的,但原則上應該要看看CWT38的狀況(??)


希望這次也能成功報上攤位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