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很多塗鴉和雜七雜八的東西。噗浪是主要活動地帶。一如往昔的嬸嬸者(如有問題和疑問可e-mail→ s039581538@gmail.com 或在噗浪發私噗給我唷!>
  • 51516

    累積人氣

  • 6

    今日人氣

    7

    追蹤人氣

刀劍亂舞同人文。小狐三日月─狐遇 第四章

 










在黑夜中,藉由月光所發出的光亮,兩人小心的行走在草叢中。


  「小狐丸,還撐得住嗎?」


  三日月宗近一路小心地攙扶著小狐丸走回原本待著的處所,見已被鮮血染紅的衣物還是不斷地滲出血滴,讓三日月宗近不得不擔心起來。雖然在朦朧的黑夜裡看不出鮮血的顏色,但隱約還是能看的到,一滴一滴的血液,正沿著衣物的下襬滴落到草叢中。


  「三日月……別把我想的弱不禁風的。」


  雖然知道三日月宗近在擔心著自己,但小狐丸還是不喜歡倚靠著對方的這種舉動。


  ───不,其實是自己……是自己不想看到對方露出這種表情。


  「嘛……你是不想讓我擔心吧,小狐丸?」


  三日月宗近望著小狐丸笑了一笑,讓小狐丸忍不住一驚,而後嘆了口氣:


  「隨你吧。」


  「哈哈哈,生氣了嗎?」


  「沒有,只是吃驚了一下。看來還是說不過你。」


  「所以終於肯願意聽我說的話了嗎?」


  「……我有哪一次沒聽了?」


  「哈哈哈,很多次呢。對了小狐丸,你把剩下的那些人……怎麼了?」


  「……我暫時讓他們忘了今晚的事情,以及忘了被我所殺死的『那個人』。」


  「讓他們……失憶了嗎?」


  「沒錯。我想這樣對他們及對我們兩個來說才是最好的。」


  「……小狐丸,我……」


  「?」


  小狐丸微微轉過頭望著三日月宗近。 


  「不,沒什麼。阿,就快到了……再撐著點,小狐丸。」


  「……」


  見眼前的人欲言又止,小狐丸也沒再多問。
 




















 
 
  「小心點小狐丸。」


  三日月宗近一手攙扶住小狐丸,另一手則推開了眼前的木門,將小狐丸帶入至屋內的小床上。


  「唔……」


  身體觸碰到固形物的瞬間,還是泛起了一連串的反應。過於大動作的移動起身軀而壓迫到了自己的傷口,霎時產生的劇痛,還是讓小狐丸皺緊了眉頭,忍不住用手摀住了腹部。


  「抱歉,小狐丸。讓我看看傷口吧……」


  三日月宗近不免又露出擔憂的神情,而小狐丸聽聞對方的話忍著疼痛,慢慢地,將被鮮血染紅的手掌給挪了開來。隨後三日月宗近蹲了下來,將自己的手套脫下後,慢慢地將對方的外衣給褪去。


  而外衣褪下後,露出先早時用棉布所包紮過的地方,果不出所料,棉布也早已被染成了鮮紅色。三日月宗近見狀,雙手小心翼翼地解開了纏繞住腹部傷口的棉布,而裸露在自己眼前的傷口,讓三日月宗近不由得的也皺緊了眉頭。


  (雖然知道傷口又惡化了,不過還是先止住血要緊。)


  原本已結痂的傷口,如今又裂了開來,甚至裂的比原先的傷口還深。再加上刀傷本身就難癒合,若是有過大的動作,無疑只會更加重傷口的惡化。


  「……」


  三日月宗近不發一語的趕緊從旁拿出條乾淨的棉布,擦拭著小狐丸身上的血漬。


  (都怪我……)


  ───這一切都是自己的錯。


  (要是那時候沒猶豫的話,小狐丸也就不會代替自己去『殺人』,更不會把傷口弄得更加嚴重……。)


  是自己對於『人』,還帶有情感。要是自己還只是個不會思考的『器物』的話,或許就能更果斷的去做……


  「……三日月?」


  「……?」


  剎時,一股熟悉的聲音,叫回了正陷入紊亂思緒的自己。


  「你怎麼了嗎三日月?從剛剛開始就不太對勁的?」


  忍不住地,小狐丸抓住了對方的手腕。


  「啊?等等小狐丸,你先鬆開手,我先幫你止住血……!」


  霎時,一股強而有力的力量,將自己給拉了過去並擁護住。


  「小狐丸……?」


  當三日月宗近意識到時,小狐丸已經將自己給抱入了懷中。


  「不要再……露出那種表情了……三日月。」


  「哈哈哈,是什麼表情啊,小狐丸?」


  「……」


  小狐丸雖然不語,但抱住自己的力道,絲毫未減。


  「小狐丸……讓我替你再包紮傷口吧?不處裡的話會惡化的……」


  其實三日月宗近知道的,知道小狐丸看到自己面露的表情而擔心著。同時也察覺到對方知道自己……是在裝傻。


  (真是……這樣怎麼行呢?怎麼反過來讓小狐丸擔心起我了?)


  三日月宗近低下頭,微微地靠著對方身軀好一陣,隨後抬起頭,對著小狐丸莞爾一笑,示意讓小狐丸放開自己,好讓自己能替他繼續療傷。


  「抱歉,弄髒了你的衣服。」


  小狐丸立即鬆開了自己的雙手。


  「不會的,衣服弄髒了再清洗就行了。」


  說著說著,三日月宗近站起身,在一旁放置包袱的行囊裡翻找著小藥瓶。


  「三日月。」


  「怎麼了?」


  「你不討厭……方才我抱你嗎?」


  小狐丸突然說出的這句話,讓三日月宗近頓時停下了手邊的工作。


  三日月宗近回頭一望,對著小狐丸笑了笑:


  「怎麼會?」


  隨後起身,走到了小床旁,先將對方傷口上的血漬清理掉後,再將藥粉沾了些水,敷裹住傷痕。


  「……」


  小狐丸忍不住因傷口的劇痛襲了上來,而又皺緊了眉頭。


  「沒事吧?」


  「……沒事。」


  「小狐丸我……其實並不討厭你抱我的感覺呢。」


  「……」


  「哈哈哈,反而還有種很懷念的感覺,真奇怪呢。」


  說著說著,三日月宗近拿出一旁的棉布,並用力撕開,重新替對方包紮著傷口。


  「……我們以前認識嗎,小狐丸?」


  突然間,三日月宗近抬起頭,與小狐丸對視著。


  「……如果我說沒有呢,三日月?」


  對視著那雙擁有著新月的雙瞳,內心雖有所動搖,但小狐丸還是沒據實回答。


  「哈哈哈,好吧,那我就不問了。」


  三日月宗近知道小狐丸不想回答自己的這個問題,但多少也猜出一、二了。三日月宗近笑了一笑,繼續手頭的工作。


  (但倘若是如此的話,為何小狐丸要對此這麼迴避呢?)


  還是說,問題還是出在……自己的身上?


  「好了,這樣就暫時可以了。但這段時間,還是別有太大的動
作。」



  「……我沒辦法在這邊待這麼久的,三日月。」


  「?」


  三日月宗近不由得納悶了下,開口道:


  「不是說好了,療傷的這段時間不會離開我的嗎,小狐丸?」


  「不、不是的,你誤會我的意思了三日月。」


  知道對方會誤會自己的意思,小狐丸連忙解釋下去:


  「這個地方肯定沒辦法能一直再待下去的,往後必定會有更多的人會像今天這樣,追擊著我。我不想就一直這樣連累你,三日月。」


  三日月宗近眨了眨眼,隨即道:


  「……小狐丸。我從不覺得你會連累我呢。反倒是我……」


  正想在繼續再說下去時,小狐丸卻開口道:


  「三日月,我知道我說什麼對你而言都是沒有用的。所以與其像這樣坐以待斃,還不如有些『對策』能應對。但如今這裡也算是個危險的地方了,你跟我更不能在這貿然待著。相信那個檢非違使之後會再唆使其他人追擊我……以及你。」


  聽到小狐丸的這番話,三日月宗近頓時懂了。


  「所以我們接下來要……換個場所行動嗎?」


  「與其說換個場所,還不如說是……直搗黃龍。」


  「哈哈哈,這我喜歡。俗話說最危險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吧?不過小狐丸你的傷勢……」


  三日月宗近不免又擔憂了起來。


  「放心吧。只是先去探查一下對方的底細及人數……不被發現的話就用不著動用到武力了。」


  「說的也是,那這段時間就由我來負責保護小狐丸吧!」


  「……」


  看著眼前的人又恢復原本的樣子,一臉開心的模樣,小狐丸頓時也不知道該說些甚麼。


  (算了,他開心就好。不過……)


  小狐丸突然想起些事情。


  「三日月。」


  「?怎麼了嘛小狐丸?」


  三日月宗近轉頭望著對方。


  「稍早你還待在屋內跟他們周旋時……我都聽得一清二楚喔。」


  「阿……」


  三日月宗近大概知道小狐丸想說什麼了。


  「我可不是什麼『小狐狸』。」


  「哈哈哈,我是說笑的小狐丸,別生氣嘛。」


  三日月宗近笑了一笑,一旁的小狐丸則嘴角上揚了起來。


  「我沒有生氣,只是覺得我應該不算『小』吧?」


  「哈哈哈,但是我覺得說『小狐狸』也很可愛啊!不然說『大狐
狸』肯定會被發現的吧?」



  「……」


  見眼前的人一臉嘻笑又開心的模樣,任誰想生起氣來都沒辦法。


  (算了,任由他吧。)


  小狐丸也自知自己完全說不過眼前的人,嘆了口氣道:


  「……時候也不早了,該休息了。」


  「嗯?小狐丸想睡了嗎?」


  三日月宗近歪了一下頭看著眼前的人。


  「難道你……不休息嗎?」


  「不,怎麼可能不休息呢?聽小狐丸你這麼一說,我確實也有點睏
了呢。剛解決完方才的事情……一時間的還回不過神呢。」



  三日月宗近淺笑了下而後又道:


  「那小狐丸你就一樣睡在這床吧,我去木桌那裡……」


  「等等,三日月。」


  突然地,手被後頭的人一把拉住,讓三日月宗近一驚,轉過頭望著眼前的人。


  「……小狐…丸?」


  「別睡在那種又硬又難睡的地方。」


  「可是……」


  正當三日月宗近想再繼續說下去時,被小狐丸搶先開口:


  「就睡在我旁邊吧。」


  「小狐丸……。」


  三日月宗近望著眼前的人好一陣。


 













 
 
  本以為眼前的人遲遲沒開口是想婉拒自己,但沒想到下一秒對方真的答應了。


  可實際上來說,叫任何一人直接趴睡在木桌上,怎麼睡都沒辦法睡得安穩吧?


  (不過……)


  小狐丸望著躺在身旁的人,正閉上雙眼靠著自己熟睡著。


  ───大概還是自己內心的慾望吧。


  輕輕地,小狐丸緩緩的低下了頭,將自己的唇覆上對方那紅潤微啟的小口,輕描淡寫地感受到溫度後就隨之抽離。


  (……)


  ───只怕自己會愈來愈不想放手吧。


  明明只想等傷好了之後就趕緊離開,但如今卻好像愈來愈難了。


  小狐丸伸出手,將覆蓋在對方身上,充當薄被的外衣給拉好。


  (不過他……真的什麼都……)


  遺忘了嗎?


  雖然看他方才試圖想從自己身上問出些什麼,但這些事情若是由自己說出口……就沒意義了。


  初始的誓約,而後的分離,原以為會就這樣無疾而終的消逝,但沒想到這次的事件竟又再次的相遇。雖然不想將對方給牽連進這次棘手的事件裡,但冥冥中對方卻又不想就這樣放自己走,眼前的現況看是連自己也掌控不住了。


  (明明不該有這種想法的。)


  明明自己早就決定好,傷一好就走的,但如今對對方的眷戀卻愈來愈加重了。


  ……等傷一好了之後,自己還能留在對方的身邊嗎?


  小狐丸連想都不敢想。


  更何況……對方連以前的事情都還沒想起來啊。


  抬起頭,望著窗外漸漸泛起光亮的天際,小狐丸沉默了陣。


  ───明明才過了一天、兩天的,卻像度過了一年一樣,漫長的令人窒息。

 









 
   ※※※
 
 









 
  「看你心情似乎不錯?」


  「哈哈哈,是嗎?大概是很久沒來到市町裡了吧,小狐丸有來過這兒嗎?」


  幾天後,兩人徒步來到了那一群人口中所說的市町,一路上都由小狐丸來帶路。見附近的樹叢慢慢地變少,而後在眼前出現了連綿不斷的稻田,且沿途上的行人也慢慢多了起來,大概猜想得出來,離市町的城門處已經不遠了。


  「來過是來過,不過來的次數並不多。」


  「喔?那還真是好奇呢。」


  「好奇什麼?」


  小狐丸轉過頭,望著三日月宗近。


  「好奇小狐丸你怎麼躲過守在城門那些士兵們的?要進去的話不都要被檢閱嗎?況且我們身上也沒些通行令什麼的,這樣子沒問題嗎?」


  小狐丸聽到後則嘴角微微上揚了下:


  「沒有的話就試圖變出來不就得了嗎?而且應該不止只有『這裡』能進去。」


  三日月宗近聽聞後笑道﹕


  「這麼說,你知道有小路可以進去囉小狐丸?」


  「就跟上來吧,三日月。」





































後記:

抱歉阿,讓大家久等了^q^(欸

自家爺回來後真的很開心拉,讓我等了100天總算等到了,而後也成功撿到明石了,目前自家的本丸真是個很熱鬧的狀態阿(?)全部的刀都回來了^q^

不過之所以又拖到現在才發文,老實說是因為月底有一場不得不去考的考試,雖然知道自己不可能考得上的,只是想終結一下大學四年最後的一場考試。說來說去就像社會學說的,只是場儀式(?)吧。(欸)

再加上,自家三日月爺回來後突然跟狐丸一起說想結婚,真是一時間不知道要怎麼辦起才好惹^q^(欸欸)

總之跟一些親友們討論了一下,就大概是畫畫結婚圖之類的替他們兩隻慶祝一下吧??

但是自己又很雞婆的想選花童和選伴郎之類的,所以到時候還會畫小paro之類的,等弄完後才會選個日子一起發吧,其實狐丸和爺的婚禮圖和結婚屆已經弄得差不多了呢。

雖然自家的狐丸和爺說婚禮(?)簡單就好了,但還是想弄的歡樂一點XDD((自虐(欸

欸好啦總之,這坑會想辦法填完的,畢竟當初有發過毒誓,說狐丸和爺回來就要出本(欸)

只是其實真的好像沒多少時間能弄弄這邊的東西的了阿,之後還要努力找工作XDDD(汗)

嘛,總之我會加油的XDD"

就算沒時間報攤出本甚麼的,但至少還能把文和圖丟到這裡和P站上,所以大家不用擔心會看不到XD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