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ng yu 個人

關於部落格
很多塗鴉和雜七雜八的東西。噗浪是主要活動地帶。一如往昔的嬸嬸者(如有問題和疑問可e-mail→ s039581538@gmail.com 或在噗浪發私噗給我唷!>
  • 4878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刀劍亂舞同人文。小狐三日月─狐遇 第二章





 
 
  「把東西帶回來了嗎?」

  「回少尉,刀都帶回來了。」

  隔著簾子,望著眼前跪坐在草蓆上的幾個人,坐在椅子上的人對著站在一旁的仕女道:

  「把刀呈上來。」

  「是。」

  仕女們不敢怠慢,紛紛從簾內走出,將放置在草蓆上用棉布所包裹起來的刀身拿起,小心翼翼的走回到自己主人的身旁,微蹲低身軀並低下頭,將手中的東西捧起給眼前的人。

  被稱為『少尉』的人挑起眉,看了看仕女們手上的東西後,將東西拿起,拆開了棉布,艷麗的刀身隨即呈現在自己的眼前,而後握住刀柄,將刀從刀鞘裡面抽出。

  抽出的瞬間,刀刃一股氣息隨即圍繞而上,透著一股刺涼的觸感,在光線的照射下,隱隱約約地散發著淡藍色的光芒。

  「唷?看來你們是找到了挺特別的獵物?不然這些刀口平時可不會這麼容易興奮起來的。」

  「回少尉,我們還正在追尋那隻狐狸。」

  「『正在追尋』?這可有意思了,到底是什麼狐狸有這麼大的能耐,竟然連這些刀口們都解決不了,甚至興奮起來?」

  簾內的人將刀拿起揮了揮,把玩著。

  簾外,一群人的內心忐忑不安,彼此的眼神交換來交換去好一陣,終於有個人提起勇氣,開口問道:

  「少尉……能否再將這些刀再借給我們幾個一陣子?」

  「再借給你們幾天?」

  簾內的人瞬間停下了動作。

  「是、是的。」

  「借給你們是無妨,不過有個問題不知道你們能不能接受呢?」

  「只、只要您在借我們幾天就好!不論什麼問題我們都能接受!!」

  簾外的一群人緊張的說著。

  「喔?你們就這麼想獵捕那隻狐狸嗎?」

  「是、是的!因為那隻狐狸肯定來頭不小,說不定捉到後能……」

  說到這裡,一群人為首的頭頭打住了。

  「賣個好價錢嗎?喔喔~~我倒是忘了你們原先可都是山賊出生的,這麼好的獵物,你們絕對不可能放過對吧?哈哈哈!」

  簾內的人忍不住大笑了起來。

  「成全你們也倒是無妨。不過……我開始也對你們說的那隻狐狸感興趣起來了?不然這樣好了,我先跟你們做個交易怎麼樣?」

  「您、您是說真的嗎少尉?!」

  一群人的本性,終究敵不過金錢的誘惑,紛紛興奮了起來。

  「是阿,看這些『孩子們』也都對那隻狐狸起了興趣,就這麼放過不是就太可惜了嗎?不過我要的是『活捉』,可別把牠給弄死了!死了可就不能『玩』了呢。哈哈哈!」

  「那少尉,您方才說的問題是指……?」

  「喔!瞧我聊得太起勁了,都忘了要說什麼了!把刀在借給你們可以是可以不過問題就在於……」

  「?」

  「這些『孩子們』的食物是人的血喔!」

  「唔───!!」

  「呀阿阿───!!!」

  說完後,刀刃瞬間從簾內衝出,插進了其中一人的身軀裡,讓周圍
的幾個人都被噴出的血給嚇的恍神,而一旁的仕女也被眼前的景象嚇得
尖叫出聲。


  「少、少尉!這跟我們當初講的不一樣啊!!」

  看著一旁的同伴當場被刀刃刺穿身軀,倒在血泊裡頭抽搐著,一行人都嚇得跌坐在地。

  「嗯?你們不是說了什麼問題都能接受的嗎?少了幾個同伴也不會怎麼樣對吧?哈哈哈!」

  簾內的人說完話後又大笑了起來。

  「我……我們……!」

  「怎麼?想反悔嗎?如果不怕死的話,我倒是不介意先幫你們送到
黃泉路上,一行人在黃泉路上也好有個照應吧?不覺得我對你們很好
嗎?」


  「不、不……我們不會反悔的,請您手下留情……!」

  為了保命,一行人就算內心掙扎不肯,也只能接受眼前的現實。

  「就這麼說定了。來人阿,把那把濺血刀抽出來洗淨,其他的刀就
先收到我的寢房裡頭。你們幾個過幾天再過來我這兒領刀吧。」


  「……是!」

  「好了,我就先回房休息去了,你們幾個記得把那個死人抬出去,
看是要燒了還是埋了,就隨你們自己方便。」


  說完後,被稱作『少尉』的人走進簾內的深處,消失了身影。

  「可惡……那傢伙根本不是人啊。」

  「我們該怎麼辦啊大哥?」

  一行人確定人影離開後,紛紛露出憂愁的臉交頭接耳的。

  「我們好歹也是『放免』吧大哥?」

  「我還不想死阿!!」

  「好了好了,你們都別再吵了!」

  被稱作『大哥』的人忍不住大聲的喝斥著。

  「但是……」

  為首的人搔著頭,望著眼前的小弟們道:

  「事實擺在眼前,現在就只能硬著頭皮去做了不是嗎?」

  ───一行人,只能暗自祈禱著,這剩下的希望。

 








 
 
   ※※※


 







 
 
  「到了,就是這裡。小心點喔小狐丸。」

  「……別把我想的跟女人一樣柔弱了,三日月。」

  三日月宗近攙扶著小狐丸,從林中的小溪一路走到了森林的另一頭。

  ───眼前還看的到一間早已被樹叢藤蔓所布滿的荒廢草屋。

  「這地方……是你之前找到的?」

  小狐丸抖動了一下耳朵後,嗅了嗅。

  「小狐丸還真厲害呢,竟然知道。」

  三日月宗近望著眼前的人笑了笑。

  「那是因為……草屋裏頭有你的氣息,一聞就聞出來了。」

  聽到小狐丸這番話,讓三日月宗近忍不住驚訝了起來:

  「原來小狐丸的嗅覺跟動物也一模一樣嗎?我以為只有耳朵是動物
的耳朵呢。」


  「……你到底把我想成是什麼東西了?」

  「嗯?跟人一樣,只是耳朵的位置不太一樣。」

  聽到三日月宗近這麼回答,小狐丸皺眉道:

  「這什麼回答阿……。」

  「哈哈哈,其實我對小狐丸的耳朵很感興趣,可以的話還真想摸摸
看呢。」


  「……」

  看著眼前的人露出一副好奇的眼神,小狐丸知道對方不是在說笑。

  「阿,還是快進去裡頭吧,天色快暗了。」

  意識到外頭的黃昏慢慢轉變為黑暗,兩人知曉在不進去裡面躲一下
是不行的了。


  在黑夜下的樹林及森林分外危險,除了躲在角落窺視的猛獸,連妖魔也會趁機出來作亂,獵捕比自己弱小的『獵物』更是習以為常的事
情,連人類也難以倖免。因此有許多的人類,會去求助陰陽師的力量來擊退這些妖魔。


  況且弱肉強食本是生物不變的法則,或許早有妖魔已經對受了傷的小狐丸虎視眈眈很久了。

  三日月宗近扶著小狐丸進入屋內,放眼望去在不遠處有張簡易的小床,示意要讓小狐丸坐在上面。

  「小狐丸你暫時還是坐著休息吧,雖然暫時是止住血了,不過還有些附著在傷口上的東西要處理下。」

  小狐丸抖動了下耳朵,抬起頭望著眼前的人:

  「你也感覺出來了嗎?」

  「阿,是股讓人惡寒的氣息呢,是你說的那些妖刀的影響吧?不趕快淨化的話恐怕你的傷口還是有惡化的可能。」

  三日月宗近轉過身,將行囊放置在用竹子所做成的桌子上,並張望著周圍的擺設,讓一旁的小狐丸忍不住開口道:

  「……你是在找什麼東西嗎?」

  看的出來這屋子裏頭似乎經常有人在出入著,以至於沒有很雜亂的感覺,連帶的是股潔淨感,雖然屋子裡頭的擺設是單調了點。

  一張勉強能躺下來休息的木床,眼前不遠處還有張竹桌和兩張竹椅。奇怪的是在門附近的窗口旁還有個木製的大櫃子,看的出來這屋子之前的主人並沒有全部將家當給搬走,還留下些能隨時回來休憩的擺設及用具。

  ───但這都只是猜測罷了。

  「找能發出光亮的東西啊,天色都快暗了。我記得是放在這櫃子裡……」

  三日月宗近走到櫃子前,開始一格一格翻找著。

  「這地方……感覺你待的有段時間了。」

  「是阿,自從兩、三個禮拜前來到這裡後,不曉得為什麼就走不出去了,老是走回園地。到了夜晚時也只能生個營火露宿野外。這地方是一個多禮拜前找到的,找到時這屋子裡外都被雜草和藤蔓所覆蓋住,我可是花了好多天的時間才整頓成現在這副模樣的。」

  三日月宗近邊說手也沒停下翻找的動作。

  「看的出來。」

  小狐丸觀望了下屋子的四周。

  「不過三日月你……該不會是迷路了?」

  「呃,確實跟小狐丸你說的一樣,我是『又』迷路了沒錯。啊!終
於找到這東西了……」


  「?」

  望著三日月宗近找到東西驚喜的模樣,小狐丸忍不住想笑,卻又故作一臉冷靜。

  (這傢伙雖然奇怪是奇怪,但天性卻有那麼點像小孩子般天真;無懼無畏卻又強硬和固執。跟以前相比真是……)

  小狐丸想到這裡就打住了,因為意識到眼前的景象。

  三日月宗近手上正拿著蠟燭和燭台,高興地望著自己。

  「這些東西是原本就放在那兒?」

  「是阿,原本還髒兮兮的,我有清理過了。」

  說著說著,三日月宗近將燭台放置在桌上,並把蠟燭中心的孔洞,對準燭台上的插槽插了進去。

  「好了,接下來只剩下要點燃棉心的問題了。」

  「……你之前待在這裡過夜時都怎麼做?」

  「?當然是自己想辦法生點火阿,雖然費時了些。不過放心吧,我很熟練的。」

  說完後三日月宗近挽起了衣袖,想先將套在手臂上黑色的袖套給拆掉,但這時卻被一旁的人阻止道:

  「這事交給我就好,三日月。」

  「?小狐丸你……?」

  不等三日月宗近正困惑著,小狐丸伸出了右手,手指憑空比劃著,隨即湧出股氣流,而這股氣劉竟不可思議的迅速飄散至蠟燭的上頭,霎那間,讓蠟燭的棉心發出了光亮,而後慢慢地出現艷藍的小火焰,在進而轉變成通紅的橘黃色火焰。

  「小狐丸你真厲害呢!」

  望著屋內漸漸充滿了橘黃色的光芒,三日月宗近一喜。

  「這點小事情我還是會的。」

  「剛剛那是法術嗎?我好久沒親眼見識過了。」

  「如果你覺得是的話……那就是吧。」

  「嗯?這什麼阿小狐丸。」

  三日月宗近忍不住笑了出來。

  「不過太好了呢……」

  三日月宗近邊說邊拿著竹椅坐了下來。

  「?」

  「你好像沒像剛開始那樣,不肯相信我的樣子,什麼話也沒說。」

  「……」

  「我很高興呢。」

  三日月宗近伸出了手,摸了摸小狐丸的頭。

  「別把我當成跟小動物一樣了……」

  小狐丸雖然話這麼說,卻也沒反抗對方,就這麼任由三日月宗近的舉動。

  「好了,這樣一來就可以暫時放心了。再來是傷口淨化的問
題……」


  三日月宗近收起笑容,思索著解決之道。

  望著眼前的人正認真思索著,小狐丸開口道:

  「關於這點你不用擔心了,三日月。」

  「?為什麼?」

  三日月宗近抬起頭望著面前的人。

  「我本是有受過神明庇護過……因此多少有些氣場能抵抗妖魔的妖
氣,但還是需要花點時間。再加上有『你』在的關係。」


  「我?」

  三日月宗近不解。

  「……你本身的氣息與我相似,所以對淨化多少有加成的效果。」

  「……?」

  見小狐丸欲言又止的模樣,似乎不想透露的太多,三日月宗近也沒再繼續追問下去。

  「所以簡單的說,有我在就沒問題了吧?」

  小狐丸見眼前的人沒再多問,內心鬆了口氣。

  「沒錯。」

  「哈哈哈,那這樣我就放心了。小狐丸要吃點東西嗎?這裡還有些
烤魚和飯糰子?」


  三日月宗近笑著問眼前的小狐丸,而小狐丸則看了看桌椅上的行囊,開口道:

  「你該不會裡頭裝的全是食物吧?」

  「?沒有呢,裡頭還有其他的物品。」

  「你……出門都會帶這麼多行囊?」

  「嗯?這算多嗎?至少我覺得帶些食物和水在身邊是不可少的,其
次是些創傷藥。」


  三日月宗近邊說邊翻起行囊裡的東西:

  「好了,要吃嗎?」

  遞給小狐丸食物的三日月宗近笑了一笑。

  「……」

  小狐丸盯著眼前用竹葉包起的東西,看起來似在猶豫著,但出乎意料地這次並沒有拒絕,很乾脆的將對方遞給自己的東西拿了過來。

  見狀,三日月宗近笑道:

  「這是烤魚呢。」

  「我知道,光聞氣味就聞得出來了。」

  望著小狐丸慢慢對自己親近起來,三日月宗近笑著。

  ───夜還很漫長呢。




























--------------------------------待續------------------------------------















看好像不少人在看這篇的,所以就趕快把第二章生出來囉www

然後爺爺你快回本丸阿~~~Q____Q((爺爺難民營的審神者哀嚎表示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