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ng yu 個人

關於部落格
很多塗鴉和雜七雜八的東西。噗浪是主要活動地帶。一如往昔的嬸嬸者(如有問題和疑問可e-mail→ s039581538@gmail.com 或在噗浪發私噗給我唷!>
  • 4878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進擊 尤赫/尤希。同人文。《Memory》chapter 1

 





 「……對不起。」


  聲音透過人影,傳到了自己的耳畔。


  少女不明白眼前的人為何說出這種話,不知不覺的伸出了手想試著挽回眼前的人。


  挽回快要失去的這一切。


  「……尤彌爾!」


  「……


  「
 















 
 
  「希斯特莉亞?」


  少女一臉茫然地望著眼前。


  「希斯特莉亞!」


  意識突然地被拉回現實,而剛剛所觸及的世界,彷彿根本不存在般。


  「!!」


  「呃抱、抱歉…………?」


  希斯特莉亞眨了眨眼,望著眼前的人和周遭才赫然想起來自己正拿著書本站在教室的桌椅旁。


  「妳沒事吧?怎麼一直站著都沒動靜呢?身體不舒服嗎?」


  面對老師的提問,希斯特莉亞瞬間刷紅了臉。


  是的,完全想起來了。


  在上課的時候剛好被英文老師點到,正要起來唸課文裡頭的英文句子和解釋其意思,結果不知道怎麼搞的一起身後,自己似乎又『發作』了。


  「沒……沒事的老師,我很好。」


  希斯特莉亞一臉尷尬的不知道該怎麼掩飾自己的狀況,下意識地拿起手頭的書本遮住自己泛紅的臉頰。


  「真的嗎?……不過看妳的臉色似乎有點不太好呢,我看妳就先別唸課文了,去保健室休息一下?」


  「老、老師不用了,我坐著休息就好了。」


  聽到老師的建議,希斯特莉亞趕緊婉約的拒絕掉。


  畢竟四周已經開始不斷有交頭接耳的聲音了,為了避免那些不必要的『目光』,希斯特莉亞決定還是拒絕了老師的好意。


  「嗯……那好吧。不過別逞強喔,要是又不舒服的話記得要去保健室呢。」


  「好、好的,謝謝您。」


  終於說服對方後,希斯特莉亞鬆了口氣並又重新坐回自己的坐位上。


  「希斯特莉亞……沒事吧?」


  坐在希斯特莉亞旁的少女趁著老師轉身時,偷偷地將身體挪過去問著。見狀希斯特莉亞小聲開口道


  「沒、沒事的佐依,只是不小心又恍神發呆了……」


  「那妳也太『不小心』了吧!又發作了嗎?」


  「呃……我……」


  面對佐依的話語,希斯特莉亞語塞了。


  「肯定是吧?我可不覺得妳『沒事』。不過如果真的不舒服的話要跟我說喔!我一定會陪妳去天涯海角的!」


  佐依對著希斯特莉亞綻放出了笑容。


  「謝謝妳,佐依。」


  希斯特莉亞笑了笑。

 










 
 
   ※※※
 










 
 

  ……


  一大早,教室外的佈告欄就聚集了不少的學生,等著看上頭的內容。


  「哇阿……人還真多。」


  「這是當然的阿,因為要公佈新的班級了。」


  希斯特莉亞看了看眼前人山人海的景象,視線幾乎都快被遮蓋了。


  希斯特莉亞……妳都不會緊張要和換班級嗎?」


  佐依看著一旁的人一臉冷靜,忍不住問著。


  ……這該怎麼說呢……


  「真是的,希斯特莉亞真冷淡!都不怕我們兩個會被分開嗎?」


  佐依忍不住抱怨了起來,希斯特莉亞趕緊開口道


  「不是這樣的佐依……我當然也希望能繼續跟妳再一起。不過要是沒辦法在同一個班級的話也沒關係的,因為我們還是能時常在一起啊,
我們的感情是不會改變的。」



  「好吧……,感覺還真是說不過妳呢,希斯特莉亞真狡猾!」


  「呃……狡猾……我嗎?」


  希斯特莉亞歪著頭,笑的靦腆。


  「對!每次都會像這樣被妳說服過去!真拿妳沒辦法耶!」


  「哈哈……」


  希斯特莉亞有些尷尬的語塞了。


  「好,決定了!我們就一起擠進去人群裡面吧!!」


  「等、等一下阿佐依!」


  希斯特莉亞話還沒說完就被眼前的人拉著,擠進了人群中。















 
 
 
  「唔,可惡……好擠……!妳還好嘛希斯特莉亞?」


  面對一路迎來的人群,佐依牽緊了嬌小少女的手,怕兩人被人群給沖散。


  「還、還可以……」


  「喝阿!終於擠到前面來了!!」


  佐依拉著希斯特莉亞擠到了佈告欄前,望了望上頭貼的公告。


  「我看看……在哪兒呢……二年級……有了!我在A班!那希斯特莉亞在……有了!希斯特莉亞也在A班!!」


  佐依高興地大叫並抱住了一旁的少女。


  「太好了呢,這次又同班了。」


  希斯特莉亞望著抱住自己的佐依笑了笑。


  「……什麼阿希斯特莉亞……」


  「?」


  「妳怎麼都沒什麼反應阿?是篤定了這次又會同班了嗎?」


  「呵呵,算是吧。」


  「妳啊,真的是……!」


  佐依忍不住鼓起了臉頰,一臉不滿。


  「哎呀別生氣嘛佐依,我真的也很開心我們又能在一起了阿。」


  希斯特莉亞靦腆的笑了笑。


  「……」


  「……好啦好啦,每次看到妳這樣笑,就發不起脾氣了。好,我決定了!這禮拜週末我們就一起去吃『Coffee shop』的下午茶吧,不准說不行喔!」


  「嗯。」















 
 
 
  ───另一旁。


  一道視線始終在注視著希斯特莉亞和佐依兩個人。


  「……」


  「二年A班嘛……」


  視線的主人抬起頭看了看佈告欄上的告示,隨後轉頭望了一下不遠處正走遠的少女。


  「希斯特莉亞……」


  視線的主人就這麼的看著少女漸漸地消失在自己的眼前。
 
 












 

  放學後,希斯特莉亞跟佐依道別,便一人行走在街道上,往自己熟悉的地方走去。隨著行人和街坊的房屋漸漸變少,希斯特莉亞知道目的地快到了。


  並不是自己的家快到了,而是一個能讓自己好好沉澱和思考的地方。


  一個靠著出海口的看景台。


  雖然說不上是獨處,偶爾還是有不少人也會過來觀景或是散步,但這裡對希斯特莉亞來說,至少不會碰上認識的人。


  也因此每當想一人透透氣時,就會跑來這裡,觀望眼前遼闊的景色。


  遼闊無盡的海面與藍天連成了平行線,不斷拍打著岸上此起彼落的海浪和伴隨的浪聲,彷彿連自己的內心也同步了般,無拘無束,每當看到這裡的景色都能讓自己感到『自由』的感覺,讓不安感放下,也放下幼時的那些記憶。


  希斯特莉亞走到了觀景台的台階上,將背在肩上的書包放置在一旁的木椅後,雙手平放在木製的欄杆上,若有所思的。


  看著眼前已經漸漸泛起橘黃色的天際,海風正栩栩吹拂起,一綹綹的髮絲就這麼地,隨之飄盪。


  ───「看來是大腦的記憶能力出了問題。」


  耳邊又傳來那時的聲音以及事情。


  「大腦的記憶……這是什麼意思啊醫生?!」


  希斯特莉亞的母親一臉擔憂地等著醫生的解釋。


  「簡單來說就是『記憶錯亂』或者說是『記憶混淆』。妳的女兒不是很常對妳說會看到不知名的人和景象,然後一下子就又消失不見了?這是很嚴重的幻覺現象呢,可能會影響到妳女兒心理的人格和認知的發展。」


  「不是……單純的會看到鬼魂的問題嗎?都快被那孩子嚇死了,那孩子時而還會整個恍神,眼神呆滯的,叫了好一陣子都沒動靜,都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了。」


  說到這裡,希斯特莉亞的母親嘆了口氣。


  「媽媽……?」


  年幼的希斯特莉亞看著醫生和母親兩人的交談,懵懵懂懂的,只知道問題似乎是出在自己的身上。


  感覺到希斯特莉亞所面露的不安,希斯特莉亞的母親微笑道


  「希斯特莉亞乖,聽媽媽的話,沒事的喔,這位醫生叔叔也會幫妳的。」


  但幼時的希斯特莉亞,並不認為自己『有病』,於是開口道:


  「媽媽我……『生病』了嗎?」


  聽到希斯特莉亞這麼說,瞬間讓希斯特莉亞的母親語塞了陣。


  「這……希斯特莉亞聽媽媽說好嗎?妳現在確實是『生病』了,所以媽媽才會帶妳給醫生叔叔看,這樣子才會好的快喔!」


  希斯特莉亞的母親摸了摸希斯特莉亞的頭。


  在這之後,一直、一直,試了很多的方法,但似乎只能做到壓制,沒辦法能做到完全治癒。


  嚴重的時候還會全身抽搐,必須要緊急施打鎮定劑和肌肉鬆弛劑。


  大概是已經快分不清楚哪邊才是『現實』了吧。


  許多的景象以及人們還是會不斷地出現在自己的腦海裡、自己的面前,揮之不去。


  彷彿在訴說著,那些景象和人們才是『真實』的。不論是那個有著城牆圍繞的世界,還是自己騎著馬的景象……感覺都是那麼的真實,只是每當自己想再多走一步時,就又會掉入另一個空間的漩渦裡,而那裡,始終都會有人在對著自己咆嘯著。


  被『那個人』以異樣的眼光看待,但不知道為什麼,自己竟有開心的感覺。


  (……好不容易肯看我一眼了!)


  (媽媽……!)


  但正當要跑過去『那個人』的身邊時,一瞬間的就又被拉回了『現實』。


  「希斯特莉亞?」


  現實中的『母親』正望著自己。


  「媽媽……」


  年幼的希斯特莉亞抱住了眼前的母親。


  ───有兩個母親。


  一個活在『現實』而另一個只活在自己的腦海裡。


  「?怎麼了嘛希斯特莉亞?有那裡不舒服的?」


  看著希斯特莉亞眼裡無神的模樣,希斯特莉亞的母親知道希斯特莉亞方才肯定又『發作』了。


  「媽媽……妳是愛著希斯特莉亞的嗎?」


  「?當然是愛著的阿。希斯特莉亞乖,又看到奇怪的人了吧?不用
怕,有媽媽在,沒事的。」



  希斯特莉亞的母親撫摸著希斯特莉亞的頭說著。


  「嗯。」


  希斯特莉亞知道的,知道在『現實』的母親不會傷害自己,對自己很呵護。


  連父親也是。


  至少『現實』中的父母親都對自己很好,知道這樣就夠了。但那些自己所『幻想』出來的父母,並沒有對自己很好。總是『看到』自己一個人孤伶伶的,不被母親所喜愛,甚至連祖父母也對自己很冷淡,縱使想跟年齡相仿的孩子們玩,那些小孩子們也會對自己丟擲小石頭,威嚇、驅趕著自己。


  這讓希斯特莉亞從小在『現實』這裡就有些畏懼著人群,雖說那些人和事物似乎都不是真實的,但不知道為什麼,希斯特莉亞始終都無法忘懷的了。


  (說不定那些事情都是真實存在的。)


  (或許是上輩子遺留下來的記憶也不一定呢!)


  看著海浪不斷地拍打著岸上的希斯特莉亞,不自覺的淺笑了下。


  (不過真的會有如此湊巧的事情發生在自己的身上嗎?)


  雖然自己年幼時還不會『控制』自己,始終都分不清楚哪邊是現在的父母親、住的房子以及環境,這讓自己不安到了極點而限制自己,成天躲避在房間裡。但還好有『現在』的父母親的鼓勵和幫助,才讓自己有辦法去控制自己。


  然後選擇了這邊的世界。


  在這之後又遇到了佐依。佐依知道自己會對現實有精神上的『錯亂』後,並沒像其他人會對自己有異樣的眼光,反而是笑了笑的拉著自己的手,去跟大家一起玩。


  (跟佐依認識的那時候好像是小學呢……)


  跟其他的人不一樣,別人都把自己當成是『神經病』的揶揄、鄙視著,唯獨佐依會把自己當成是『正常人』。


  但也多虧了佐依時常的幫助自己,讓其他的同學也跟著親近了自己起來,而去反制那些只會從中欺凌弱小的同儕。


  (但總覺得……)


  ───好像有什麼地方不對。


  希斯特莉亞自己也說不上來。


  總覺得佐依並不是自己所期望出現的『那個人』。不管是現實還是在那個幻覺的世界中。


  但儘管如此,佐依始終還是自己最要好的朋友,這點是不會改變的。


  「這還真是……混亂呢。」


  (那自己到底是在期待著『誰』出現……?)


  望著起伏的海平面,不時有鳥兒成群結伴飛過,這讓希斯特莉亞有些羨慕著。


  (能無憂無慮的玩耍著鳥兒們……跟我這個連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誰的人實在是差多了。)


  海風又悄悄地吹起了自己的髮梢。


  「叩噹。」


  突然,一個不認識的身影出現在自己的身旁,並把一瓶飲料罐擺在了木製的欄杆上。


  「……在想事情嗎?」


  希斯特莉亞面對突然而來的問題,有些愣住了。


  (這個人……?)


  是誰?


  仔細一看,還穿著跟自己一樣的校服,是同校的學生嗎?


  打薄的短髮留到了脖子,還穿著校服的長褲,這種中性的打扮實在是有些難判斷到底是男還是女,而且對方的個子又特別的高。


  雖說學校從幾年前,就開放女生也能穿著長褲來上學,但會真的這樣做的人,也只有少數。


  「呃……算是吧。」


  希斯特莉亞雖然有些顧慮眼前這個陌生人,但還是照實的說出口了。


  「……要喝嗎?」


  陌生人將手頭的咖啡擺到了自己的面前,示意著要給自己。


  「咦?!這怎麼好意思……」


  「放心吧,裡面沒有下毒,妳大可放心的喝,還是熱的呢,再不喝就要冷掉了。」


  「我……」


  話還沒說完,陌生人就接著開口道:


  「只是剛好多買了一杯咖啡,沒人喝也浪費,就給妳吧。」


  「這個……」


  希斯特莉亞頓時找不到該說什麼話接下去。


  「不喝也沒關係,不勉強的。」


  陌生人望著眼前的景色,靜靜不語的過了好一陣子。


  「那……謝謝你。」


  希斯特莉亞小聲地說著,而後將蓋子給打開,喝了一小口。


  「總算喝了啊!」


  看著希斯特莉亞終於肯賞自己的臉,陌生人笑了出來,但隨後像是
想起什麼般,開口道:



  「是說,再過一會天色就會暗了,妳不回去嗎?」


  「啊!都忘了……」


  (想想時間也差不多了,該回去了。不然爸爸和媽媽會擔心的。今天可沒有事先告訴他們會晚點回去……)


  不知不覺間,在這地方逗留太久了。


  「那抱歉,我就先走了。那個……很謝謝你的咖啡,能告訴我你的
名字嗎?或許我們之後還有機會在學校裡頭碰面。」



  希斯特莉亞露出了微笑。


  「……尤彌爾。」


  陌生人說了這麼一句話。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