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ng yu 個人

關於部落格
很多塗鴉和雜七雜八的東西。噗浪是主要活動地帶。一如往昔的嬸嬸者(如有問題和疑問可e-mail→ s039581538@gmail.com 或在噗浪發私噗給我唷!>
  • 4878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刀劍亂舞同人文。小狐三日月─狐遇 第七章


































  兩人接連下來觀察了幾天後,一樣趁著天黑之際回到寺廟裏頭歇息著。


  「小狐丸,這幾天這樣看下來,似乎沒什麼異狀呢?」


  望著眼前正搖曳的燭火,小狐丸邊思考道:


  「看樣子,時機差不多了。」


  「哈哈哈,那意思是說,可以準備進去新城裡了嗎?」


  「……瞧你倒是樂著?」


  面對眼前的人正開懷笑著,瞬間讓小狐丸又不知該說些什麼才好。


  「嘛阿,事情還是快點解決比較好不是嗎?要不然一直有人想來捕捉你,這樣的生活還挺讓人討厭的不是嗎?」


  「確實。不過……」


  (等這事情結束後,自己的傷也好得差不多了,必定得離開三日月身邊了……)


  但這段話小狐丸並沒有直接說出口。


  望著眼前的人話說了一半便打住,三日月宗近開口道:


  「小狐丸?又怎麼了嗎?」


  意識到身旁的人在呼喚著自己,小狐丸閉上了雙眼嘆了口氣,隨後睜開了眼睛,望著對方道:


  「我們後天就進新城吧,三日月。」


  「嗯?原來是後天嗎?我以為明天就要進去了呢?」


  三日月宗近淺笑了一下。


  「還有一些東西需要準備的,畢竟不知道進去了之後會發生什麼事情,說不定一進去後那些守在檢非違使附近的妖刀就會有反應。」


  「聽你這麼一說,感覺還真是不妙呢小狐丸?」


  瞬間,三日月宗近臉上的笑容頓時消失。


  「現在只能確定『他們』的目標是我,知不知曉你這個人的存在還是未知數。但好處是,就算他們已經知道我有了『同伴』,但沒看過你的模樣,也是無法對你怎麼樣的。」


  「那這麼說……之前來找我們的那群人,你把他們的記憶,連同我的模樣也一併都消除了嗎?」


  「沒錯,我讓他們完全忘了那一天所發生的事情。」


  「但他們在那之後肯定會再折返回去吧?回去那位檢非違使的身邊?」


  「這倒也不一定,況且那位帶頭的男子已經死了,他們多半是不敢回去了。」


  「小狐丸,我……不會再猶豫了。」


  「……」


  望著三日月宗近露出一臉虧欠的模樣,小狐丸伸出手,拍了拍對方的頭道:


  「你只要維持你原本的樣子就好了,三日月。這不是你的錯,很多事情都是不可抗力。」


  「……或許是這樣吧。」


  「?」


  「哈哈哈,沒事、沒事。每次聽到小狐丸你這麼說,內心就會覺得很安心呢。這難道也是因為小狐丸身上的『魔力』的關係嗎?」


  「……那才不是什麼『魔力』。」


  小狐丸嘆了口氣,不過看到對方又恢復往常的樣子,小狐丸自己也安心了不少。


  「嗯?那到底是什麼呢?」


  「你這麼想知道嗎,三日月?」


  見三日月宗近一臉好奇地問著,小狐丸知道這樣下去不坦白也不行了。


  「我會擁有那些奇怪的能力……是因為我本身有稻荷神給予我的
『神之力』。不過不知道是不是時間過得太久了,很多人都已經淡忘掉這件事情,老把我當成『妖狐』來看待。」



  「嘛阿,原來如此。所以說應該是稱作『神力』嗎?不過這會不會是小狐丸你成為被捕捉的原因呢?」


  「不,我認為他們並不清楚。要是他們知道的話,他們多少會敬畏我的,而不是一昧地想捉我。因為要是觸怒到『神祉』我想這後果是大家都不敢想像的。」


  小狐丸嘴角上揚了下,接著又道:


  「不過,三日月。」


  「?」


  「你倒是沒很吃驚呢?」


  本以為對方聽到後會很驚訝的,沒想到竟然沒有,依然是一臉笑嘻嘻的模樣。


  「哈哈哈,是嗎?應該說……對小狐丸早就有這麼一些『感覺』了吧?」


  「感覺?」


  「嘛阿,是說這麼一來,又能看到小狐丸換穿別的服裝了呢。雖然原本的也很好看。」


  三日月宗近笑了笑,但一旁的小狐丸總感覺有點不太對勁。


  (他是刻意……迴避我的問題嗎?)


  「不過我也很好奇為何原本的衣服不行呢小狐丸?雖說是怕讓之前
看過你的人認出,但你剛剛也說了,那些人說不定都逃走了吧?嘛阿,不過喬裝成官吏、貴族們的樣子倒也挺好玩的。」



  「……」


  聽聞對方又提起這個問題,小狐丸沉默了下。


  「是顏色的關係,三日月。你應該曉得我身上的顏色,是什麼人才能穿的吧?」


  三日月宗近笑道:


  「哈哈哈,果然嗎?一開始見著小狐丸你,確實有點吃驚呢。因為普通人並不會穿戴『帝王之色』的衣著。不過這樣一來,小狐丸會什麼我也不會覺得奇怪了。」


  「原來是這麼回事嗎?」


  (所以方才聽到那些神之力的事情才沒那麼吃驚嗎?但是……?)


  小狐丸總覺得還是有些地方不太對,但又說不上來,也不敢猜測。


  「真想看看那位檢非違使長什麼樣子呢,竟然能讓小狐丸受傷成這樣。」


  「你是在……生氣嗎,三日月?」


  見對方雖然笑著,但說出來的話語卻讓人有股壓迫感。


  「哈哈哈,算是吧。不生氣也不行呢,還迫使那些人使用妖刀,最後還被妖刀給控制了,根本就不把人命當成一回事吧?雖然我並不算的上是『人』就是了。」


  「你還是老樣子……很在意著『人』。」


  「嗯?是這樣子嗎?不過說起來『人』真的很有趣呢。你不覺得嗎,小狐丸?」


  「……總感覺你之前也說過類似的話。」


  「哈哈哈,是嗎?大概是過了太久的歲月了,一些事情老是會記不太清楚呢,這就是所謂的『年紀大』了嗎?」


  小狐丸望著眼前了人,不禁又嘆氣了起來:


  「感覺跟你在一起只有嘆氣的份。」


  「哈哈哈,怎麼這麼說呢?小狐丸才是,一直嘆氣和皺眉的會讓人覺得是老頭呢!」


  說著說著,三日月宗近伸出了手指,朝了小狐丸的臉頰戳了幾下。


  聽到對方這麼說自己,小狐丸嘴角上揚了起來,並把對方的手指握住笑道:


  「『老頭』嗎?我倒是還頭一次聽到有人這麼說我,不過依年歲來看,你應該也差不了多少吧,三日月?」


  「哈哈哈,好像是如此呢?所以我才會一直迷路嗎?嘛阿,果然日子久了很多事情處理起來都變得費力了。」


  「……感覺你說的話還比我像個老人阿,三日月?」


  「哈哈哈,是嗎?不過感覺也不壞呢。」


  三日月宗近開心的笑著,一旁的小狐丸忍不住微皺起眉道:


  「真是服了你了。」


  「哈哈哈。」


  擁有著新月雙瞳的主人,依舊笑著,但從眼神中卻透露出一股讓人無法知曉的───思慮。
 

















 
 
  ───兩天後。


  「喂喂,通行證呢?沒有的話我們可不能放你進去的啊?」


  「抱、抱歉,突然間不見了,明明剛剛還在的阿……」


  一名挑著擔子的男子,慌張地翻找著自己身上的衣物,但怎麼找還是沒找到想要的東西。而守在檢閱點門前的士兵們,瞬間不耐煩道:


  「到底是有還是沒有啊?沒有的話就快滾!少擋在這裡,後頭還很多人在等!」


  「我、我……」


  受到士兵們的威嚇,讓男子不禁更慌了起來,手顫抖著持續翻找著原本應該在的東西。


  ───突然。


  「發生了什麼事情嗎?」


  後頭的男子開口問著,引起了周圍的人的注目。而檢閱點前的士兵們,一看到後頭的男子,不禁都吃了一驚。因為從男子身上所穿的服裝看來,不是位官吏就是位貴族。而男子身旁還跟著一位身穿藍色授衣的男子,看樣子是隨行的人,亦或是同等身分的貴族。


  士兵們忍不住吞了吞口水,趕緊開口道:


  「這、這兩位大人,事情是這樣的!這個人他似乎是遺失了通行證,又遲遲不肯離開,才會害的大人們沒辦法通過!我這就馬上叫他滾!」


  看著士兵們作勢要拉開眼前挑著擔子的男子,身穿黑色授衣的男子趕緊阻止道:


  「你們先等等。」


  「呃……?」


  士兵們愣了一下。


  「我叫你們先等等沒聽到嗎?!先放開他!」


  穿著黑色授衣的男子忍不住大聲斥責,一時之間,讓身旁的人都被
這名男子的氣勢給震懾住,瞬間都啞口無言。



  「是……遵、遵命!」


  這次士兵們不敢怠慢,趕快放開了挑著擔子的男子。見狀,跟在黑色授衣旁,身穿藍色授衣的男子忍不住笑道:


  「你看你,都嚇到大家了。」


  「……看你的樣子,是找不到東西?」


  不理會一旁藍色授衣的男子,身穿黑色授衣的男子對著眼前的人問著。


  「是、是的。找不到通行證……似乎是掉在路途上了大人。」


  「你今天要進去新城內做些什麼?」


  「咦?這個……」


  挑著擔子的男子支支吾吾的不知該如何開口。


  「直接說無妨,『我們』不會對你怎麼樣的。」


  見眼前的『大人』似乎對自己沒有什麼威脅,挑著擔子的男子這才鬆口道:


  「那個我……小的我,正準備要拿些藥材回去給老母親醫治呢大人,這些藥材我花了好幾天才找齊,但沒想到竟然弄丟通行證,讓您見笑了。」


  「所以你是居住在新城的人?」


  挑著擔子的男子吞了吞口水回答道:


  「是、是的。」


  「……」


  身穿黑色授衣的男子思考了下,回過頭望向藍色授衣的男子,而身穿藍色授衣的男子則點了點頭。


  「不介意的話,就跟我們一起進去?」


  聞言,挑著擔子的男子吃了一驚:


  「呃?!這、這真的行嗎大人……?」


  「無妨。」


  此時站在一旁,身穿藍色授衣的男子也開口笑道:


  「我們剛好也要進去,就跟我們一起如何?」


  「那、那就謝謝兩位大人了!兩位大人的恩情,小的永遠都不會忘記的!!」


  挑著擔子的男子激動的雙腳跪在地上,向著眼前兩人磕頭著。見狀,身穿藍色授衣的男子趕緊上前將對方給扶起:


  「嘛阿,磕頭什麼的就免了,快起來吧。」


  「好了,快讓我們過去。」


  身穿黑色授衣的男子,嘴角上揚了起來,並從衣袖裡拿出了張紙張出來。而一旁的士兵們則道:


  「啊,大人們就不用再拿通行證給我們過目了,請快過去吧!」


  說完後,士兵們將通道給讓開,示意能進入。


  身穿黑色授衣的男子向後頭的兩人開口道:


  「好了,走吧。」


  「是、是的!」


  接者,三人就這麼走入到了通道裡,進入了新城。


  一路上,身穿藍色授衣的男子跟黑色授衣的男子一直在竊竊私語著,讓挑著擔子的男子有些膽戰心驚的。


  (不會是在說我吧……不,怎、怎麼可能啊,兩位大人對我這麼好,怎麼能懷疑!)


  「哈哈哈,似乎到了呢。」


  望著聳立在眼前的城門口,身穿藍色授衣的男子笑著。而黑色授衣轉身向後頭的男子道:


  「我看我們就在這裡分別吧。」


  「是、是的!非常謝謝兩位大人的幫忙,小的感激不盡!」


  挑著擔子的男子連忙道謝著。這時,身穿黑色授衣的男子像是想起什麼了般,隨後從身上拿出了張紙,遞給了眼前的人。


  「這給你。」


  「咦?這、這不是通行證嗎大人?!這怎麼好意思……」


  「哈哈哈,你就收下吧。反正我們要的話,再去『拿』就有了。下次小心一點,別再弄丟了。」


  聽到一旁身穿藍色授衣的男子也這麼說,男子這才收了下來。


  語畢,男子就這麼望著兩人,進去了城門內,漸漸消失了身影。
 




















 
 
  簾帳內,一道人影正在端看著手上拿著的刀,鬼魅的笑著。而跪坐在對面草蓆上的男子則戰戰兢兢道:


  「少、少尉……屬下還是沒找到……您口中所說的妖狐。」


  「喔?這樣啊。那有什麼線索嗎?」


  「這、還、還沒有……」


  「真是的,你們這群人到底是怎麼辦事的,竟然連搜索個妖怪都搜索不到……喔,不對,就因為是妖怪所以才難找,對吧?」


  長髮男子詭譎的露出了媚笑,瞬間讓周圍的下人們都紛紛不寒而慄了起來。


  ───宛若是個不定時炸彈般,讓人畏懼。


  「這……」


  見眼前的下人嚇到都不敢開口,長髮男子也覺得無趣了:


  「罷了。之前那群山賊盜匪的頭頭似乎被解決掉了,其他的小嘍嘍也就跟著逃了,真是有夠沒用的,還因此損失了把『魔刀』真是得不償失。不過還好其他的孩子都還在就是了。」


  「少、少尉,屬下能問個問題嗎?」


  「?問吧。」


  長髮男子把玩著手邊的刀,並細細的用手撫摸著。


  「請問少尉……這『魔刀』是怎麼回事?真有神奇的魔力嗎?還有這『魔刀』到底有幾把在少尉身上?」


  「喔?真沒想到你的問題還挺多的……」


  說完,長髮男子從椅子上起身,拿著刀,踩著階梯往下方走去,來到了屬下的身旁並微蹲了下來,在對方的耳畔旁道:


  「有句話不知道你有沒有聽過……?好奇心……是會殺死人的。」


  「!!屬、屬下不敢!!」


  下人當場嚇到磕頭求饒。但長髮男子這時卻又拍了拍屬下的肩頭道:


  「哈哈!只是開個小玩笑而已,居然也能嚇成這樣嗎?」


  「原、原來只是玩笑嘛……」


  長髮男子的喜樂無常,讓人怎麼摸也摸不透。


  「不過,要是惹火我的話,我可不會放過任何人的喔?」


  「屬、屬下明白!」


  「哈哈,知道就好。不過也罷,就回答你方才問的幾個問題。這些『孩子』我手頭上還有三把。至於是否真的有『魔力』?我想你用過的話就會更清楚了,但先告訴你,要是使用不好的話,這些『孩子』可是會吃掉你喔?至於這些『孩子們』是怎麼來的……?這點我就無可奉告了。啊還有,這些孩子喜歡的食物是人血,所以請務必要小心呢。」


  長髮男子又笑了一笑,笑的人心裡都發寒。


  「啊,不過……」


  突然間,長髮男子似乎想到了什麼。


  「從剛才開始,這些孩子似乎就有了反應了……你看,很美對吧?」


  說著說著,長髮男子舉起手邊的刀,仔細的觀望了下。只見刀身竟隱隱約約透著淡紫色的光芒,似是在呼喚人般,讓人忍不住愈看愈著迷了起來。


  「瞧你的樣子似乎是看傻了?真好玩。」


  這時,下人才回過神道:


  「屬、屬下不敢啊……。」


  「哈哈,緊張個什麼?又不是要準備把你給吃了。不過看樣子似乎是找到了呢……」


  「敢問少尉是……找到了什麼?」


  「這個嘛……」


  長髮男子嘴角上揚了起來。


  「───妖狐來了喔。」




































------------------------------待續-------------------------------------








總覺得bug還挺多的(汗

由於不是每天都在打文加上還有一些事情要忙,這樣子的進度嘛...往往會遺忘之前的劇情是打了些什麼東西(被毆#

所以說之後等整個故事都完成後,必定要在整個大修了...

嘛,也不算是大修拉,就是還是要再修改,恩。(??)

在其中角色的性格我也一直在摸索著www

當然,由於不是開閃光篇,所以大部分還是得正經一下((什麼

不然我也很想讓狐爺每天都在閃,就跟自家本丸的狀況一樣ㄒ_ㄒ((什麼

但話又說回來了,我就是比較喜歡有劇情向的感覺吧www

恩,就,劇情和肉參半((什麼

之後可能又會很慢才發文了~~要去工作了~~(欸

我會努力把這篇給擄完的(欸

是說這陣子找日本號的活動真是...會死人阿...

雖然有毅力能拿,但是沒時間也是個問題(?

就抱持著之前打四十幾次5-4王點拿螢丸和鶯丸一樣唄~在虐一點就跟拿虎徹兄弟一樣揍了一百多次警察((欸

不過最虐的還是拿歐激醬,5-4王點揍了兩百多次了還是沒個影子,最後還是靠亂投配方中的(欸

但在這之前我卻已經開了三把狐丸了這到底是www(欸

恩,對,所以說,目前我家是三隻狐丸和一隻歐激醬的狀態......................┌(^q^┐)┐(#

欸好啦~就說到這裡吧w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