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很多塗鴉和雜七雜八的東西。噗浪是主要活動地帶。一如往昔的嬸嬸者(如有問題和疑問可e-mail→ s039581538@gmail.com 或在噗浪發私噗給我唷!>
  • 49814

    累積人氣

  • 5

    今日人氣

    7

    追蹤人氣

刀劍亂舞同人文。小狐三日月─狐遇 第三章

 


  「喂,你說的就是前面的那間屋子嗎?」


  「是阿大哥!咱就去問看看吧?說不定從那戶人家打探出點消息和線索!」


  躲在樹叢中的一行人,偷偷摸摸地望著遠處正發出微弱火光的草屋,小聲交談著。而被稱作『大哥』的人則是皺起了眉頭,覺得事有蹊蹺。

  「你們給我慢著點……我記得沒錯的話,那間屋子早就已經荒廢多時了,是有什麼人待在裡頭?」


  「嘛阿大哥,這種事情見怪不怪吧?沒人住的屋子有別的人會過來住也很正常吧?總得有個地方能遮風避雨的啊?我們以前不也常這樣嗎?」


  聽著小弟的話,領著一行人的大哥皺起了眉頭。


  「那就去看看吧,看看是什麼人在裡面。」


  「嘿嘿那個大哥阿……如果屋子裡頭有漂亮的小姑娘的話能否……讓我們幾個快活一下?」


  一旁的小弟動起了歪腦筋。


  「你這傢伙真是死性不改,不行,絕對不行。」


  「什麼阿大哥,明明你以前不也說過隨我們嗎?」


  聽到這裡,大哥忍不住喝斥道:


  「笨蛋!!我們現在可是被收在市町的兵隊下,怎麼能做出這種事情!?」


  但一旁的小弟們還是不死心道:


  「什麼兵隊下?還不盡都叫我們做些打雜的事情……他們根本也不把我們當成回事吧大哥?同伴無緣無故就被那個少尉砍死了……我們乾脆還是當回山賊吧大哥?可以不用再看那個人的眼色,像個玩物供他玩弄和擺布。」


  「呿,好了你們別再說了,既然命都交給別人了,只能怪我們自己太笨,趕快揪出那隻大狐狸把這件事情給了結掉。」


  知道這樣子說下去也不是辦法,被稱作大哥的男子趕緊結束掉話題。


  「那大哥,如果裡頭真有小姑娘的話……」


  「你們幾個真是……別在我面前讓我看到。」


  「當然、當然!我們會把人帶去隱密的地方!」


  「適可而止,別太超過了。」



  「哈哈!欲仙欲死的怎麼會太超過呢?對吧兄弟們?」


  「說的沒錯啊!」


  「好了好了,快走吧。」


  對於小弟們的貪念與色慾,被稱作大哥的男子也無法可管。只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的當作沒看到。


  (反正這種深山原野裡也不可能這麼剛好會出現什麼小姑娘……頂多就是個老太婆要不就是老爺子。)


  其實被稱做大哥的男子根本就不相信不遠處的草屋裡,會有什麼姑娘家在。


  不管後頭的小弟還在嘰嘰喳喳的交談,男子就先從草叢裡走出,往前方正冒著微弱燈火的屋子走去。


  「叩叩叩!」


  「有人在嗎?」


  被稱做大哥的男子望著眼前已闔上的木門,用手敲了敲。


  「……」


  「?」


  但奇怪的是並沒有人前來應門,連走路的步伐聲也沒有。


  「叩叩叩!」



  「有人在嗎?」


  男子又再次敲了敲門。


  「喂,大哥,既然沒人的話……我們要不直接踹門闖入啊?看裡面有沒有些值錢的東西?」


  「……這種深山裡頭的小破屋裡,哪來些什麼值錢的東西?」


  男子忍不住向後頭的小弟們翻了白眼。

 
 「哎呀大哥!這種話說不準的!不進去闖一下空門怎麼會知道呢,對吧?」



  小弟們互相對望並笑開懷了起來。


  「噓!安靜點!好像有人來了……」


  聽著步伐聲從屋內傳出,所有人立刻安靜了下來。


  「咿呀───」


  隨後門由內而外的被推了開來。


  「抱歉、抱歉方才打了小噸一會兒,請問這麼晚了有什麼事情嗎?」


  看到眼前出現的人,一行人瞬間亮了雙眼。


  「喂,大哥、大哥!看這個人身上穿的衣服,好像是城內的貴族啊!這下撈到好貨了!」


  「而且……這傢伙看起來樣貌也挺不錯的,或許人口販子那邊能賣個好價錢啊!」


  「噓,你們幾個安靜點!」


  男子忍不住向後頭的小弟們說著。


  雖然依眼前的人的衣著來看確實不像普通的平民,但從配刀來看……這傢伙沒像想像中的簡單。


  在一旁的小弟們似乎沒注意到這點,且眼前的人還把劍藏身在衣服的間隔間……看來眼前的人正防備自己一行人。


  不過突然大半夜的出現這麼多人,任誰都會有所防備的,男子內心心想。


  「哈哈!希望小哥您不介意我家這些兔崽子的瘋言瘋語,方才那些話都是說笑的。」


  男子趕緊接上話題,以消除對方的疑慮。


  「我們是想請問您,這幾天有看到什麼『大狐狸』嗎?」


  「狐狸?」


  對方用手指頂著下顎思索了陣。


  「欸嘿是阿!正確來說是隻雪白的大狐狸!而且這隻大狐狸還會幻化成人的樣子,非常可怕呢!我們是奉城內市町檢非違使的命令,要來活捉他的!」


  聽到這裡對方好奇道:


  「活捉?不是直接『討伐』嗎?」


  「這個嘛……我也不知道我們上司是在想些什麼,總之就是要我們活捉,沒捉到或不小心弄死的話還說要懲罰我們,小哥您評評理,這是不是有些沒天良啊?」


  「呵呵,你們也挺辛苦的呢。」


  男子忍不住對著對方抱怨了起來。


  「不過我倒是還沒見過什麼妖狐之類的呢,『小狐狸』倒是很常見。」


  對方笑了一笑。


  「這樣啊,那小哥如果您有看到的話再招呼我們幾聲,我們這幾天應該還會在這座山頭找尋那隻『大狐狸』。」


  「好的,如果有看到的話。」


  說完話後一旁幾個小弟忍不住出聲問:


  「欸欸這位小哥,怎麼大半夜就一個人住這屋子啊?很危險的!」


  「是阿是阿,萬一遇到山賊土匪的話後果不堪設想啊!」


  其實動歪腦筋的是小弟們,現在假好心的想獲取眼前人的信任。


  三日月宗近雖然表面裝作毫不知情的樣子,其實內心早就知道這群人在打什麼些意圖。


  三日月宗近也不慌、不急,慢慢陪他們周旋,藉機削弱他們的懷疑,好讓一旁的小狐丸有更多時間能躲藏。


  「哈哈哈,請大家不用這麼擔心我,雖然只有我自己一人,但我可也不是完全毫無防備的。」


  「這樣子阿,既然小哥你都這麼說了,我們就不打攪您休息了。」


  聽到對方這麼一說,小弟們通通覺得沒了意思。一旁被小弟稱作大哥的男子則開口道:


  「果然如此,從小哥您身上的配刀來看,絕對不是等閒之輩。但獨身在這處地方,還是要多加小心些。萬一不小心碰到那妖狐的話,咱怕你會撐不住阿。」


  「我會的。那怕是大狐狸還是小狐狸,我都有辦法能『制伏』的。」


  三日月宗近對著一夥人又笑了一笑。


  見對方對自己的安危似乎很有把握不會出事,一行人也決定不再多聊,啟身繼續未完的任務。


  「那不好意思,我們就先告辭了,後會有期。」


  「哈哈哈,後會有期。」


  看著一行人轉身過後,三日月宗近內心鬆了口氣,豈料───


  一行人身上的配刀竟然發出了紫色的光芒,慢慢地從中透出了股不祥的氣息。


  (?!)


  三日月宗近見狀心頭一顫,感覺得出來事情似乎不太妙。


  「這是……妖刀竟然發出了光芒?那隻大狐狸在這附近嗎?」


  「肯定錯不了的大哥!之前我們也是用這些妖刀找到他的!」


  「好,大家就在這附近搜索一下!小哥,你就把門扉都關上,以防那隻妖狐會找上你!我們走!」


  說完後,一行人急急忙忙將火炬升起,往四邊的草叢分散而去。


  (糟了……小狐丸!)


  三日月宗近臉色凝重地望向戶外,黑夜中的深處。
 


















 
 
  「可惡,這群人……還是追過來了嗎?」


  (那群人果然還是把那些刀給帶出來了……)


  躲在樹上的小狐丸,看著不遠處橘黃色的小亮點和隱約透出的紫色光芒,知道前幾天那些傷他的一夥人又追了上來。


  「……窮追不捨。」


  小狐丸皺緊眉頭,眼神變為犀利。


  ───不過看的出來,其實小狐丸你人很好呢,竟然沒把他們都殺了。


  耳畔突然響起了三日月宗近對自己所說的話。


  「真是礙事。」


  小狐丸低下頭說著。


  (要是以前的話……這群人早就活不到現在了。)


  三日月宗近。


  就因為是你。


  小狐丸轉而思索下一步的對策。

 
 (至少要能確保他的安危……。)



  小狐丸動了一下雙耳,凝聽附近的聲響後,隨即跳往其他的樹幹,穿梭而去。
 
















 
 
  被稱作大哥的男子揮舞著手中的火炬,對著跑來會合的幾個小弟們說道:


  「喂,你們那頭有發現什麼嗎?」


  「沒有啊大哥。」


  「再繼續找找,一定就在這附近,要不然這些刀不會一直發出亮光的!這隻大狐狸可還真是會躲!」


  說完後幾個小弟們又繼續分頭尋找。


  「大哥阿,你覺得這隻狐狸有可能會藏在哪裡?」


  小弟們分別把草叢和樹叢撥開探個究竟,但揮舞了手中的火炬好一陣子,始終都沒看到目標物。


  「沙沙─」


  「!」


  後頭的草叢突然發出了聲響,一個黑影隨即從中穿梭而過。


  「那邊有東西!」


  「快去找找!」


  幾個人發現附近有了動靜,連忙拿著火炬,循著聲音的出處追去。


  「沙沙─」


  「好了,不要再躲了,快出來讓爺們瞧瞧吧?」


  「沙沙。」

 
 緩緩地靠近前方一處矮叢,裡頭似乎有著東西似的,讓矮叢的樹葉與樹枝不斷地碰撞發出聲響。



  「腳步輕點!」


  男子對著後頭幾個小弟說完後,一步一步,小心翼翼的走到了矮叢的正前方。隨後按住腰間的刀柄,快速地撥開了矮叢。


  「!」

 
 「哇!這什麼東西啊,快拿開!!」



  撥開的瞬間,有個物體瞬間攀住了自己的臉,將自己的視線遮蔽住,男子只能慌亂地揮舞著手,而手中的火炬也掉落到地上,讓草地霎那間竄出了小火苗。


  「!!」


  「喂,誰快來踩熄這些火苗啊!趁火還沒完全燒起來之前!!」


  慌亂中,幾個人聽到呼喊聲連忙趕了過來,用雙腳和布幔想把火苗給打熄。


  「沒事吧大哥!!」


  「呿,沒事。只是竟然是隻兔子跳出來還攀住我的臉不放,真是隻死兔崽子!不把你烤成兔肉來吃,難消我怨氣!對了,火苗撲熄了嗎?」


  「都撲熄了大哥,還好沒完全燒起來!」


  望著幾個小弟汗流浹背的,看的出來很努力地在撲火。


  「如果燒起來的話後果可不堪設想阿……對了,刀的反應呢?」


  男子趕緊望了一下腰間的刀,只見刀身的光芒變的黯淡微弱,看來獵物似乎已漸行漸遠。


  「可惡……被他逃掉了嗎?」


  男子皺起了眉頭,面露有些不甘的表情。


  「大、大哥!我們要不要折返回去看那小哥的狀況啊?萬一出了事情可就不好了!」


  「對呀、對呀!」


  「……你們幾個真是奇怪,剛剛不是還在對那人動歪腦筋,現在居然擔心起來了?」


  「哎呀大哥!話也不能這樣說,要是那隻大狐狸剛好往小哥那頭藏去,甚至還威脅小哥什麼的,你不覺得這樣子的機會比較大嗎?雖然我也是很想去探探裡頭有沒有些值錢的東西……」


  結果說來說去還是在打著別人的主意,被稱作大哥的男子翻了翻白眼道:


  「你們還是省省點吧,那小哥也不是好欺負的人。有空擔心別人還不如先擔心我們自己吧?再找不著之後要拿什麼東西去見『那個人』?人頭嗎?」


  「哎呀大哥,你別這樣嘛!好了、好了,不說就是了。」


  小弟見自己的大哥略為不悅的神情,乖乖地閉上嘴。


  「時候也不早了……我看還是先回去吧,明天再找找。」


  男子轉過身,領著小弟們打算先打道回府,但走沒幾步路後,走在最後頭的小弟卻忽然身形搖擺不定,而後慢慢地向前傾倒。


  「!」


  「!!小心火把,快接住!!」


  還好在一旁的同伴及時發現,將人給攙扶住並同時把快掉落至地面的火把給接住,才沒釀成大禍。


  「喂!發生什麼事情了?!振作點!!」

  試圖搖晃著眼前的同伴,但搖晃了好一陣都沒任何反應,雙眼也緊閉著,讓人不禁緊張起來。


  「還有氣息嗎?」


  被稱作大哥的男子趕緊上前查看,將手指放在了對方的鼻樑下,確認對方是否還有呼吸。


  感覺到氣息仍在……男子放下了心頭的一塊重石。


  「看來真是暈過去了……不過怎麼一時之間就?快看看脖子上有沒有什麼可疑的痕跡!」


  其他的小弟不敢怠慢,仔細檢查對方的脖子後,果然發現了些什麼。


  「大哥!後頸上有個奇怪的痕跡!」


  「我看看。這是……看來是被打昏的。依這種痕跡和手法來看,是有人拿著刀,用刀背將人打昏。人的後頸是連接全身經脈的中樞,這裡被打著等於是致命傷,馬上能讓人昏過去。」


  聽見自己的大哥這麼說,小弟們開始緊張了起來:


  「大哥、大哥!是誰會在這種大半夜的偷襲我們啊?敵人嗎?」


  「呿!什麼敵人?!我們會有什麼敵人嗎?給我用腦袋好好想一想阿你們!會做出這種事又跟我們有『仇』的,肯定是那隻大狐狸沒錯!是那隻大狐狸在作祟!!」


  但小弟們似乎不太相信於是又問:


  「但是大哥阿,如果真是那隻大狐狸搞的鬼,為何不直接一刀砍死我們,而是打昏?直接殺了我們不是更快嗎?我覺得只有跟我們一樣是山賊、土匪的人才會幹得出來啊!直接打昏將錢財洗劫一空,又不傷人命!」


  「這……我又不是他們!怎麼知道他們在打什麼主意?算了,如果是其他山賊、土匪還比較好辦事,咱身上又沒些值錢的東西。」


  男子皺著眉頭望著小弟們,心想著或許還是盡早離開這鬼地方好,開口道:


  「先把無那傢伙攙扶好回程吧,這地方再待下去肯定又會有其他事情發生。」


  說時遲那時快,男子說完話的同時,手中握著的火炬一瞬間全熄滅了。


  「?!」


  「怎、怎麼火都熄滅了?!」


  「可惡,這樣一片漆黑的什麼都看不清楚啊!」


  「到、到底是誰幹的?!快點出來!!」


  一時間,大家都慌了手腳,拔出刀鞘裡的刀亂揮舞著。在漆黑的黑夜下又置身在森林中,感覺會不會突然有人偷襲亦是猛獸的都很難說。


  「冷靜點!大家盡量都聚在一起,別分散了!咒,你身上的煤油還剩多少?!」


  「大、大哥……所剩不多了阿。」


  「呿,連點燃一支火把都沒辦法嗎?」


  小弟又連忙探下頭,瞇著眼看了看手中的瓶罐。


  「如果是一支的話……或許還行!」


  「那好,你就用全部的煤油點燃你手頭的火把,這樣至少還能應應急,雖然克難了點。」


  「……」


  「?」


  「喂,咒!」


  突然間,對方沒了回應。


  「!大哥不好了,咒他也昏過去了!!」


  「什麼?!」


  其他的小弟們紛紛又不安了起來。


  身處在黑暗的森林深處,沒有火把的照明又遇上未知的敵人,讓每個人的內心都充滿了惶恐。


  「大、大哥,這下子我們該……」


  「咚!」


  「?!」


  霎那間,一旁的小弟連話都還沒說完也倒了下去。


  「喂、喂!可惡……天日、陰司、白厄、地癸、柳闇還有守翼!!你們幾個都還在嗎?!」


  「……」


  現場突然變得一片死寂起來。在沒人回應的狀態下,男子也別無他法。


  ───因為下一個輪到的就是自己,男子清楚的很。


  「哈哈!!」


  但反觀意識到了後,男子卻大笑了起來跌坐在草地上,抬起頭,望著黑夜中的旋月,隱約地發出了白色的光亮,淡淡的照耀出了身處的草地與樹叢。


  而綹綹的白髮,也因為一陣風的吹拂,飄盪在自己的眼前。


  深處的人影慢慢地,從樹林走了出來。


  「呿,這些果然是你幹的阿,狐狸。」


  在月光的照射下,龐大的身形豎立在自己的面前。


  「你們捉我的目的是什麼?還有城內的檢非違使為何有這些妖刀?」


  小狐丸目光犀利的望著眼前跌坐在地的男子。


  「妖刀?喔喔,原來那傢伙給我們的這些刀是妖刀阿……怪不得有這麼大的效果,還有些奇奇怪怪的作用。」


  男子拿出腰間的配刀望了望,只見刀身又漸漸透出淡紫色的光芒。


  「狐狸阿,就老實告訴你吧。我們也是情非得已,要是不捉你回去給我們的上司,我們的人頭隨時隨地都會不保的。『那傢伙』大概是對你起了興趣了吧,還要求我們要活捉你。至於這些刀,都是他給我們的,說是能比較好搜尋你的蹤跡。」


  「搜尋蹤跡?」


  小狐丸不解。


  「聽說這些刀都十分地有靈性的,只要有濺到『獵物』的血液,就能標記該獵物的氣息,以便於搜尋獵物,直到獵物死了為止。某方面來說這些刀還真是嗜血如命啊,哈哈!」


  男子忍不住又笑了起來,接的又道:


  「狐狸,你不殺我們真的好嗎?不怕我們又會找上你?」


  「……」


  小狐丸不語了陣,而後開口:


  「……就算把你們都殺光了,那個檢非違使一樣還會派人來捉我吧?」


  「哈哈!你還真特別阿狐狸,竟然從頭到尾都沒想要我們性命嗎?不過你說的也沒錯,咱的上司……恐怕還是不會放過你的。」


  「既然如此,就由我主動去找他。知道那個檢非違使的名嗎?」


  「你還真有骨氣阿狐狸!那傢伙可不好惹阿。也罷,就告訴你吧,那傢伙叫───墮陽,黑宮切墮陽。」


  「只要把那傢伙給解決掉,事情就能結束了。但是現在,還是得請你先睡一番。」


  小狐丸說著說著,順勢拔起腰間的刀。


  看到小狐丸的動作,男子不禁感嘆起來:


  「果然阿……連我都要睡嗎?那好吧,咱們的性命全交給你託付了。」


  「……我不需要這麼多的包袱。」


  「哈,是嗎?也罷,就當是咱這些年做的惡果自行收拾吧。你就動手吧狐狸,咱不會怨你的。」


  男子自知愚昧的笑了笑,低下頭,閉上了雙眼。


  「請你好好地睡上一陣。」


  語畢,小狐丸將刀背對準了男子的後頸,一刀落下───


  「咚!!」


  「?!」


  不料,男子竟迅速的雙手握住腰間的刀,轉過身,擋住了正要落下的劍。


  「你竟然?!」


  (等等,不太對勁……!)


  原以為自己被對方給騙了,但看著男子望著自己的眼神,似乎不像原本那般,完全像換了個人似的。


  「哈哈哈!!我終於拿到這身軀了!!我終於又可以盡情的殺人了!!」


  暴戾又邪魅,還不斷開口大笑說著不清不明的話語。


  「……」


  小狐丸仔細地看著面前的人的眼瞳,發現已完全轉變為淡紫色,證實自己的推測沒有錯。


  ───被吞噬了。


  (竟然偏偏在這種時候……)


  小狐丸皺起雙眉露出凶狠的眼神,瞪著眼前心智已被妖刀本體吞噬的男子。


  如今說再多也沒用,使用這些鬼魅妖刀的下場就是如此。若不這時把對方殺掉,只會有更多無辜的人被殃及、被殺害。


  「唷~~是小狐狸嗎?你的血可真美味阿,讓人想不再嘗嘗都難!」


  說著說著男子伸出了舌頭,舔了舔刀身。


  「我不會讓你得逞的。」


  「還真是會說大話?就讓我……再好好嘗嘗一番吧!」


  說完後男子迅速將劍揮出,見狀,小狐丸馬上側身閃過。


  「別躲阿~~讓我好好的砍個幾刀,嘗嘗你那美味的血液吧!」


  雖然小狐丸馬上閃躲而過,但對方緊接著又是一波的攻勢,並將刀對準了小狐丸的傷口處戳刺。


  「磅!!」


  小狐丸知道對方的意圖,快速的將自己的劍揮出擋在傷口處,硬是接下對方這記攻擊。


  (可惡,這樣子下去撐不了多久的。)


  小狐丸咬緊牙根,死命握緊刀抵抗對方的攻擊,而劍與劍互相牴觸的瞬間,不斷地發出「喀喀喀」的金屬聲,互不相讓著。


  但小狐丸知道的,目前的自己是處於劣勢。


  「怎麼了小狐狸?你的力氣好像慢慢變弱了喔?」


  男子猖狂的笑著,因為對方已經慢慢承受不了自己的力道,使的劍慢慢地對方平移而去。


  「我的事情不用你管!」


  說完後小狐丸用力將刀一推,迅速往一旁跳開,而一股刺痛感瞬間又襲了上來,讓小狐丸忍受不住而踉蹌了一下腳步,只能先將劍用力插在地上支撐住自己的身軀。


  只見腹部的衣服早已被血染成了鮮紅色,傷口惡化已是事實。


  「唷……又受傷了嗎?很痛對吧?」


  「可惡……!」


  (真的……不行了嗎?)


  本想試著起身的小狐丸,卻因為劇痛而使不上力氣,只能狠瞪眼前被妖刀吞噬心智的男子。


  「好了,該結束了喔,小‧狐‧狸!!」


  男子慢慢地走了過來,鬼魅的一笑,而後高舉起手中的刀劍,對準小狐丸的脖子,用力揮下───


  「咚!!!!」


  「!」


  「?!」


  一瞬間,男子手上握著的刀被打飛了出去。


  「不准你對他動手!!」


  小狐丸看著擋在自己面前的人,不禁吃了一驚。


  新月的圖騰,狩服的下襬和衣袖因方才的動作而隨之擺盪了起來。在月光的照射下,眼前的人轉過頭望著自己看著,眼瞳中浮現的,是與新月般一樣的光亮。而一陣風吹拂起了深藍色的髮絲,也吹拂起了小狐丸內心的漣漪。


  「你沒事吧小狐丸?!」


  眼前的人蹲下來查看了一下對方的傷勢。


  「三日月你……我不是叫你別過來嗎?!」


  「我不是說過了嘛小狐丸?我不會放下你不管的。」


  三日月宗近語氣堅定地望著眼前的人說著。


  看到眼前的人露出這副表情,小狐丸知道自己先前說的再多也是無用。


  因為三日月宗近就是這樣的人。從剛開始被他所救到如今,始終都不離不棄。但對方愈是這樣就只會讓自己更加的……痛苦。


  「真是說不過你了三日月……。」


  小狐丸嘆了口氣。


  「什麼啊?同夥嗎?真是壞了興致,刀還被打飛了……」

  男子望了望一旁躺在地上的幾個小弟,走了過去,撿拾了其中一把配刀。


  「小狐丸,這人要怎麼處理?」


  見眼前的男子有了動作,三日月宗近趕緊起身護在小狐丸面前,並兩手握住刀戒備著。


  「殺了。」


  「咦?!」


  聽到這樣的回答,三日月宗近吃驚地回頭看著小狐丸。


  「那個人的心智已經被妖刀所吞噬了,除了殺了他才能讓他解脫外,別無他法。」


  「怎麼會……」


  「如果在這邊放過他,他往後必然也會跑去殺害無辜的人……你下不了手嗎三日月?」


  「不……我知道了。」


  三日月宗近深吸了口氣,將頭轉回,望著漸漸朝這裡走過來的男子。


  「……」


  小狐丸知道,三日月宗近的內心多少還是有些動搖。


  「唷?在偷偷說著什麼呢?沒用的,我會一個個慢慢殺光你們的……!」


  男子說完後瞬間俯衝到三日月宗近的面前。


  「磅!!」


  三日月宗近用刀擋下了對方的攻擊,而對方隨即跳開。


  「哎呀呀,別一直待在原地不動嘛,這樣打起來一點勁都沒有。」


  三日月宗近則笑了一笑道:


  「哈哈哈,這可不行呢。要是我離開了『這裡』你說不定就會偷襲我身後的人了。」


  「唷?真的嗎?或許你這樣說也沒錯……不然你就先讓開讓我把那隻狐狸給殺了!!」


  男子又再度衝了過來,三日月宗近看準了男子的動作,轉身迴避,快速的揮動起手中的刀。而男子也意識到了對方的刀正朝自己砍過來,俯身想閃躲過,但不料還是被劃傷了手臂。


  「什麼啊?手臂竟然被劃到了阿……」

  鮮血緩緩的從傷口處滲了出來,男子卻像沒看過似的好奇張望了起來。


  「這股感覺……這是你們人類口中所謂的『痛覺』嗎?哈哈,還真有趣!這就是痛覺阿!」


  「下次可沒這麼簡單了。」


  三日月宗近將刀劍用力往一旁空揮,將沾附的血液給甩掉。


  「那就來……試試看啊!」


  男子快速的移動並不停的揮舞著手中的刀劍,而三日月宗近也一刀、一刀的接下擋住對方的攻擊。


  男子見對方一直在拖延著自己,似乎是想先耗掉自己的體力。見先前的攻勢都沒用,迅速的跳開,而後遁入一旁的草叢裡,快速的移動著。


  「竟然跑到草叢裡頭了……。」


  正當三日月宗近覺得棘手的時候,後頭的小狐丸出了聲:


  「三日月……左邊六米處。」


  「在左邊嗎?」


  三日月宗近戒備著,並望著左邊的草叢。

 
 「就是現在!」



  「!」


  一瞬間一道身影從中衝了出來。


  「咚!!」

 
 「三日月!」



  小狐丸大喊著。

 
 「喔喔?臉頰被劃傷啦?還真是對不起你這漂亮的臉蛋了……」



  雖然三日月宗近照著小狐丸的指示,但對方的速度突然地加快了起
來,不甚被刀刃劃到了臉頰。



  一旁的小狐丸見狀,試圖想起身,卻被三日月宗近阻止道:


  「小狐丸,這裡交給我就好!」


  「喂喂,打鬥的時候……可別看著敵人以外的人啊!」


  男子趁著三日月宗近轉過頭的時候,趁機往空隙刺入。


  「!!」


  ───突然間,情勢有了改變。


  「唔!怎麼……」


  男子睜大雙眼,望著自己胸前突如其來刺進來的刀刃。


  「請你……好好安息吧。」


  小狐丸話一說完,使勁全身的力氣,將刺進男子胸前的刀刃用力拔了出來。


  一瞬間,鮮血從自己的眼前噴出,並沾附到了自己雪白的頭髮、臉頰、衣服以及雙手。一旁的三日月宗近則吃了一驚,沒想到小狐丸竟然不知不覺地就繞到了男子的背後,明明身上的傷已是不小的負擔了。


  才這樣想的同時,果不其然,小狐丸的身軀正慢慢地往一旁傾倒著。


  「小狐丸!」


  三日月宗近馬上衝過去攙扶住對方。


  「小狐丸……你別動。」


  三日月宗近擔心的說著。


  「……你下不了手對吧三日月?」


  「……也許吧。畢竟那人不久前還跟我說過話的,看起來並不是很壞的人……對不起了,小狐丸。」


  三日月宗近低下頭忍不住地,將身體靠著小狐丸的身軀。


  「不要緊的。你的雙手……本來就不適合染滿鮮血。讓我一個人來就夠了。」


  「小狐丸……」


  看著眼前的人,小狐丸忍不住伸出了手想撫摸對方的頭,但就在快觸碰到的同時,又瞬間將手給收了回去。


  (不行。)


  (雙手都沾上了鮮血……會弄髒三日月的……)


  小狐丸將頭低下輕輕地靠著對方的頭。


  「回去吧。之後再想想其他的對策。」


  「嗯。」


  「不過在回去之前……」


  「?小狐丸?」


  三日月宗近抬起頭望著小狐丸。而小狐丸則轉過頭,望著不遠處倒著的幾個人。


  「得先把那幾個昏過去的人『處理』一番。」


  少見的,這次小狐丸露出了一抹淺笑。









































後記:


之前一直在忙學校考試還有報告的事情,以及ICE場的東西所以這章遲遲都沒弄好,真抱歉(汗


往後會不會那麼快就發文,也要再看看了(被揍#



其實,到現在刀劍也玩了快三個月了,還真的 蠻多事情想說的w


雖然找到現在43個孩子都回來了,就只剩三日月宗近爺爺和国行沒回來了。


跟這些孩子們相處後,也真的發生了些神奇的事情。


本來想等到找回爺爺後在另外發網誌說說的,但不知道爺爺會讓我等到甚麼時候才回來(嘆


現在也還是只能畫畫圖,打打文發廚了(欸你


不過我也真的覺得,爺爺有他自己悲傷的一面。


有些事情我也沒辦法透露得太多,因為我自己的體質本身就有些特殊,
所以有時能感應的到一些東西。


希望我家歐激醬不會對我太虐,方才看到有嬸嬸者打到三萬戰才拿回爺爺,真讓我花容失色(欸


希望不久後我就能發篇關於這些孩子們事情以及心得的網誌。


這陣子都沒孩子跑來夢裡找我感覺也有點寂寞阿,狐丸也是。(??)


不過也或許是這些孩子們知道我狀況比較好了,才沒再過來找我w


好了,再來接續的篇章,想讓狐丸和爺爺混進城裡去,希望下幾次在發文章的時候,已經找到爺爺了ˊˇˋ


還有感謝大家願意閱讀到這裡!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