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ng yu 個人

關於部落格
很多塗鴉和雜七雜八的東西。噗浪是主要活動地帶。一如往昔的嬸嬸者(如有問題和疑問可e-mail→ s039581538@gmail.com 或在噗浪發私噗給我唷!>
  • 4878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刀劍亂舞同人文。小狐三日月─狐遇 第五章













 「往這兒。」


  為躲避城門的檢閱點,兩人從原本走的小徑,改往一旁的樹林行走,沿著一旁的溪流逆流而上。


  「往上游走嗎?」


  望著一旁的溪流與眼前樹木林立的景觀,三日月宗近笑了一笑。


  確實,比起剛剛通往城門的小徑來說,這路線隱密了許多。除了一旁有湍急的溪流外,就連『路』都變成了的碎石子路與窟窿,途中還必須跨越過坍塌的腐木、泥濘及岩石塊。


  「哈哈哈,還真是有股往深山探險的感覺呢。比起之前待的那座山林,還更有危險的氣息。」


  「……你說的沒錯,這裡的確能通往更深處的山林,三日月。」


  看著眼前有顆巨大的岩石塊擋在自己面前,小狐丸先行躍了上去,
隨後向走在後頭的人伸出了手:



  「但相對的路徑會更不好行走。」


  看著眼前的人向自己遞出了手,三日月宗近笑著並握住道:


  「這倒也無妨,挺好玩的。而且走這兒的話比較安全不是嗎?現在咱兩個,說不定都已經是城內的通緝犯了也不一定。」


  「聽你的語氣倒是覺得輕鬆得很?」


  「嗯?因為有小狐丸在阿。」


  說完後,小狐丸一把把下方的三日月宗近拉了上來。


  「果然還是拿你沒輒……」


  小狐丸忍不住小聲嘀咕嘆氣了下。


  「?小狐丸?剛剛有說了什麼嗎?」


  「沒什麼,繼續走吧。」


  三日月宗近雖覺得有些奇怪,但看著眼前的人的背影已邁開了步伐,也沒多想,跟了上去。

 













 
 
  「阿,已經可以看到城牆的接縫了,難道這裡可以直通到城內嗎?」


  不知走了多久,也不知穿梭過了多少個腐木及岩石塊,看著一旁溪流的寬度漸漸地縮短,可以推測出大概已走到上游來了。


  「這整座城其實是座落在山地旁的,所以有一部分的城牆是沿著這裡所築起。」


  「這麼說,我們快可以進城了?」


  「沒錯,而且我們要進去的地方,是這座城的古城。而在溪流下游及平原地方的,則是新城。古城的戒備較沒新城森嚴,甚至可以說是無
人看守。」



  「嗯?沒想到新城和古城差這麼多呢?不都是接連在一塊兒的嗎?」


  「那是因為……我們的目標是在新城,三日月。這座城的首都位於新城裡,所以古城的戒備和警備自然就沒那麼多了。但要進去新城裡,還是必須要冒險闖關。」


  「哈哈哈,果然還是沒那麼簡單。那,我們先進去古城後要怎麼做呢,小狐丸?」


  小狐丸停下腳步,轉身看著眼前的人:


  「當然是……偽裝。」


  嘴角上揚的小狐丸笑了笑。
  
















  
  
  「哎呀,這位客倌,要不要來買點新鮮的水果啊?很甜的唷?今早才剛摘的欸!」


  「這是今早打撈上來的魚,很新鮮的!要不要買啊?」


  「糖葫蘆~~~糖葫蘆~~~又香又甜的糖葫蘆喂~~~!」


  市集裡頭,人來人往的好不熱鬧。小販也林立其中,種類琳瑯滿目的,讓人看得眼花撩亂。


  「哈哈哈,這裡好熱鬧阿!」


  「你可別走丟了。」


  看著一旁的人開心的模樣,壓根完全忘了目的地似的。小狐丸微嘆了口氣,伸手將帽沿給拉得更低。


  「嘛阿,是說小狐丸穿成這樣也蠻好看的呢。」


  「……」


  「你看,連旁邊的人的視線都放在你身上呢。」


  不知不覺,四周注目的目光似乎多了起來,讓小狐丸微微皺起了眉頭。一旁的三日月宗近看到後則忍不住笑了起來:


  「對了,小狐丸不怎麼喜歡人多的地方吧?而且又有好多人看著。」


  「嘖,還是快走吧。」


  不想回答三日月宗近問題的小狐丸,一把抓住對方的手,往前方的街道走去。


  「哈哈哈,生氣了嗎?」


  「……沒有,還是盡快離開這裡。」


  稍早進入古城後,為躲避士兵和其他人的耳目,小狐丸將自己喬裝成貴族、官吏的裝扮。一襲黑色的狩衣與束裝,再加上一頭雪白的長髮,讓路過的人想不多瞧幾眼都難。


  「嘛阿,其實小狐丸也長的挺好看的呢。可惜的是耳朵被帽子蓋住了,不然很可愛的。」


  三日月宗近倒也沒抗拒,邊嘻笑邊任由前面的人拉著自己的手走著。


  「什麼可愛不可愛的……你沒發現你自己也挺受人注目的?」


  「?」


  聞言,三日月宗近回頭,望向四周。


  確實,一般來說很少會有貴族、官吏的,會親自到街頭上來,而且身旁連個護衛也沒有。雖然說還是有過,但多半是些紈褲子弟,言行舉止荒誕看起來就是讓人覺得厭惡。但反觀現在的兩人看不出這種感覺,才會紛紛讓四周的人忍不住好奇的多看幾眼。


  「母親,他們是什麼人啊?」


  小男孩拉了拉婦女的衣袖問著。


  「別亂看,快走。」


  「……又來了嗎?」


  幾個男子在不遠處交頭接耳著。


  「但是從沒見這兩個人的臉孔,難道是從別的地方來的?」


  「別的地方?會是京都嗎?!這樣我們是不是有救了!?」


  「看這兩個似乎跟之前的那群人不太一樣呢……?」


  「喂,會不會是……」


  「……」


  「…」


  四周的人都在小聲的交談著,但視線卻又不敢對上兩人,只敢偷偷地看著兩個人的身影。


  「哈哈哈,看來咱的評價似乎挺兩極的呢小狐丸?」


  三日月宗近望著前方的身影笑了笑。


  「……這城的居民們向來對貴族和官吏們的印象不是很好。」


  「喔?那我們豈不是成了眼中釘了?」


  「不,剛好相反。」


  「是嗎?是說太陽已經快西下了,我們是不是該找個地方休息了,
小狐丸?」



  從原本的路徑改走小狐丸所說的路徑已花費的不少時間了,而進到古城時也約略是下午時的事情了。


  「當然。不然我幹嘛要抓著你的手?」


  小狐丸轉過頭,對著三日月宗近露出一抹意味不明的微笑。


  「不是怕我迷路嗎?」


  「……那也倒是一點。」


  看著兩人漸行漸遠的身影,讓一旁的人不禁鬆了口氣。


  夕暮西沉,橘黃色的天際慢慢被黑夜所取代,一顆顆泛起的星辰,在其中閃爍著,而後升起的弦月,又會怎麼樣的照亮下方的人們呢?

 


















 
 
  兩人在古城裡走了好一陣,離開了方才熱鬧的市集巷弄,在偏遠的郊區,找到了一處荒廢已久的寺廟。從外觀上來看,雖早已被藤蔓覆蓋住了,但還是看得出部分裸露的屋簷是焦黑的,顯然以前曾被大火所吞噬過。


  「看起來這地方是我們要過夜的地方?」


  「沒錯,雖然有些荒廢了,但稍微整理一下還是可行的。」


  三日月宗近率先一腳踏了進去,環顧了下寺內的樣子及擺設。雖然裡頭的殿堂早被大火所掩滅,但還是遺留下不少能用的東西。泛著灰塵的木桌、木椅、布簾等,甚至還有燭台及蠟燭等,看來這地方確實能當作暫時的處所。


  看著地上掉滿的柴火,三日月宗近試著撿起,想點燃一旁的燭台。


  「看來可行呢。」


  三日月宗近將兩手的手套拆下後,拿起柴火輕輕摩擦,很快就冒起了煙,而後將蠟燭的棉線靠近後,很快就看見了光亮。


  橘黃的燈火,慢慢的從眼前泛起微弱的光亮,雖無法照亮整個寺內,但至少還能看得著眼前的人。


  「哈哈哈,看來挺成功的。」


  「其實你大可不必這麼麻煩的,三日月。」


  看著三日月宗近在一旁動作,後頭跟上的小狐丸忍不住皺了下眉。


  「總不能什麼都靠小狐丸來弄吧?」


  「那也不必把雙手給弄髒……」


  小狐丸小聲的嘀咕著。


  「?小狐丸?」


  三日月宗近轉頭過去望著身後的人,小狐丸則嘆了口氣:


  「把你的手給我,三日月。」


  「?」


  小狐丸雖然話這麼說,但還是把三日月宗近的手一把抓了過來,而後拿出了條棉布將對方手上的污漬給擦拭乾淨。


  「好了,接下來就……把這區稍微整理一下。」


  「……」


  「怎麼了?」


  注意到一旁的視線,小狐丸忍不住轉頭問著對方。


  「沒什麼,只是覺得小狐丸真的很溫柔呢。」


  「……」


  三日月宗近的回答瞬間讓小狐丸不知該怎麼回話,而不語了陣。隨後才又轉過身道:


  「三日月,你也過來幫忙吧。」


  「哈哈哈,當然。」


  反觀地,另一人卻笑得很開懷。


  (……)


  (能這樣溫柔對待的,也只有你一人,三日月宗近。)


  小狐丸在內心這麼地想著。

 


















 
 
  「所以說,我們現在是在古城的這裡囉小狐丸?」


  看著紙張上簡略的畫著城內的地圖,三日月宗近好奇地用手指指著某一點。


  「沒錯……」


  小狐丸拿起一旁的小樹枝比劃了下:


  「所以,如果我們現在要從古城進到新城的話,總共會遇上三個檢閱點。」


  「感覺果然還是沒那麼簡單就能進去的了。」


  「看上去是這樣沒錯,但我不是說過了,古城的戒備較沒新城那樣森嚴,所以說不定我們能直接從第二個檢閱點上去。」


  看著樹枝指著古城內地圖的某一點,讓三日月宗近忍不住好奇的問道:


  「那為何我們沒辦法從一開始,新城的檢閱點進去呢小狐丸?從那邊不是會更近?嘛阿,雖然說可能會像你所說的戒備比較森嚴了些?不過還是能有些方法可以直接進去吧?」


  「你說的沒錯,三日月。確實,如果強行想進入的話還是能進的了,但我當時發現到一些不太對勁的地方,所以才會改由古城這裡進去。」


  「不太對勁?」


  「你沒察覺到嗎,三日月?雖然距離有點遠,但我能感受到新城的檢閱點上,有士兵拿著其他把妖刀。若是直接強行進去,妖刀就會有所反應,我們的行蹤就會曝了光。」


  小狐丸抬起頭,望著對方新月的雙眸。


  「……這麼說,那時看到新城的城門時,確實有著一股奇怪的感覺,但又說不上是什麼,原來是妖刀嗎?」


  「那些妖刀已經記起我血液的氣味,所以比起你來說,我的感受又
會更強烈些。嘖,明明都是些血統不正的鬼東西……」



  不知不覺間,小狐丸皺緊了眉頭,面露猙獰,紅色的雙眸因憤怒而
閃爍著,讓一旁的三日月宗近忍不住伸出了手,撫摸了下對方的臉龐。



  對方這一個舉動,瞬間讓小狐丸睜大了眼,吃驚了下。


  「小狐丸?」


  「我……沒事的,不要緊。」


  「小狐丸……雖然我們確實都不是真的『人』,但那些『東西』卻
是跟我們本質最相似的,不是嗎?」



  「你想說的是什麼,三日月?」


  三日月宗近笑了笑:


  「說不定能跟他們做理性的溝通吧?」


  「……」


  小狐丸瞬間啞口無言。


  「……還以為你想說的是什麼。」


  看著對方還是一副天真的樣子,讓小狐丸又忍不住想嘆口氣。


  「跟他們想要有理性上的溝通,我想是行不通的三日月。你也不是沒看過那些妖刀在操控人的時候的樣子。話又說回來了,原來你自己已經『察覺』到了嗎?」


  「嘛阿,其實這個問題嘛……我本來就知道了。只是沒想到你會問起呢,小狐丸。」


  「這麼看來,是我太低估你了嘛……」


  「小狐丸?」


  「沒什麼。話又說回來,三日月,你的手……什麼時候才要從我臉頰上移開?」


  說著說著,小狐丸嘴角上揚了起來,看著對方。


  「哈哈哈,不好嗎?小狐丸的臉頰摸起來很溫暖呢。」


  「又不是小動物……」


  接著小狐丸伸出手,將對方的手給輕輕挪開。三日月宗近見狀則笑
道:



  「看來是冷靜下來了。」


  「……」


  「不過看小狐丸把那套衣服換下來,有點可惜呢,走在街頭上很受
人注目。」



  小狐丸聞言,嘆了口氣:


  「什麼跟什麼……。我稍早時不是跟你說了,這城的居民們對貴族和官吏們的印象不是很好?因為現在定居在新城中的貴族及官吏們,十之八九都蠻橫權力,濫用專職。對於生活在這裡的居民們來說,要生存下來已是很不易了,還要被那些官員們給剝削,因此看到『我們』才會不敢跟我們的視線對上。」


  「原來如此。小狐丸對這地方知道的還真清楚呢,是因為以前就來過這城了吧?」


  三日月宗近席地而坐,望著對方。


  「……就如你所說的一樣。」


  說著說著,小狐丸閉起了雙眼:


  「以前這兒的官民們並不會如現在般蠻橫權力,反倒是以清廉自居,還會時常下來暗訪、環視著居民生活的狀況,受人愛戴。那時還未建新城,所以相對的古城這裡就是唯一的城。而我們現在所待的地方,也是當時興盛的寺廟之一。但是……」


  小狐丸睜開了雙眼:


  「事物都有興盛與衰弱,這十幾年下來原本在位的官員們,都已年邁、逝世。而新來的官吏們又制定了新的規定,取代了原本的制度,拋棄了這裡,建立了新的城鎮。你應該也看得出來這寺廟被大火焚燒過吧,三日月?」


  「嗯,從一剛開始看到後就知道了。難道小狐丸知道原因嗎?」


  「……那時我到處遊走著,詳細的過程並不清楚。但從其他的地方聽聞,說是發生了民變,而這寺廟剛好被波及到,才變成了現在這副模樣。」


  「嘛阿,民變嗎?通常都是對那些官吏們的行為無法容忍,才會這麼做的吧?不過小狐丸,我們現在又喬裝成貴族、官吏們的模樣好嗎?這裡的居民已經對這些人都這麼痛恨了,我們又裝扮成這些人,感覺好像不太妙呢?」


  雖然三日月宗近嘴上這麼說,但從表情上看來卻一點也不緊張的樣子。一旁的小狐丸早察覺到了:


  「三日月,你都一副悠哉的模樣了,還會擔心這個?」


  「哈哈哈,因為有小狐丸在嘛。你會這麼做一定有原因的。」


  三日月宗近篤定地笑著,小狐丸則沒輒的繼續說了下去:


  「他們現在肯定是好奇有『新面孔』出現,所以對我們的敵意不至於太大。」


  這讓三日月宗近有點不解:


  「新面孔?把我們當成是新上任的官吏嗎?還是……從他國來的貴族?」


  「沒錯。而且喬裝成這樣也比較容易通過檢閱點,直接進入新城內。」


  「哈哈哈,看來這裡的官吏和貴族們都收買了不少士兵們。但是,如果他們問起為何不從新城的門直接進入,還要從古城這邊進入的話又該怎麼回答他們?」


  聽聞三日月宗近的問題,小狐丸抬起頭望著眼前的人:


  「放心吧,古城這裡有幾個路徑是通往其他國及其他城鎮的,屆時只要這麼回答他們就好。」


  「真不愧是小狐丸呢,什麼都設想好了,這樣應該很快就能進入新城內,去找那位檢非違使了吧?不過……」


  說著說著,三日月宗近伸出手指戳了一下對方的臉頰。而這一不明不白的舉動,讓小狐丸不由德皺了下眉:


  「?」


  「你是不是忘了什麼事情了,小狐丸?」


  「……」


  小狐丸瞬間沉默了陣。雖知道三日月宗近想做什麼,但已經來不及了。


  「該讓我看看傷口囉,小狐丸?」


  見眼前的人一臉嘻笑的模樣,小狐丸知道說什麼也沒用了。


  
 
















  
  夜深,又是個擾人夢醒的時分。但有人依舊醒著,守著眼前這輪明月。


  「……」


  小狐丸微微半坐起身,深怕吵醒一旁的人。不,更正確一點來說,是靠在自己身上,已經熟睡的人。


  每次看到這副景象,讓小狐丸怎麼說也不是,不知不覺間,就變成了現在這副模樣。當初只是怕對方睡得不安穩,現在反倒是讓對方習慣靠著自己睡著了,這點讓小狐丸自己都覺得好笑。


  稍早時,三日月宗近已經替自己又重新處理、包紮好了傷口。雖然一直向對方說過傷口已經漸漸地在癒合,不用對方麻煩,但三日月宗近說什麼都要他來處理,到最後也只能任由他了。但是,真正讓小狐丸惦記的並不是這件事情,而是……


  ───「小狐丸……雖然我們確實都不是真的『人』,但那些『東西』卻是跟我們本質最相似的,不是嗎?」


  耳畔,又響起了對方的話語。


  (所以,其實三日月早就知道自己和他,都不是『真正的人』了。)


  他與自己都是一樣的,經歷無數年的季節和風霜,漸漸地,開始有了自我的意識。但那時也僅是被人當作殺虐的武器與權力的象徵,無從反駁,也無從抵抗。有的,只有不斷輪替的擁有者。而後不知不覺間,自己的形體竟有了令人吃驚的轉換和改變,擁有了像人一般的身軀。


  ───像人類一樣的活著,卻又不死。


  但除此之外,對於自己的造物主,亦或說是自己的父親,還是帶有些眷戀。同時,也包括了跟自己相同存在的『兄弟』們,還有著些記憶留存著。


  其實看著眼前的人……靠在自己身上熟睡著就可以得知了。因為是源自於相同的人之手,因此像這樣互相靠著反而能增加安定感,所以『這傢伙』才會不討厭這麼做,甚至是會不知不覺間的靠過來。


  另外,這對於自己的傷口也有加速療癒之效果,起因也是源自於此原理。從遇到三日月宗近後,如今已經過了幾個禮拜,傷口的癒合確實有慢慢好轉起來。


  (不過……)


  ───這也象徵著離別的日子愈來愈近了吧?


  小狐丸望著身旁的人,輕輕地伸出了手,撫摸了下對方的臉龐。而後稍微輕挪了下自己的身體躺下後,慢慢地,闔上了雙眼。


  「……」



  突然間,三日月宗近睜開了雙眼,望著眼前的人好一陣,若有所思的。






















-----------------------------------------------待續------------------------------------------






感謝大家閱讀到這裡!!!

感覺最少還能一個月發一次文(汗(被打#))

最近在忙於求職的事情~~所以文和圖都是邊忙邊進行的。

於是乎(?)幾天前終於幫自家狐丸和爺完婚了(??)

有感興趣的咪那可以去P站看看(??)^Q^

http://www.pixiv.net/member_illust.php?mode=medium&illust_id=51760165

別看我文打這樣(?)實際上,我家這兩隻每天都在本丸裡閃,閃死她家阿魯幾了+W+(喂)

好啦,所以真的有想說狐遇這整篇打完後會想再打打小番外R18篇來著。(欸)

至於能不能這個月年底再出來擺攤...一切都還是個未知數(欸)

不過慣性的,還是會先把文章都放在天空上的~~最近有在考慮把文章也放在P站上和微博上^Q^

有其他更新還是消息的會在公告在噗浪、FB粉專和天空上的~~>_O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